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05、第一百零五章

求你别秀了 105、第一百零五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赵冶一直都知道沈怀川的手好看, 指腹白皙, 骨节分明, 秀窄修长,可是万万没想到的, 这双手除了好看之外, 还有一手绝佳的揉面团技巧。

    只见他往手上倒了点油, 然后伸向面团, 从外向内,由下向上, 反复揉搓, 用力均匀适当,而且手法灵活,动作迅速。

    赵冶顿时眯起了双眼,把幻境、捆绑什么的抛到了脑后,然后不由的跟着加快了呼吸。

    于是没一会儿的功夫,面团就膨胀了起来。

    赵冶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哪知道就在赵冶按捺不住, 想要和沈怀川一起做揉面团的游戏的时候, 沈怀川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赵冶:“……???”

    沈怀川认真说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赵冶顿时就急了,他张开男人的嘴,哄道:“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我们先把面团揉好好不好?”

    沈怀川直接就收回了手:“不好!”

    赵冶:“……”

    赵冶能怎么办, 只能是涨红了脸,说道:“好吧,你想起了什么事?”

    只看见沈怀川居高临下:“古人不是常说, 一滴jing,十滴血吗?”

    赵冶不明所以:“哈?”

    这和揉面团有什么关系吗?

    沈怀川正色说道:“那要是双/修一次,得吃多少东西才能把损失的精血补回来呀!”

    赵冶心里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沈怀川继续说道:“毕竟我那么抠门,连两百块的嫖资都不愿意给,又怎么舍得做这么大的赔本生意呢?”

    赵冶:“……”

    赵冶终于知道为什么回来之后,沈怀川就没再吭声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所以赵冶当即说道:“我错了,怀川,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口嗨了。”

    沈怀川哼哼道:“晚了!

    他想的就是哪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要给赵冶一个教训。

    否则他何必等到现在。

    说完,他甚至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直接从枕头底下摸出那半块法宝,回了户市。

    赵冶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拦住他,然后才想起来他现在正被绑的严严实实的。

    于是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沈怀川跑了。

    赵冶:“……”

    他看着那团揉到一半的面团,嗷嗷叫道:“这报复也太狠了吧!”

    哪知道下一秒,沈怀川身影又出现在了房间里。

    赵冶眼前一亮,当即激动道:“嗷,怀川……”

    然而下一秒,沈怀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差点忘了一句话。”

    他两眼一瞪:“呸,想玩揉面团,找你的那些小情人去啊!”

    说完,他再次消失在了房间里。

    赵冶:“……”

    赵冶不禁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别问,问就是后悔!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便准备启程回青川观。

    黄石和张颖专程来送了。

    两人自然又是一番感激不必再提。

    收下了黄石递来的一封红包,赵冶将准备好的一张符篆递给了张颖。

    他说:“这是静心符,对你的病应该有所帮助。”

    这世上,虽然有施华山、独眼龙等人那样的无耻之徒,但也有黄石这样的,对患病的女友不离不弃的好男人。

    至少两人之间的爱情,赵冶是羡慕的。

    所以他也愿意ChéngRén之美。

    看见那张符篆,张颖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痛哭起来。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病连累到了黄石,她也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就算吃再多的药也没用。

    还是黄石率先反应过来。

    这么说来的话,张颖的病岂不是就能控制住了?而且他以后也不用再担心被张颖揍了?

    想到这里,他当即欢天喜地的接过了那张符篆,感激道:“谢谢赵道长!”

    赵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祝福道:“那就祝两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张颖当即擦了擦眼泪,和黄石对视了一眼,默默的握紧了他的手,而后笑着说道:“谢谢您的祝福!”

    他们一定能长长久久的走下去的。

    ……

    日子一天天过去,赶在小年之前,隔壁的斋堂终于装修好了。

    斋堂大厨一职理所当然地落到了灵真道长的头上,毕竟观里会做饭的除了赵冶之外,也就只有灵真道长了。

    所以赵冶等人以后自然也就跟着在斋堂吃饭,平时就不再另外做饭了。

    因而灵真道长想了想,也就没打算再买锅,而是直接把之前赵冶从系统那儿抽奖抽来的那两口初级灵宝大铁锅拿过去用了。

    反正这两口锅也够大,一口用来煮饭,一口用来做菜,正好。

    而且他们的伙食水平也不会下降,因为用这两口大铁锅做出来的饭菜,不仅能完美呈现出食材本身的鲜美和营养,还能让菜品的味道翻番。

    而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回馈信众了。

    灵真道长如是想到。

    于是小年这天,斋堂就隆重对外开放了。

    因为道家同样倡导素食,所以开办斋堂和赵冶等人平日里关上门来自给自足不一样,对外只能提供素斋。

    为此,灵真道长特意准备了一道混元大菜和一道家常炒白菜。

    混元大菜暗喻乾坤混元,阴阳和谐,是道观逢年过节必不可少的头道菜,用十几种蔬菜、果品和豆制品制成……其实就是大杂烩。

    白菜则是来自于隔壁九田镇,那里的白菜今年滞销了,灵真道长便订了一大车,希望能稍微帮到他们一点。

    考虑到每天来观里上香的香客都有几千人之多,而且还都是拖家带口,灵真道长便果断的每道菜都煮了满满一大锅。

    然后他就信心满满的等着香客们过来了。

    没成想到了饭点,过来吃斋的香客却寥寥无几,而且大多数都是死忠信众,因为还带了花篮,更像是过来捧场的。

    灵真道长顿时有些尴尬。

    不应该啊!

