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08、第一百零八章

求你别秀了 108、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在刘家大婶的调配下, 一众微商热情参与, 斋堂的事情很快就上了正轨。

    然后来吃斋的人越来越多, 后来甚至发展成了斋堂的座位不够,镇上的镇民家里要是不想做饭, 就自己带饭碗过来, 打上一份饭菜回去吃。

    再然后道观每天收到的香火钱就又翻了好几番, 因为说是蹭吃蹭喝, 可是几乎所有人离开青川观之前都会往功德箱里塞上几十元甚至几百元钱。

    这么一想,他们可能是真的开了一家盖浇饭馆。

    因为粗暴的算下来, 他们每卖出一份斋饭, 大概能收到十五元的香火钱。

    要知道,基本上一份斋饭的材料成本也才不到三元钱。

    而斋堂一天至少能接待一两千位香客……

    对此,灵真道长也懵了一瞬。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他一开始开办斋堂的目的其实只是想要做点什么回馈香客而已。

    而这大概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现实写照了吧!

    又过了两天,丁市那些在网上留评说要组团来青川观游玩的网友们就到了。

    他们一共来了八十多号人,包了两辆大客车直接从丁市过来的。

    灵真道长听说之后, 亲自前去接待了他们。

    负责组织这次活动的是两男一女, 为首的名叫叶青,二十五六岁左右,蓄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她说:“说起来我以前也是弘县人, 只不过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跟着父母搬到丁市去住了, 我很早以前就想来青川观给祖师爷上香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这不是终于过年了吗。”

    说着, 她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一脸兴奋地说道:“其实我是个程序员,工作之后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久而久之就有点秃头了,后来多亏了青川观的手工皂,就用了一次,现在我再去发廊,终于又敢叫理发师直接打薄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一脸骄傲。

    灵真道长:“……”

    是了,这年头还有谁去发廊剪头发敢叫理发师直接打薄的。

    “谁不是呢?”

    一旁的肖建群大大方方的说道:“我以前有狐臭来着,一到夏天,那味道简直了,更何况我本来就是男人,别说我爸妈了,就连大白都嫌弃我,有时候我下班太晚,直接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准能看见它像埋屎一样在我身边乱刨。”

    他解释道:“哦,对了,大白是我养的猫。”

    “后来用了青川观的手工皂之后,我的狐臭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治好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就是大白好像已经形成习惯了,每天早上不跑到我身边埋一回屎就浑身不舒服。”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眼底是带着笑意的。

    灵真道长听了,也不由会心一笑。

    毕竟观里也养了一堆惯会调皮捣蛋的团子。

    然后众人齐刷刷的看向最边上长得牛高马大的龙岗,自己他身旁的妻子。

    因为就剩下他们没有讲述他们为什么要专程过来一趟了。

    龙岗:“……”

    龙岗想了想,出于对青川观的感激,他还是实话实说:“咳咳,我和我妻子结婚八年都没有生下孩子,这不是前几天我妻子刚刚查出来怀上了孩子了吗?”

    说到这里,龙妻不由地将手放在了平坦的肚子上。

    这个青川观有什么关系?

    叶青两人不明所以。

    灵真道长却像是明白了什么。

    原来这竟然是一位纯净水用户。

    所以灵真道长当即说道:“恭喜。”

    肖建群顿时“恍然大悟”:“所以你是来找灵真道长给你将来的孩子批命的?”

    说到这儿,肖建群眼前一亮,因为他本身就对玄学比较感兴趣,这其实也是他专程找来青川观的另一个原因。

    听见这话,龙岗顿了顿,他还真就不能反驳,否则没办法解释,但肖建群的建议也的确很不错。

    想到这里,他当即看向灵真道长,不免有些激动道:“道长,可以吗?”

