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45、第四十五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45、第四十五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歪着脑袋, 看了会儿这个相思病的描述,内心有点无法接受。

    正好开始跑毒圈,他们这次运气不好, 实在隔得太远, 跑了半分钟就纷纷死在毒外,他起身去阳台洗衣服。

    虽然平时生活有点懒散, 但他有点轻微的洁癖,不信任洗衣机洗贴身的衣物, 坚持全部手洗。

    还自告奋勇领了寝室长之责, 平时还督促着室友们勤洗衣服袜子,不要脏内裤脏袜子挂在床栏杆随风摇摆,或是藏在阴暗角落生蛆。

    因为他,他们寝室是六楼最干净的寝室。

    苏星秀一边洗自己的衣服,一边检查阳台上放着的四个桶。

    王图的桶里泡着三双脏袜子,水都灰了。

    “王图, 等会儿我洗完衣服, 你就来把袜子洗了啊。”

    苏星秀叫道。

    “好,好,好。”王图应着。“跟校花一个寝室,我也成香喷喷的男孩纸了。”

    这时,苏星秀的手机响了, 他手上有肥皂沫,不想过来,便叫王图帮他看一下。

    王图伸脑袋过去看。

    “小苏, 肖哥的电话。”

    苏星秀心里挺高兴,但是想起那个相思病的说法,他就有点别扭,说:“王图,你帮我接一下,就说我在洗衣服。”

    结果王图接起电话,走过去举在他耳朵边。

    “洗衣服,又不耽误你跟肖神说话。”

    苏星秀:“……”

    手机里传来肖泠温柔的声音:“你在洗衣服吗?”

    “是啊。”

    “晚上吃的什么?”

    “跟室友一起吃的小吃街那个老婆婆的麻辣烫。”

    苏星秀看王图一直举着手机怪别扭,把手洗了擦干,自己接过手机,慢慢走出寝室,走出去在楼梯间的阳台打电话。

    这几天肖泠打电话来,都要说挺久,他在寝室打一直打电话,怪不好意思的。

    肖泠:“前几天,你说想吃盐水鸭,今天开完会,我找到一家很好吃的。”

    他顿了顿,“你上宿舍天台看看。”

    苏星秀:“?”

    他往四周看看,没有人,指尖一点,出现几只闪着银光的小蝴蝶,蝴蝶的围绕着他转圈,翼上的光粉为他暂时隐去身形。

    苏星秀麻利地翻出阳台,在旁边宿舍窗户外檐上借力,跳上屋顶。

    黑糊糊的宿舍楼顶上站着一个高挑的男子。

    “肖泠!”苏星秀惊喜地叫道。

    肖泠一手拿着把短剑,一手拎着袋东西。

    今天他需要参与的会议流程走完了,晚上没有事做,他在外面买好了盐水鸭,就御剑回宿舍。

    苏星秀唤出一条大蛇在地上盘着,他拉肖泠坐在大蛇身体上,地上太脏啦。

    肖泠**接触到大蛇冰冷软绵绵的身体,有点不适应,他把手上拎的食品袋打开,拿出塑料手套给苏星秀,“这蛇有没有自身意识?”

    苏星秀戴上手套,拈了一块鸭肉:“它是没有的啦。”

    “这个有点好吃哦,一点都不腻。”

    他吃完问肖泠:“你御剑回来,大概需要多久啊?”

    肖泠拿出手机看时间:“大概二十分钟。”

    苏星秀:“其实你御剑还挺能省机票钱的。”

    肖泠:“……也可以,但是我一小时前在几百公里外,一小时后又在学校,若被普通人看见,那就没法跟正常人交流了。”

    “也是哦。”苏星秀吃几块鸭肉就吃饱了,两人靠在一起看星星。

    苏星秀说:“其实我的名字是星宿,就是宿命的宿,但是登记错了。”

    “在我之前的每代圣女名字都是星辰之名。”

    “我的名字是姑奶奶取的,我们这一辈十几个人,她独独给我取了名字。”

    “以前我以为是姑奶奶年老智昏,才选择了我,最近我才知道,是一出生就定下来了,只有我有这个能力。”

    肖泠问:“你们……这个身份,有什么特殊任务吗?”

    苏星秀:“守护先祖的遗物,族人的安全。”

    他语气有些忧郁,也是在心里憋的难受,他现在觉得肖泠是绝对值得信任,甚至比家人还可靠。

    “先祖蚩尤,冀州之野输给黄帝,身首异处,残部南逃,一直积蓄实力,在黄帝飞升之后,夺回了先祖的尸首,还准备卷土重来。”

    “可是……我们的战士在冀州之野死光了,全族只剩下祭祀与平民。”

    他的小雪豹跳出来,在苏星秀身边甩着尾巴,粗声粗气的喵喵叫。

    “有些书上写蚩尤‘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都是实话,我们的战士一人能抵百万师,全被黄帝杀了。”

    “后来祭祀之间,也有了分歧,出走,互相残杀,只剩下我这一支。”

    “几千年过去。”

    “现在连封建王朝都没了。”

    “但是我还要守护五千年前的东西。”

