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82、第八十二章

求你别秀了 82、第八十二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法律规定, 私自买卖圈养大熊猫十年起步。

    熊猫牢底坐穿兽的戏称就是这么来的。

    灵真道长扭头看向赵冶, 认真道:“祖师伯, 您说我们要不要趁着天黑直接杀人灭口?”

    赵冶笑着附和道:“我看行。”

    可偏偏就在这时,一股大风刮了过来, 哐当一声, 院门突然关上了。

    秦择:“……”

    秦择一脸惊恐, 下意识的就要掏出手机报警。

    看见这一幕, 灵真道长连忙说道:“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啊。”

    事实上, 他还真不怕秦择举报他们, 没看见秦择是来求助的吗!

    所以他当即说道:“秦先生,所以您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秦择果然停下了拨号的动作,迟疑了十几秒钟之后,他最终还是收起了手机。

    虽然这家道观的人看起来好像很不靠谱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挑三拣四了。

    孙聪给秦择倒了一杯水。

    秦择接了,却顾不上喝, 他直接说道:“准确的来说, 出事的是我岳家的那个村子。”

    秦择的岳家姓石,住的那个村子就叫石家村。

    石家村地处深山,村里的人口不多, 也就三四十来户, 几百年来都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直到一年前,村里突然就不太平了,一开始只是丢些鸡鸭什么的。

    可就在一个星期前, 村子不再丢牲口,开始丢人了,这才不到一个星期,就已经失踪了八个人了,而且他们失踪的地方,都留有大滩血迹。

    一时之间,石家村人人自危。

    秦择的岳家人对他很好,他家里条件不好,孩子又多,光是兄弟就有五个,加上他爱较真,还嘴笨,所以并不得父母的喜欢。

    当年他和妻子结婚之后没多久,他就得了重病,他父母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他,是他岳父和小舅子掏空家底给他治好了病,最主要的是,他岳家当时的家境其实和他家差不多,后来他开店做生意,也是他岳家人借的钱给他做的启动资金,他这才能一边做生意养家糊口一边备考,几年后顺利考进了林业局……

    可以说,他能有今天,九成九是他岳家人的功劳,秦择对他们自然是感激不已。

    所以石家村这一出事,秦择就坐不住了。

    他四处打听靠谱的大师,然后就在朋友的建议下找上了青川观。

    这还是自灵真道长接任青川观观主以来第一次接到命案,所以他当即转头看向赵冶:“祖师伯,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吧。”

    赵冶想了想:“我跟你一起去。”

    因为人命关天,一行人当即就启程了。

    到地方的时候,正好是第二天早上,天上也下起了暴雨,时不时有一两道闪电划过。

    石家村说是地处深山,可是却有一条两车道直通县城,道路两旁甚至还装了路灯,这可是一项不小的工程,光是前面那座横跨两座大山的大桥花费恐怕就不下百万,一般农村的路只要能够保障人员出入方便就行,不会修的这么豪华,所以应该不是政府建的。

    秦择当即解释道:“这路是石家村的一个大老板修的……”

    那个大老板叫石福生,说起他的发家故事,那叫一个耐人寻味。

    石福生原本是个小混混,92年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花六十元买了两张股票认购证,结果第二天他的这个朋友就因为家里出了事急需用钱,想把这两张股票认购证卖出去。

    石福生当时只是为了帮助这个朋友,所以就把这两张股票认购证买了下来,结果仅仅过了不到半个月,市面上一张股票认购证的价钱就被炒到了八百元,石福生当机立断,把那张股票认购证卖了出去。

    手里有了钱,石福生就不想再当混混了,于是他找了几个朋友,凑钱赶潮流开了一家小服装厂。

    不过他当时没什么经验,又正逢服装厂遍地开花,所以很快,他就破产了,还欠了一**债。

    石福生没办法,只好又做回了小混混。

    不过因为他嘴巴灵活,没过多久,他就当上了帮/派新老大的跟班小弟。

    也就在半年后,他跟着新老大去拜访一位京城贺家来的大少爷的时候,正赶上有人刺杀那位大少爷,石福生毫不犹豫冲上去替他挡了一枪……

    那一枪差点要了石福生的命。

    而那位贺大少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不仅帮石福生把欠的钱都还清了,还把他带去了京城,帮他开起了工厂。

