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43、第四十三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43、第四十三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欧阳家来的十二个妖化的人, 中了蛊毒,全都虚弱地变回人身,躺在地上呻.吟, 被玉皇宫的道士们辖制住了。

    事情暂时解决, 管事的人都聚到一起。

    三清殿塌了,众人站在一处小小的院落, 他们劫后余生却彼此不说话,都偷眼打量苏星秀, 这是传说中的“圣女”啊, 虽然是个男的,但是确实很好看。

    高道长先前就见过苏星秀,长得好,实在让人印象深刻。

    他此时老脸胀红,想起他似乎当着苏星秀的面说过,“见到圣女, 他立刻就能认出来”。

    这些年他看见来玉皇宫漂亮的女游客, 也不是没怀疑过是不是秦毒岭圣女,还让小弟子借免费算命的方法去搭讪过,得知籍贯不是筑州,便也算了。

    可是谁知道,这代“圣女”是个男孩啊。

    苏星秀坐在一个圆石凳上, 抱着肖泠的书包也好奇地打量这些老的少的,胖橘猫围在他脚边玩尾巴。

    苏星秀想:这些正派人物怎么还不来当面跟我pk?

    都是嘴强王者?

    被他看着,这些人都纷纷转开视线。

    苏星秀:“……”

    当初他好担心, 在海州身份曝光被人群殴哦。

    这早曝光了,也没人来找他,现在面对面,也没人来说他。

    真是白担心,也白期待了。

    他想打得这些沽名钓誉之辈跪下叫爸爸。

    肖泠扫了眼这些人。

    这些在海州各界有头有脸有名声有底蕴的人物不久之前还叫嚣着要肖泠戴罪立功抓圣女伏罪,如今一个字都不敢对肖泠说。

    尤其是曾经当面喷他被“妖女”蛊惑的朱鹤,这个人直接站到树下阴影里,装不存在。

    他们在害怕。

    肖泠很强。

    但他被道义束缚,鲜少下杀手。

    也可以被他们以高标准的道德来要求并指责。

    但苏星秀不同。

    他是传说中的作恶无数的秦毒岭“圣女”。

    看他刚才驾驭可怕的上古神兽,一口火就把巨猿喷成灰。

    拥有这样逆天的实力,还能狠下杀手,惹不得。

    虽然谣传是肖泠被他蛊惑,从他跟肖泠说话的亲昵姿态看,这“圣女”应当很宠肖泠。

    他是肖泠的后台。

    肖泠不能杀的人,“圣女”能杀。

    这些老奸巨猾的人物不禁瑟瑟发抖,脑子里打起了小算盘。

    肖泠丝毫不在意这些人,从旁边没有被损毁的自动售货机里扫码买了两厅可乐,转身递给苏星秀。

    苏星秀小声说:“不给你爷爷叔叔买点吗?”

    他看两个长辈站在旁边挺累的。

    宁钥摆手:“不用,我们都喝白开水,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容易得糖尿病。”

    “你们年轻人喜欢喝这些,就喝吧。”

    苏星秀:“……”

    这个宁爷爷怎么像是朋友圈里的中老年人呢?

    跟他的威严气质不符啊。

    这时肖泠的外公肖玄智施施然来了。

    他不久前,才被众人阴阳怪气拱下台。

    此时登场竟受到热烈追捧。

    以高道长为首的人都真心实意的请肖玄智主持欧阳家妖化善后工作。

    宁家三代杀神就站在旁边,他们不敢搭讪。

    相比之下,肖玄智虽也属于他们小集团,但是生意场上的人,总是长袖善舞的,不至于当面给个没脸。

    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众人都说先前都是受了欧阳家的挑拨,误会了肖会长,下次罚酒三杯。

    肖玄智:“三杯我可消不了气,起码三两。”

    “哈哈哈哈。”

    “三两太少,我来一斤。”

    ……

    小道士们把一处还算完整的会议室打理好,大家又挪到屋里。

    苏星秀跟肖泠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两人靠在一起,看这些中老年人热切地跟亲兄弟似的。

    “你不是说,外公被他们集体赶下台的吗?”

