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63、第六十三章

求你别秀了 63、第六十三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然后系统就又被赵冶吊在了厨房里。

    是五花大绑, 只留出两只小眼睛的那种, 而且他还叮嘱赵晨星等人不准把它放下来, 彻底绝了它的生路。

    彻底变成了一个大汤圆的系统为此怒瞪赵冶:“被戳中痛点了吧,气急败坏了吧, 混球, 万年单身鳖……”

    然而却因为嘴巴也被绑住了, 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赵冶伸手在它肚子上一弹, 它直接在半空中转起圈圈来,这一下子, 别说说话了, 它整只啾都晕了。

    沈怀川:“……”

    他捂着嘴轻咳了一声,说道:“其实它只是吃酒心巧克力吃多了……”

    赵冶听了,更加的理直气壮:“就是要让它知道贪嘴是什么下场,以后也好记住这个教训!”

    沈怀川:“……”

    然后赵冶便说起正事来:“对了,我一会儿有点事情要去办,挺远的, 不过晚上应该就能回来, 你要是无聊的话,我让赵晨星他们陪你到处逛逛。”

    沈怀川点了点头:“好。”

    确定赵冶真的走远了,沈怀川回头便握住了半空中还在转圈的系统, 说道:“没事, 我现在就把你放下来,大不了等赵冶回来的时候,再给你绑上, 他一定不会发现的。”

    毕竟酒心巧克力可是他带来的。

    系统两只小眼睛还在转着圈呢,听见这话,顿时热泪盈眶,它呜呜说道:

    “天啦,这是什么贴心小天使!”

    “赵冶那个憨批根本配不上你。”

    “不如你甩了他,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吧!”

    说到这儿,它终于清醒了一些。

    不行!

    它要是敢这么做,赵冶非得杀了它不可!

    而且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系统的心情突然低落了下来,它往沈怀川手心里一趴,直接瘫成了一张饼。

    而后它愤愤想到,所以为了沈怀川,它一定要把赵冶□□成绝世好攻。

    好气哦,便宜那个老王八蛋了!

    一旁的五小只则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刚才赵冶还说了不准他们把系统放下来来着。

    还是赵晨星机灵,他掰了掰手指头。

    一边是祖宗,一边是祖宗他对象新鲜出炉的二祖宗和退居后线的三祖宗。

    一比二!

    所以他们听沈怀川的没错。

    想到这里,五小只顿时就不纠结了。

    另一边。

    之前找上门来的陈女士名叫陈慕青,是半个月前,赵冶跟着沈怀川在户市见到的那位老中医陈老的女儿,她家最近出了点事情,也是在陈老的建议下,她才专门找上的赵冶。

    和她同行的还有她的未婚夫高升。

    陈慕青一脸憔悴:“出事的是我的女儿……”

    她的女儿名叫陈可欣,十五年前,她和前夫因为种种原因离了婚,孩子归她抚养。

    之后她几次想要再婚,但是都因为陈可欣的强烈反对而失败。

    大概是因为从小案母离异的缘故,加上当时她忙于工作,对陈可欣疏于管教,导致陈可欣从小就比较叛逆,学习成绩更是一塌糊涂。

    好在近一年来,大概是因为年龄大了,心智也渐渐成熟了的缘故,陈可欣渐渐懂事了不少。

    可是还没等陈慕青高兴多久,陈可欣就出事了。

    三天前,陈可欣突然高烧不退,换了好几家医院,都没能治好。

    陈慕青原本也没往这方面想,直到昨天她从前来探望陈可欣的舍友口中得知了她在两个月前玩过请灯神的游戏。

    玩什么不好,偏偏要玩这些?

    陈慕青当时连把陈可欣从病床上拖起来打一顿的心都有了。

    虽然时间隔得有点久,但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何况陈慕青爱女心切。

    于是她便怀疑陈可欣是撞了邪了。

    不过——

    “请灯神?”

    孙聪一愣,听说过请笔仙,请碟仙,他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请灯神的?

    总不会是阿拉丁神灯偷渡到华国来了吧。

    因为路上堵车,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陈可欣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昏迷不醒。

    只一眼,赵冶就看出了症结所在,他说:“令千金的确是撞了邪了,而且对方似乎是想要她的命。”

    陈可欣的那位舍友黄菡也在,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说了一遍。

    “我们是听班上的一个同学说起的灯神的事情的,他是学校灵异社的成员,说是只要在淘宝上一个叫做愿望灯神的店铺里买上一盏神灯,一边擦拭,一边许愿,并承诺愿意付出相应的报酬,灯神如果觉得满意的话,就会现身。”

    然后她补充道:“听他说,他们灵异社的一个社员曾经就向灯神许过想和焰灵姬在一起的愿望……”

    这个孙聪知道,焰灵姬是国漫《天行九歌》中的一个女性角色,美的不可方物,是无数宅男的梦中情人。

    然后他瞪大了双眼:“然后他穿到动漫里面去了?”