    有了上一次开服装厂的失败经验,加上有那位贺大少的帮扶,没过几年他就混得风生水起,到现在更是已经攒下来十几亿的身家。

    而且他发家之后,也没有忘记老家的人,不仅给村里修了路,还帮着村里建了一个粉条厂,而且每年都给村里人发红包。

    当年秦择他岳家借给他的那笔启动资金就是这么来的。

    说到这儿,秦择的神情忍不住的激动起来:“虽然石先生做过混混,但是他的人品真的没话说。”

    显然,他对石福生不是一般的推崇。

    灵真道长却只记住了一句话:“京城贺家?哪个贺家?”

    秦择:“京城还有几个贺家?”

    因为石福生的事迹早已传遍了十里八乡,所以他对这些事情也有一定的了解。

    那就没错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赵璇的第一任丈夫就是秦择口中的那位贺大少。

    灵真道长下意识的看向赵冶。

    一旁的赵冶笑了笑,没说话。

    果然,仇人一多,哪儿都能碰上。

    发觉两人的关注点竟然不在石福生上,秦择愣了愣:“怎么,你们认识贺大少?”

    何止是认识。

    灵真道长委婉说道:“那位贺大少可不是什么好人。”

    言外之意,他口中的那位石福生石老板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人。

    秦择顿觉不快,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正有求于赵冶两人,所以也不好发作,只能说道:“我觉得您可能误会了什么?”

    灵真道长顿时也看出来秦择有些不高兴了,想了想,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毕竟他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位石老板不是好人。

    而且那位石老板的确是为家乡做了很多好事。

    也就在这个时候,石家村到了。

    相比于沿途经过的那些村子,石家村的确要富裕的多,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住着小洋楼,远处的山坡上似乎还建了不少养殖场。

    不过自打村子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绝大多数村民就都已经搬出去了,只留下了十几个年纪大的留守在村里。

    其中就有秦择的岳父。

    灵真道长不禁有些疑惑,都这个时候了,这些石家村村民还留在村子里做什么,难道他们就不怕吗?

    听说了秦择的来意,腰上系着白布的石岳父是既感动又焦急。

    感动的自然是秦择的心意,焦急则是因为担心秦择在石家村出事。

    他当即说道:“这事你别管,你现在就回去。”

    “不是,”秦择不明白了:“爸,我都千里迢迢把人给您请来了,而且这两位道长都是很有本事的……”

    石岳父当即说道:“石老板回来了,他也请了一位大师回来,听说是是京城贺家的供奉,一个小时前刚到的,现在正带着人在后山勘察。”

    秦择:“什么?”

    石岳父转头看向赵冶两人,一脸歉意道:“怪我们,事先没有沟通好,给你们添麻烦了……”

    显然,相比于赵冶两人,他更相信石福生请来的大师。

    秦择也一样。

    然而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

    是石福生他们回来了。

    石岳父却是一愣:“怎么这么快?”

    他们这才去了不到半个小时。

    而后他反应过来,连忙迎了上去。

    一起迎上去的还有留守在石家村的其他十几号人。

    “怎么样了?”

    石福生大概五十岁左右,长的矮矮胖胖的,他请来的那位大师姓沈,虽然穿着一身便服,却梳着道髻,显然是个道士,身后还跟着三个徒弟。

    灵真道长第一时间扫了一眼石福生和沈大师的面相,不成想他们竟然都是福禄绵长的面相,有这种面相的人一般都不是坏人。

    灵真道长顿时有些尴尬,或许真的是他多想了吧。

    然后就这位沈大师说道:“查清楚了,是僵尸作祟,听石先生说,二十五年前,这里发生过一场地震?”

