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15、第一百一十五章

求你别秀了 115、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但年还是要过的。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是下午时分, 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沈怀川这才把手从赵冶的手里抽了出来, 并且往旁边站了站,然后才冲着老爷子喊道:“爷爷, 我们回来了。”

    但是老爷子眼角的余光已然看见了这一幕, 他心里不禁有些宽慰, 到底是他的宝贝孙子, 还知道照顾他的心情,在他面前和赵冶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又一想到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幕的发生, 他又忍不住一阵心塞, 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

    沈怀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而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沙发旁边小山似的一堆礼物上。

    “这是?”

    管家当即说道:“这是各大家族专程派人送来的,给赵先生的年礼。”

    因为是送给赵冶的,他们也不好处理,所以就都放在这儿了。

    赵冶:“嗯?”

    管家解释说:“这不是之前在玄门大会上,赵先生神兵天降, 救了所有人的性命吗, 当时各大豪门世家虽然算不上死伤惨重,但也都受到了不小的重创,所以没来得及向赵先生道谢……”

    好在没过多久就过年了, 这些豪门世家也都缓过了气来, 所以纷纷找上了门来。

    事实上,原本他们已经准备了一份礼物送去了青川观,但是一听说赵冶现在在沈家, 所以就又准备了一份礼物送了过来。

    然后老爷子更心塞了。

    明明他都还没有承认赵冶和沈怀川的关系,可是那些豪门世家却都已经默认了赵冶是沈家的孙婿了,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把礼物送到沈家来。

    偏偏他还要笑着帮赵冶去接待那些人……

    想到这里,老爷子不禁抬手擦了擦眼角。

    他真是太难了!

    然后老爷子不禁有些丧气。

    要不然就这样吧,他也别再做这些好讨人厌的事了,毕竟就算他再怎么反对,沈怀川和赵冶之间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除非两人分手……

    想到这儿,老爷子眼角的余光落在两人又偷偷摸摸牵到一起的手上,眼角又是止不住的一阵抽搐。

    黏糊成这样,分手?可能吗?

    然后就看见赵冶紧张说道:“老爷子,你眼角抽筋了吗?”

    老爷子按揉眼角的动作一顿,他面无表情。

    连献殷勤都不会的憨批不配拥有岳家,否则都对不起外面那些老老实实在岳家装孙子的广大男性同胞。

    所以放弃是不可能放弃的,老古板永不妥协!

    然后他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赵冶:“……”

    他不禁有些感慨,果然是岳家人的心,海底的针。

    好在没过多久,沈靖涵就回来了,一家人难得团聚,老爷子就算原本心里再堵得慌,此时此刻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年夜饭很丰盛。

    卤牛肉,酸菜鱼,啤酒鸭,炸酥肉……整整十道菜,摆满了整个桌子。

    沈靖涵早就听管家说了老爷子和赵冶之间的‘恩怨’了,见老爷子不说话,她便主动举起酒杯:“来,我敬你们一杯。”

    她说:“你们既然能走到一起,那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希望你们不要辜负这段缘分,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彼此互相体谅和关怀,能够长长远远的走下去!”

    听见这话,沈怀川下意识的看向赵冶,然后就被对方握住了左手。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举起酒杯:“谢谢大姐!”

    老爷子见状,依旧没吭声,只是端起酒杯默默的抿了一口。

    也就在这时,沈怀川眼角的余光落在了窗外:“下雪了。”

    老爷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竟飘起了鹅毛大雪。

    老爷子随口说道:“瑞雪兆丰年,挺好!”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赵冶也跟着笑了:“是啊,挺好!”

    而另一边,灵真道长等人也在吃年夜饭,吃的是**辣的火锅。

    灵真道长很高兴,因为今天过年,更因为短短不过半年的时间,青川观就已经成了全国闻名的大道观,而且随着脚气膏和洗澡水在海外的畅销,全球影响力也在跟着扩大。

    灵松子师徒很高兴,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青川观的崛起。

    小肥啾很高兴,因为那些世家豪门都很聪明,猜到了他们喜欢钱,所以送来的节礼里除了一些古董、烟酒以及零食之外,全是一张张银行卡和支票,因而加起来的数字极其夸张,足有十四个亿之多。

    而按照它和赵冶之间的约定,这十四个亿里面有一半是它的,因为这,它终于攒够了化形欠下的贷款,从今天开始,它就是一只无债一身轻、自由的啾了。

    赵晨星、小黑以及几个小团子也很高兴,因为灵真道长一高兴就喜欢做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他们也就跟着吃了个肚大腰圆。

    尤其是吨吨,下午的时候,小肥啾实践了自己的诺言,带着它去挖了四个大冬笋,两根烫火锅,一根炒腊肉,一根生吃。

    小肥啾只爱吃竹米,不爱吃笋,其他人也都好意的没有去夹笋子,所以四根冬笋也就都归了吨吨,它能不高兴吗!

    所以一时之间,青川观后院之中自然是一片其乐融融。

    灵真道长看着屋外的漫天飞雪,也笑了:“瑞雪兆丰年!”

    希望明年青川观也能越来越好。

    而京城,赵家。

    赵家人汇聚一堂。

    “瑞雪兆丰年,好兆头,好兆头!”

