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豪门修文物最新章节 - 第410章 脱口而出

我在豪门修文物 第410章 脱口而出

作者:吕颜书名:我在豪门修文物类别:玄幻小说
    苏天娇以为摆出了明老夫人的身份,在上京谁都不敢动她一根毫毛,直到她自己、苏太太、楚楚被保镖粗暴的推到电梯里,苏天娇都傻眼了。

    “姑奶奶?”出了电梯,苏天娇呆愣愣的看着脸色难看的明老夫人,她再蠢也看出不对劲来了。

    “闭嘴!”苏太太用力的抓住苏天娇的胳膊,厉声斥了一句,这个笨丫头没看出老夫人已经丢了大脸了吗?

    明老夫人刻薄的老脸扭曲着,一看明家的司机和保镖过来了,明老夫人没理会身后的苏太太和苏天娇,上车就离开了。

    “妈?”苏天娇真的要气疯了,自己的膝盖还痛的难受,可姑奶奶就这么走了,这个仇还怎么报?

    苏太太也吓得够呛,这会能全须全尾的离开,苏太太松了一口气,看着忿恨不甘的女儿,不得不叮嘱道:“天娇,你记得千万不能得罪这两人,那是蒋大少和方棠!”

    苏天娇愣住了,而站在一旁的楚楚则是再次瞪大了眼,自己的猜测果真是对的!

    身为楚家千金,但她的活动圈子也仅限于商界,上京世家举办的那些宴会,她根本没资格参加,但商界消息同样灵通,她自然知道方棠和蒋韶搴的大名。

    刚刚在病房里时,楚楚已经有了猜测,否则谁能让明家老夫人吃瘪!一想到蒋韶搴峻冷出色的五官,楚楚垂下眼眸,遮掩住眼底势在必得的光芒。

    此刻,办公室,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推开门快步走了进来,“大少,夫人。”

    “有发现吗?”蒋韶搴沉声问道。

    “宋小姐的手腕内侧的针孔是抽血时留下来的,左右手背的针孔是因为打点滴,还有几处是手术时留下来的,并没有在身体其他部位发现针孔。”为了给宋堇宁检查身体,她才伪装成医院的护士。

    方棠放下手中的病历追问了一句,“能确定是之前留下的还是手术治疗中留下来的?”

    “无法判断,我没有参与手术。”她之所以能伪装成护士潜入进来,也是因为她是医科专业的高材生,根据以往的经验和这几天的旁敲侧击,并没有发现异常。

    方棠和蒋韶搴也离开了医院,宋堇宁被楼雪刺伤后,直到方棠给她做了止血急救,宋堇宁就昏厥了,她再次有意识已经是两天后在重症监护室。

    所以不管是宋堇宁自己还是护士的检查,都无法判断她在送往医院途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用多想,我们去袁家一趟。”蒋韶搴宠溺的揉了揉方棠的头,不管袁安宁是牵涉其中,还是临时起意,只要询问她这个当事人就可以了。

    方棠绷着脸没开口,没拿到证据她不想给袁老爷子他们带来困扰,他们是真疼爱袁安宁,她算计袁致修已经让袁家人伤透了心,如果再背上杀人的罪名,最难受的还是袁家人。

    打开车门,等方棠上车之后,蒋韶搴在她身旁坐了下来,长臂将人揽到了怀里,低头,安抚的吻落在方棠的头顶,“小棠,你要相信袁老爷子和海川叔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坚强,而且袁安宁如果真的敢杀人,她就是一个必须要除去的隐患。”

    袁安宁为了阻止宋堇宁和袁致修联姻,所以利用宋念雯在【唐韵】设下局;失败后,在救护车里对昏厥的宋堇宁下杀手,谁也无法想象日后袁安宁为了一己之私还能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放软了身体靠在蒋韶搴身上,方棠清润的黑眸染上寒意,她第一次如此仇恨一个人,袁安宁敢这么做何尝不是吃准了袁家人对她狠不下心来,所以她才敢铤而走险!

    蒋韶搴没有再开口,只是揽着方棠的手臂再次收紧了几分,小棠果真比谁都心软。

    方棠和蒋韶搴并没有事先通知,却没想到连袁老爷子都在客厅坐着,当然还有宋念雯一家三口。

    “哥,小博也喊你一声舅爷,我看这主婚人你来当最合适。”薛老太太难得露了笑脸,不再是怨天怨地的谁都亏欠了她的阴沉模样。

    站在薛老太太身边的除了她的长孙薛瀚之外,还有一个年轻人,看五官和薛瀚有些相似,但没有薛瀚的文质彬彬,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阴郁。

    袁老爷子都气笑了,也懒得开口。

    直到看见被管家领进来的蒋韶搴和方棠,袁老爷子这才真的笑了起来,“你们俩怎么来了?”

