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28、第二十八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28、第二十八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被肖泠搂着腰, 第一次感受到御剑的神速。

    速度实在太快,他想叫肖泠慢点,可是说的话都被湮没在风中, 微冷的风中, 唯一有温度的是肖泠紧紧箍着他腰的手。

    几分钟后,在玉皇宫外的某个偏僻地方落地。

    苏星秀跳下来, 又指责他:“肖泠,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 你还带着我打车来的。当时我还奇怪, 你爸怎么塞一把剑给你。”

    那天为了找那个被鬼附身的女孩子,肖泠在街头多无助啊,什么办法都没有。

    结果全是装的。

    肖泠收剑回鞘,并不接茬。

    “还没有吃晚饭。我们又去吃豆腐脑吧。”

    苏星秀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了。

    吃完饭后,肖泠带他去看旁边卖旅游纪念品的摊点,其中一个摊点上有很多各种玩偶面具。

    肖泠挑挑拣拣, 选了个白色的猫脸面具给苏星秀戴上, 并趁机摸了摸他的头。

    苏星秀把面具掀起来,不耐烦地说:“你干嘛。我们赶紧进玉皇观啊。”

    “马上就进去,你把面具戴上,免得被人认出来。”

    “哦,好吧。”苏星秀又把面具戴好。

    肖泠自己选了个大黄狗面具, 也戴上,两个圆圆的洞透出他深邃的眼睛。

    摊位老板当他们是来旅游的小情侣,看两个都长的好, 还以为是新出道的偶像或是网红,打趣道:“如果粉丝多,那是该戴个面具。”

    苏星秀:“我粉丝是挺多的。”

    这会儿那些正派势力应该都有他的照片了吧。

    肖泠付了钱,拉着苏星秀走人。

    来到一处矮墙边,他松开手纵身一跳,骑在墙上,朝苏星秀伸出手。

    苏星秀瞪着他:“你也太小看我了。”

    他跳起来在墙上一蹬,翻身进墙里,扑通一声,落进水里。

    肖泠:“……”

    他赶紧跳下去,把苏星秀抱起来,躲到假山石中间。

    “你为什么不说这墙边是湖!”苏星秀好生气,一身才换的衣服全湿了,头发也湿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先把水拧吧,然后去借套衣服。”肖泠动手帮他拧衣服上的水,摸着他的滑.腻的腰,把衣服捋起来,拧成一个结。

    苏星秀觉得他摸的自己不舒服,却又不好说什么,他确实是在帮忙。

    等身上衣服的水拧吧之后,苏星秀脸都红透了。

    肖泠把他抱起来,义正言辞地说:“这里面晚上处处机关阵法都启动了,你不要随意走动,我抱着你走。”

    苏星秀想想他说的似乎是事实。

    之前白天来玉皇宫的时候,人工湖不是在墙边。

    这里还是有那么点门道。

    肖泠抱着苏星秀慢慢走,问:“你多重?”

    苏星秀不知道他怎么现在问这个问题,随口答道:“121斤。”

    “有点瘦,多吃点。”肖泠说。

    不远处走来两个小道士。

    苏星秀惯用的蝴蝶出现。

    蝶翼扑散扑散,鳞粉罩在两人身上,隐去了身形。

    肖泠低声问:“声音能隐藏吗?”

    苏星秀也低声回答:“不能。”

    两个小道士在他们旁边走过去。

    “师兄,我闻到一股味道好香啊。”

    “大约是什么野花的味道吧。”

    苏星秀跟肖泠四目相对,这是蝴蝶鳞粉的香味。

    肖泠几个纵越来到挂单道士住的屋舍。

    随意打开一间没人在的屋子躲进去。

    肖泠丝打开衣柜,翻出一件印着玉皇宫logo的黑色道袍递给苏星秀。

    苏星秀接过道袍,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四下打量这屋子,就是一个普通单间,没有厕所。

