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23、旋龟岛中出旋龟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23、旋龟岛中出旋龟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班上不知为何就四个男生, 每个存在都很要紧,去搬东西的时候,一个都不能少, 女同学们却强烈要求苏星秀不要去干重活, 他却坚持搬重物时必到,誓要展示自己的男性风采。

    刚刚班长又在微信群里叫搬书, 他又积极去了。

    肖泠正好接下来也无事,问清他要做什么, 听到是搬书, 就收起电脑跟他一起去,顺便借机瞧瞧他班上有什么人。

    他们综合楼各抱了一箱书,一路上遇到不少人,其中一个是肖泠的室友,直接笑着开玩笑:“肖哥,帮媳妇儿搬书啊。”

    肖泠笑吟吟地不说话。

    苏星秀有点生气, 跟他抱怨:“你这室友好恶心哦, 这些人开玩笑越开越过分了。”

    “嗯,我让他们收敛一下。”肖泠淡淡说,他其实并不想让大家收敛,甚至刻意为之,这样谁都知道苏星秀是他的。

    作为一所男生占多数的学校, 基佬自然也多,苏星秀实在太过抢眼,人又软和好说话, 学校里会没有觊觎他的?

    至于女生,不足为虑,没有女生会选择比自己漂亮的。

    走到教室,肖泠的到来让苏星秀的同学们齐齐发出惊叫。

    “哇,肖神!”

    “肖神居然驾临我们法学院!”

    “小苏搬书还要带老公啊,多带来康康!”

    苏星秀认真的辟谣:“不要说啦,你们开玩笑越开越过分。”

    “哈哈哈哈,知道知道,小苏害羞了。”

    班长清点完书,问苏星秀要不要参加她的生日晚会,她周末过生日,在一家著名网红素食餐厅包场办生日party,那家店平时吃饭都需要预定,极其难得。

    肖泠在旁笑着说:“小苏不喜欢吃素。”

    苏星秀:“我好想去啊。”

    高挑艳丽的班长与肖泠目光相接,班长微微一笑。

    苏星秀接着说:“可是我周日有事,去不了诶。”

    肖泠云淡风轻地笑。

    等回寝室路上,肖泠又问苏星秀:“你周日有什么事?”

    苏星秀在海州就认识一个当法医的赶尸匠,难道又要去找赶尸匠吃饭?

    苏星秀是跟白狐王一起去旋龟岛,他不想告诉肖泠,就胡乱说了个事,说白天忙一会儿,晚上就回学校了。

    肖泠正好那日也去旋龟岛,便没在意,不过他却对苏星秀那个班长说的素食餐厅十分在意,不想让苏星秀留下遗憾,他私下联系了素食餐厅的厨师来到他在学校旁的居所当一天私人厨师,让苏星秀晚上也能吃到,却轻描淡写地骗他:周末亲自下厨,让苏星秀去他家尝尝手艺。

    周日。

    因为要亲自采买食材,肖泠稍微鸽了一会儿,让他弟宁洋先去镇着场子,反正小孩儿闲着也是闲着,在家睡懒觉打游戏也没什么意思。

    苏星秀早早的起床,坐地铁到白狐王家。

    前不久才宫(狱)的黑耳狐胡玉霜接待了他,他人形跟白狐王很像,气质却截然不同,是个沉默寡言的内向青年,发尾又不似白狐王那样是纯白,微微带了些灰色,像银渐层猫咪的毛。

    不知道白狐王怎么调.教了他,现在乖顺的像只狗。

    苏星秀知道,妖族化形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化作喜欢的人的模样。

    不知道白狐王喜欢的又是谁?

    白狐王还在卧室换衣服,他打扮地十分帅气,穿着一身他代言的高订品牌银色西服,俨然是去参加走秀。

    苏星秀忍不住吐槽:“你是去打架的还是去选美的?”

    白狐王:“既是打架也是选美,除了单纯打架,还会有海州许多大小妖族围观,我要维持一个王的形象。”

    “长得丑的人不配当王。”

    “我要让海州的妖怪都成为我的粉丝,拜倒在我的西装裤下。”

    苏星秀:“……”

    白狐王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来吧,小苏,这是给你准备的。”

    那是一套浅绿色白色相间的古装。

    “这是你几百年前的衣服?”苏星秀问。

    “唉,几百年前的还能保存这么好?这是我从剧组拿的。”旁边的狐女递过一个白色帷帽。

    白狐王戴到苏星秀头上,把纱往下一撩,得意地说:“你看,这很完美了,没人认得出是你,跟你的长发配又正合适。”

    苏星秀:“真好哦,可是我看这个衣服怎么像是女装呢?”