    老二赵志专忍不住端起酒杯,走到落地窗前。

    看着屋外洋洋洒洒的雪花,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就在昨天,他们终于将赵氏全都搬空了,不仅如此,他们还故意留了一大堆烂摊子给赵冶。

    而案子开庭就在五天后。

    到时候,即便赵冶赢了这场辟司,也不过是得到了一个空壳公司。

    不仅如此,如果赵冶不想坐牢,就得老老实实的把那堆烂摊子全都收拾了,到那时,他怕是要连裤衩子都赔进去了。

    想到这里,一众赵家人顿时有种扬眉吐气、大仇得报的感觉。

    但老三赵志科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

    因为事起仓促,光靠二房和三房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将赵氏的资产全部转移,所以不得已之下,他们只好四处寻找盟友,其中就有京城章家,户市齐家……等五个家族,这几家可是一家比一家狠,事成之后,都从赵家身上狠狠地咬下了一块大肉。

    因而弄到最后,赵家的资产直接缩水了一半不止。

    原本二房和三房早就将赵氏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现在自己兜里的钱直接没了一半,赵家人能不肉疼吗。

    注意到老三赵志科的脸色,老二赵志专当即说道:“算了,虽然钱少了,但好歹赵氏的根基还在,当年我们刚刚接手赵氏的时候,赵氏的规模可还比不上现在呢,最后我们不是照样将赵氏发扬光大了吗?”

    赵况也跟着说道:“没错,三叔,难道您连自己的能力都不相信了吗?”

    听见这话,赵志科的脸色顿时好了不少:“也是,只要赵氏的根基还在,赵家还在,赵氏重铸辉煌是迟早的事情。”

    “没错。”

    老二赵志专哈哈大笑道。

    然后他举起酒杯,面色一变,冷笑着说道:“接下来就看那个小畜生怎么接招了。”

    听见这话,在场的赵家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唯有赵老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因为他心知肚明,赵志专两兄弟之所以能将赵氏发扬光大,一是因为当年赵老大夫妇留下来的赵氏本就正处于上升期,加上他们又有赵家数之不尽的人脉支持,所以才有了这些年赵氏的辉煌。

    但是现在,经过这么大的一番波折,赵氏的根基哪怕还在,也远不如当年牢固,更何况早在他们决定阴谋夺取赵冶的家产的时候,赵家的名声就已经毁了,许多原本和赵家往来密切的世家豪门纷纷和赵家断绝了往来。

    因而光靠赵志专两兄弟,想要再将赵氏发扬光大怕是没那么容易。

    注意到老爷子的神色,赵老夫人当即说道:“怎么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齐齐看向赵老爷子。

    赵老爷子眉头一皱:“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何家父子俩想要对付他,最后不仅何家没了,何元忠父子也都残了,而且好巧不巧,伤到的那处正好是他们的命根子。”

    “贺家请人收拾他,赵冶转眼就给贺弘义送了一瓶药酒,直接把贺弘义气得吐血,而现在,贺家眼看着也要完了。”

    “如此手段,你们说,赵冶真的对我们的动作一无所知吗?”

    可是偏偏从他们开始着手转移赵氏的资产到现在,赵冶竟然一点动作都没有?

    听见这话,在场的赵家人莫不是神情一僵。

    还是老二赵志专率先回过神来:“爸,我看您是想多了,何家父子俩是怎么出事的?那是因为他们请人对付赵冶,结果被他们之间的打斗波及到了,阴差阳错伤到了命根子,最后又被贺家捅了一刀,这才造成了何家的覆灭。”

    “贺家那就更不用说了,也是因为请人收拾赵冶,最后请来的人也不是赵冶的对手,贺弘义便铤而走险,杀了那人想要栽赃到赵冶身上,没想到被松云观的傅大师识破了,因而招来了灭顶之灾。”

    “所以归根结底,何家和贺家的覆灭其实都和赵冶没有多大关系。”

    老三赵志科也跟着说道:“老二说的没错,赵冶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道士,他要是敢用邪术来对付我们,道门第一个不会放过他,除此之外,他还能把我们怎么样?”

    在场的赵家人纷纷说道:“没错。”

    这话的确有一定的道理。

    因而赵老爷子皱紧的眉头也不由松开了许多。

    更何况事已至此,他们也已经没有回头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微微一叹,这才端起了酒杯:“但愿如此吧。”

    至于赵氏的事,他还活着呢,慢慢来吧。

    于是气氛瞬间就又热烈了起来。

    赵况更是意气风发:“我倒要看看,那个小畜生这会儿还能怎么狂。”

    说完,十余个酒杯碰到了一起。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老二赵志专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放下酒杯,掏出手机一看,是他的秘书打来的。

    所以他当即告了一声罪,然后拿着手机去了角落里。

    老三赵志科当即说道:“来,继续吃,今晚这鱼做的不错。”

    却不想下一刻,老二赵志专突然暴喝道:“你说什么?”

    一时之间,所有人齐齐转过头。

    然后就看见老二赵志专挂断了电话,又急急忙忙的在手机上划了划。

    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在头底灯光的照耀下,他的脸色竟比纸还白。

    “爸,出事了!”

    “就在刚才,章家、齐家……都去警察局投案自首了,不仅如此,他们还把我们拖延开庭时间,趁机转移赵氏资产,给赵冶挖坑的事情发到了网上。”

    “什么?”

    一时之间,所有赵家人都变了脸色,赵志科更是头晕目眩。

    砰的一声,赵况手里的酒杯掉在了桌子上:“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到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嘴唇猛烈的颤抖起来,艰难说道:“是赵冶。”

    赵老爷子的神情也僵住了,他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赵家,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5-01 17:24::15: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梅子吃鱼、yy20060216、腐腐女♀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洛、言之墨以、ccmyzz、弄晴小雨 10瓶;莳安、封悠扬 5瓶;杯莫 4瓶;cocochen 2瓶;梅兰竹菊、千言不如一默、书仙、听雨吹风、曼陀铃、月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