    “当然不是,”黄菡说道:“然后他收到了那家动漫公司的录用通知书。”

    “欸?”

    孙聪愣了愣。

    这么一想,他的确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和焰灵姬在一起了没错。

    而且听起来,这个灯神好像还挺靠谱的。

    陈可欣和黄菡也是这么想的。

    出于好奇,两人便一起从网上买了一盏神灯。

    只是事到临头,出于对鬼神的敬畏,加上她也没什么强烈的愿望想要实现,所以黄菡退缩了。

    陈可欣却怎么也不愿意放弃,所以许愿的也只有她一个。

    至于陈可欣到底许了什么愿望,黄菡也不太清楚,不过从她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似乎她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陈慕青当即看向赵冶:“赵先生,现在该怎么办?”

    赵冶却直接看向黄菡:“那个神灯你带来了吗?”

    黄菡当即把那个神灯从背包里拿了出来。

    别说,还真是童话故事里阿拉丁神灯的模样。

    赵冶这才看向陈慕青:“先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个家伙招来。”

    不行的话,就只能是从长计议了。

    毕竟黄菡给出的信息太少了。

    陈慕青:“好。”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转头看向黄菡:“黄同学,今天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可欣醒过来,我再打电话告诉你。”

    她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太过危险,会连累到黄菡。

    黄菡却拒绝了,因为她觉得她当初要是多劝一下陈可欣,说不定她就不会去向灯神许愿了,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因而不亲眼见到陈可欣脱险,她始终放不下心。

    赵冶听了,只说道:“没事,一个恶鬼而已,用不着那么担心。”

    见赵冶胸有成竹的样子,陈慕青想起了她父亲陈老说过的话,顿时也不强求了。

    然后她拿过神灯,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诚声说道:“灯神,我希望明年我公司的盈利能翻倍,只要您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我一定为您建庙立碑,让您的名字永远流传下去。”

    说完,陈慕青等了好一会儿,神灯都没有任何变化。

    陈慕青不禁有些失望。

    看来这个灯神并不注重声名。

    高升接过神灯,吸取了陈慕青的教训,他说道:“我许愿我变成植物人的小叔能醒过来,只要灯神您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我愿意将我的一半家产送给您!”

    神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高升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的一半家产怎么说也有个两三千万了,灯神竟然都不动心?

    他既不要名又不要利,他图什么?

    然后是孙聪,他取了个巧:“灯神,我也想和焰灵姬在一起,只要您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我在新国的几套位于繁华地段的别墅随您挑。”

    和陈慕青两人的结果一样,灯神并没有出现。

    孙聪疑惑不已:“不应该啊,我许的愿望明明和那个灵异社的成员一样,而且我承诺的报酬肯定比他多,为什么灯神反而没有出现,难道是它知道了我们的目的?”

    赵冶说道:“我来试试。”

    然后他就直接絮叨开了:“灯神,你能听到吗,我和你说,我原本就是个混混,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迟早有一天会被人砍死在哪个巷子里,谁知道一朝时来运转,我的亲大姑找到了我,结果你猜怎么着,我竟然是京城赵家遗落在外的子嗣,京城赵家你知道吗……”

    孙聪等人:“……”

    这什么跟什么?

    赵冶:“说起来你不信,我马上就能继承我爸妈的几百亿遗产了,到时候我也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土豪了……”

    赵冶意犹未尽:“……不过我都这么有钱了,还真没有什么要求你的,这样吧,你出来和我拍个照,只要能让我在朋友圈里炫一波,你想要什么尽避提,只要不超出我的能力范畴就行。”

    孙聪:“……”

    这样要是能把灯神引出来,那这个灯神也太low了吧!

