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49、第四十九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49、第四十九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肖泠拿起那张符咒, 双掌并拢,搓了下,符咒就碎成齑粉。

    “咦, 肚子不疼了。”王图欣喜地说。“这就没事儿了吧?”

    苏星秀摇头:“你身上还是有一堆阴气。”

    “不急, 问题一步一步解决。”肖泠转身出门。

    他把电脑抱上来,就放在苏星秀桌上, 他打开电脑开始一通眼花缭乱的操作。

    苏星秀站在他左边,看他手指不停, 屏幕上黑底白字, 一堆字母符号也看不懂。不知他在做什么。

    幸好有王图在不停地吹彩虹屁,才让苏星秀明白他是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黑客技术。

    五分钟后,屏幕上出现卖家信息。

    海州市人,四十六岁,男性。

    苏星秀忍不住蹦掌,除了操作界面没有发光悬浮的特效屏幕, 其他都跟电影里演得一样。

    难怪学校那么多人都叫肖泠肖神, 他在专业上确实很厉害。

    肖泠合上电脑,“不过我现在要去找教授聊项目进程,你们也先上课,晚上去找这个卖家,小事情, 不用紧张。”

    在他处理过的同类**中,确实都是小事。

    王图:“……”

    这跟电视上演得不一样啊。

    电视上人家那些天师可都是立马去抓坏人了。

    搁这儿,还得先上课。

    学生不容易啊。

    苏星秀不放心地问王图:“你胃还疼吗?”

    “真的不疼了。”王图说。

    苏星秀也放心了, 拿了书跟肖泠一起下楼,朝教学楼走去。

    王图请了一天病假,继续在寝室蹲着,捧着那双梦寐以求的鞋,扔也不是,卖也不是,愁人。

    他发微信问苏星秀:“小苏,这鞋我还能穿吗?”

    苏星秀:“……”这怎么还是要鞋不要命啊。

    正巧肖泠还在他身边,他问了。

    肖泠:“如果他心理没有障碍,可以穿。”

    下午的课是大学英语,苏星秀没精打采地缩在最后一排,垂着头玩手机。

    王图不停地给发微信,问他是何方高人,肖泠又是何方高人。

    苏星秀随口糊弄几句,就不理他了,专心玩b想找人问问怎么搞男人。

    经过一番探索,发现b这软件有个神奇的地方,只要在设置里勾选,就自动进入附近的人的群聊,从范围看,应该都是海州科技大学的人。

    这又是上课时间,一群骚气冲天的人在群里不停刷屏。

    二十左右的男生,血气方刚,青春冲动,有不少大胆的想法。

    譬如

    【我不喜欢年轻的,我喜欢我们校长。】

    苏星秀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他们的校长六十岁,秃头大肚皮啊。

    【好喜欢校草跟校花啊,我想跟他们山屁,在中间。】

    苏星秀:“???”

    话题转到校内最出名的男人身上,那就不可避免地提到他们俩。

    下面的人纷纷+1。

    一位用p的千娇百媚妈都认不出的照片当头像的id叫倾世妖妃的同学说:【校花真是可爱的零号,虽然我不是1,但真想跟他试试做1的感觉。】

    苏星秀立刻愤怒了,他也是做过功课的,知道什么是0,什么是1。

    苏打小饼干:【你凭什么说校花是零号!他是强攻!】

    倾世妖妃:【算了吧,他这样的,天生就该被男人捧在手心,一点力都不需要使。】

    苏星秀脸都气红了。

    昨晚就够生气,今天还被这么插刀。

    他问:【你是哪个学院哪个班的?】

    想去真人pk了。

    倾世妖妃:【[害羞]你想请我吃饭吗?先私我照片哦,长得好看才跟你吃饭。】

    苏星秀:【吃锤子。】

    倾世妖妃:【只要长得好看,也不是不可以。】

    苏星秀:“……”

    这话没法接了,他强行扭转话题。

    苏打小饼干:【我想搞一个男人,但是我们两个都是1怎么办?】

    倾世妖妃:【按惯例,谁大谁当1。】

    苏星秀:“……”

    苏打小饼干:【我认为小一点的当1,另外一方不会痛。】

    倾世妖妃:【你是哪里来的纯情小学生,放着大xx不用,不如让出来。】

    群里其他人纷纷附和。

    苏星秀简直觉得这是异世界,他平时怼人也挺利索,在这儿居然被人怼的说不出话。

    唉,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知识不够啊。

    英语课实在太无聊,苏星秀打了会儿游戏,连跪,又打开b看这个群。

    这些上课时间无聊的人儿yy完校内男性名人,又开始yy明星。

    苏星秀看了一下,他们正在yy白狐王,全是不堪入目的词,白狐王也是零号,这让他内心稍感安慰。

    还跟着说了几句白狐王太骚了。

    一天的课上完,肖泠又在楼下等苏星秀下课,一袭颀长身姿站在桂花树下很是醒目。

    苏星秀看见肖泠,就很委屈。

    晚上的屈辱,下午聊天时被人怼的气全部算到肖泠头上了。

    肖泠观察他的脸色,不敢拉他手,只是说:“我们先去吃饭。”