    袁致修更是向着门口迎了过去,“韶搴哥,小棠。”

    “他们来干什么?”方棠心里存了事,这会又看到宋念雯一家,她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袁安宁又做了什么。

    袁致修无奈的一笑,压低声音道:“姑奶奶让我表弟薛博娶宋念雯。”

    薛老太太这如意算盘打的够精,薛家亏空严重,早就是个空架子了,她虽然每年都回袁家胡搅蛮缠一番,但从袁家弄回的这点钱对薛家而言是沧海一粟,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谁也没想到薛老太太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和宋家搭上关系了,宋念雯算计袁致修,诬陷他强X,这个罪名可不小,整个宋家如履薄冰,只能等着头顶上的大铡刀落下来。

    宋家想要袁家高抬贵手,薛家想要钱,这不双方是一拍即合,而合作的最好方式自然是联姻,薛瀚已经结婚了,再者薛老太太也不会让他娶失贞的宋念雯,所以就把薛瀚的堂弟薛博给推出来了。

    听完袁致修简短的解释,方棠看向宋念雯一家三口,宋家主还是一贯儒雅姿态,但神色里多了凝重和疲倦。

    宋念雯瘦的厉害,面色苍白,穿着一身白色长裙,整个人楚楚可怜的惹人心疼。

    而雍容华贵的宋母也没有了往日的泼辣,佝偻着身体,看到方棠和蒋韶搴,还吓得一个哆嗦。

    “我看致修这胳膊肘都拐到外面去了,我这个姑奶奶回家,致修都没这么热情过!”薛老太太阴阳怪气的嘲讽了一句,她仗着是袁老爷子的亲妹妹,辈分又高,袁海川和袁致修在她眼里就是小辈。

    “奶奶,蒋大少和方小姐是贵客,我们是一家人自然不用客套。”薛瀚赶忙瞄补了一句,抱歉的看向袁致修。

    薛家只是姻亲,并不能帮到袁家什么,可蒋韶搴不但是蒋家大少,更是卫队总指挥,这身份比起薛家可强多了,袁家更重视蒋大少才正常。

    薛老太太冷嗤一声,微微发胖的老脸上露出讥讽的冷笑,“可惜没人把我们当一家人,等日后我死了,这关系也就走到头了!有奶便是娘,谁还管血缘亲情!”

    袁致修现在脸皮也厚了,就当没听到薛老太太的嘲讽。

    “袁爷爷,海川叔。”方棠和蒋韶搴走过来打了招呼。

    至于面色阴沉而不满的薛老太太,她也就敢对着袁致修这个侄孙骂几句,还真不敢对蒋韶搴、方棠如何。

    袁海川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一旁坐立不安的宋家三人,“宋家主,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宋家和薛家的婚事,是你们两家的事,我们袁家只是薛家的姻亲,还真没资格插手亲戚家孩子的婚事,家里有客人了,恕我不招待三位了。”

    宋念雯愿意嫁给薛博,那是他们的事,但想凭着这点关系,就让袁家高抬贵手、既往不咎,薛家还没这么的脸面!

    “海川,你什么意思?”薛老太太板着老脸蹭一下站起身来,疾言厉色的怒斥袁海川,“小博喊你一声表叔,宋家是小博的岳家,你对宋家赶尽杀绝,这不是打我们薛家的脸吗?”

    “老姑。”袁海川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可眼神却锐利冷寒了三分,“宋家算计的是我们袁家的继承人,日后袁家的家主,老姑,你们薛家的脸面加起来也没有致修的分量重!”

    袁致修代表的是袁家的脸面和尊严,宋念雯既然敢用强X的罪名来诬陷袁致修,那她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薛老太太气的直发抖,猛地转身看向坐在主位的袁老爷子,厉声质问道:“哥,你就看着你儿子羞辱我这个姑姑?当年你答应爸妈要照顾我这个妹妹的,我还没有死,他袁海川就敢这样没大没小,日后我真的死了,那薛家还不被人给欺负死!”

    袁老爷子看着头发已经花白,表情凶悍而狰狞的薛老太太,记忆里那个清高冷傲的妹妹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泼辣、自私的老太太,身上找不到一点世家名媛该有的风范。

    “芃玉。”袁老爷子缓缓开口,他对这个妹妹一直是纵容着,这些年来她回袁家都是为了抠钱,袁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此刻,袁老爷子看着还是那慈爱亲切的模样,但熟悉了解他的薛老太太却是面色一白,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芃玉,你知道我过去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些年来死在我手里的人,你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袁老爷子声音依旧不急不缓,但周身的气势却在瞬间转为了强势和冷酷,依旧锐利的双眼里迸发出骇人的杀气。

