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53、第五十三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53、第五十三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哥, 你们回来啦。”上方传来宁洋欢乐的声音。

    肖泠把天窗遮阳板打开,宁洋踩着剑飘在天窗上面一点,一身运动服十分阳光活泼。

    他蹲下来, 趴在天窗上, 挥手打招呼。

    “圣女大哥,你好啊!”

    苏星秀翻了个白眼。

    肖泠打开天窗, 对着亲弟弟弹了一道剑气。

    宁洋升高躲开,像在空中玩滑板一样嗖一下飞远, 还贴近湖面, 像冲浪一样带起一层酷炫的水花。

    “我回去叫他们炒菜了。”他的声音远远传来。

    苏星秀身子半直起来:“这也太酷炫了吧。”

    “御剑还能这么玩!”

    他对肖泠说:“肖泠,我也想玩。”

    肖泠无奈地摇头,把车开到一个青石铺成的停车场。

    这停车场几十辆车,苏星秀看过8部《速度与激情》,这里的每一辆车都在电影里有过出彩戏份。

    天价豪车在这个仙侠场景真的是很碍眼。

    苏星秀有点点酸。

    同样是占有一座山的世家,自己家怎么就这么穷?

    肖泠拿出自己常用的那把长剑, 拔剑出鞘, 手一松,长剑便自动悬浮在苏星秀身前。

    “你站上去。”

    苏星秀跳到剑上,觉得剑上有股吸力,自动就站稳了。

    肖泠竖起手指捏了个剑诀。

    长剑便带着苏星秀破空而起,朝湖面彪射。

    苏星秀第一次感受如此慢的御剑速度, 剑身离湖边不过十几厘米,风带着湖面清新的湿气拂过他的脸颊。

    长剑带着他在湖面绕了一圈又猛地升高。

    苏星秀在空中看见刚刚剑气带起的余浪首尾相接恰好一个心形。

    他回头看肖泠一眼,肖泠抄手站在湖边, 也正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笑意。

    高空的风有些大,撩的苏星秀的长发遮住了视线。

    他看见肖泠的竖起的食指向下。

    长剑立刻在半空中转了个弯,开始俯冲向下,直直撞向水面,巨大的冲力将湖面砸出几米深的旋涡。

    苏星秀捂着眼睛,“啊啊啊啊”叫个不停,太他妈刺激了。

    这简直就是水上乐园的激流勇进,他双脚黏在剑上,手上无任何可以拽紧的东西,只能靠叫声来宣泄这种生理性的恐惧。

    剑身入水,苏星秀却未沾到水。

    剑气使得周围的水未曾倾泻而下,还在惯性向上冲。

    水底有一抹奇妙的气息,苏星秀刚想仔细感受下,剑身又一往无前的劈波斩浪而去。

    苏星秀看见水面被剑气破开,回头看身后是千重白浪,在阳光的折射下,一道彩虹横跨青山与碧湖。

    长剑升高,速度减慢,带他在肖泠面前停下。

    苏星秀站在剑上,躬着腰,手扶着肖泠的肩猛喘气。

    他觉得嗓子都要叫哑了,小学之后都没去玩过激流勇进啦!

    成年人遭不住这么刺激的事!

    肖泠轻轻拍着他的肩。

    “唉,你们感情真好。”旁边传来个女人的声音。

    苏星秀赶紧抬起头,旁边是个三十出头的短发女人,很漂亮,眼睛跟肖泠一模一样,她穿西装套裙高跟鞋,是个高级女白领模样,只是她十厘米的细高跟下踩着一柄剑柄镶白玉通体赤红的剑。

    这样也可以御剑,苏星秀实在是佩服。

    肖泠叫道:“姑姑。”他对苏星秀说,“这是我姑姑。”

    苏星秀这次很谨慎,绝不会跟着肖泠顺嘴叫了,乖乖叫道:“宁阿姨。”

    “好孩子,我们快过去吧。”宁萌摸摸他的长发,“衣服还得换一下,头发也湿了,唉,你这头发真好。”

    肖泠默默把苏星秀从剑上抱下,又把他的头发从亲姑姑手里抢过来。

    “姑姑,你先回去。”

    宁萌捂嘴一笑,御剑旋转升起,化作一道红色流光穿过湖上的彩虹,留下一道红色残影。

    苏星秀感叹道:“好拉风啊。”

