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96、第九十六章

求你别秀了 96、第九十六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赵冶:“……”

    赵冶低头一看, 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只巨型妖兽的额头上, 对方的后脑勺似乎破了一个大洞, 正汩汩往外冒着鲜血。

    而他脸上依旧保持着兴奋的神情,只瞳仁缩成了一条缝隙。

    竟是死不瞑目!

    赵冶:“……怎么回事?”

    事情要从半分钟前说起。

    眼看着几位仙人被抓, 祖师爷更是被班轧直接塞进了嘴巴里, 仿佛下一秒就要被粉身碎骨, 在场的玄门中人无一不是心生绝望。

    无得真人一咬牙, 红着眼说道:“反正迟早也是个死字,不如和他拼了。”

    其他人听了, 不论是重伤垂死者, 还是精疲力竭者,纷纷咬牙说道:“对,拼了。”

    “昔日有魏汉章祖师为救万民于水火不惜自爆与邪修同归于尽,今日我等便效仿先贤!”

    也就在众人万念俱灰,准备舍身成仁的时候,一道气旋突然破空而至, 正中班轧的后脑勺。

    无得真人等人:“……”

    下一秒, 班轧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连带着刚刚被他塞进嘴里的祖师爷也被他喷了出来。

    无得真人等人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祖师爷。

    而后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班轧更是来不及说上一两句遗言, 他庞大的身躯就直接倒了下去, 当场暴毙,只留给众人一阵扑面而来的灰尘。

    再然后,赵冶从天而降……

    赵冶明白了。

    简而言之, 就是因为班轧抓住了祖师爷等人,导致没人再往防护罩里灌输灵力,而就在班轧将祖师爷塞进嘴里的时候,他正好赶到,然后就在他聚起力量准备破开防护罩的时候,缺少灵气维持的防护罩骤然消散,而班轧当时又正好飘在半空中,距离防护罩仅有几米之遥,于是班轧甚至都来不及躲避,赵冶的那一击正好就击中了他的后脑勺……

    这就有点巧了!

    所以还真就不是祖师爷除掉的班轧。

    赵冶哦了一声:“我就说嘛……”

    凭祖师爷的实力,怎么可能是这只妖兽的对手。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祖师爷:“……”

    有被嘲讽到。

    不过好在还有人比他更惨。

    只看见赵冶抬脚踹了踹脚下的妖兽,略有些嫌弃道:“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结果连我一招都接不住。”

    原本他还想着好久没有练手了,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拿他松松筋骨呢。

    无得真人等人:“……”

    我们jio得可能不是班轧太弱,而是您老人家实力太强了!

    就比如说,明明同样是突袭,他们直接就被班轧身上的黑雾缠上了,甚至连用以攻击班轧的力量也被黑雾吸收,最后反弹到了自己身上,而赵冶那一击却直接就将班轧击杀了。

    原因很简单,那一击中蕴含的力量太过庞大,班轧周身的黑雾根本吸收不了……

    道宁居士更是一脸恍惚,原来班轧身上处处都是死穴,只是因为他们不够强,所以才会觉得班轧身上没有弱点。

    这一瞬间,赵冶在他们心中的形象瞬间便由原本的半米高拔升到了几万米之高。

    而到此时,其他人才纷纷缓过神来。

    他们喃喃自语:“班轧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能?”

    “我觉得我是在做梦。”

    于是广场上立时响起一阵连绵不绝的巴掌声,因为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紧跟着便是一阵抽气声。

    “居然是真的?”

    “我们不用死了?”

    而后这些人一边捂着脸,一边抬头看向站在妖兽头上光芒万丈的赵冶:“那是谁?竟然一击就杀掉了班轧?”

    “修士界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号人物?”

    傅大师也一脸恍惚,他终于知道之前庚省道协吴会长说赵冶是在世真仙是什么意思了。

    他当初还以为这是个形容词,没想到实际上它居然是个名词。

    然后几乎是脱口而出,他说道:“那是我祖宗!”