    灵真道长笑着说道:“当然可以。”

    不过孩子还没有生出来,所以也无法从孩子的面相去推测。

    但不妨碍灵真道长通过龙岗夫妇的子女宫去推算他们的孩子的命数。

    就是花费的时间有点长。

    以至于龙岗夫妇的心情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尤其是在灵真道长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之后,龙妻忍不住的说道:“道长,怎么样了?”

    只听灵真道长说道:“你家这一胎是个女孩儿。”

    龙岗忍不住眼前一亮:“真的?”

    要知道他父亲四个兄弟姐妹,她妈五个,到他这一辈,好家伙,清一色的小子,等他们这一辈结婚了,又是万亩草原开不出一朵花。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会儿冷不丁地告诉他,他家要有一个女孩了,他能不高兴吗?

    正好让他的那些堂表兄弟羡慕死他。

    然后就看见灵真道长顿了顿,最终还是实话实说道:“只是这孩子虽然命中带福,但是姻缘路上怕是要多坎坷,一个弄不好就会为情所困,至少要结四次婚才能够解脱。”

    “什么?”

    龙岗夫妇顿时急了,婚姻里的苦水可比刀子还要伤人,试问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婚姻美满:“那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灵真道长又掐了掐手指头,然后摇了摇头:“我现在也算不准她是命中注定要遭受这些苦难还是因为其他后天原因而有此一劫。”

    “如果是前者,我也无能为力,如果是后者,说不定可以化解,不过要等到她成年之后才能具体谋划。”

    听见这话,龙岗夫妇不由在心中祈祷起来。

    可千万要是后者才好。

    然后就又听见叶青说道:“再说了,这都是十几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现在着急还为时尚早呢!”

    也是这个理。

    听她这么一说,龙岗夫妇稍稍稳住心神。

    最主要的是,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龙妻的心情,免得孩子还没生出来她就先出了事。

    肖建群也说道:“好了,好了,不聊这些了,我们先去给祖师爷上香吧。”

    “好。”

    其他人当即附和道。

    肖建群直接去流通处领了一大把香,每个人都分了一些,然后跟随人流进了道观。

    拜过祖师爷,又给三清、孔圣人、佛祖上过香,差不多也快到饭点了,叶青当即说道:“护身符什么的下午再回来买,我们先去斋堂吃饭吧,要不然一会儿人多起来,得排很长的队才能吃到饭。”

    不过他们能想到这一点,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他们到斋堂的时候,吃饭的队伍就已经排到大门外了。

    不过好在打饭的速度够快,所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轮到了他们。

    从斋堂里出来,叶青等人心满意足,龙妻则是说道:“我有些困了,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会儿,下午再来?”

    不说还好,一说众人就不由地都打起哈欠来:“行。”

    于是几人便转身回了住处。

    因为年节将至,前来青川观上香的香客陡然增加了很多,所以和饭店一样,小镇上的宾馆房间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好在叶青是本地人,和其中一个微商有点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所以在她的调度下,他们都住进了镇上几个微商的家里。

    其中叶青几人就住在了刘家大婶家里。

    等到他们睡醒的时候,刘家大婶已经从斋堂里回来了。

    看见他们起来了,刘家大婶当即热情招呼道:“你们起来了,来来来,吃冬枣啊,自家果园里种的。”

    “谢谢。”

    几个枣而已,叶青几人没有推辞。

    肖建群尝了一个:“好甜。”

    一旁的刘长胜笑着说道:“原本他们都说我们这地比较潮湿,种出来的枣都是酸的,我不信邪,就种了几棵,没想到长出来的枣虽然个头小了点,却比外面超市卖的大枣还要甜。”

    说到这儿,倒叫叶青想起一件事情来。

    她说:“叔,婶子,现在镇上还有卖药酒的吗,我想买点五蛇酒回去,我爷爷是个老风湿了。”

    “五蛇酒啊,那你可来晚了,我大哥家就是做药酒的,也是镇上唯一一家还在做正宗药酒的,他家的药酒都已经预定到明年去了。”