    “你若是带着小瀚、小博离开上京,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否则我不介意直接把你送去疗养院。”袁老爷子对家人和蔼慈爱,却不代表家人可以触犯他的底线。

    薛老太太怔愣的看着冷漠无情的袁老爷子,这是她第三次看到袁老爷子这么冷血无情的一面,第一次是她不满袁老夫人当自己的嫂子,找了几个人想要坏了袁老夫人的名节。

    而那一次,她被袁老爷子亲自执行了家法,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没下床。

    第二次是她悔婚不想嫁去衡州薛家,被袁老爷子强势镇压后,叛逆的袁芃玉甚至想勾引当年已经是有妇之夫的总执行长,她只想着自己不好,袁家上上下下谁也别想好。

    而那一次薛老太太被袁老爷子送去了边疆山区待了一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接回上京之后,薛老太太认命的嫁去了衡州,她真怕老爷子把她一辈子丢在大山里。

    而今天是第三次,薛老太太张了张嘴,想要撒泼,可是对上袁老爷子无情的双眼,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她怕了。

    宋家一家三口离开了,薛老太太也被两个孙子扶去客房休息了,客厅里的气氛这才转为了轻松。

    “小棠,你这是想什么呢?”袁老爷子笑着看向失神发愣的方棠,倒有几分好奇她来袁家的目的了。

    “袁爷爷,如果薛家不收手,你真的能狠下心来吗?”回过神来,方棠忍不住的问道。

    方棠最在乎的人是蒋韶搴,如果是他背叛了自己,方棠即使内心再痛苦,她也无法做到对蒋韶搴痛下杀手,将心比心,方棠不确定袁家能对袁安宁下狠手。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一味的纵容只会让人得寸进尺,最终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袁老爷子说是在回答方棠的问题,但视线却看向了一旁的袁致修。

    身为袁家继承人,袁致修知人善用、待人温厚,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驭人讲究的是恩威并施,若是没有底线和原则,下面的人就没有了约束。

    方棠明白的点了点头,宋念雯触犯到了袁家的底线,所以不管薛老太太如何求情,袁家都不会放过宋家。

    “关于安宁,我已经决定把她送去国外,十年内不准回来。”袁老爷子再次开口,这也是袁家对袁安宁算计袁致修做出的惩罚。

    袁安宁之所以会算计袁致修的婚事,不过是想他娶一个平庸的妻子,这样一来,袁安宁日后即使出嫁了,她也能在袁家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

    但现在有袁老爷子和袁海川在,袁安宁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可日后她结婚,必定也是门当户对的联姻,两个家族自然有诸多合作,等老爷子、袁海川以后走了,袁致修接手了袁家,袁安宁一旦起了异心,只怕真的能动摇袁家的根基。

    这也只是一个推断,而且就时间而言至少在二三十年以后才能发生,但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感觉袁安宁的可怕。

    “去了国外,再派人监视着,就等于斩杀了她的野心。”袁海川叹息一声,自己的女儿算计自己的儿子,这事袁家瞒下来了,宋念雯一个人背了黑锅,可袁安宁带来的痛苦却笼罩在袁海川这些家人身上。

    “爸,安宁也只是一念之差,她或许是被姑奶奶给影响了。”即使证据确凿,袁安宁自己也承认了,可在袁致修眼里,那依旧是他的妹妹。

    薛老太太的确带来了负面影响!谁能想到当年那个清高冷傲、目下无尘的袁家千金会变成今天这样自私贪婪,不择手段抠钱的老太太,说是生活所迫,却也让人唏嘘。

    “爷爷,菜已经……”袁安宁一进客厅,看到方棠和蒋韶搴不由愣了一下。

    她虽然没有被软禁起来,但袁海川也禁止她参与袁家的一切事物,所以宋念雯一家三口上门后,袁安宁自觉的避开了。

    而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袁安宁想要弥补,这几天都在厨房跟着大厨学做菜,也算是她对家人的一个弥补。

    “小棠,韶搴哥。”袁安宁向着两人打招呼,看到蒋韶搴的那一瞬间,她眼中依旧有迷恋,可瞬间就被压抑下来了。

    袁安宁是开朗外向的性格,她待人接物从容又大度,在上京的人缘极好,谁有点麻烦找到袁安宁,她基本都会帮忙,也不会仗势欺人,还一度被圈子里的小泵娘戏称为袁女侠。

    谁能想到她在明朗豁达背后竟然隐匿了那么阴狠歹毒的算计。

    “我和蒋韶搴去第一医院看了宋堇宁。”方棠突然开口,目光冰冷无情的看向袁安宁,“你用针筒对她经脉注射空气时,宋堇宁是清醒的。”

    “不可能!”脱口而出的反驳声响起,袁安宁一怔后,身体猛地往后退了几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