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书楼诡狸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八章 谜底

书楼诡狸 第五十八章 谜底

作者:赤灵01书名:书楼诡狸类别:玄幻小说
    宁怡得将信读到这里,不禁叫了一声:“坏了,宁超马上去通知警方,抓杨文!我去联系安之和上官雪,他俩会出事!”

    宁超虽然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但还是马上按吩咐去做。当他们和警方找到杨文时,对方就在地下车库的地窖里,身边站着的是那一只怪物。那只怪物很奇怪,像一只缩着脑袋的大秃鹫,猛一看更像一条黑色长裙。

    它身上披着一层黑色长毛,长毛里密密麻麻长满了小嘴,嘴巴正在不停地张和着,露出里面尖尖的细牙和黄稠状的唾液。杨文看着警察和宁怡得,一脸狰狞地说:“你们这些凡人,休想抓住我,你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奇迹!”

    说着他扬起手,撒了一把药粉在空中,一股刺鼻血腥的味道弥散开来。

    “小心!”宁超大喊一声,将一位警察推到了一边,刹那间,躲过了那只怪物疯了般的飞扑。只见怪物滴到地上的唾液,竟然如强酸一般,剧烈的腐蚀着地面。怪物见没咬到人,双眼更加血红,它嘴里发出一种吱吱格格的声音,又一次猛扑向人群。

    “躲开!”宁怡得大喊着,几名穿着特警制服的人,端出几把特制的钢枪,向那只怪物射去。顿时,几十枚麻醉针射到了怪物身上,它摇摇晃晃起来,坚持没一分钟便倒在了地上,而疯癫的杨文也被警察牢牢控制住。

    怪物被带去一所实验室做研究,经分析发现,它的基因成分非常复杂,居然有纳氏锯齿鲤(即肉食性的食人鲳)、胡兀鹫和乌鸦三个物种。食人鲳的牙齿锐利,下颚有刺以凶猛闻名,这种鱼为能持续觅食,其牙齿能轮流替换,可引致严重的咬伤,怪物身上的那些嘴巴和牙齿,就是源自这种鱼。

    而怪物的身形和黄稠状粘液,则是源自普通的胡兀鹫和乌鸦。

    胡兀鹫的消化液,消化能力非常强,通常是强酸性,ph值大约在1左右,不仅能消化掉骨髓,甚至连动物骨头也能消化掉。乌鸦是性格凶悍,富于侵略习性,喜食腐肉。这两个物种结合起来,导致了怪物嗜血成性,身上消化液的消化能力更是翻翻。

    什么样的人能培育出这样恐怖的怪物?培育这样的怪物目的何在?

    杨文面对警方的严厉问询,装疯卖傻就是不肯吐露半个字,而宁怡得也无法联系到上官雪和安之。就在这个时候,警方得到了最新的调查线索,那位在莱斯大学的中国籍交换生,叫石利也就是后来改名的石勇。

    这个跟宁怡得猜想的一样,当那晚安之无意中说,石勇也是安大毕业的学生后,他马上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宁怡得通知安大校方,做了一番调查,发现查无此人。按理,能进入永吉集团工作,石勇这样的职位,自身经历是不可能造价,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他有曾用名。

    果然,警方按照宁怡得的想法,查到在王莉死后不久,石利出现并替代了她的身份,进入了安大继续学习,还获得了国际交换生的学习机会。王莉是一名女性,石利是一名男性,能让校方同意这样替代的原因,无非就两个,一个是钱权交易,另一个是变性。

    不缺钱不差名的安大校长,选择第一个原因的可能性不大,于是,警方继续追查。发现当年王莉跳崖自杀,告诉校方的原因是情伤和性别困惑,她爱上了女人。其实,她没有死成而是被家人救了下来,为了让她活下去,家人答应她去做变性手术,校方也答应替她隐瞒身份。

    就这样王莉变成了石利,再往后他应聘永吉集团,又改了一次名字,变成了石勇。也只有这样人畜无害看似光鲜的安大师兄,才能让那些刚踏入社会,手足无措孤独寂寞的安大师妹们,卸下防备心和警惕心。石勇的位置特殊,是上官雪的亲信,在永吉集团有很高的位置,干起这些坏事来,也自然很顺手。

    “他为什么要杀那些女生?为什么要研制这样的怪物?”宁超不解地问。

    宁怡得皱着眉,看着飞机窗外的云朵说:“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聪明,兼修的专业包括生物工程。安之他们会很危险,但愿上官雪真能说到做到,他会保护好安之!”

    安之和宁怡得失去联系已经两天了,她晕倒前的最后记忆,还是在饭桌上。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非常刺眼,耳边是哗哗的海浪声,鼻子里闻到一股潮湿腥气的海水味,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坚硬的岩石上。

    她眼前还有些迷糊,安之努力地揉眼,试图看的更清楚,两个扭打地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她摇摆着站起来,往前走,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悬崖边,下面似乎就是万丈深渊的大海,而扭打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石勇和上官雪。

    “跑!快跑!安之跑!”上官雪歇斯底里地喊着,他在使出全身的力气,拉扯着石勇。此时的石勇跟平时完全不同,他满脸通红,眼睛也是一片血红,肌肉紧绷表情狰狞。

    他看着安之,阴森地说:“你救不了她,她必须死!只有她死了,你天生遗传的抑郁症才能根除,你和我才能永远在一起!”

    安之猛地明白过来,做着一切坏事的人应该就是石勇,可是为什么?上官雪拖着石勇的身体,明显支撑不住了,石勇拉扯着上官雪,像疯了一般朝安之冲过来。上官雪撕心裂肺地喊:“跑啊,快跑!”

    她转头疯狂往前跑,可是没跑几步,身体就被石勇扑倒,三个人扭打着。不知不觉间,滚到了悬崖边,这时候只听上官雪说:“安之,好好活下去!”

    然后,就见他拖着石勇往崖下跳去。

    “不要!”安之疯狂地叫喊着,拽住了上官雪的一只胳膊,接着是另一只胳膊。上官雪借力,猛地踢着纠缠的石勇,眼看他的身体不断下滑,但是双手却牢牢拽住了上官雪的腿。

    上官雪绝望而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很美的笑容,他说:“放手安之,这样下去你也会死,很高兴认识你!我说过,要让你成为女朋友,可惜没有时间了,这次是我说话不算话!”

    安之泪如雨下,死命拽着他说:“不要!不要!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上官雪一边在使劲掰她的手指,一边笑着说:“安之,我真的很喜欢你,第一眼看到就很喜欢。其实,我们上辈子就认识,那条项链还有很多事,我来不及解释。你记得再去那个树屋,里面有本日记,记得一定要去看!”

    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终于掰开了安之的手,身体拖着石勇掉了下去。安之嚎啕大哭,绝望地往悬崖下扑去,最后一秒却被人从后面抱住。

    “你怎么才来,他死了,他死了!就差那么一点时间,他本来不用死,不该死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宁怡得和警察,安之伤心欲绝地说。

    宁怡得紧紧抱住安之说:“救人!快,救人!对不起我来晚了,是我的错,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在一片海浪声中,安之的哭声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