    刘家大婶说。

    因为天气比较潮湿,容易滋生毒虫,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镇上家家户户几乎都会抓毒虫,炮制药酒,青川镇民风剽悍就是这么来的。

    那个时候,青川镇的药酒在全市都是很有名的,不过后来赶上大开发,加上农药的大规模使用,这会儿再想抓毒虫,就得去深山老林里了。

    这年头随便出去找个工作,都比做药酒强,更何况抓毒虫的活儿太过危险,所以现在干这一行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倒是也有人用养殖的毒虫来做药酒,不过药效就要大打折扣了。

    “这样啊。”

    叶青不免有些失望。

    也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汽笛声。

    众人转头一看,是吴文俊到了。

    吴文俊今年二十九岁,长得阳光帅气。

    他和叶青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同时也是叶青的顶头上司。

    也是叶青邀请他过来的,不过因为吴文俊的家不在丁市,所以他才没有和叶青等人一起过来。

    “哇,这是波迪a6?”

    肖建群一眼就认出了吴文俊开来的那辆新车,试问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车呢。

    “没错。”

    吴文俊笑着说道:“我前几天刚买的,全款,一共花了三十万。我原本是打算用这笔钱在丁市定套房子的,不过后来我爸知道了,就直接帮我买了一套,虽然只有八十平,然后我就用这笔钱买了车。”

    肖建群原本还很奇怪吴文俊为什么要解释的这么清楚,他起初还以为吴文俊是在故意向他们炫耀,直到他发现吴文俊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叶青,顿时明白过来:“哦哦。”

    看在同是男人的份上,肖建群也乐得帮他一把:“丁市一套房子怎么也要一百多万吧,看来老哥家境不错啊。”

    毕竟一般的家庭可一口气拿不出百十来万给子女买房子,这不就又给了吴文俊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了吗?

    吴文俊脸上挂着的笑淡了些许:“我家家境只能算一般,我母亲早逝,父亲是普通通的渔民。”

    肖建群知道自己这是帮了倒忙了,但他救场的本事还是有的,所以他当即说道:“那叔叔可真是个勤快人。”

    要不然也攒不了那么多钱不是。

    叶青也明白过来了,她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而后她转移话题:“对了,我们正打算再去一趟青川观,你要一起吗?”

    吴文俊愣了愣:“你们上午没去吗?”

    叶青解释道:“去过了,不过上午的时候时间有点紧,没来得及请几张护身符回来,所以我们准备再去一趟。”

    “这样啊,”吴文俊歉声说道:“那我恐怕去不了,因为我一会儿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恐怕要等晚上才有时间了。”

    这么好的和叶青一起出去玩的机会,吴文俊居然拒绝了。

    肖建群当即提点道:“工作上的事情可以放到晚上再处理也不迟啊,再说了我们明天早上就回去了,好不容易来一趟青川观,怎么能不去上炷香呢?”

    却不想吴文俊却说道:“没办法,工作上的事比较急,再说了,我原本也不信教,之所以到这儿来……”

    说到这里,他就没再说了,只是转头看向了叶青。

    这一下子,叶青更加不好意思了。

    肖建群眉头一挑,感情还是他多虑了,这个吴文俊的段数可比他以为的要高明多了。

    叶青当即说道:“那好吧。”

    却不想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刮来一阵狂风,吹得窗户哗哗作响。

    紧跟着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抬手挡在眼前。

    下一秒,龙妻突然捂着肚子慢慢的跪了下去。

    “孩子,我的孩子。”

    龙岗顿时急了,迎着狂风扶住了她:“阿九,阿九,你怎么样了?”