    在场的其他人:“……”

    傅大师回过神来,不仅不觉得羞耻,语气反而变得更加坚决起来:“没错,那就是我祖宗!”

    至于他徒弟沈重可能是被赵冶所杀的事情,且不说本来就是沈重有错在先,更何况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就是赵冶杀的沈重。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是赵冶杀的沈重……祖宗教训家里不孝的晚辈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没毛病!

    他仰头看向赵冶,毕竟这可是神仙啊,他不香吗?

    他只不过是遵从了人类的本质而已。

    最主要的是,他肯定是打不过赵冶的……

    但是不是有句话叫做打不过,就加入吗?

    更何况赵冶刚刚救过他们的命……

    所以也没毛病不是吗!

    听见这话,其他人先是一惊,因为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傅大师还有一位祖宗活在这个世上。

    但这是问题所在吗?

    当然不是。

    而后众人若有所思,然后便听见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白胡子老道说道:“照你这么说的话,你二徒弟的弟弟是朝天宫的弟子,朝天宫和我素云观乃是世代的交情,那你祖宗不就是我祖宗吗?”

    其他人听了,纷纷反应过来:“要是这么算的话,你小师叔是荣家人,我徒孙的小姨就嫁给了荣家二房的老二,那你祖宗不就是我组师伯吗?”

    ……

    最后的那些人,干脆连套娃的步骤都省了:“哦,原来这是我祖宗。”

    傅大师:“……”

    行吧,反正这个祖宗也是他套娃套来的。

    正好就站在傅大师身旁的灵真道长:“……”

    他蓦地瞪大了眼。

    它来了它来了,这一天它还是到来了!

    一旁的其他教派弟子以及一众世家豪门代表:怎么办,突然有点酸。

    然后便有人说道:“等等,你们觉不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好像是青川观的赵冶,他们道观最近在网上挺火的。”

    “赵冶?刚把京城赵家告上法庭想要夺回父母遗产的那个赵冶?”

    “他、他不是个混……怎么突然变成了仙人。”

    “等等,我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大会上看见赵家人?”

    “他们这不是知道打官司肯定打不过赵冶,所以正忙着转移财产吗,哪有时间来参加玄门大会。”

    “赵家这回怕是要栽了。”

    听见这话,当即便有人忍不住的骂了句脏话:“艹。”

    而相比于正道这边热热闹闹的样子,另一边,中年男人也终于反应过来。

    他如遭雷劈:“怎么可能,老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而后他猛然拔高了声音:“这不可能是真的。”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听见这话,站在他附近的正道修士都怒了。

    巫鬼教的苗媛直接挽起袖子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啪啪啪,直接就甩了他几个巴掌。

    “妈的,老娘忍你很久了,刚才就是你一直在那瞎逼逼……”

    正要冲上去的孙聪等人:“……”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率真的吗?

    “你,你……”

    中年男人头晕目眩,脸都被打肿了。

    苗媛怒目而视:“你什么你,你刚才不是很得意吗,还说什么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我们的挣扎只是一场儿戏,现在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你口中的老祖都被我们祖宗打成狗屎了。”

    中年男人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听见这话,他睚眦欲裂:“不可能,我们老祖乃是上古凶兽之后,天下无敌……你们等着,老祖他一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

    事实上,他已经意识到班轧的确是死了,但他就是不死心,也不敢相信自己精心谋划了十几年的计划就这样付诸流水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中年男人还出言不逊,苗媛更生气了,当即举起右手,就又要请他吃巴掌。

    然后就被人抓住了右手。

    苗媛回头一看,发现是素惠,顿时有些不悦。

    她以为素惠是看不惯她的行为,所以想阻止她。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尤其是某些电视剧里,和尚都比较爱管闲事,还缺心眼,特别喜欢以德报怨。

    却不想素惠直接取下了脖子上挂着的念珠放进了她手里,然后正色道:“用这个抽,这样你的手也就不会跟着痛了。”

    苗媛:“……”

    孙聪:“……”

    苗媛回过神:“……谢谢了!”

