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85、第八十五章

求你别秀了 85、第八十五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来人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总的秘书, 姓薛, 三十来岁, 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长得文质彬彬的。

    他开门见山, 直接拿出来一瓶纯净水:“听说这款水是贵观生产的。”

    灵真道长没有否认:“没错。”

    事实上, 他也清楚的知道, 他们做的那点伪装最多也就瞒一瞒不相关的人,而需要用到纯净水来治病的人里面, 有点人脉的稍稍一查就能查出来这款纯净水是青川观出产的。

    不过灵真道长他们也不担心对方会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 除非他也想让人知道他那方面有问题。

    薛秘书说:“是这样的,我们老板十几年前出过一场很严重的车祸,虽然没有性命之危,但是却伤到了那处地方,导致生精功能障碍,也就是俗称的死精症。”

    “我们老板听人说了这款纯净水的功效之后, 就买了几瓶试用, 不过并没有什么效果。”

    灵真道长当即说道:“怎么可能?”

    然后他连声说道:“是不是你们买到假货了?”

    薛秘书顿了顿:“事实上,我们老板在发现没效之后,就让我也试了试, 发现的确是有效果的。”

    灵真道长顿时也糊涂了。

    薛秘书:“因而我们老板就怀疑是不是这款纯净水里药物含量太少了, 所以对他没效,又或者他患的根本不是死精症,而是有人在他的身体里动了手脚。”

    正好, 青川观就是做这一行的。

    他说:“所以我今天登门拜访,就是想请你们过去给我老板看看。”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直接看向了赵冶。

    他现在不是一般的忙,所以肯定是没有时间去的。

    赵冶点了点头:“行,我跟你走一趟好了。”

    反正他也没什么事,而且这才过去三天,沈怀川要三天后才过来。

    顺便他把孙聪也带上了,免得路上无聊。

    薛秘书的老板姓江,名叫江正志,住在隔壁辛省运市。

    一行人到的时候正好是下午时分,江正志亲自到门口来迎了。

    他今年四十岁左右,但是额角已经有了皱纹,两鬓隐约可以看见一丛丛的白发,也有着很多成功人士都具备的精英气质,以及一个硕大的啤酒肚。

    乍一看,说他今年六十岁都有人相信。

    等到赵冶两人落了座,薛秘书便退了出去,顺便帮他们关上了房门。

    江正志先是客套了一番,然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赵道长,您看我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

    事实上,他工作的那家房地产公司并不是他创立的,而是他岳父创立的,他之所以能坐上老总的位置,纯粹是因为他是“入赘”的。

    不过好在他岳父和妻子都是很宽和善良的人,所以他岳父和妻子当即就答应让妻子的第二个孩子跟他姓,后来他接手公司之后,公司的生意蒸蒸日上,他岳父还给了他一部分股份作为奖励。

    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出了车祸,然后就得了死精症,他妻子当时虽然正好怀上了身孕,却只生下了一个孩子,最后随了妻子的姓氏。

    美梦瞬间破灭,江正志自然不甘心绝后,所以这十年来,他到处求医问药,就是为了治好自己的病,结果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结果就在一个星期前,他听说了纯净水的事……

    赵冶扫了一眼江正志的面相,正要开口,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大门被推开,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她神情激动,额上热汗直冒,直接就握住了正好站起身来的江正志的手:“正志,你听我说,我在去y国的飞机上交了一个朋友,她丈夫也得了和你一样的病,不过已经治好了,治好他的是一位隐姓埋名的老中医,听说这位老中医已经治好了几百例这样的病人了,而且从未失手过,然后她就把这位老中医的地址给了我,所以我就急急忙忙的又赶回来了,正志,这一次,你的病一定能治好。”

    听见这话,江正志一脸感动,当即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给她擦了擦汗:“我的事不急,倒是你,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又来回的跑,万一累倒了怎么办?”