    苏星秀哼哼了两声。

    他们来到三食堂二楼的小炒区,这是校内食堂最贵的地方。

    苏星秀坐着玩手机。

    肖泠说:“蛋蛋,昨晚我让你不舒服了,我道歉。”

    “你叫我什么?”苏星秀脸更黑了。

    肖泠温柔地笑:“蛋蛋。”

    “我听见你妈妈这么叫你,就想像家人一样叫你。”

    “淡淡疏疏不惹尘。暗香一点静中闻。”

    “字实在取得好。”

    苏星秀以为肖泠一开始就主观认为是淡淡,毕竟读音都一样。

    肖泠真是个文化人,这样一说逼格立刻不一样了,语文考了125的文科生苏星秀自愧不如。

    他脸色立刻转好,荡起浅浅的笑容。

    “快点吃饭吧,等会儿去解决王图的事。”

    ……

    南素婉趴在年轻男人身上哭,举着手上的绷带。

    “我们真的不能把计划提前吗?”

    “他已经成长的越来越快了。”

    年轻男人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反问:“你在说什么傻话,我苦心孤诣布局,就因为你的冒进,要把计划提前?”

    “如果计划失败,我死无葬身之地啊。”

    南素婉看着他,觉得有些陌生。

    ……

    卖家地址显示是在比大学城还要郊区的村庄里。

    肖泠开车载着苏星秀王图过去。

    苏星秀坐在副驾驶上,磕着瓜子懒洋洋地说:“今天你把符撕了,其实那边就应该就有察觉。”

    “我们去了,他们溜号了怎么办?”

    “对啊,对啊,有这个可能。”王图坐在后排正中,脑袋往前伸着,好奇地看保时捷内饰。

    肖泠:“那就报警。”

    “找那位高警官,说这个卖家卖假鞋骗取大学生几千块钱,让警方通过监控查他的行踪。”

    苏星秀:“对哦,现在到处都是天眼了,上次听高警官说骗学生钱财的事警察都会很重视,报警简单快捷,王图你不要担心,咱们什么手段都用上,一会儿就给你解决了。”

    王图:“其实我现在不担心,真的一点不担心,我觉得自己在参与一部大片,很激动,就是元素有点混乱。”

    到了村头。

    他们三个下车。

    苏星秀在老家时就听说,豪车开到乡下会被人偷划,便细心地在车底盘下放了两条花斑大蟒守车。

    他如今的感官极灵敏。

    很快察觉到村里一处房屋阴气极盛。

    “小苏,我到了这儿,感觉有点头昏。”王图摸着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说,“像有人在拽我的天灵盖,就在朝我吹冷风,有点冷。”

    苏星秀便把他胳膊扯着,身上更强的阴邪气放出来,像山林里兽王划地盘示威一样,毫不掩饰,如两处风浪对卷,从前方袭来的阴冷邪气,自然而然地就被苏星秀吸入体内。

    “小苏,我突然觉得更冷了。”王图打起了哆嗦。

    苏星秀:“……”

    肖泠扯开苏星秀的手,提醒道:“他命火衰微,进行到一半的换命,对他伤害都没你这么大。”

    “唉。”苏星秀低下头。

    他天生就只会这些,也只能学这些,做好事都不太方便。

    “王图同学,你再坚持一下。”肖泠说。

    王图毅然决然地说:“好的,肖神,我肯定能坚持住。”

    这是一个典型的富裕地区的村落,各家的小洋楼修的一栋比一栋漂亮。

    都是高高的大铁门。

    村道上没什么人。

    “有点不正常。”苏星秀说。“我老家,就是山上的老家,晚上都没这么冷清。”

    王图:“小苏啊,我们要不要现在报警啊。我觉得怪怪的。”

    “暂时不用,我觉得我能行。”

    走到那处阴气极盛之地,他们总算知道,这村子晚饭时间为何会没人了。

    这能走动的活人都在这里看热闹啊,里三层外三层,热热闹闹,喜气洋洋,两辆警车横在人群里。

    苏星秀尝试拨开一位人群看热闹的大妈:“劳驾,请让让,我们想进去看看。”

    “唉,你这小伙子,哪家的娃,要有先来后到。你挤开我一个,你也挤不进去啊,这么多人。”大妈说。

    她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苏星秀甜甜地笑着问:“我们在网上买了东西,来这儿找卖家理赔,就是这家人,姐姐,这家犯了什么事啊?”