    不过,床是旧式的木头架子床,还有蚊帐。

    他走到床上,把蚊帐放下来换衣服。

    蚊帐本是白色透明的纱,因为年岁久已经变得发黄而不那么透。

    但是还可隐约看到些影影绰绰的人影,肌肤莹白,手臂纤长,腰也只盈盈一握。

    玉皇宫的道士们在做晚课,远远传来悠长古朴的诵经声。

    肖泠狠狠拧了自己一把,跟着轻声念起:“心目内观,真炁所有,清净光明……”

    苏星秀穿好衣服出来。

    这件道袍明显大了,穿在他身上,更衬得他瘦弱不堪。

    “有腰带吗?”他问,上衣空荡荡的走路带风感觉不太好。

    肖泠:“这个款式不用腰带。”

    苏星秀皱皱眉,从虚空抓出一条小蛇,缠在腰上,让他首尾相接充作腰带。

    肖泠:“……”

    他忽然问:“你曾说过家里还有堂姐堂妹姑姑,怎么偏偏你是圣女?”

    苏星秀白了他一眼:“不要说那个词。”

    他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五岁时,一群姐姐妹妹在上代圣女的姑奶奶病床前选美,他抱着块西瓜在旁边吃。

    年过百岁的姑奶奶枯瘦的手指随手一指。

    “要星秀,他好看,走出去长脸。”

    小苏星秀:“???”

    苏家众人:“???”

    于是他就成了苏家最牛批哄哄的“圣女”。

    肩负守卫族人与先祖的重任。

    本来在他十六岁时,姑奶奶去世后就该进行继承仪式,但是全家都顾念着他高中学习紧张,让他高考完再进行仪式。

    现在看,若早一点进行继承仪式,他早一点成长起来,肯定第一次见面就能识破肖泠的假面具,唉。

    肖泠看他不是很开心,小心翼翼地说:“若是家族隐秘,那就不说。我再也不问了。”

    苏星秀觉得他还算识趣,问:“你家里什么情况?一样的父母,你弟弟怎么比你差这么多?”

    他是想问八卦来着,但是这问题问出来,怎么像是在拍肖泠彩虹屁了?

    肖泠低低笑了声:“先天根骨不同,我资质比较特别,我弟弟其实已经很优秀了。”

    他先天圆满,千年难遇。

    苏星秀又想起见他爸的事,抱怨道:“当时我还叫你爸肖叔叔,他也不否认。”

    他觉得可能肖泠一家子都在谋划针对他的阴谋诡计。

    “我爸人比较脱线,他是女霸总包养的老狼狗,他跟正常人说话不在一个频道,不要看他长得很靠谱,就对他的智商抱有期待,不过他是很好的人。”肖泠说。

    他又介绍起了自己的妈妈:“我妈人比较严谨,平时工作很忙,都世界各地飞,没什么时间管家里的事,上次她看了迎新晚会,很喜欢你。”

    他们打开门,把面具戴上,慢慢走出去。

    肖泠继续介绍自己的家人。

    “我弟弟,宁洋,跟我爸一样,有点不着调,但性子不坏。”

    “他说那天在旋龟岛,你救了他。”

    肖泠拉住苏星秀的手,示好地摩挲着。

    “所以我家里人,都觉得你很好。”

    “他们想感谢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家吃饭?”肖泠问。

    苏星秀:“……”

    你们忘了昆吾剑这茬了?