    石家村众人:“是的。”

    沈大师:“那就没错了,正是那场地震,改变了后山悬崖的地形,导致那里变成了一处养尸地,所以埋在下面的一具尸体变成了僵尸,也就在一年前,那个僵尸苏醒了,你们之前丢的那些牲畜就是被它偷走的。”

    一听是僵尸作祟,石家村众人不仅不觉得害怕,反而纷纷松了一口气。

    甚至有人喃喃说道:“不是他们就好,不是他们就好啊!”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心底的疑惑顿时又加重了半分。

    然后他仔细看了看那人的面相,随即面上一惊。

    那人眉毛极短,眉骨分外凸出,这分明是杀过人才会有的面相。

    而后他蓦地看向其他人,除了石福生和那位沈大师,那些石家村的村民包括石岳父在内无一例外都是杀过人的面相。

    可是偏偏从他们的总体面相来看,又不像是大奸大恶之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灵真道长也糊涂了。

    也就在这时,石福生也注意到了灵真道长两人。

    他的目光落在赵冶的脸上,而后瞳仁一紧。

    下一秒,他迅速反应过来,瞬间便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然后他悄悄退出了人群,向不远处的公厕走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沈大师的手机就响了。

    “抱歉,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着,他退到一旁,背对着人群,接通了电话。

    好一会儿,沈大师才放下了手机。

    又过了几秒钟,他才转过身来,走向石家村众人。

    一众村民此时也纷纷反应过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沈大师说:“僵尸白天一般不会出来活动,这是消灭它的最佳时机,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一众村民纷纷感激道:“那就麻烦沈大师了。”

    “还有石老板,要不是你请来了沈大师,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

    石福生下巴微抬,两眼一眯,显然他很享受这些夸奖就是了。

    “谁让我是石家村走出去的呢,而且各位都是我的亲叔伯,以前要不是你们帮衬,也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所以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对了,村里死去的那些叔伯的丧葬费也都由我来承担吧,就算是我给他们尽的最后一份孝心。”

    那些人的家人都不在这里,石岳父等人也不好替他们做决定,只能是对着石福生又是一顿猛夸。

    石福生脸上的笑容顿时更灿烂了。

    见此情景,赵冶心里也有了盘算。

    沈大师要准备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其中还包括石柱这样的大件,可偏偏留守的村民大多是老人,人手根本不够,秦择当即说道:“我留下来帮你们。”

    灵真道长也说道:“我们也留下来帮忙好了。”

    反正来都来了,能帮一把是一把吧!

    最主要的是,他还想弄清楚事情真相。

    这一回石岳父没有拒绝秦择他们的好意。

    因为他们现在的确是缺人手,而且大不了等事情办完之后,他们一起离开石家村就是了。

    反正现在知道作祟的是僵尸,那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再留在村里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东西还没运完,就有消息传过来说,出村的那座大桥被泥石流压垮了。

    十几号人瞬间就被困在了石家村,石岳父等人瞬间就慌了。

    “怎么办”

    然后石福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别担心,有沈大师在,一定不会出事的,他现在已经在着手布阵收拾那个僵尸了。”

    听见这话,众人顿时放下心来。

    一个小时之后,远处果然传来了连绵不绝的爆炸声。

    听见那些爆炸声,村委会里的一众村民却是兴奋不已。

    甚至有人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十几年的米酒,请大家喝了起来。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爆炸声却一直没停过。

    村民们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爆炸声还是没停,不仅如此,连雷霆也开始来凑热闹了。

    村民们这会儿哪还顾得上喝酒,一个个的全都挤到了窗前,看着远处电闪雷鸣的样子,惊惶不已。

    石岳父当即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要知道沈大师可是京城贺家的供奉,能被京城贺家请为供奉,他的本事肯定不小,难道还能收拾不了一个僵尸?”

    “是啊是啊。”众人纷纷应道,安慰别人也是为了安慰自己。

    “不对。”

    说话的却是灵真道长,他眉头紧皱:“你们也说了,那位沈大师本事不低,可是他为什么连收拾一个僵尸都要花这么长时间?”

    就算是养尸地养出来的僵尸,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二十多年的时间,哪怕是占尽天时地利,最多也就养出来一个黑僵,即便是他,收拾一个黑僵也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而后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来:“我们来的时候,明明看见那座大桥修的挺牢固的,怎么突然间说塌就塌了呢?”