    肖泠轻轻笑:“是啊,因为你很厉害,所以他们现在要巴结外公。”

    苏星秀有点费解,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一个老头笑呵呵地过来,跟苏星秀说:“这次欧阳家的狐狸尾巴露出来,感谢小苏同学出手扶急救乱。”

    苏星秀觉得他挺大气,也会说话,没有叫圣女这种让人难堪的称呼,礼节性地说:“应该的,应该的。”

    这老头又客套了一番,苏星秀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他才知趣地离开。

    肖泠摸摸苏星秀的头发,说:“这是朱家的当家。”

    苏星秀小声说:“他怎么不骂我啊,姑奶奶当年可是闯进他们家密室里把他们家密不外传的《诸葛阵法古册》抢了。”

    “他不敢骂你。”

    “哦,真托了你的福,感觉我算个好人了。”苏星秀此刻有点开心。

    肖泠嘴角微微翘起。

    他喜欢的人怎么就这样可爱呢。

    这时高道长来了,客客气气地跟苏星秀说:“老道当日有眼不识泰山,说话多有得罪,还请苏施主不要怪罪。”

    苏星秀看他挺大年纪,主持这道观辛辛苦苦,一晚上被打个稀巴烂,有点可怜他。

    “没关系,您老人家站在自己的立场,没有错。”

    他关心了一句:“这道观一晚上损毁,之后怎么修缮,怎么对公众交代啊?”

    高道长乐呵呵地:“没事,就是自从……七十年前损毁过一次之后,我们就想办法跟朱家联合起来弄了个阵法,在明天早上开门迎客之前,玉皇宫内的一切死物,都可自动回复原位。”

    就是代价有点大,启动一次这种阵法,会消耗许多宝物。

    当年弄这阵法,玉皇宫内的道士们都反对,认为消耗太大,圣女万一再也不来了呢?

    现在高道长无比佩服当年他师父力排众议也要弄这阵法。

    这才七十年,就派上用场了。

    苏星秀顿时放下心来。

    玉皇宫作为海州市区最著名旅游景点,损毁太可惜。

    这承载着多少人的生活啊。

    外面的小吃铺子,茶馆,咖啡馆,工艺品小铺子的人,都靠着玉皇宫生活了。

    要是玉皇宫修缮几年,他们铺子都不开了,是不是再也吃不到玉皇宫外好吃的豆腐脑了。

    高道长又说了几句,被弟子拉走主持事务。

    又一个老头过来,跟苏星秀问好,还邀请他去他们家里做客,说当年对他先辈多有误解,要道歉。

    多来几个,苏星秀也慢慢回过味。

    这群人就是打不过,来示好的嘛。

    怕自己像姑奶奶一样,一家一家去找麻烦。

    指不定背后怎么编排自己呢!

    都墙头草似的。

    肖泠感觉到他不高兴,帮他捏捏肩膀,小声说:“他们这儿说起来没完没了,我们可以先回去。”

    “不急。”苏星秀站起来,傲娇地说,“我要跟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合影留念。”

    旁边突然窜出一个容貌异常俊秀的年轻男子,他递给苏星秀一枚桃子,对他眨眨眼睛。

    这人走到他面前,一句话不说,就是递桃子,一直眨眼睛。

    苏星秀觉得怪怪的,问:“你眼皮抽筋?”

    美男子:“……”

    肖泠突然杀气四溢,低声道:“秦春,快滚。”

    这位叫秦春的美男子立刻低头走了。

    又来了一位身材健美,胸肌险些把衣服撑爆的年轻壮汉。

    他豪迈地说要给苏星秀交朋友,还刻意展示自己丰.满的胸肌及黑乎乎的胸毛。

    苏星秀被他那胸毛吓到,

    肖泠目光阴森,背后长剑铮然出鞘三寸,寒光凛凛的剑刃印着苏星秀精致漂亮的侧颜。

    壮汉立刻自觉出去了。

    苏星秀觉得这些正派人士真是很奇怪。

    他耳力很好,突然听见屋外面有一个人在训儿子。

    “你看看,你长得不如秦春,身材不如谢罩,打不过圣女,也勾引不了他,我养你有什么用!”