    龙妻一脸痛苦,用力的握紧了龙岗的手:“孩子……”

    也就在这时,狂风停滞了一阵,紧跟着慢慢的停歇了下来。

    而龙妻也已然昏厥了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肖建群环顾四周,急声说道:“刚才刮风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而且那声音好像是在说,是你,果然是你……”

    吴文俊也是一脸惊疑不定,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就在刚才,这块玉佩突然热了一下。

    刘长胜却不以为意:“你们听错了吧,这就是一场普通的大风,我们这边冬天经常这样的,再说了,青川观就在旁边,什么妖魔鬼怪敢到这儿来放肆?”

    想想也是,吴文俊等人的心顿时安定下来不少。

    还是叶青最先反应过来,她连忙跑向龙岗夫妇:“你们怎么样了?”

    龙岗都快哭出来了:“阿九,阿九她晕过去了?”

    肖建群也跟着跑了过来:“那还愣着干什么,快送医院啊!”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转头看向吴文俊:“吴先生,能麻烦你帮忙送我们去医院吗?”

    吴文俊先是眉头一皱,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快反应过来:“当然可以。”

    在众人合力之下,很快龙妻就被送去了镇上的医院。

    因为车上座位有限,所以叶青就没有跟着去。

    而刘家大婶踌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忍不住的找上了叶青。

    她说:“姑娘,你和那个吴文俊是不是……”

    叶青顿时红了脸:“您也看出来了。”

    刘家大婶:“你喜欢他?”

    叶青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事实上,早在半年前,吴文俊就已经开始追求她了,但是她一直都没有松口,主要是因为公司不允许员工谈恋爱,而一旦他们在一起,大概率是她离开公司。

    毕竟她现在所在的公司效益一直不错,而吴文俊也已经在公司站稳了跟脚。

    但是吧,吴文俊既温柔又体贴,渐渐地,她也有些心动了。

    所以这一次她才会主动约吴文俊出来。

    刘家大婶当即说道:“姑娘,你别怪我多嘴,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那个吴文俊眼神有点不正……”

    反正看到吴文俊的第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刘家大婶就有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刘家大婶也是看在叶青是青川观的粉丝,而且还是她老朋友的远房亲戚的份上,才好心提醒她的。

    就拿刚才那件事情来说,吴文俊或许是觉得晦气还是其他,一开始明显是不想送龙岗他们去医院的,可是后来大概是不想在叶青面前丢脸,所以就又答应了。

    叶青当然可能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见,但她却看得清清楚楚。

    当然,在这件事情上,肯定也不能说吴文俊就是个坏的,毕竟最后人家还是帮忙了。

    但有一点,正常人肯定不会愿意自家的孩子嫁给这样的人。

    听见这话,叶青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

    对刘家大婶来说,她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所以才好心提醒叶青。

    但对于叶青来说,刘家大婶在她现在的印象里充其量只是一个好心的陌生人。

    所以刘家大婶说这话,未免就有些唐突了。

    刘家大婶继续说道:“或许你可以……”先把他带去青川观让灵真道长给你把把关。

    然而不等她说完,下一秒,像是看见了什么,她面色一变。

    叶青当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龙岗几人竟然又回来了。

    背后说人坏话结果被人撞了个正着。

    刘家大婶顿时有些尴尬。

    而吴文俊的脸色也不太好。

    还是叶青率先打破沉默:“你们回来了,嫂子怎么样了?”

    龙岗看着面色红润的龙妻,心有余悸:“没什么事,半道上阿九就醒了,去医院查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而阿九又太过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一时情急,所以才会晕厥过去。”

    他们原本还想着留在医院观察一晚上,可耐不住现在医院病床紧张,医生就直接让他们回来了,反正这里离医院也不远。

    龙妻当即歉声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刘家大婶:“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捂着嘴轻咳了一声:“好了,我该去斋堂帮忙了,你们自便。”

    说着,她快步向外走去,生怕晚走一步,就会惹上什么□□烦。

    而龙岗也担心再出什么问题,直接带着龙妻回房间休息去了。

    而肖建群看了一眼叶青和吴文俊,也默默地回了房间。

    至于原本说好的再去青川观一趟的事,都这么晚了,只能明天再去了。

    所以一时之间,屋檐下只剩下了叶青和吴文俊两人。

    叶青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大婶她……”

    却不想吴文俊直接说道:“我知道的,她也是为了你好,不过她可能对我有什么误会。”

    没想到吴文俊居然会这么说,叶青心底对于吴文俊好感度瞬间成直线上升。

    然后就又听吴文俊说道:“不过万一大婶说的是真的呢?”