    “害,古装交领男女都一个样。”其实那是白狐王从剧组拿的女主角的戏服。

    苏星秀把衣服直接披上,随意绑了一下各处系带,也就算穿上了,他没心思看自己在镜子里什么样,急着去旋龟岛打架。

    “我们快过去吧,这儿过去要一个多小时,还要坐船,早点弄完早点回家。”他还要去吃肖泠的手艺呢。

    “不急。”白狐王把他的衣服细细整理好,才说:“我们骑胡玉霜去,也就一会儿的时间。”

    穿着一身黑衣站在旁边的胡玉霜躬身变成原型。

    白狐王拉着苏星秀坐上去。

    胡玉霜在空中飞跃,往旋龟岛的方向飞去,白狐王招来一片云雾遮掩,让凡人瞧不见他们。

    “这太阳有点毒,可以想办法遮阳吗?”苏星秀坐在白狐王身后,觉得太阳晒着有点热。

    白狐王:“这个……还没办法,我有防晒霜,你涂点?”

    苏星秀:“我不涂那种娘们唧唧的东西。”

    白狐王自己又补了点防晒,“这次传统宗教文化交流协会要派三个人去,我打听了,都是你不方便见的。所以等会儿我微信叫你,你再出来,光速打完你自己离开。”

    最终海州正派人士们派出的人居然有肖泠,这叫白狐王好一阵为难,难道要叫这对暧昧期的小情侣因他而戳破伪装,着急了几天,他毛都掉了许多,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尽力而为了。

    三尾妖狐脚程快,二十分钟便跑了地铁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在旋龟岛降落,那儿已经妖气冲天了,远远的还看见天上四面八方都有妖怪飞来。

    苏星秀按照白狐王说的找了处海滩坐着,等叫他去的时候才去。

    但是他又很想看热闹,便放出自己的小雪豹悄悄过去,以雪豹的视线看,现在旋龟岛满岛都是大小妖怪,多他一个满身阴邪气的也不出挑。

    旋龟岛以前都是一个小型造船厂,厂子合并搬走了,如今人烟寥寥,只留下一些带着岁月痕迹的老建筑。

    妖气最集中的地方在工厂的旧足球场。

    大大小小的生物都在往那儿集中,半人半兽的,兽形的,还有陆地的兽形妖怪背着水生的兽形妖怪,道行不够化形,就互帮互助。

    小雪豹攀在树上,几个纵越过去到达足球场看台的墙上,里面整整一圈都是各色妖怪,他混在群妖之中,听妖怪们聊天,有些小妖只开了些灵智,是来目睹妖王风采。

    如今没有成大道的妖怪,时间太过久远,风光的妖王成了所有小妖修炼的目标。

    小雪豹借着体型小在看台上慢慢走,想看看这次正派有哪些人。

    有的妖怪蛮横不讲理,见它体型小,就要踩两脚。

    小雪豹低低叫了两声,身上释出浓厚的阴气。

    那些想找麻烦的妖怪便不敢找麻烦了。

    它终于看到了三个人类。

    一个是在白狐王家看过的朱鹤。

    朱家自诩诸葛亮后裔,擅长阵法,当年姑奶奶拿过朱家的阵法图册,得罪了他们。

    一个是曾见过的宁家的高中生,这家是头号仇人,因为姑奶奶拿了他们的昆吾剑,而他们打断了姑奶奶的毒皇杖,没有毒皇杖,让苏星秀如今实力弱于历代圣女。

    还有一个染了黄毛的青年不知道是谁。

    听旁边灵智有些高的妖怪说,那个人是欧阳家的人,欧阳家是个奇特的家族,几百年前的祖先跟妖通婚诞下后代,又多次与妖联姻,这家的人都怪怪的,没有什么具体恩仇,但是好像一直是最仇视苏家的。

    小雪豹蹲坐在一只不能化形的犬妖旁边,伪装成一只普通妖怪。

    白狐王兄弟两站在足球场中圈东边部分,三个人形长得奇形怪状的妖怪站在中圈西边部分,一个身高两米多,浑身腱子肉,就是黑熊妖。

    一个瘦高皮肤苍白的人,大概就是蛇妖了。

    剩下那个老头就是灵龟王,也就是苏星秀的对手。

    白狐王兄弟俩都重伤未愈,最难最强的就交给苏星秀。

    “你在看什么?”