    其他和尚见状,纷纷转过了头,只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对上那一个个光溜溜的后脑勺,苗媛脑中莫名闪过一句话。

    呸,别以为和尚就没有脾气了!

    然后她就乐了,回头看向中年男人道:“看你作的,这下好了,连和尚都不想渡你了。”

    听见这话,中年男人怒睁着眼,结果一口气没喘上来,嗝屁了。

    苗媛:“……”

    也是,毕竟原本中年男人就剩下一口气了,全靠那股想要亲眼看到班轧苏醒的信念吊着。

    但是苗媛一点都不觉得失望,只见她冷冷一笑,说道:“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做梦。”

    而后她转头看向一干道士:“来,道友们,让他见识见识道家的招魂术!”

    听见这话,孙聪等人当即跃跃欲试:“我来……”

    场面立时就热闹了起来。

    赵晨星则是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那只小龙虾的尾巴。

    它长得特别匀称,大钳子,大脑袋,尾巴更大。

    众所周知,尾巴大的小龙虾肉才多……

    被骚扰了的小龙虾回头一看,发现是个小孩,顿时就把嘴巴闭上了,然后抬起大钳子,摸了摸赵晨星的脑袋。

    灵真道长见状,也是眼热不已:“这样的灵宠也太好了吧!”

    那名修士看了灵真道长一眼,轻车熟路地说道:“可不是,就那一对大钳子,一只二十二斤呢,还有那虾尾,不多不少正好六十斤,虾黄的话,十斤肯定是有的!”

    四周不约而同地响起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对——

    灵真道长两眼微瞪,他怎么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还有,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那名修士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因为我也馋啊!”

    小龙虾听见了,白眼一翻,张嘴就滋了他一脸水。

    谁看见不馋!

    尤其是体验过剥虾的痛苦的。

    不过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毕竟人家把你当生死与共的战斗伙伴,你却馋人家的身子。

    灵真道长伸手擦了擦溅到他脸上的水:“哪儿来的?”

    那名修士说道:“捡的,小时候暑假的时候去我外婆家玩,他们村后山有个深水坑,听说那条坑有点邪门,里面长着不少小龙虾,但就是钓不到,我不信邪,就怂恿着表哥去钓了,因为我家小有资产,我又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我爸妈特别宠我,每个月都给我不少零花钱,当时村里的孩子钓龙虾都是用的青蛙内脏,我嫌脏,就自己买了猪肉去钓。”

    “结果钓了一天,饵都被吃了,小龙虾却一只都没有钓到,我也被激起了好胜心,每天都过去报道,但还是一无所获,直到后来学校开学,我被迫回了家……结果没过几天,这个嘴馋的家伙就自个儿千里迢迢找了过来……”

    然后这家伙就这么跟了他了。

    所以他们这属于你馋我的肉,我馋你的肉,打平了!

    想当年,他爸妈知道他偷偷摸摸养了一只虾妖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

    而现在,在他爸妈那里,他像是捡来的,这家伙才是亲生的。

    众人却都酸了,几十斤猪肉就换来了一只灵宠,这买卖简直不要太划算。

    然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因为救援的人赶到了。

    毕竟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处理后续事宜。

    看着伤患源源不断的被送上救护车,而广场一隅更是摆满了蒙着白布的尸体,气氛瞬间又变得沉重起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沈怀川和沈老爷子也都赶来帮忙了。

    赵冶当即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你怎么过来了?”

    看见赵冶没事,沈怀川当即放下心来:“我有点不放心。”

    哪怕明知道赵冶本事通天。

    “嗯。”

    赵冶心底一暖,要不是顾及沈老爷子在场,他真想一把将沈怀川抱进怀里。

    哪知道就在这时,小肥啾突然飞了过来,直接冲进了沈怀川的怀里。

    “哇,川川,我刚才差点就死了……”

    沈怀川下意识抱住它,因为小肥啾忘了控制力道,导致他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结果正好踩在一颗碎石上,然后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好在赵冶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他,就是两手习惯性的放在了沈怀川的腰上:“没事吧?”