    叶青一愣:“啊?”

    吴文俊当即笑着说道:“所以你应该更透彻的了解我一下才对,比如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叶青:“……”

    叶青瞬间红了脸,她目光闪烁,直接转移了话题:“咳咳,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做吗?还不快去。”

    吴文俊当即就笑了。

    殊不知有时候没有拒绝就是默认。

    他当即说道:“得令!”

    叶青顿时就笑了。

    吴文俊倒是还想再和叶青聊会儿天,但碍于他之前说过的还有工作要做的话,最后也只能回了房间。

    刷了一会儿微博,又看了几集电视剧之后,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楼上肖建群大概正在和人开黑,因为房子隔音一般,所以隐约能听见他说的话,不外乎‘小学生吧,会不会打游戏?’、‘凎,人头又被抢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他父亲打来的。

    “喂,文俊,咱们村里的生意怕是做不长久了。”

    吴文俊当即压低了声音:“怎么回事?”

    吴父叹声说道:“这不是村里这几年为了搂钱有点操之过急了吗,靠海的那条道三天两头出事,政府也怕了,就打算再修一条远路取代它。”

    吴文俊当即皱起眉头。

    也就在这时,突然一阵狂风刮了过来,吹开了他的窗户。

    他当即站起身,迎着狂风想要关上窗户。

    那边吴父继续说道:“不过好在新修的这条路也要从我们村经过,听说如果征地的话,每家每户应该能分上二三十万呢。”

    吴文俊依旧眉头紧锁:“可是二三十万哪能和那门生意相比。”

    却不想就在这时,狂风突然停了下来。

    吴父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政府已经打定主意要改道了,不过好在房子已经帮你买好了。”

    “对了,你和那姑娘的事怎么样了?”

    听见这话,吴文俊的眉头顿时就松开了:“挺顺利的,她已经答应了我的追求了。”

    “好好好。”

    吴父激动不已:“她的八字那么硬,有她帮你挡灾,你将来一定会顺风顺水。”

    “嗯。”

    吴文俊也笑了,尤其是在他还挺喜欢叶青的前提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窗户。

    却不想下一秒,他面色巨变。

    吴父:“那我以后可就享福了。”

    “这么一想,那条路改了也好,我也可以直接退休了……”

    “喂,文俊,你怎么不说话……文俊……”

    吴文俊瞳仁紧缩,因为就在他前方的窗户里,清晰的倒映着一个漂浮在半空之中、浑身臃肿、身上还在汩汩往下流着水的小表。

    她睚眦欲裂:“是你,果然是你……”

    下一秒,她蓦地伸出双手,朝着吴文俊飞了过来:“我要杀了你!”

    “啊!”

    一阵刺耳的尖叫瞬间刺破云霄。

    紧跟着,吴文俊直接从二楼窗户里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突然起来的巨大动静很快就惊动了楼里的其他人。

    肖建群最先冲出来,甚至于连耳机都还没有取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楼下飘了出来,然后直接飞向了地面上的吴文俊。

    肖建群:“……”

    只听见哐当一声,他手里的手机带着耳机耳机一起掉在了地上,紧跟着又是一声惊叫划破长空:“鬼、鬼啊!”