    苏星秀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长得很美的女人,看不出年龄,她风情万种,穿着黑色的低胸晚礼服,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十厘米的细高跟,踩在沙滩上没有丝毫陷下去。

    苏星秀瞳孔霍然睁大,没有小雪豹在身边,他只能隐约感觉到女人身上诡异的气息,他身周出现一条直径一米粗的黑蛇,对这女人嘶嘶吐着信子。

    “不用这么紧张。”女人离他远了点。“我就是想近距离看看你。”

    “苏家这代竟然选蚌男孩儿做圣女,果然长得很漂亮。”

    苏星秀觉得这个大姐很奇怪。

    小雪豹撒丫子猛往回跑。

    那女人却不再多说什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苏星秀,对他微微一笑。“你记住,我叫南素婉。”

    她化作一缕青烟消失。

    “什么鬼女人。”

    小雪豹终于赶到,苏星秀搂着小雪豹,再不敢因为看热闹让它跑太远了。

    他坐在沙滩上终于等到白狐王的电话,让他前往造船厂船坞处,在那儿等候灵龟王。

    妖族打架都是货真价实的打架,修炼有成的大妖肉身强悍,不惧法宝幻术。

    灵龟王作为两栖类动物,自然要在水边,其他都在岛上。

    苏星秀戴上帷帽,御蝶而行,着一身浅绿汉服翩然落在年久失修布满锈迹的船坞之上。

    被派遣来替班的宁洋看呆了。

    他赶紧拍了张照,发给肖泠。“哥,你没看到,白狐王找的这个打手跟电视剧女主角一样,乘着蝴蝶从海上飞来,真是酷爆了。”

    肖泠还在家跟厨师沟通菜色。

    他随意看了一眼这张照片,只觉得是个好看的女妖,没有在意。

    “你是什么来头。”满脸皱纹的灵龟王问。

    苏星秀看见蹲在一旁的宁家高中生,觉得真是冤家路窄,干脆装哑巴算了。

    他旁边出现五米粗细的黑色巨蛇,自海上伸出长颈,对着灵龟王嘶嘶吐信。

    灵龟王脸皮一垮,侧身翻入海中,海面波浪翻滚,出现一头巨龟的背脊,约三十米长的,遍体棕色,头似鳄鱼,背上稜脊高耸,灵龟王原型是鳄龟。

    苏星秀左手一挥,又出现与灵龟王差不多大小的黑色巨型蜈蚣,与灵龟王正面对峙。

    他凭空一跃,跳上黑蛇的头部。

    灵龟王四周出现了四只巨大的蜘蛛,细长的腿浸在海水里,它们互相吐信,开始织一张天罗地网,要把灵龟王封在里面。

    打着瞌睡的宁洋揉揉眼睛,他不像亲哥肖泠一样要学霸,对于家族的各种古老知识都没看太认真,看着那巨大的蜘蛛,巨蛇,蝎子,一时也判断不出,这是不是苏家的。

    万一是哪个喜欢收宠物的妖怪呢?

    他拿不准,赶紧拍照发给肖泠。“哥,你看这个像不像苏家的妖女,看身材还挺好,就是胸有点平,戴个帽子也看不清脸。”

    岛上,两只十几米高的狐狸互为倚靠。

    本来各有对手,一只跟黑熊打,一只跟青蛇妖打,但是体型太大,岛上场地就这么小,打着打着两拨大妖怪都打到一起去了。

    白狐王体力不济,被黑熊精打中旧伤。

    黑熊精又趁他反应不及时,揪起三根大尾巴往地上猛掼,压到了一片树木及看戏的小妖,白狐王仰天发出痛苦的嚎叫。

    胡玉霜心惊胆战,喷出一股妖雾打个青蛇妖绰手不及,赶紧去救白狐王。

    两只狐狸一左一右攻击黑熊精。

    白狐王跳到黑熊背上,一爪子挠破他的背脊,露出深深白骨,又毫不留情地下嘴撕咬,嗤啦一声,咬断一截脊椎骨。

    胡玉霜正面对上黑熊精,腹中先前被肖泠切开的伤口被黑熊一掌打中,跌落在地。

    黑熊被咬断脊椎,毫发无损,反而愈加狂野,伸出熊掌去抓白狐王。

    白狐王向后一跃,喷出绿色狐火烧他伤口。

    黑熊也不躲,也不嚎痛,仿佛一点痛苦都感觉不到,他高高跳起来,药向地上的胡玉霜压下去。

    以黑熊庞大的体型,这是要把他压得粉身碎骨。

    白狐王骂道:“见鬼了,怎么一点用都没有。”他眼见着青蛇精也要过来了,只能猛地向前面撞去,赶在在黑熊落地前,把胡玉霜撞出十米远。

    “朝小苏那儿跑,这只黑熊不对劲。”白狐王龇着牙说。“你先跑,我断后。”

    胡玉霜挣扎着站起来:“一起跑。”

    白狐王:“这时候就别演电视剧了!”

    “你是王还是我是王?”