    却不想下一刻,赵冶手里的神灯亮了。

    孙聪等人:“……”

    下一秒,神灯的灯嘴处飘出来一缕缕青烟,紧跟着这些青烟在半空中凝聚成一个头戴包头巾、蓄着两撇长胡须的中年男人。

    简直完美复制了神话故事中灯神的形象。

    灯神居高临下,看起来既尊贵又神秘:“凡人,你的愿望本神已经知道了,本神允许你匍匐在我的身侧……”

    赵冶却有些失望:“我原本还想夸你敬业来着,连细节都做的这么逼真,结果你一开口,说的竟然是华国话。”

    孙聪当即说道:“毕竟是个冒牌货,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他要是说阿拉伯语的话,估计绝大多数人都听不懂,”

    赵冶:“也是。”

    正要紧张的陈慕青等人:“……”

    等等,现在是点评灯神的演技的时候吗?

    灯神也反应过来。

    但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愤怒,而是警惕。

    然而下一刻,孙聪右手一挥,十几张符篆脱手而出,瞬间就将灯神所有的退路全都封住了。

    “该死!”

    到这里,灯神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落进这些人早就准备好的圈套里面了。

    现在想要逃跑,也就只能挟持人质了。

    他直接略过孙聪,看向陈慕青。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高升直接把陈慕青护在了身后。

    看着高升牛高马大的样子,灯神面上一僵,转而看向黄菡。

    黄菡直接把旁边的铁质实心输液架举了起来。

    别看人一小泵娘,但是力气显然不是一般的大。

    灯神:“……”

    灯神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赵冶,虽然是个男的,但是看起来年纪不大,而且身边也没什么武器。

    就是你了!

    想到这里,灯神毫不犹豫,冲着赵冶就冲了过去。

    看见这一幕的孙聪:“……”

    赵冶:“……”

    有种被当成了软柿子的感觉。

    陈慕青等人则是焦急不已:“赵道长,小心!”

    下一秒,只看见赵冶站起身来,就在灯神即将抓到赵冶的瞬间,他抡起身下的椅子,狠狠砸向了灯神。

    灯神直接倒飞了出去,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当即就起不来身了。

    空气安静了一瞬。

    陈慕青:“……”

    事情从发生到结束,前后最多不超过一分钟。

    她爸说赵冶很有本事,赵冶说一只恶鬼而已,不足为据,她都信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赵冶竟然强悍到了这个地步。

    黄菡也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输液架。

    孙聪走向灯神:“感情你不仅蠢,眼也是瞎的。”

    要不然抓谁不好,偏偏找上了他们家祖宗。

    灯神仍不死心,跳起来就想偷袭。

    然后就被眼疾手快的孙聪直接扭到在地:“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灯神一边挣扎一边说道:“我,我是灯神,你快放了我,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灯神?”

    孙聪往他脸上一抓,直接将他的面皮撕了下来,下一秒,一个一脸褶子的老头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一个恶鬼也敢冒充神灵?”

    这是孙聪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说不说?”

    ……

    孙聪问一句,便给他一拳头。

    老鬼吃痛,瞬间就怂了,连声说道:“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老鬼以前是个赌鬼,一年前死的,死了之后依然爱赌,但是他运气不好,很快就输的只剩下一条裤衩了,为了弄钱,他便和他那个同样是赌鬼但是还活着的儿子想到了这个主意。

    孙聪:“那你为什么要害陈可欣?”

    听到这儿,陈慕青蓦地绷紧了身体。

    老鬼目光闪烁,声音却大了起来:“我没害她,是她向我许愿,只要能帮她妈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她就愿意终身侍奉我,现在我帮她实现了愿望,她难道不该践行自己的承诺吗?而且我们是签过契书的,就算你们告到地府,有理的也是我。”

    “什么?”

    陈慕青和高升顿时都愣住了。

    万万没有想到,陈可欣不听黄菡的劝阻,执意要请灯神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尤其是陈慕青。

    她和她前夫刚结婚的时候,陈家还没有发家,所以勉强算她高嫁,因为她前夫当时的家境的确比她家要好上不少。

    但婚后的生活并不如人意,因为前夫一家始终没把她当成自家人。

    比如她们的婚房,前夫一家明明有钱却只付了个首付,还要她把彩礼和嫁妆拿出来装修房子,名字写的他父母和他们夫妻俩的,贷款他父母却不管。

    也就是说陈慕青掏了一半钱买房子,房子的产权她却只有四分之一。

    就连陈慕青也觉得,当时的她大概是脑子进了水,才会在这种情况下依旧选择和前夫结婚。

    生下陈可欣之后,前夫家没有请保姆,而是让她前婆婆来帮她照顾孩子,可是前婆婆到了之后,却根本不做家务,只有在给孩子洗澡的时候才会帮把手,有一次她有急事出门,请她前婆婆帮忙看着点孩子,结果孩子睡着之后,她就出门打麻将去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孩子都已经摔在地上哭岔气了。