    那小表却恍若无闻,径直朝着吴文俊飞了过去:“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吴文俊则是一把抓出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歇斯底里的说道:“你别过来……”

    也就在小表靠近的一瞬间,玉佩上陡然迸射出一道亮光,狠狠地击中了小表。

    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猝不及防间,小表被打了个正着,然后直接倒飞了出去,砸在了墙壁上。

    与此同时,护身符上的光芒黯淡了不少。

    看见这一幕,吴文俊眼中闪过一抹狂喜。

    而下一秒,小表再次冲着他冲了过来。

    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玉佩上再次迸射出一道光芒,正中小表。

    看见小表再次被击飞,吴文俊终于反应过来,他狞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持玉佩,走向废墟中的小表:“想杀我,你倒是继续来啊,杀我啊!”

    “哇!”

    小表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它的目光落在吴文俊手中的玉佩上,而后把心一横,再次朝着吴文俊飞了过去。

    吴文俊见状,当即扬起手中的玉佩,朝着小表打了过去:“给我去死吧!”

    却不想下一秒,玉佩轻飘飘的打在了小表的脸上,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爆射出一道亮光把小表击飞。

    吴文俊:“……”

    吴文俊神情一裂,然后才发现手中的玉佩已然变得暗淡无光,而且布满了裂缝,显然已经失去了功效。

    吴文俊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小表。

    然后正对上小表狰狞的神情,下一秒,对方直接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吴文俊。”

    也就在这时,叶青冲出了房门。

    肖建群也反应过来,强压着内心的恐慌,拿起面前的盆栽朝着小表狠狠地砸了下去。

    砰!

    盆栽正中小表,可是小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顾着将吴文俊从地上提了起来。

    就住在肖建群隔壁的龙岗见状,当即上前帮忙,可就在他举起一个盆栽对准了小表的瞬间,他心脏突然一痛,连带着手中的动作也停下了。

    吴文俊拼命挣扎,可根本就挣脱不了小表的束缚。

    小表两眼猩红,口中重复道:“杀了你,报仇……”

    眼看着吴文俊的挣扎越来越弱,好在就在这个时候,早早就睡了的刘家大婶夫妇终于听见动静,开门走了出来。

    “出什么事……艹”

    刘长胜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还真有厉鬼敢在青川镇作祟啊!

    刘家大婶反应过来,当即转身回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她手上多了一沓符篆。

    在经历过之前厉鬼军团围攻青川观的事情之后,她现在的胆子大着呢。

    只见她对准小表,直接拍出一张符篆。

    那张符篆直接飞向了小表,一时不察的小表当即便又被击飞了出去。

    而后它手中的吴文俊也随之掉落在了地上。

    叶青也正好在这个时候冲下了楼梯,一把抱住了吴文俊:“你怎么样了?”

    “咳咳,咳咳。”一朝解脱,只剩下半口气的吴文俊当即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起来。

    而另一边,刘家大婶一鼓作气,又是两张符篆拍了出去。

    小表狼狈不已,终于怒了:“你们,狼狈为奸,也该杀……”

    说完,它冲着刘家大婶就冲了过来。

    刘家大婶心头一紧,然而不等她再次将符篆拍出去,小表就已经飞到了她身前。

    这一瞬间,她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哪知道就在小表靠近的一瞬间,她身上也迸射出两道亮光,一道化作一只小肥啾,另一道化作一个神像,分别正中迎面冲来的小表。

    所以这一回,小表的惨叫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凄惨,以至于直接就倒地不起了。

    看见这一幕,肖建群蓦地瞪大了眼,连带着看向刘家大婶的目光也变了。

    他结结巴巴:“难道大婶就是传说中的扫地僧,不对,是斋堂大妈……”

    而刘家的动静,也终于惊动了其他人。

    “怎么回事?”