    原本他妻子是计划带女儿去y国参加冬令营的,昨天上午刚上的飞机。

    中年女人顿时眉开眼笑:“可是在我眼里,你的身体更重要。”

    如此温馨的场面,孙聪看在眼里,不禁有些感动。

    当然前提是要忽略两人站在一起,不像夫妻,更像父女的画面。

    ——因为江正志看起来太老,而中年女人因为保养得宜,所以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

    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中年女人看向赵冶两人,疑问道:“这两位是?”

    江正志当即说道:“赵道长,孙道长,这是我的妻子肖薇。”

    他又指着站在肖魏身旁的小女孩说道:“这是我的女儿肖情。”

    肖薇微微颔首:“赵道长,孙道长。”

    肖倩也乖巧的向赵冶两人问好:“赵道长,孙道长。”

    赵冶点了点头,算作回礼,然后忍不住多看了肖情两眼。

    然后就听江正志继续说道:“我原本没打算告诉你这件事情……”

    然后他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告诉了肖薇。

    “就是怕万一又治不好,让你担心。”

    “你真是……”

    这一下子,肖薇也顾不上指责江正志了,她连忙看向赵冶:“那赵道长有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巧的是,也就在赵冶又准备开口的时候,江正志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而后眉头一皱。最后他歉声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是合作方打来的电话,不接不行,麻烦你们先坐一会儿。”

    说完,他拿着手机,匆匆上了楼。

    随着江正志的脚步声彻底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客厅里,安静了一瞬。

    孙聪对江正志和肖薇之间的深厚感情很感兴趣,更为了打破安静,于是他直接开口说道:“肖女士,您和江先生……”之间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啊!

    然而不等他把话说完,下一秒,肖薇脸上的担忧一扫而光,她先是让保姆将女儿肖情带了下去,而后直接坐到了赵冶两人的对面。

    肖薇面无表情,以至于客厅里的气氛也陡然转变。

    她目光如炬:“赵道长是吗,其实我听说过您的事迹,知道您也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孙聪:“……”

    懵逼!

    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就听见赵冶说道:“所以肖女士千里迢迢的赶回来,现在又故意把江正志支开,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愧是赵道长,早就看穿了一切。”

    肖薇恳求道:“我希望赵道长您能帮我一把。”

    然后她就说开了:“事实上,江正志的病是我派人动的手脚……”

    肖薇的父母堪称是当代夫妻的典范,因为他们五十年如一日的恩爱。

    受到父母的影响,肖薇从小就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和期盼。

    只不过因为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所以成年之后,她父亲选择了为她招赘。

    而她则是一眼就相中了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出生但是很有能力的江正志。

    ——因为她从小身体不好,因而负担不了管理公司的重担,所以她的丈夫就不能是能力平庸的人。

    不过现在已经不流行招赘这一套了,而是讲究夫妻双方都是平等的,所以没结婚之前,她父亲就承诺过会让她的第二个孩子跟着江正志过。

    两人刚结婚的时候,的确是过了一段蜜里调油的美好时光,她一度也以为她们会像她父母那样恩爱一辈子。

    不过因为她一直没能怀上身孕,加上江正志在公司里平步青云,而她父亲因为年纪大了,选择了慢慢放权给他,然后江正志就膨胀了。

    肖薇说:“他觉得我的身体这么差,这辈子恐怕连生不生得出孩子都是问题,所以所谓的第二个孩子跟他姓根本就是一句空话,然后他就出轨了……”

    江正志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而肖薇柔柔弱弱的,明显没什么心计,而且又那么喜欢他,肯定不会因为一点蛛丝马迹就怀疑他,所以大胆的养了三个情妇在外边。

    只是江正志显然是精明一世,糊涂一时了。

    他也不想想,她父亲纵横商场几十年,一手打造出了这么大的一份家业,又怎么可能真的宽和到没有一点心计。

    而她作为她父亲唯一的孩子,又是她亲手教出来的,耳濡目染之下,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天真。