    沈怀川这才站稳了身体:“没事。”

    却不想就在这时,沈老爷子正好看了过来,看见这一幕,他直接愣住了。

    因为他意识到沈怀川和赵冶之间过于亲密并不是他的错觉。

    而电光石火间,他也终于想起来自己忘记的到底是什么事了。

    他伸出手:“你们,你们……”

    沈怀川下意识的转过头,在发现沈老爷子正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推开了赵冶。

    而后他反应过来。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果然,沈老爷子当即就炸了,他哆嗦着嘴:“你说,你之前跟我说的,你有喜欢的人了到底是不是他?”

    沈怀川也懵了。

    他当即说道:“爷爷,你听我说……”

    然而不等他说完,沈老爷子的话已经朝着他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分手,马上分手,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孙子。”

    可见老爷子是真的古板,不然也不会连修养都顾不上,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叫嚷开了。

    沈怀川脸上一白,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老爷子:“爷爷……”

    沈老爷子也自觉失言,他当即放轻了语气,苦口婆心道:“怀川,你听爷爷一句劝,两个男人是没有未来的……”

    结果他还是忍不住的越说越激动:“而且你要是和男人在一起,我怎么办,沈家怎么办,沈家现在可就剩下你这根独苗了,你要让沈家断子绝孙吗?”

    却不想听见这话,四周忙着打扫战场的正道修士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然后齐刷刷的看向了沈老爷子,连带着空气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沈老爷子自顾自地说道:“更何况到时候那些世家豪门会怎么看我们沈家……”

    在场的世家豪门代表:“……”

    他们连忙摆手说道:“不敢的,我们不敢的。”

    总之,别想拖我们下水。

    突然被打断了话的沈老爷子:“……”

    他转头一看,才发现附近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围了上来。

    然后又听到无得真人认真说道:“祖宗,我想您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沈老爷子反应过来,懵了:“等等,您叫我什么?”

    沈老爷子自然是认识无得真人的,毕竟这位是玄门的老前辈了,据说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比他还大二十多岁。

    无得真人义正言辞:“祖宗啊。”

    他指了指四周的修士,最后指向赵冶:“事实上,我们都是老祖的子孙,也就是说如果老祖做了您的孙婿,四舍五入,我们也就都是您的子孙了,所以沈家是万万不会绝后的。”

    沈老爷子:“……”

    见沈老爷子不说话,无得真人愣了愣:“您是不是嫌我年纪大?没事。”

    无得真人当即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两寸丁济礼活佛身上,然后想都没想,直接抓起济礼活佛,往沈老爷子面前一送:“来,叫祖宗爷爷?”

    灵真道长蓦地瞪大了眼:“……”

    等等,你这是在引狼入室你知道吗?

    济礼活佛:“……”

    哪怕道家和佛门是竞争对手,你也没必要逮着机会就占佛门的便宜吧。

    然后他甜甜的喊了一声:“祖宗爷爷。”

    听见这话,一众佛门弟子也纷纷围了上来,异口同声喊道:“祖宗爷爷/祖宗太爷爷……”

    沈老爷子:“……”

    作者有话要说:  ……我依旧想不出骚话~感谢在2020-04-08 12:36::36: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子圭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子圭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樱璃、sunshin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老坑扳指 110瓶;子圭吟 100瓶;爱漫 63瓶;腐腐女♀女 58瓶;guomy 50瓶;清晏长歌 40瓶;邱 30瓶;十里春风不如你 25瓶;柠檬、小小圆、无意苦争春 20瓶;我要修仙 17瓶;hyuel 15瓶;快乐玩、茉莉花、四叶草☆、倩 10瓶;乌咪 8瓶;楠木、啊啊啊啊、欧阳小表、ydcs、零食、折上鸢 5瓶;20935011 3瓶;cocochen、薄荷、名白 2瓶;江轶、栖迟、书仙、听雨吹风、胖九五、千言不如一默、戏炀、外星球的肥皂、竹妍、玉修罗修、静默颓败、梅兰竹菊、薄荷糖★微凉?、爱看书、是羊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