    后来孩子稍微大了一点,恰逢前夫做生意亏了一大笔钱,家里入不敷出,她只好又出去找了一份工作,结果前婆婆依旧每天只管打麻将,什么事都不管,她累了一天,下班之后还要买菜做饭洗衣服拖地,第二天早上起来又要把一天的饭菜都做好,前夫也不会帮她哪怕一点忙……

    就这样过了三年,她对前夫的爱也终于被终日的忙碌和埋怨消耗的一干二净,所以她选择了和前夫离婚。

    可是陈可欣不一样,那个时候她还小,能记住的只有他们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光,所以陈可欣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和她前夫离婚,她甚至天真的以为他们还能再走到一起。

    后来,这种想法甚至成了她的执念。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陈可欣会百般阻挠她再婚的主要原因。

    也正是因为陈可欣的反对,之后她也就歇了再婚的心思。

    直到两个月前,在一个商务酒会上,她遇到了高升。

    她眼中的高升文雅风趣,高升觉得她优雅大方,这段感情来的突然,却又炽烈,以至于他们才认识两个月,就已经决定结婚了。

    就在这个时候,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病床上的陈可欣突然呓语不止:“妈妈,我错了,是我太自私了……”

    陈慕青顿时红了眼眶。

    难怪这一次,得知她和高升在一起的事情之后,陈可欣破天荒的没有反对,反而帮着给高升的女儿做思想工作……

    她的孩子终于长大了!

    而后陈慕青脸色一变,她想起来陈可欣为了她的幸福把自己卖给了老鬼的事情了,想到这里,陈慕青当即看向老鬼,急声说道:“只要你肯放过可欣,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老鬼两眼一亮:“这个吗,其实我也不贪心,只要给我五百万……”

    他语气急促,似乎是迫切的想要摆脱这件事情。

    “陈女士,你别着急。”

    赵冶却说道:“我想令千金应该不至于会傻到去签这样一份契书吧。”

    “而且,”赵冶看着老鬼:“我很怀疑,你这么弱,真的能够帮人实现愿望吗?”

    “所以我不妨大胆猜测,其实你根本就不能帮人实现愿望,所以你才不是什么愿望都接,只有那些你知道将来一定会发生的愿望,你才会接,比如那位许愿自己和焰灵姬在一起的灵异社社员?”

    黄菡想了想,说道:“没错,那位学长在许愿之前就参加了那家动漫公司的招聘。”

    难怪他收到的是录用通知书。

    孙聪也反应过来:“我就说嘛,怎么我和他许的一样的愿望,你却没有出现。”

    而且一盏神灯卖五千块,即便接不到什么愿望,他也能白赚一笔钱。

    然后孙聪一脚踹在老鬼身上:“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鬼吃痛,顿时哀嚎起来,但他知道,真要是让赵冶他们知道事情真相,他就完了,所以他嘴硬道:“什么怎么回事,就是我说的那样。”

    这下子,不仅是孙聪,就连陈慕青也怒了,冲上前去,便对着老鬼拳打脚踢起来。

    随着雨滴般的拳头落在他身上,老鬼终于怕了,他哭嚎着说道:“我说,我说,其实当时陈可欣只是说愿意供奉我,我……是我看她长得漂亮,所以……所以在契书上动了手脚,她当时看我现身,高兴坏了,也没注意到契书上写了什么。”

    原本正想停手的孙聪,听见这话,当即就又狠狠给了老鬼两脚,并忍不住骂道:“妈的,要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还觊觎人家小泵娘,老牛吃嫩草,要不要脸!”

    赵冶:“……”

    老鬼最多也就一百岁出头,就已经是不要脸了,那他……

    有种自己也被骂进去了的错觉!

    事情到这些已经水落石出了。

    接下来只要毁掉契书,陈可欣就会醒过来了。

    除此之外,老鬼犯的可不止这一件案子,剩下的赵冶直接交给孙聪去办了。

    因为沈怀川还在青川观等着他呢!

    回到青川观时已经是深夜时分。

    听见开门的声音,沈怀川从房间里出来:“你们回来了,厨房里给你们留了饭。”

    他站在房门外,从房间里射出的灯光温柔了他周身的轮廓,像极了一副画卷,只一眼,赵冶就有种被蛊惑的感觉。

    他不由的笑了起来:“好。”

    进了厨房,迎面对上的就是悬挂在半空中装死的系统,显然,它酒醒了。

    然后就看见沈怀川捂着嘴轻咳了一声,说道:“都已经挂了它大半天了,就放了它吧!”

