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51、第五十一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51、第五十一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一脸问号:“他是只猫妖啊, 又不是单纯的小猫咪,我想看他,给他打个电话叫他出来看我不就行了?”

    “他没有手机。”肖泠平静指出事实。

    大**现在是他的人质了。

    苏星秀:“……”

    “那正好, 他一个胖猫也看腻了, 我觉得女生宿舍楼下的小白猫比较可爱,每天去去撸撸, 又不用费心伺候。”

    他傲娇地打开门下车,自己往宿舍楼走。

    肖泠赶紧下车追他, 拉着他的手。

    肖泠的手比苏星秀大了一圈, 修长的手指嵌入指缝,牢牢扣着,怎么都甩不开。

    苏星秀想要发火,但是肖泠这么高这么大个的美男子,又用那种有点病态的眼神看着他,语气也很可怜:“我就是想接近你。”

    “只有牵着你的手, 我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苏星秀:“……”

    唉, 这都是自己做的孽。

    他脸上有点发烧,也不挣扎了,任肖泠牵着,反正以前也经常在学校里牵手。

    他们两个从地下停车场走出来,像许多大学里的情侣一样, 走在阴暗的角落,交流明媚的未来。

    苏星秀想起晚上的事,心里有些堵。

    小声问:“肖泠, 今天那个人点疯,但是我觉得他其实有点可怜。”

    “世上人这么多,为什么偏偏他是早死的童子命?”

    肖泠沉默了一会儿,解释道:“传说是天上仙童犯错,被罚下凡历劫,所以长ChéngRén之后就会被召到天上。”

    “但也就是传说而已,已经快一千年没有人飞升过了,也不知道天上是否有真仙。”

    “不过,我刚刚看了他电脑里的资料,觉得他远比一般人聪明。”

    “从面相上看,他的骨相也异于旁人,也许真是仙童转世吧,这得回去问问我外公,他能推算前世。”

    “你外公连我的情况都推算不了,难道还能推算仙童转世?”苏星秀质疑道。

    上次他外公自己都那么说的。

    肖泠看着前方的路,笑得带了点痞气,“咱们拿他做反向测试,他不能算出来,那童子命的传说就肯定为真。”

    “对哦,还可以这样。”苏星秀不禁为他的聪明才智鼓掌。

    他真想知道肖泠外公听见这话时的表情。

    远处,刚泡完脚正准备上床睡觉的肖玄智猛打个喷嚏,他伸出手指掐算一下,笑着摇头。

    ……

    晚上睡觉前,苏星秀悄悄咪咪给奶奶发了个短信,让她寄个东西过来,千万千万不要跟家里其他人说。

    他不知道,奶奶看到短信之后,就让堂姐苏星语把药水包好拿去邮寄,并同样叮嘱道千万千万不要跟别人说。

    苏星秀坚持不去肖泠家里撸猫,说到做到。

    他晚上在京东下单买了个小天才电话手表,三种颜色,粉红色的便宜十块钱,他就选了粉红色。

    第二天上午就收到了,苏星秀吃午饭的时候理直气壮地交给肖泠,让他拿去给大**戴上。

    肖泠:“……”

    他心里的玉望平复之后,对于苏星秀便有求必应。

    他中午顺路回去拿给大**戴。

    虽然大**现在是只知道吃饭睡觉看电视的猫,但他也有公猫的尊严,拒绝佩戴粉红色手表。

    肖泠又将昨晚在停车场的话重复了一下。

    于是海科大的同学,下午便看见一只左前爪绑着粉红色小天才电话手表的胖橘猫趴在羽毛球场旁边的长椅上看人打羽毛球。

    胖橘猫的眼睛跟尾巴尖跟着羽毛球的运动轨迹一起左右摇摆。

    有人发现了它的不同寻常之处,想去靠近,胖橘猫就弓起背全身炸毛发出威胁的haha声。

    吓走了许多人。

    一个男生胆子大,走过去想摸它,被胖橘跳起来用戴小天才电话手表的爪子狠狠地打了一下。

    虽然它没有伸出爪钩,这一式猫猫拳力道却极大。

    连常常运动的二十岁男生都觉得有点疼。

    他摇头拉着朋友回去继续打羽毛球。

    校园里的流浪猫不亲人,便没什么人气。

    羽毛球场的人都不再注意它。

    只是猜测小天才电话手表大约是猫猫自己在哪儿捡的,无意中套上去的吧。

    过了一会儿,他们看见海科大长发飘飘漂亮瘦削的“校花”走过来,坐到胖橘猫旁边,从书包里拿出一包薯片,自己吃一片,给胖橘喂一片。

    胖橘猫在他旁边打滚露肚皮。

    校花就伸手去抚摸他长满白毛柔软的肚皮。

    刚刚被胖橘猫打了一拳的男生停止打球,跟同伴吐槽道:“难道这猫也凭颜值看人吗?”

    同伴:“必不可能是颜值问题。”

    他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我猜是咱们这男校的猫都喜欢黑长直软妹吧。”

    “校花那么漂亮,连人都有可能误会性别,更不用说一只猫了。”

    然后他们看见校草肖泠走过来,坐在校花与猫咪的旁边,伸手去撸了一下猫咪。

    胖橘猫讨好地用脸蹭他的手。

    肖泠无情地轻轻拍了下它的脸。

    胖橘又去蹭。

    刚刚想撸猫被猫打的男生:“……”

    果然是颜控猫!