    听见这话,石岳父等人愣了愣。

    还是秦择率先反应过来,他眉头紧皱,语气不善:“你的意思是石先生故意把我们留在这儿的?”

    “就算你们和贺大少有仇,也不能这么污蔑石老板吧。”

    “再说了,石先生把我们留在这里对他有什么好处?”

    一旁的石家村人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像是想到了什么,蓦地转头看向赵冶。

    赵冶正在翻看展览架上的一堆捐款证明,里面有捐助希望小学的,有捐助医疗项目的,金额从一万到十万不等,捐款人一栏都是填的石家村。

    听见这话,赵冶合上了那些捐款证明,说道:“既然不信,那么为什么不给那位石先生打个电话问一下呢?”

    秦择更不高兴了:“请你们适可而止。”

    与此同时,石岳父的声音响了起来:“要不,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

    一旁的石家村村民也纷纷迟疑着说道:“是啊。”

    秦择:“……”

    他有些难以相信,为什么石岳父他们会这么轻易的就动摇了。

    他脸上就差明晃晃的写着你们对得起石老板这么多年来的帮扶吗?

    石岳父当即掏出手机来,给石福生打了个电话。

    山顶上,接到电话的石福生直接掐断了电话。

    然后他转头看向沈大师:“怎么样了?”

    就在他们对面,一根根石柱冲天而起,彼此勾连,电光闪烁,就在石柱中央,赫然正绑着一只僵尸,而就在它的头顶上,一道又一道的雷电劈在它身上,剧烈的疼痛使得它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沈大师却并不急着回话,直到随着一道又一道雷电劈落,僵尸**在外的皮肤彻底的变成了青色,他这才满意道:“可以了。”

    一旁的小道士当即拿出一个遥控器来,然后直接按下了中间的红色按钮。

    轰轰轰!

    伴随着一阵连绵不绝的巨响,那一根根石柱瞬间接连爆炸开来。

    阵法一破,雷云凝滞,僵尸瞬间失去了束缚,他两眼猩红,显然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下一秒,它仰天怒啸一声,冲着沈大师等人所在的地方就冲了过来。

    只看见沈大师随手扔出一张符篆,几人的身影连同气息以及随即隐匿在了空气之中。

    失去了目标的僵尸瞬间停住了脚步,它仔细嗅了嗅,发现竟然搜寻不到沈大师等人的气息之后,越发暴躁,拔起一颗参天大树便疯狂的扫|荡起来。

    而后又像是嗅到了什么,它眼底猩红更甚,愤愤地扔下了手中的大树,裹挟着飞沙走石,向山下急掠而去。

    看见这一幕,沈大师当即就笑了:“成了。”

    村委会里,听见手机里传来的盲音,石岳父懵了一瞬,而后他颤抖着双手重新拨了石福生的电话。

    很快,手机里便传来一个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所有人都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

    一时之间,在场的村民都懵了。

    秦择更是如遭雷劈,但他依旧下意识的替石福生辩解:“说不定是石先生的手机正好没电关机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村民突然颤声说道:“那、那是什么?”

    众人当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天际处,山崩地裂,似乎正有什么东西朝着他们冲过来。

    近了,更近了,也就在这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使得天地间瞬间亮如白昼。

    而众人也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它披头散发,衣衫破碎,身上没有一块肉是完整的,只隐约可以辨认出他的模样。

    灵真道长瞬间变了脸色:“飞尸?”

    飞尸比黑僵高出了整整两个等级。

    黑僵他能对付,可是飞尸却绝不是他对付得了的。

    “怎么可能?”

    没有五六十年的时间,就算是再厉害的养尸地,也不可能养出一只飞尸。

    与此同时,在场的石家村人也纷纷变了脸色,颤声说道:“郭淮。”

    然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只僵尸已然冲到了院门外。

    灵真道长当即掏出一把符篆,直接掷了出去。

    轰!