    苏星秀:“……”

    肖泠搂过他的腰,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坐着,邪气地笑:“他们都认为我勾引了你。”

    “能得至高无上的圣女宠幸是件多幸运的事啊。”

    “唉呀。”苏星秀脸撩的有点红,甩脱他站起来。“这里这么多长辈在,不要动手动脚。”

    “收敛一点!”

    他站起来,给他妈妈开了微信视频。

    苏妈今晚没有出门打麻将,坐在家里看电视。

    “蛋蛋,什么事啊?”

    从镜头里看到,苏爸,苏奶奶都在她旁边坐着。

    苏星秀扁扁嘴:“妈妈,不要叫这个名字。”

    他指着这屋子的古色古香的装修。

    “妈妈,我在玉皇宫。”

    “哦,又去旅游啊。”苏妈说,“也不要老去,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你还要安心上学的啊。”

    “妈妈,没事儿。”苏星秀拉住旁边的一位老先生,示意他看自己的手机。

    苏星秀环着他的肩,手伸在他脸边比了个v,笑着说:“妈妈,这是秦家的秦老先生,往日恩怨已经烟消云散,他还邀请我去他家里玩呢。”

    秦老先生配合地说:“是啊,是啊。”

    “我对苏小友一见如故,是对忘年交。”

    苏妈:“……”

    苏星秀松开他,又拉到自诩是诸葛亮后裔的朱家朱老先生,让他跟自己对着手机摄像头比v。

    朱老先生也挺时尚,还配合地歪头做了个开花的手势捧着自己的老脸。

    苏妈:“……”

    凑过来看手机的苏爸:“……”

    也凑过来看手机的苏奶奶:“……”

    他们之前还担心这宝贝疙瘩身份暴露,被这些正派人士围着打。

    现在,发生了什么?

    一轮与昔日仇敌的忘年交友谊秀完,苏星秀回到椅子上坐着。

    视频那边的苏家三口人都石化了。

    肖泠端了盏茶过来,肌肉线条流畅又不夸张的修长手臂入了镜,然后他亲昵地靠近苏星秀,让视频里出现了他的半张脸。

    黑发如墨,五官俊逸,眼神干净,气质出尘,这是张能让任何年龄段的女性心生好感的脸。

    苏奶奶石化的表情立刻活泛了,有点激动地问:“蛋蛋,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她很希望这是孙子的男朋友,看这相貌,这气度,很配得上。

    苏星秀斜眼看肖泠,撅着嘴说:“才不是,他……是我的男宠。”

    “主人,请喝茶。”肖泠没有否认,语气轻柔地说。

    苏妈:“……”

    苏爸:“……”

    苏奶奶:“……”

    苏妈颤抖着声音说:“儿子,你……怎么比姑奶奶更过分了。”

    “在家好好的一孩子,怎么一上大学就变这样了,现在的大学都不教学生做人道理吗!”

    “欺压那些正道就算了,居然还收男宠,蹂.躏良家青年。”

    肖泠俊脸凑近苏星秀的手机摄像头,顿时看得苏妈呼吸一致。

    苏家三口人都听见这个高挑俊美气质非凡的小伙子轻声说:“妈妈,我愿意。”

    “他没有强迫我。”

    苏星秀地铁老头看手机:这人脸皮咋这么厚,妈都叫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肖泠:目的不纯的人太多,恨不得立刻结婚。

    感谢在2020-01-10 02:35::58: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丨余声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茉茉 6瓶;我是大王(-i_-)、蒔花、doll 5瓶;宇宙总攻 4瓶;杨阳洋 2瓶;英英英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