    他好委屈。

    肖泠环着他的肩,说:“你守护你祖先的遗物,我守护你。”

    苏星秀脑袋靠在他怀里,往里耸了耸。

    这个肖泠还挺会说话。

    肖泠不太能想象苏星秀的祖先的遗物是什么,不过他是个很有人文素养的人,他试图开导苏星秀:“你看现在各大陵墓博物馆,游客都很多。”

    “你可以把自己当成一个陵墓博物馆工作人员,为文化传承做贡献。”

    苏星秀:“……”

    他小声说:“我守护的不是文化,是……”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肖泠刮刮他的鼻子:“是什么?你可以给我说说,开开眼,理科生不懂那些。”

    “这不是文科理科的问题。”苏星秀沉默了良久。“我其实也不太清楚,毕竟传承了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也不知道保不保真。”

    “如果是真的,就有点可怕。”

    肖泠的手机响了。

    他摁开来看。

    是教授问他怎么还不回酒店,要注意安全。

    肖泠站起来,捧起苏星秀的脸,如蜻蜓点水一般轻柔地吻了下他的额头。

    看着那纤长浓密的如花开一般的睫毛,说:“真不想回酒店,可惜教授又会担心。”

    “六十几岁的老人家,就是这样爱唠叨。”

    “刚刚我说认真的,我们做一对幸福的守陵人,反正你也不爱出门,我们就在你老家找个地方地方修个房子,还是找离公路近点的地方,好收快递。”

    苏星秀吸了下鼻子,问:“那你的事业怎么办?你学业这么优秀,这么受教授器重。”

    肖泠:“无所谓,这只是做着玩的。”

    苏星秀:“那你的家人怎么办,他们都在海州。”

    肖泠温柔地笑:“没事,我御剑比飞机还快。”

    说完他化作一道银光射上天空。

    苏星秀仰头看着那道光消失在天际。

    他拎着吃剩的盐水鸭回宿舍,把盐水鸭分给室友。

    室友一个个吃的香喷喷,问他从哪儿买的。

    “肖泠快递送来的。”御剑送快递。

    “嗯,肖神真浪漫啊,这走几天,买个鸭子还赶紧送回来。”

    “好吃啊。”

    ……

    第二天,苏星秀老家寄来的洗发水也到了。

    整整两百瓶,装起来有四大包,垒起来高度比他人还高。

    苏星秀大早上一个人哼着歌儿,拎着四大包包裹走在学校主干道上。

    许多人都通过各种本校的自媒体平台认识他,知道他性格很好,只要校草不在的时候,不认识的同学打招呼都会笑眯眯的,校草在,就没人敢跟他打招呼了。

    “校花,拎这么多东西啊。”一个眼熟的一起上过大课的其他学院的高大男生迎面走来,他看见苏星秀拎这么多,还挺好心,要来帮把手。

    他想抢两个包裹过去,结果试着拎了一个,居然一个拎起来都很费劲……

    苏星秀笑着说:“同学,谢谢啊,没事的,一点都不重,我拎到前面女生宿舍就好啦。”

    一点都不重……

    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微胖男同学看着身高一米七出头细胳膊细腿的瘦弱校草像拎着四大包棉花一样走得十分轻快……

    他远远看见苏星秀把东西拎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那儿已经等着二十几个穿睡衣的女生了。

    女生们看见这些东西似乎很高兴,激动地冲上去帮苏星秀接过硕大的快递包裹。

    看上去也拿的十分轻松。

    微胖男同学:“……”

    他真是太弱了。

    苏星秀问这些女孩子:“需不需要我帮你们提上去,好像有点重。”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抱上去。”

    “平时帮同学取快递都习惯了。”

    苏星秀跟谭啸的女友在旁边核对名单,每个寝室的代表一人抱几瓶就把洗发水分完了。

    “小苏,谢谢你哦,一起吃饭吧。”一个女孩儿说。

    苏星秀摇头:“不了,不了,我还要去收作业。”