    符篆正中僵尸,下一秒,它直接倒飞了出去。

    可是不等灵真道长松口气,就看见僵尸稳稳的停在了半空中,除了身上的衣服被彻底粉碎之外,身上竟然半点损伤。

    灵真道长心底一沉,要知道他刚才扔出去的那一沓符篆,灭掉七八只厉鬼都不在话下,可是到了僵尸这里,竟然伤不到它分毫。

    下一刻,僵尸又是一阵仰天长啸,而后再次冲着它们冲了过来。

    灵真道长当机立断,转身冲着石岳父等人说道:“你们快逃,我拖住它!”

    说完,他再次掏出一把符篆,朝着僵尸扔了过去。

    秦择率先反应过来,他一跺脚:“那你小心一点。”

    因为他知道他们现在就算留在这儿也只有拖后腿的份,所以当即就拉着石岳父等人就往外逃去。

    眼看着符篆再一次击中僵尸,灵真道长当即持剑向和秦择等人相反的方向跑去。

    可是跑出去十几米远之后,灵真道长才发现僵尸竟然没有追上来。

    它径直冲着石岳父等人杀过去了。

    灵真道长一惊,当即又是两沓符篆飞出,一沓攻向僵尸,另一沓凝聚处一个金光罩,将秦择等人护在其中。

    再次被击中的僵尸怒了,当即朝着灵真道长暴掠而去。

    不过几息之间,便出现在了灵真道长身前。

    灵真道长瞳仁一缩,显然,僵尸的速度太快,他根本不可能躲得过去。

    他下意识的横起长剑挡在身前。

    下一瞬,僵尸的拳头直接轰在了长剑上。

    长剑断裂的瞬间,灵真道长身上猛地爆发出一道金光,而后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正好砸进了金光罩里。

    石家村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道长?”

    一群人当即把他扶了起来,好在他除了有点狼狈之外,并没有受什么伤。

    灵真道长当即松了一口气,然后从脖子上拽出来一个护身符。

    幸好有赵冶亲手画的护身符护着,要不然就冲着刚才僵尸那一击,他就是不死也得重伤。

    发现灵真道长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僵尸彻底怒了,当即冲了过来,然后一拳轰在了金光罩上。

    只一下,金光罩上便出现了裂痕。

    看见这一幕,灵真道长面色巨变。

    他当即再次掏出一沓符篆来,掷向金光罩,随着一张张符篆没入金光罩,上面的裂痕瞬间消失无踪。

    可是下一秒,僵尸的拳头就又到了……

    灵真道长心知自己不是僵尸的对手,只能是苦苦支撑。

    而另一边,秦择再一次回过神来,他心有余悸,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甚至顾不上感激灵真道长,而是转头看向石岳父:“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石岳父却依旧没能回过神来,他一脸痛苦,恍惚道:“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二十五年前,石福生开的服装厂破产,还欠了一**债。

    为了躲避债主,他跑回石家村躲了起来。

    可是债主还是找上了门来。

    石福生手里其实还剩一点钱,不过要是把这些钱还给了债主,他一家人就活不下去,可是石福生要是不还钱,债主也活不下去,争执之中,两方很快就打了起来。

    石福生见打不过债主夫妻,便高声呼喊:“拍花子拐小孩了,快来人啊!”

    那个年代,石家村因为地处深山,交通不便,以至于村里人都不知道石福生破产欠债的事情,加上正好前段时间村里一户人家的小孩被拍花子的拐走了,而村民又都沾亲带故,所以都恨极了拍花子。

    所以这一听说又有拍花子的过来拐孩子了,所有人都愤怒了,操起家伙就冲了上去。

    因为他们下手太重,债主夫妻根本来不及解释,就被他们活生生打死了。

    而那个债主的名字,就叫郭淮。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摔到了手,但是好在还能语音码字,就是有点羞耻,捂脸!

    感谢在2020-03-22 01:54::12: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心尖宠 2个;今晚的月色很美、戏炀、弄晴小雨、若即若离、暗影、666、盆子、心轻草美天蓝、sunshin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妖孽横行_蘇妲己 66瓶;风行天下 40瓶;顾白鸾、颜 20瓶;沈阡 18瓶;逗号。 16瓶;更好 15瓶;slxh19、燕燕、花街梦影、辞小笙 10瓶;天空的空 5瓶;cocochen 2瓶;听雨吹风、杯莫、爱看书、月狐、曼陀铃、芬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