    会御剑都凭空多几分时髦值。

    肖泠轻轻揽着他的肩,把他抱在怀里,苏星秀脸埋在肖泠怀里,感觉脚尖离地,鼻间满是他身上清淡的肥皂香。

    等肖泠松开他时,两人已经在一所小小的四合院里了。

    黑瓦白墙青砖,墙角有几丛不知名的茂盛青草,仔细看墙上有几道剑痕。

    “我住这里。”肖泠说,拉着苏星秀走到门口,按指纹锁开门。

    屋里的装修都是现代化的。

    肖泠找出一套自己少年时练剑穿的纯白武服给苏星秀,让他去浴室换上。

    苏星秀摸了摸这套绸缎的衣服,真像老年人练太极穿的,他奶奶都瞧不上这款式。

    将就穿穿吧。

    换上衣服出去,一身松垮垮的,走路带风,光滑的绸布贴身如丝般顺滑,感觉又十分舒服。

    肖泠让苏星秀坐在床上,自己翻出电吹风,插在床头柜上的插座给他吹头。

    电吹风声音很大,两人也不可能聊天,苏星秀好奇地打量这屋里的摆设。

    就是宽宽敞敞一间房,进屋左边是床与通体大衣柜,右边窗下是书桌,上面摆着款式极老的17寸显示器,有个本来应该是白色,现在成了米黄色的老键盘,应当是肖泠小时候用过的电脑,除此之外桌上什么都没有。

    书桌旁的废纸篓里插着几把长短不一的剑。

    四壁雪白,墙上没有贴任何海报奖状照片。

    只床旁边的墙上贴了面镜子,里面正映着肖泠与他。

    镜子里肖泠给他吹头的眼神十分专注,也十分温柔。

    苏星秀自己知道这头及腰的浓密长发吹起来有多烦,但是肖泠细心的手上捞起一缕细细吹干,又把吹干的这缕头发放到他胸前,又从他身后捞起一缕……

    苏星秀脚尖翘着,无聊地左右摆动。

    玉白的脚背,微微带着粉的脚趾,让肖泠手下动作一滞。

    过了好一会儿。

    肖泠关了吹风,“好了。”

    苏星秀看看时间,也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有点苦恼,难道他要跟肖泠的家人一起吃午饭?

    苏星秀问:“肖泠,你家人都住这里吗?”

    “是都住这里。”

    肖泠找出一双鞋底柔软的布鞋,这种鞋走山路十分舒适。

    他半跪下,握着苏星秀微微冰凉的脚,亲手给他穿上,尺码刚刚合适。

    “以前这里只是宁家的剑庐,是处荒山,我爸妈结婚之后,外公也搬过来了,他亲自布局,花了不少钱来改造。”

    苏星秀放软了声音问道:“肖泠,我们什么时候回学校?”

    “我还有作业没写完。”

    肖泠低声说:“吃了饭再说吧,他们说有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苏星秀:“……”

    肖泠把苏星秀的袖子挽起来一点,牵着他的手,带他下山。

    苏星秀感觉的到,这里亦真亦幻,有些是法宝幻化出的景色,因为布置的精心得宜,灵气充沛,让人身心舒适。

    树林虽密,却不至于遮挡阳光暗无天日,比他老家好多了。

    他许久没爬过山,兴致也起来了,反正肖泠家的所有人肯定都知道他身份,也不再遮掩,手一扬,一条直径出约一米的大黑蛇出现,他拉着肖泠坐上去。

    为了回报肖泠让他玩御剑版“激流勇进”,他特意让肖泠坐前面。

    两人一坐稳,黑蛇开始快速向山下游动,就顺着人走的石板路,速度奇怪,没有任何声音。

    转瞬便到了山脚下最大的那所房舍。

    肖泠的爷爷叔叔弟弟姑姑还有一些远支的亲戚感到强大的阴邪气息袭来,全都御剑在半空中,严阵以待。

    一群人看见肖泠坐着大黑蛇像玩滑梯似的极其顺畅的冲下来,等大蛇挺稳,众人发现肖泠头上还沾着片黄叶。

    肖泠的众亲戚:“……”

    肖泠:“……”

    居然惊到了这么多人,苏星秀不好意思地把蛇蛊收了,拉着肖泠站直。

    他一袭宽大白衣,没有系腰带,几缕长发垂着,长袖里露出一点点雪白的指尖,肤色与衣服一样白,嘴唇是花瓣一样的粉红。

    精致漂亮的像个人偶娃娃。

    如果不是刚刚亲眼看见那黑蛇,有些没见过苏星秀的,还真不信他有那样的能力。

    “小苏,快,进来吃饭了。”肖泠的外公肖玄智站在院门口招呼道,十分热情地说:“听说你喜欢吃辣,今天特地让人做了水煮鱼。”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吃早饭,咱们就把午饭提前一点。”