    她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所以在江正志出轨之后没多久,她就发现了事情真相。

    而她,恰恰是个眼底容不得沙子的。

    所以在得知事情真相的第二秒钟,她就对江正志死心了。

    但肖薇也很坦诚:“不过考虑到江正志的确很有能力,我还需要他帮我管理公司,所以我没有选择和他离婚。”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江正志出车祸了。

    她当机立断,收买了主刀医生,在手术过程中做了点手脚,相当于是把江正志给阉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就好像是在描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听见这话,孙聪瞬间坐直了身体,顺便合拢了双腿。

    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正志就没有哪一天不想治好自己的病,而她也一直装作关心他的样子,帮他延医问药,而实际上,他吃下去的每一颗药她都动过手脚,确保吃不死人又治不好他的病。

    毕竟死精症这种病治好的几率本来就极低。

    因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正志都没有发觉事情真相,他还以为是他自己手段高超,即便外面彩旗飘飘,也能让肖薇十年如一日的对他死心塌地。

    而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问题之后,并没有怀疑到肖薇身上去。

    肖薇继续说道:“只是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在您这里翻了船。”

    谁能想到青川观居然开发出了一款能够百分之百治疗生殖系统疾病的药。

    但她也庆幸开发出这款药的是青川观。

    “所以我希望您能帮我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

    赵冶:“可是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啊?”

    肖薇以为赵冶是不认可她的做法,顿时就急了,因为要是赵冶不帮她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却不想下一秒,赵冶话音一转:“毕竟死精症的症状只是精/子的存活率下降而已,并不是完全不能存活。”

    所以男性哪怕患有死精症,也是能够让妻子怀上身孕的。

    赵冶很乐意ChéngRén之美:“所以我知道一个更过分的方法,您可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符篆叫绝嗣符,顾名思义,就是绝人后嗣的符篆,只要烧了给他吃下去,保证他就算身体再健康也生不出孩子,而且医疗设备绝对检测不出来。”

    听见这话,肖薇先是一愣,而后笑靥如花。

    孙聪看着赵冶,心里顿时有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是什么让祖师伯也开始这么不正经了。

    没过多久,江正志就回来了。

    他一脸歉意:“真是抱歉,公司出了点问题,所以这个电话说的时间比较长,让你们久等了。”

    肖薇也瞬间变回了刚才忧心不已、柔柔弱弱的模样。

    反正看得孙聪心里是卧槽卧槽的。

    江正志当即问道:“赵道长,那您看我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

    赵冶摇了摇头:“出家人不打逛语,反正我是看不出来江先生您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反正他又不是和尚,甚至连道士这个称号都是为了好办事随便安上的。

    “那就应该是药的问题了,这样吧,我回去再配几副药给您寄来,到时候您再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原本听赵冶说他的身体没什么问题的时候,江正志下意识的有些不相信,因为他其实已经笃定了是有人在害他。

    不过他转念一想,以赵冶的本事怎么可能会误诊,而且赵冶要是骗他的话,也就没必要再给他配药了,

    因为万一到时候还是治不好他的病,那不是赵冶自己在打自己的脸吗?

    所以江正志瞬间就有了判断,他当即说道:“那就麻烦赵道长了。”

    既然事情已经有了结论,赵冶也就没有在肖家多待,他当即起身告辞。

    江正志客套的挽留了几句,然后亲自将赵冶两人送到了门口,顺便奉上了一封红包:“这件事情就麻烦赵道长了,一点心意,请赵道长务必收下。”

    纯净水的药效他是亲眼见证过的,现在又有了赵冶的保证,在他看来,他痊愈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想到这里,他就不免有些激动。

    “那就多谢了。”

    赵冶也没有拒绝,等到孙聪收下了红包之后,他看向肖薇,笑着说道:“两位留步。”

    肖薇也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刚出别墅区,赵冶就收到了一条消息,提示他银行卡到账一百万。

    这是肖薇给的。

    孙聪也终于回过神来,三观被重塑的同时,他有些不赞同肖薇的做法,所以他忍不住说道:“其实如果是我,我肯定在知道江正志出轨的第一时间就和他离婚了,让他净身出户,然后痛打落水狗。”

    可是肖薇呢,就因为需要他帮忙管理公司,不仅忍了下来,还给他生了个孩子。

    而且就算她无力管理公司,也完全可以请一个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总好比现在每天都戴着一副假面具和自己恶心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要强。

    赵冶却笑了,但是他没有直接回答孙聪的话,而是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江正志有说过一句话,他女儿肖情是在他出车祸之后,正好发现怀上的。”

    “什么?”