    胡玉霜:“……”他拖着伤朝船坞跑去,留下一地碧血。

    船坞一片狼藉。

    几十年前钢铁造就的船坞,被灵龟王无坚不摧的牙齿咬成碎片。

    苏星秀的毒蜘蛛织的毒网对灵龟王没有丝毫作用,妖王强悍的肉.身随意一撞,便把蛛网撞碎,蛛网上的毒性也没有丝毫作用。

    苏星秀收回蜘蛛,指挥巨蝎正面攻击灵龟王的脑袋,灵龟王被锋利的蝎钳剪掉小半个头骨,毫不退缩,张口就朝苏星秀的乘的蛇咬去。

    这是苏星秀平素最用心养的小可爱,他所有能拿到的宝贵材料全喂在这蛇身上了。他对蛇蛊的皮.肉坚韧程度有信心,并不惧怕灵龟王的一咬。

    巨蛇灵活地辗转腾挪,灵龟王动作缓慢,几下都咬不着。

    灵龟王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他朝御剑在半空看戏的宁洋咬去。

    宁洋看见老龟朝自己袭来,简直手足无措,他手忙脚乱的出剑劈斩,却不能伤这老龟分毫。

    不,仔细看,是伤到了,但灵龟王根本不在乎那小伤口,长大嘴就要把宁洋吞下去嚼碎了。

    苏星秀一咬牙,他最宝贝的蛇蛊用身体卡住灵龟王的嘴,他飞身过去把这个仇深似海的宁家的小孩扑到岸上。

    蛇蛊被灵龟王咬下好大一块肉。

    “他为什么要攻击你?”苏星秀急吼吼地问。

    宁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来随便看看,走个流程……还是我哥叫我来的。”

    “我他妈也是来走流程的啊。”苏星秀大骂,蛇蛊受伤,也是伤在他身。

    他手腕出现一条伤口,开始渗血,淡绿的纱衣沾满鲜血。

    “这不对劲,这个妖怪,我的蛇毒,蜘蛛毒,蝎子毒,对他没有作用。”

    苏星秀看着第二宝贝的蝎子挡在自己面前,迎接灵龟王的攻击,心疼地眼泪要流下来了,他被白狐王忽悠过来,周末在学校睡懒觉不好吗,还以为自己过来能碾压。

    结果伤成这样。

    好痛哦。

    胡玉霜跑过来,见这边形势也不乐观,当下又喷出一口遮挡视线的迷雾,帮他们缓了一阵。

    “圣女,去救我哥!”胡玉霜吼道。

    “哇,你是苏家圣女。”宁洋说。

    苏星秀扔了帷帽,把那纱巾撕下来裹手,他怒吼道:“我没能力救,我自己都不行了。”

    巨蝎切掉了灵龟王的双目。

    灵龟王却丝毫不受影响。

    “这不对劲!他不怕痛不怕毒,只知道进攻。”苏星秀快崩溃了,这是什么套路,他还是个孩子,根本不知道啊。

    宁洋:“你真的是苏家妖女吗,你好弱哦,我去试试。”

    他御剑朝灵龟王冲去。

    苏星秀:“……”

    “喂,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

    “你没发现他对任何攻击都没反应吗!”

    他不得已又驱使已经伤得很重的蛇蛊缠住不断前行的灵龟王。

    灵龟王高耸的带着尖刺的背脊刺的蛇蛊浑身鲜血,苏星秀的手臂又凭空出现许多血点,他痛得哭了出来。

    白狐王带着一身伤赶到。

    他嚎叫着:“小苏,救命啊,我们这边两个裁判不见了。”

    “我认输都没办法,他们想要我的命!”

    苏星秀擦擦眼泪:“你这是什么死亡竞赛啊!我要疯了!”

    他起身跳舞。

    自血脉中传承千年的舞蹈。

    千年前巫族圣女在神战前跳舞降神,帮助蚩尤战诸神。

    他身量纤细,女子的舞蹈在他做出来,并无多少违和,反而十分优美。

    苏星秀脚下泥土碎裂。

    出现一只巨大的乌龟,把他脚下的泥土及两只十几米高的狐狸顶了起来。

    “握草,这是旋龟!”白狐王惊到。

    宁洋不信邪地撞向灵龟王。

    灵龟王张嘴就要将他咬碎。

    一道金光自天外射来,没有任何阻碍地将灵龟王的脑袋切断。

    金光又一转,现出肖泠的身形。

    肖泠一手拽着傻弟弟。

    他看着缓缓现出身形的传说中的神兽旋龟。

    与浑身血点的这代巫族圣女四目相对。

    肖泠只有一个想法:他竟然流血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苏星秀:您这么厉害,咋不早点来,我白跳尬舞了。

    下章就是文案内容了。

    明天上午继续更。

    大家多留评哦,评论全部发小红包,在周日晚上十点统一发。

    感谢在2019-12-18 00:07::1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中华小鸡块 3个;晴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小纯道友 14瓶;画船听雨眠、流连忘返 10瓶;突然不想看了 6瓶;宇宙路标 5瓶;怂怂 4瓶;十里 3瓶;蓝胖子、杨阳洋、云舞霓裳、宣轩、小菊花、清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