    肖泠揽着苏星秀的肩走进去。

    这里大概是他们待客的地方,还修了小桥流水,池子里还有几条肥大的金鱼。

    肖泠的爸爸迎了上来,他热情地招呼苏星秀,还十分抱歉地说:“肖泠妈妈在国外谈重要生意,这次实在回不来。”

    苏星秀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身份来肖泠家。

    是以一世家之首的身份来的?还是以肖泠的同学身份来的?

    不过肖泠的亲戚们都很热情。

    像招呼自家小孩儿的好友一般热情。

    十个人坐满了一张圆桌,有阿姨上菜,正中是垒的尖尖的一盆水煮鱼,红色汤水配着酸菜,色香味俱全。

    肖玄智说:“早上才现在湖里钓的鱼,新鲜着,赶紧吃吧。”

    所有人动筷。

    但是没有人吃那盆水煮鱼,只有苏星秀一个人吃,肖泠也陪着他吃一点。

    肖泠的姑姑问:“肖泠,你不是不能吃辣吗?怎么现在能吃了?”

    肖泠:“吃食堂,不知不觉就习惯吃辣了。”

    “我们家的人都是吃辣会喉咙痛,难道这也能习惯?”他姑姑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

    苏星秀有点吃惊,肖泠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不能吃辣。

    他自己是无辣不欢,每次点菜都要吃最辣的,肖泠都陪着他吃。

    他看着肖泠,眼神里带了些不理解,情蛊的作用会让肖泠这样的自虐?

    肖泠的爸爸说起了他学生的一些糗事,把话题带开了,一群人哄堂大笑。

    吃完饭,一群亲戚们自觉离开,只留下肖泠的爷爷与外公。

    他们说了些这几天海州的事。

    许多藏匿实力的世家,都愿意主动出力维护海州的稳定,先前海州市里还有许多潜藏的厉鬼这一波都被消灭了大半。

    苏星秀赞道:“真是好事。”

    宁钥说:“小苏,这一半都是因为你。”

    “肖泠给我们提了一个很夸张的建议,我们实在无法接受。”

    他的表情有些严肃。

    苏星秀:“?”

    “肖泠没有昆吾剑,他炼出的剑魂终究无法发挥最好效果,反会伤及己身。”

    “我们这里保存了一件东西,你来看看是否还有用?”

    苏星秀皱着眉头,心里有点难过。

    他知道肖泠没有昆吾剑会很受制约,但是肖泠从来都没有说过,仿佛没有任何问题。

    之前他的弟弟说过,这次是家长来说了,情况应当有些严重了。

    肖泠说:“爷爷,我认为我提的建议是最好的。”

    他没有给苏星秀说过。

    按照他们两家的安排,接下来会着手聚合手里各大世家门派,然后肖泠毕业之后接手肖玄智的位置。

    肖泠认为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他就提议这个接手的人选换成苏星秀。

    可以对任何人都产生绝对的实力压制。

    肖玄智:“肖泠,你别急,我们这样东西请小苏看一看,看完再说不迟。”

    苏星秀满脑袋问号。

    他们的态度也不像有敌意的样子。

    肖泠的爷爷带着他们走到内室,打开一道石墙,露出一条透着潮湿水汽的地道。

    地道里的湿气让苏星秀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他们顺着顶部滴水的地道往里走。

    这里应当是大湖的底部了。

    地道弯弯绕绕,墙上贴着各种法宝。

    苏星秀不通阵法,但他能猜到,这是用各种五行相生相克,九重生灭阵压制湖中心的一件东西。

    这件东西定然与他有关。

    他们走到了地道终点。

    这是一间不到六平的房间。

    七柄长短不一的神剑浮在空中,成北斗七星阵,压制地上那件东西。

    那是个极为难得的炽火琉璃罩,可以克制世间一切阴寒邪物。

    里面静静躺着断为两截的碧玉手杖。

    作者有话要说:  聘礼来咯。

    感谢在2020-01-20 21:45::31: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d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q 66瓶;白棠n 20瓶;龙璇一心 5瓶;巧克力味可爱多 3瓶;ting 2瓶;一颗大□□、时光易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