    苏星秀吃着薯片说道:“刚刚高警官给我打了个电话。”

    “那对父子暂时收押在看守所,资料已经提交检察院,开始走流程。”

    “那个人虽然有心脏病,但病情还算稳定,只要他不作死,就没有性命之忧。”

    “不过,感觉他性格挺作死的,那种精神状态对心脏病不利。”

    “嗯。”肖泠漫不经心地应着。“那周末去找我外公,看他怎么说。”

    “我外公跟我爷爷说要联手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苏星秀歪头看着他,摸着手上的镯子,小声说:“可别是这种东西啊,一直取不下来。”

    透亮的翡翠镯子套在他细白的手腕上,更衬的肤质如玉般柔润。

    肖泠闭口不提那镯子是他自己套上去的,十分理直气壮地说:“你不用担心,如果是这种东西,你便不用收。”

    苏星秀:“……”

    他觉得肖泠不会说话算话。

    但是这话题一岔,肖泠就默认了他同意周末去见自己的外公了。

    是去他家见外公。

    不是学校旁边暂时的住所。

    是他从小长大的家。

    ……

    苏星秀批发的洗发水得到了女生们的一致好评,他原本只卖给了一层楼的女生,结果这些女孩子全部拿到手试用之后,一传十,十传百。

    经常有人在路上拦着他表示想买洗发水。

    有钱不赚是白痴,苏星秀都登记了。

    女生之中似乎有独特的情报传递方式,几天后,连外校女生都上门求购。

    王图最近经常往隔壁美院去,因为那儿有个他高中时期的女同学,那女孩儿听说之后,也托他来买。

    开口又是一百瓶。

    而王图自己也在用这洗发水,自我感觉这效果实在是好,都不脱发了。

    (他其实还没到脱发的年纪,但似乎因为过于热爱写代码这个专业,已经提前进入脱发人设。)

    在王图这好人缘的大嘴巴到处吆喝下,计算机学院的大兄弟们又纷纷上门求购。

    苏星秀:“……”

    这零零碎碎的单子,加起来竟然又是几百瓶。

    这次想买的人多,又分散在不同的宿舍楼。

    虽然每瓶他们家能净赚二十几块钱,但是他在这边收货,又要负责送货,除了本校还有外校的。

    他一个人肯定跑不过来。

    他有点愁。

    肖泠也有些不满,他认为这个洗发水被群众自发推广之后,影响了他的生活质量。

    他跟苏星秀在食堂吃饭,都有人上来求购洗发水。

    每次他哄的苏星秀稍微高兴一点,就不知从哪儿窜出个人,还都是他认识的同专业师兄师弟,

    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要求买校花校草同款洗发水。

    他们的理由还让肖泠都无法撵人。

    “我看肖神都用校花的洗发水,他头发如此浓密,效果肯定是好的。”

    肖泠:“……”

    两人今天在奶茶店一起写作业,又来了这么一出。

    肖泠忍无可忍,给苏星秀出了个主意:“这洗发水这么畅销,何不直接开个网店?让想买的直接去网店,三瓶以上包邮。”

    苏星秀眼睛一亮:“对哦,可以开网店,其实我姐就有网店啊。”

    “她一直在淘宝卖我们那儿的特产茶叶。”

    深奥莫名的案例分析作业给他带来了莫大痛苦,唯有赚钱能解忧。

    他立刻拿起电话给苏星语说了这事。

    苏星语很高兴:“我还以为你就卖这一波呢,要是长期卖,确实是网店更方便,不然卖货的时间就占据了你学习的时间。”

    “咱们家这么多年,就出你一个大学生。”

    “可不敢把你给耽误了。”

    最后,她自然而然地问道:“蛋蛋,给你寄的壮.阳酒收到没?”

    苏星秀直接喷了。

    他看看旁边的肖泠。

    肖泠若无其事的在敲键盘,继续研究那个暗网上的东西,应该没听到。

    苏星秀:“姐,你怎么知道!”

    “奶奶让我去寄的,你放心她叫我不告诉别人,我就肯定不告诉别人,这事只有你,奶奶,我,收快递的知道。”

    苏星秀:“是不是x通快递?”

    “你怎么知道?”

    苏星秀仰头看天,眨巴着眼睛,坚强地说:“没什么,我就是随便猜猜。”

    老家那么小的地方,满大街都是亲戚。

    镇上x通快递的老板兼唯一一个快递员不就是他妈妈的表弟吗。

    那个人面广见谁都能吹上三个小时,记忆力又不太好只能记住必键词汇,又每次从关键词汇重新编造事实的表舅。

    多少老家的谣言都是在他的嘴里改头换面成为uc震惊体的啊。

    果然,半个小时后,苏星秀就接到他妈妈的微信电话。

    苏星秀猜到她要说什么,直接挂掉。

    又把手机的震动关了。

    苏妈继续打了几次没反应,就发了文字信息。

    【蛋蛋,你表舅说你洋伟了,是不是真的?我太震惊了!】

    苏星秀:“……”

    他表情有点苦涩。

    肖泠狭长清冷的双眸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注视着他,温柔地问:“怎么了?不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时候写文,脑子里总是有很多想法,不免有些不适合写在文里的,譬如小苏某个部位被绑起来挂个小铃铛,跪在床上一直哭,铃铛一直晃。感谢在2020-01-18 01:52::0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玉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白菜上班中 10瓶;通天塔 8瓶;超可爱哒 4瓶;杨阳洋 2瓶;夏淮楚、清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