    明明只有肖泠中情蛊,怎么像他一家都中了蛊似的。

    他想骂几句,却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们前面站着一个穿深蓝道袍的年轻道士,高瘦,眉目狭长,道袍不是玉皇宫的款式。

    一身气息也不是玉皇宫的人。

    肖泠把苏星秀挡在身后,他感觉到这个人很强。

    似乎一场战斗即将触发。

    那道士却说:“道友,既心恋红尘不如早离玄门。以面具遮掩骗己骗人,却骗不了祖师。”

    他盯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十分严肃。

    苏星秀:“……”

    他散着一头长发,身上穿着道袍,又跟肖泠拉拉扯扯的,这是被当成跟人偷情的小道士了。

    他还不如被看破身份呢,是来做坏事的至少比偷情有面子。

    不过戴着面具也无所谓哈哈哈,都不知道他是谁。

    肖泠:“嗯,我马上就领他回家去,修仙不如结婚。”他拉着苏星秀往前走,与那道士擦肩而过。

    那道士看见他手上提着的剑,觉得气场不对,转身挥手要揭苏星秀的面具,却被虚空中探出的蝎尾蛰了手。

    “你们是什么人!”道士大喝。

    随着他的声音,周围的道士都被惊动了。

    各处门口风铃无风自动,叮叮作响。

    “玉皇宫的阵法启动了,我们要快一点。”

    肖泠忙一把捞起苏星秀,向人工湖跳去,他踏水无痕,抱着苏星秀走到湖心凉亭,那里有两位老道士在下棋。

    一位老道士把棋盘一掀,几十枚棋子朝他们飞来。

    肖泠挡在苏星秀身前,棋子在他身前一寸处纷纷落地。

    “你是肖泠!”他瞬间就被被人认出来了。

    苏星秀的蛇蛊出动,趁两个老道长要开始长篇大论嘴炮的时候,一人脚上咬一口,纷纷倒地。

    “就只是昏迷而已,不是剧毒,我没有做坏事。”他解释道。“你被人认出来了诶。”

    “没事,我戴着面具,到时说是被人陷害。”

    肖泠把那凉亭中的石台一掀,露出一个通道。

    苏星秀跳了进去。“都不用被陷害,你只需要说被我蛊惑了。”

    这时人工湖中四面八方涌来了符咒,木剑,还有方才那个道士所御的雷电。

    肖泠身上剑气不再收敛,金光骤然散开,整个湖面都清净了。

    他跳下去一把揽住苏星秀的腰,身化金光。

    苏星秀:“?”怎么速度又快了。

    一瞬间,他们到了一处石牢前。

    橘猫好像又胖了许多,石牢有几个猫玩具,布老鼠,猫砂盆,旁边还有个皇家猫粮的袋子。

    苏星秀:“……”

    “这个牢坐得还挺悠闲。”

    橘猫在睡觉,看见他们睁开眼,懒洋洋地喵了一声又继续睡。

    肖泠伸手砸断石牢的栏杆,徒手一抓,把猫笼子提在手。

    “你怎么比我还像坏人,就……这么直接破坏了。这个石栏杆好像跟天花板地面一体的,砸断了还怎么补?”苏星秀惊了。

    “我以为这样,你会觉得我很帅。”肖泠笑着说,他一手搂着苏星秀,一手拎猫笼,化作金光飞出湖底,直接一口气回到学校旁边小区的家里的客厅。

    “太快了,太快了。”苏星秀捂着心口,感觉眼睛有点花,刚刚还在地牢,突然就在肖泠家里。

    “下次再这样,能不能提前说声。”

    肖泠眉目有点戾气,随口应道:“好。”

    “你这么搞了,不是跟玉皇宫翻脸吗?”苏星秀问。

    “迟早要翻的。海州有很多秘密,很多人都藏着不出来,像今天遇到的那个道士就是,各家都有各家的算盘。这只是一个契机。”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肖泠笑得有几分邪气。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19-12-22 23:09::5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奶茶麻烦一分糖、涛涛啊~、有匪君子、半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梅里家的苏苏 109瓶;黎夏、塔酣 10瓶;晒太阳的大猫、妙妙喵 6瓶;想要有钱、洛洛、文舟、懒 5瓶;逍遥佛自在、正直的cmy 3瓶;涛涛啊~、娇娇、黄瓜薯片 2瓶;小菊花、冽慕初、杨阳洋、冬月白、白煮蛋白、冷呀、水曜日、枫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