    今天他好忙啊,下午要去找屈教授交作业,这时候班上还有好多同学没写。

    大家都是在死线之前才开始写这烧脑玩意儿。

    他托女生宿舍那边一个女同学帮他收了作业。

    自己在男生宿舍上下三层楼跑了个遍勉强收齐作业出门去屈引灯。

    屈引灯周末来学校旁边的小区看望他的恩师,在恩师家坐了半天,就在学校后门的星巴克等苏星秀。

    他今天开了一辆玛莎拉蒂总裁,穿得也比上课时更加的时尚,戴了隐形眼镜,略做了一下发型,坐在咖啡厅划着手机上苏星秀的照片。

    他是海州政法大学的老师,本来绝无可能来科大上课,但是他泡gay吧时遇见有人说海科大的男校花是个极品美少年,便起了兴趣。

    正巧他被特别聘请到科大的授业恩师身体不好,又抱怨科大法学院教师没有能够帮他代课的,他便主动请缨。

    纵使代课费很少,也来。

    他是海州首富之子,工作不是为了挣钱,都是为了兴趣。

    苏星秀拿着一叠作业走出校门,他真是有点烦这个老师。

    年纪大的老师要求收纸质作业也就罢了,别的年轻老师都是要电子档作业,就他这么年轻还要纸质的,又不常在学校,还要周末来咖啡馆交。

    今天天气颇好,外面洒满了阳光。

    星巴克坐满了人,有商量小组作业的学生,有在大学城不同大学的往日同学聚会。

    叽叽喳喳如菜市场一般。

    屈引灯如此骚包的打扮,十分吸引目光。

    苏星秀走过来,他今天因为要搬东西,就扎了个马尾,穿了件水绿薄毛衣,灰色九分裤,纯白的豆豆鞋,马尾辫在他脑后一甩一甩,一路走来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屈教授,你好,作业收齐了,还有一位同学因为有事请假,问周一可不可以发电子档给你。”

    苏星秀在屈引灯面前坐下。

    嘈杂的星巴克瞬间安静。

    苏星秀是海州大学城公众号各大高校校花评选的唯一一位男校花,也因此荣获海州大学城首席校花的殊荣,许多人都认识他。

    明眼人一看就觉得这老师这么骚包,定有非分之想。

    他跟这位骚包的老男人会发生什么八卦呢?

    是的,在大学生眼里,二十八岁已经是老男人了,此时屈引灯自我感觉仍然十分良好。

    肖泠那位锅炉专业的室友也在星巴克里。

    他缩在里面角落,赶紧拍下照片给肖泠,“肖神,有人想挖你墙角!这个狗币还开的玛莎拉蒂。”

    肖泠还在高铁上,他知道苏星秀今天要去给老师交作业,这是很平常的事。

    但是没想到这老师这么不要脸,他给妈妈的助理发了条微信,要她安排一下。

    屈引灯问苏星秀:“你喜欢喝什么咖啡?”

    苏星秀:“我不喜欢喝咖啡,我只喝奶茶。”

    屈引灯:“那你随便点吧,老师请客,感谢你上次救了我父亲。”

    苏星秀觉得他好小气,救了你首富爹,就请喝星巴克吃饭啊。

    他也不喜欢喝星巴克,说:“老师,我喝不惯星巴克,我去旁边买杯奶茶过来。”

    他起身去旁边的一点点买奶茶。

    屈引灯:“……”

    等苏星秀排完队买完奶茶,肖泠下高铁,有工作人员领他走vip通道出站,站外是他家司机开来的法拉利,他接过钥匙,开车直奔学校。

    苏星秀拿着奶茶重新在屈引灯面前坐下。

    屈引灯:“你当初为什么会报海州科技大学的法学院?这里并不是很好的选择。”

    这问题刚进校时肖泠也问过。

    苏星秀当时老老实实的回答,现在他对这个大学产生了感情,觉得除了查违规电器这一点不好,学校老师同学都挺好。

    他也是入学才听说法律界鄙视链,海科大的法学专业在鄙视链下游。

    这时一个鄙视链上游的海州政法大学的老师来说这点,让他觉得被冒犯到了。

    他堵气地说:“我不懂,瞎报的。”

    屈引灯:“本科学校不好也没事,你好好上课,毕业考研考到我们学校,只要过了笔试线,我就收你。”

    苏星秀看着左上方,又看看右上方,就是不看屈引灯:“我不想考研,我读完本科就直接回老家。”

    屈引灯笑着摇头:“法学专业不考研没前途,你老家哪里?”

    苏星秀:“筑州。”

    “筑州啊,那里太偏僻经济也不行,除了酒,还有什么支柱产业?你有名校学历,留在海州发展比较好,我也可为你引荐人脉。”

    苏星秀:“……”

    屈引灯开始长篇大论讲他事业上的辉煌成就,隐晦的炫耀家境,又清高地表明自己不靠家世,只想做学术。

    苏星秀开始玩手机,给肖泠发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回学校。

    肖泠让他开共享定位。

    屈引灯看他开始玩手机,觉得可能学生还不了解权势金钱人脉的重要性,便说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去吃饭吧。”

    “我在旁边的酒店订了菜。”

    苏星秀有点不乐意,但是之前说好的,似乎不太好反悔,就跟着他站起来。

    肖泠看着定位,把车开到星巴克门口。

    在星巴克众多吃瓜群众的注视下,白色法拉利车门打开,海科大著名的富二代校草走下车来。

    苏星秀惊喜地喊道:“肖泠。”

    作者有话要说:  假条上说上午发,结果我十一点才起床……

    跪。

    评论发66个小红包道歉。

    这章扯了点小苏家的设定,按照我不知道在哪里看的洪荒设定,蚩尤是巫族始祖。

    我的私设是他们巫族分为战士,祭祀。

    其实就是哨向。

    为什么之前的圣女都单身呢,因为都是永远找不到哨兵的向导。

    小苏的能力慢慢觉醒了,可以抚慰精神上的暴动。

    正是目前肖泠需要的。感谢在2020-01-12 02:08::03: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迟啊喂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北不想起床 30瓶;夏籽黎 26瓶;杨阳洋 2瓶;一颗大□□、英英英英、水曜日、夏栖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