    沈怀川迷迷糊糊的抬起头。

    赵冶收回视线:“不是什么大事。”

    下一秒,对面房间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紧跟着灵真道长冲了出去。

    赵冶继续给他洗澡:“好了,没事了,继续睡吧。”

    “哦。”沈怀川实在是累极了,当即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刘家。

    刘家大婶也终于反应过来,她捂着胸口,心有余悸。

    但她并不打算痛打落水狗,因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刚才出手只是为了救下吴文俊而已。

    可吴文俊却不这么想,他刚才有多绝望,现在就有多愤怒。

    他当即冲上前,就要痛扁小表一顿。

    小表见状,当即便冲着吴文俊又是一顿龇牙咧嘴。

    吴文俊瞬间就被吓住了。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一把抢过刘家大婶手中的符篆,一张又一张的拍在了小表身上。

    等到刘家大婶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表已经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了。

    “你给我住手。”

    说话的竟是正好从楼上跑下来的龙岗。

    他一脚踹在了吴文俊身上,直接把吴文俊踹飞了出去。

    叶青懵了一瞬:“你干什么?”

    肖建群等人也懵了,不明白龙岗为什么会这么做?

    龙岗也反应过来,他看了看吴文俊,又看了看自己的脚。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伤害那个小表。

    吴文俊猛的喷出一口鲜血,他抬头看向龙岗:“原来你和这个小表是一伙的。”

    叶青正要去扶吴文俊,却在对上他一脸狰狞的模样的时候,浑身一僵。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吴文俊。

    听见这话,肖建群默默的向后退去,想要离龙岗远一点。

    事实上,龙岗也懵了,偏偏他还不知道怎么解释。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灵真道长终于赶到了:“出什么事了?”

    下一秒,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小表身上,几乎是脱口而出:“孩子怎么就生出来了?”

    而后他反应过来:“不对,这分明是个小表,难道孩子已经流产了?”

    同时他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好在出的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

    电光石火间,龙岗率先回过神来:“您是说,这是我和阿九的孩子?”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懵了。

    然后就看见灵真道长一边掐着手指头,一边整理衣服:“也不对啊,胎儿不是还好好的吗?”

    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灵真道长只能是看向那小表。

    大概是发觉自己不是刘家大婶等人的对手,又或许知道灵真道长是个好人,它一咬牙,就什么都说了。

    它看着吴文俊,狠声说道:“我是来替我和我的家人报仇的。”

    吴文俊浑身一颤,他终于知道小表一身湿漉漉的样子意味着什么了。

    意味着它是淹死的!

    那小表恨声说道:“去年,我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去戊省旅游,开车路过吴家村,结果因为天寒路滑,经过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弯道的时候,车子冲过围栏,直接掉进了海里,我们一家五口,无一生还。”

    肖建群愣了愣。

    所以这个吴文俊有什么关系。

    然后就听那小表说道:“我死后才知道,天寒路滑只是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是吴家村人往那路上泼了油。”

    “什么?”

    众人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不是故意杀人吗?

    可是这么做对吴家村有什么好处?

    小表:“因为方圆十里只有吴家村一个村子,而且村里家家户户都有渔船,一旦出了车祸,死者家属可不得请人帮忙捞尸体吗?打捞一具尸体动辄就要四五万呢。”

    而那天负责跟她闻讯赶来的姑姑讨价还价的赫然就是吴文俊。

    只是就在它准备向吴家村村民复仇的时候,正好一位阴差路过,把她锁回了地府,等候投胎。

    直到上个月,才终于轮到了它。

    结果就在今天,它又撞上了吴文俊。

    许是心中怨气冲天,以至于哪怕它已经喝了孟婆汤,却还是认出了吴文俊,然后慢慢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它原本是想当场就将吴文俊斩杀的,可是它忘了自己当时已经在龙妻的肚子里,以至于差点害了龙妻,好在它及时反应过来,收手了。

    直到夜幕降临,它这一次做了万全准备,才敢从龙妻的肚子里爬出来。

    而吴家村的人显然也是知道自己做的事很缺德,所以吴文俊才会随身携带那枚辛苦求来的护身符,吴父才会让吴文俊找一个命硬的女人给他防灾。

    听到这儿,肖建群不可置信:“你们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偏偏这又是事实。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脸色又是一变,他不敢想象,吴文俊他爸给他买房的那一百多万里面有多少是那些受害者的买命钱。

    叶青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不由的捂住了嘴。

    吴文俊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他歇斯底里的说道:“你给我闭嘴!”