    孙聪不明所以,这和肖薇的算计有什么关系吗?

    赵冶:“你觉不觉得肖情和那位薛秘书有点像。”

    当然,她更像肖薇就是了,所以一般人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孙聪:“……”

    他被这个惊天大雷直接就震住了。

    以至于好一会儿他才憋出来一句:“卧槽。”

    这下子,所有的事情就都顺理成章了。

    难怪肖薇只是收买主刀医生在江正志的手术过程中动手脚,而不是直接阉了他。

    因为死精症还是能够通过治疗痊愈的,而失去男性象征却足以让一个男人陷入癫狂。

    这样一来,只要还能看到希望,江正志就不会自暴自弃。

    更何况请一个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公司,对方的能力不仅不一定会比江正志强,而且还得提防着他生出二心

    可是江正志就不一样了,他就算出去乱搞,在肖薇的严密监控之下,也搞不出孩子来,只要没有私生子,江正志就不会生出二心,而他现在所有的辛苦和努力就都是在为肖家和肖情做贡献。

    这样一来,既省心又省力不说,肖薇也不会觉得恶心了,毕竟光是看着自满的江正志被她耍的团团转,半夜做梦的时候就能笑醒了。

    江正志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他所倚仗的贴身秘书竟然会是肖薇的人。

    毕竟肖情可是薛秘书的孩子,他能不对肖薇死心塌地吗?

    难怪肖薇能掌控江正志的所有行踪,还总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江正志的药给换了!

    难怪赵冶两人前脚刚到,后脚肖薇就赶了回来!

    想到这里,孙聪灵光一闪:“那位薛秘书好像还没有结婚。”

    他为什么三十多岁了还不结婚?

    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孙聪分分钟就脑补出了一场豪门大戏。

    家里养的猪已经垂垂老矣,而外面的小狼狗却风华正茂,还死心塌地,而且马上就能成长起来了,是个人都知道该怎么选好吗!

    因而一时之间,孙聪也不知道是该厌恶他还是该同情他了。

    什么是工具人,这才是真正的工具人啊!

    孙聪也不觉得肖薇这么出格了,毕竟绿人者,人恒绿之!

    而他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想到这里,孙聪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如果不是他们已经出来了,他真想恭恭敬敬的给肖薇倒一杯卡布奇诺。

    两人回到青川观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结果刚踏进后院,就看见沈怀川院子里沈怀川正在和赵晨星几人玩斗地主,而小肥啾正站在他的肩膀上帮他出谋划策。

    “不对,不对,先出那个对子,他们肯定都没有对子了。”

    ……

    看见这一幕,赵冶脚步一滞,有些不可置信。

    今天才第四天,沈怀川怎么就过来了?

    要知道以往非得他三催四催,沈怀川才磨磨蹭蹭的过来。

    注意到赵冶的目光,沈怀川转头一看,而后瞬间挺直了腰杆:嘚,妖精,小爷我带着宝贝治你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昨天的,蠢作者写着写着就又放飞了~感谢在2020-03-26 02:16::35: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66、南方小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念念念念, 70瓶;葙鱈、记忆里流淌的忧伤、紫夜星辰゛芃芃姐、白日不到处 20瓶;迢迢 15瓶;璐璐悠悠、豆芽大妈 10瓶;大爱** 5瓶;青铜十年 4瓶;杯莫、茗溯溪 3瓶;提剑赴山河、月狐、爱看书、千叶暲目、qingyu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