    那大妈被他一叫姐姐,顿时摸着脸,有些羞涩地说:“就是搞邪.教。”

    “前几天他们在院子里鬼画符似的弄了好大一个阵,不知道干啥的,像是要害我们这些邻居,村支书吓得报警了。”

    “刚刚来了两车警察,正在里面审问。”

    苏星秀:“……谢谢姐姐。”

    不止朝阳区群众厉害,其他地区的群众也有一双雪亮的眼睛!

    他转头对肖泠王图两手一摊,“原来这是部警匪大片。”

    肖泠说:“事情还是要解决,我们进去要想办法把换过去的一半命换回来。”

    他看见墙根处堆着一垛稻草。

    就走过去一下子跳上了这家人两米高的院墙。

    苏星秀也脚一蹬跳上去了。

    王图:“???”

    前面两位给了他一种此处地心引力与别处不同的错觉,他以同样的姿势想上墙,却只跳了一米高,身为一个快一米九的篮球队壮汉,他有些怀疑人生,怎么就比不上娇娇小小的校花了。

    苏星秀喊:“你从稻草上爬上来。”

    “好。”王图爬上稻草,可惜这稻草垛没压实,有点摇摇晃晃,顶部离院墙有些距离,他要站在稻草垛上爬到院墙,有点难度。

    苏星秀蹲在院墙上,在黯淡的光线下,朝王图抛出一条黑糊糊的“粗绳索”。

    王图拽着绳子走过来了。

    “这皮绳有点脏,有点滑滑的又有点凉,不知道什么材料。”他如是说道。

    三个大男孩又跳下院墙,果然看见这小小的院子正中是一个直径约五米的阵法。

    里面全是一些认不出的字。

    《淮南子》云:“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有人解为人类的文字隐藏着莫大的法力玄机,可牵引天地灵气克制鬼神。

    后来朝代更迭,字形不断变化,便失去了最原始最天然的力量。

    但是擅长画符布阵之人,却都代代相传这种古文字。

    肖泠看着这阵法,拿出手机拍了下来。

    这户人家里面果然传来男人的大声说话声。

    “警察同志问你话,怎么不说呢,在家悄悄搞这么个东西,你得对我们乡亲对警察同志交代啊。”

    苏星秀的小雪豹窜出,扒在门上一看。

    嘿,还真是巧了。

    这带队的警察居然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高寒。

    屋里一副审讯的场面,几个警察坐在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说话,旁边不停劝的约莫是村支书。

    小雪豹悄无声息的走到其他房间看。

    苏星秀示意肖泠跟王图直接进去。

    意外相逢,高寒很是高兴,也不多废话打招呼。

    直接站起来威胁那中年男子。

    “你还不坦白,我给你说。这两位是我们警方特别聘请的高人。”

    苏星秀:“……”

    王图:“???”

    小苏跟肖哥这么厉害,还是警方特聘高人?

    小雪豹在楼上转悠,找到了唯一一间有人气儿的门。

    他钻进去看,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躺在床上,身上死气与不属于他的阳气相缠绕。

    他是将死之人,便能看见小雪豹这种阴物。

    “你是哪里来的小妖怪?想吃东西吗?”他问,声音很是柔润。

    雪豹开口:“你知道下面的阵法是什么?”

    青年说:“知道。”

    “我画在纸上,叫我爸画的。”

    “我想活下去。”

    雪豹:“可是,这样会有人替你死去。”

    “世上这么多人,每一秒总有人死去,也总有人获得新生,没有人会替我死,我也不会替人而活,这一切都是自然的法则。”

    雪豹:“……”

    自然的法则你妹啊。

    不要把杀人换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作者有话要说:  b没有那个附近的人的群聊,我突发奇想写的。

    以前玩的时候,记得有群聊,现在看木有了。

    还有,问个事。

    大家讨不讨厌蛤那个蟆。

    小苏该有一个蛤那个蟆召唤兽,跟他的蛇,蜈蚣,蜘蛛一样的。

    有人讨厌就不写了

    我怕大家不喜欢,一直没写。感谢在2020-01-15 23:11::27: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非鱼安之鱼之乐、叶风车、橘_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玉缺 20瓶;dolphin1988 10瓶;chasity 6瓶;时光易碎、翎幽、半壶烟雨、无情的红烧肉、feng帆一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