    然后就被肖建群一拳打在了脸上。

    肖建群怒不可遏,亏他当时还想帮吴文俊一把,撮合他和叶青,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个衣冠禽兽。

    吴文俊睚眦欲裂:“你——”

    下一刻,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出手的却是龙岗。

    他红着眼眶:“呸,畜生。”

    听那孩子的声音,只怕都还不够上小学的年纪呢,结果就被吴文俊害死了。

    刘家大婶也很愤怒,因为她刚才竟然就为了救这么一个狗东西而打伤了那个孩子。

    “现在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刘长胜:“这种人不杀,留着继续祸害人吗?”

    肖建群当即附和道:“让小孩亲自动手,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等等——”

    也就在这时,灵真道长突然打断了他们的话,他神情古怪:“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你的孩子将来的姻缘会比较坎坷的事情吗?”

    龙岗下意识的看向那个小孩:“当然记得。”

    灵真道长说道:“她的姻缘劫似乎正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也就是说,一旦那小孩杀了吴文俊,将来的姻缘就会变成灵真道长算到的那样。

    听见这话,吴文俊当即反应过来:“对,没错,你们不能杀我……”

    “什么?”

    肖建群不能接受:“凭什么,明明吴文俊是罪有应得,老天爷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龙岗也说:“就是……”

    灵真道长想了想:“其实……”我们还可以报警,让法律来审判吴文俊,以他们犯下的罪行,十有□□会判死刑。

    然而不等他说完,就听肖建群咬牙说道:“其实想一想,四婚而已,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啊?”

    灵真道长等人都愣住了。

    只看见肖建群认真说道:“这年头,一般人能找到对象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你女儿将来不仅能找到,还能找到四个,这也太棒了吧!”

    怎么办,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在场的人尤其是为两个女儿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的刘家大婶差点就要被说服了。

    吴文俊终于怕了,不复往日的仪表堂堂:“不,你们不能杀我……”

    而后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求救似的看向叶青:“叶青,叶青,我可是你男朋友,你帮我说句话啊?”

    叶青也终于反应过来,她看着吴文俊,亏她还想为他辞掉现在前途无量的工作,结果吴文俊居然是个人面兽心的人渣败类。

    抛开心里的悲伤和后怕,此时看着吴文俊,叶青心底只剩下呕吐的冲动。

    她不可置信道:“你居然也会怕死?”

    吴文俊一愣。

    叶青:“那你有问过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他们怕不怕死吗?”

    吴文俊终于反应过来,他歇斯底里的吼道:“贱人……”

    却不想所有人都冷眼看着他。

    也就在这时,吴文俊突然浑身颤抖了起来,紧跟着脸色越来越黑,最后直接栽倒在地,死了。

    前后也就不到五秒的时间,所以他甚至没能留下一句遗言。

    当然,那句骂人的话不算。

    肖建群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然后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小孩,出手这么快的吗?

    却不想小孩也正一脸茫然的看着吴文俊的尸体。

    肖建群立时反应过来。

    “艹,人头又被抢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赵冶:突然沦为背景板!

    以至于蠢作者都不好意思说这是大长章了,捂脸!靶谢在2020-04-22 23:56::08: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猫五 50瓶;沐修 42瓶;腐腐女♀女、繁花似锦、云儿、淳于、二木 10瓶;~弦 5瓶;胖胖弟 4瓶;爱看书、满城灯火 2瓶;明秀、月狐、逝水流年、誉同学、曼陀铃、戏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