    死忠信众王老实也感觉到了灵真道长的尴尬,他瞬间就想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道长,你们的确是挑了个好日子开业,可是你们忘了,今天是小年啊,大家伙儿都得回家吃团圆饭呢。”

    就连他也是准备把花篮放下就回家的,并不准备在这儿吃。

    灵真道长这才明白过来,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是我们疏忽了。”

    只听见王老实继续说道:“不过既然都开业了,人这么少也有些不像话,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们叫人去。”

    说着,不等灵真道长叫住他,他就已经拿着手机走了出去了。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把手机掏了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一大群人蜂拥而入,其中就有王老实的亲戚,足有二十几个之多。

    王老实的侄子王文四下打量了一眼,疑问道:“小叔,原本不是说晚饭在你家里吃吗?而且我怎么看着这里不像是饭店啊?”

    王老实并不是青川镇本地人。

    王家世居丁市,到了王老实这一辈,几兄妹都不是安于现状的人,所以年纪轻轻就都选择了出门闯荡,后来便各自在各自工作的地方安了家,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几兄妹可能一年到头都回不了一次家,更别说团圆了。

    只是这几年他们父母的年纪慢慢的大了,考虑到老人企盼团圆的心情,他们便约定了每年轮流去一个人家里过年,也顺便陪老人四处走走。

    而今年正好轮到到王老实家过年。

    他们也正好都是下午到的青川镇。

    因为来的人太多,王老实家住不下,因而他们现在都住在宾馆里。

    听见王文的话,王老实当即说道:“这里不是饭店,而是青川观的斋堂,咱们晚上就在这儿吃素斋啦。”

    他的想法很简单,他帮了青川观这么大一个忙,等会儿他带着家人去给祖师爷上香的时候,不知道祖师爷能不能多保佑保佑他们。

    只是这话肯定不能当着灵真道长等人的面说出来就是了,而刚才他急着把人叫过来,也忘了和他们解释这件事了。

    可是不怎么清楚青川观的神奇之处的王家人脸色却有些不太好,因为一般来说客人到的第一天和过年那天主人家都应该隆重接待才对。

    以往他们就是这样接待客人的。

    可是没想到王老实却直接把他们带来了一个道观的斋堂。

    而且看墙壁上贴着的标语,这个斋堂似乎还是人家道观免费对外开放的。

    这是待客之道吗?

    再说了,他自己蹭吃蹭喝也就算了,怎么好意思带着他们也跑到道观里来蹭吃蹭喝?

    只是没等王家人将训斥的话说出口,那边王老实已经打好了几份饭菜端过来了。

    这一下子,王家人想走都晚了。

    王老实跑前跑后,好不容易把饭菜都打齐了:“快吃吧,这饭菜闻起来挺香的,味道肯定很不错。”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说:“你们先吃,我再去买点饮料。”

    王老实一走,王大哥便忍不住的说道:“以前怎么没发现老四怎么不靠谱呢?”

    王文也说:“亏他的名字还叫王老实,我看不如改名叫王吝啬好了。”

    王爷爷也叹声说道:“算了,大不了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也捐些香油钱好了。”

    现在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

    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王家人,一旁很多同样是被临时叫来的人都是这样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不过王老实有一点的确没有说错,这素斋闻起来的确挺香的。

    就是卖相一般,和盖浇饭一样,米饭在下面,烩菜在上面,再配上灰黑的颜色,虽然不会让人倒胃口,但的确让人提不起什么食欲来。

    王文在碗里扒了扒,随便叉了一块一看就知道已经炖老了的豆腐放进了嘴里。

    哪知道下一秒,一股浓郁的豆香味在他的口腔中爆炸开来,而且豆腐外面看起来已经煮老了,内里其实依旧爽滑鲜嫩。

    王文顿时瞪大了眼。

    而与此同时,在座的王家人以及屋子里的一部分不太高兴的人也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和王文一致的表情。

    然后王文忍不住的又夹了一筷子花菜放进嘴里,花菜口感清脆,土豆口感绵软,青椒香味十足……

    最主要的是,这些菜都已经入味了,一筷子扒进嘴里各种味道交织在一起,却并不冲突,反而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口感瞬间爆棚。

    这真的是她记忆中的烩菜吗?

    王文懵了一瞬。

    再尝一口炒白菜,口感清脆,爽口中带着点微辣,他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烩菜和炒白菜。

    王文一边扒饭,一边想着。

    原来是他误会了,王老实是真的老实

    于是王老实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王家人端坐在凳子上,面前是清一色的,连碗壁都被舔的干干净净的碗筷。

    王老实:“……”

    我就是去隔壁小卖铺买了几瓶饮料,前后拢共也就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你们就……吃完了?

    还是他糊涂了,其实根本没有给王文他们打饭。

    要不然怎么能这么快?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4-20 00:39::54: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酸奶、给洋洋一颗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潇潇戚戚 60瓶;xyz 20瓶;陆陆、晴空 10瓶;花街梦影 6瓶;羽飞中、爱看书 3瓶;cocochen 2瓶;戏炀、梅兰竹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