    赵冶扫了一眼系统身上的绳子,又看向沈怀川。

    真以为他看不出来他们做了什么吗?

    沈怀川坦然和赵冶对视,双目熠熠生辉。

    显然,他是吃准了赵冶就算是知道了事情真相,也不会揭穿。

    赵冶心知肚明。

    下一刻,他突然有种他和沈怀川正作为一对夫夫,为了教育熊孩子,一个唱白脸,一个□□脸的感觉。

    一对夫夫!

    想到这里,赵冶心里一美:“行吧!”

    再一次被沈怀川放下来的系统回到了房间。

    虽然它酒醒了,也知道自己当时说错了话,但是认错是不可能认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认错的,而且之前做的决定也要彻底执行下去。

    系统一向是个行动派,想到这儿,它当即沉浸到了网络世界之中,然后胡乱下载了一通……

    ——这属于单身啾的正常操作。

    然后趁着赵冶去浴室洗澡的功夫,它跑到半道上把人一拦,直接把一百多个g的小视频塞进了他的脑子里。

    触不及防的赵冶:“……”

    幸亏他的识海足够大!

    然后,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等到他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脑海中只剩下了cs、yw、zf、kb、qj……这些词汇了。

    然后在看到沈怀川的一瞬间,赵冶瞬间冷静下来。

    婚后的事情婚后才能做,这是原则问题。

    然后他默默地爬上了床,在最边缘的地方躺下了。

    正想问赵冶怎么去了这么久的沈怀川:“……”

    沈怀川目测了一下自己和赵冶之间的距离,足有七八十公分之远。

    沈怀川懵了一瞬。

    不是——

    说好的先来一个晚安吻,然后他趁机偷偷摸摸占亿点便宜呢!

    沈怀川默了默,提示道:“你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赵冶:“……”

    赵冶绞尽脑汁,瓮声说道:“晚安。”

    沈怀川:“……”

    沈怀川顿时一阵气馁。

    这股情绪一直持续到半个小时之后。

    沈怀川看着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眠。

    这要是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都对不住他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好吗!

    沈怀川心中积攒的郁闷瞬间就爆发了。

    不行——

    作为一个精明的霸道总裁,怎么能做赔本的买卖呢!

    然后沈怀川眼珠子一转,扑腾扑腾的向赵冶挪去。

    紧跟着他在赵冶脸上亲了一口,顺便不动声色的把手搭在了赵冶的身上。

    然后他偷偷摸摸地戳了戳,嘴上却说着:“你怎么了?”

    仿佛是真的在好奇赵冶的态度问题。

    赵冶:“……”

    这要是平常,他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沈怀川的小动作,可偏偏这个时候,他还没从刚才被系统粗暴打开的新世界的大门之中反应过来,加上大概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沈怀川手心的温度本来就比较高……

    这难道就是小视频里面说的眺豆?

    赵冶懵了一瞬。

    难道真的让系统说对了,其实沈怀川也是想的。

    想到这里,赵冶的呼吸都快停滞了。

    但是万一是他多想了呢!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赵冶想了想,转过身,凑上去亲了亲沈怀川的嘴角,轻触即离的那种。

    沈怀川:“……”

    虽然不知道赵冶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态度,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于是他直接扑了上去,亲了亲赵冶的嘴角。

    赵冶:“……”

    破案了!

    但是忍住。

    他是有原则的!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

    ……这谁忍得住!

    沈怀川玩的不亦乐乎,因为他有恃无恐。

    反正赵冶不行!

    没成想下一刻,他的裤子……

    就飞到了床头柜上!

    沈怀川手上动作一滞:“……???”

    作者有话要说:  赵冶:我是有原则的……emmm,我老婆真香(棒)!

    系统:本统的误打误撞从来没有出错过!骄傲.jpj!

    感谢在2020-02-28 00:51::08: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嗑嗑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戏炀、my、弄晴小雨、seasland、暗影、sunshine、安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夕泽 151瓶;槿衣、弄晴小雨、折尘i 30瓶;長頭發dr懶妞 24瓶;乌鸦、23473815、一念尘寰、羽翼、青涩 20瓶;久、阿绽 15瓶;晓霞 11瓶;冬雨泊松、皮卡皮卡、君山葬、暗影、零越、瑾儿、错过的囧年华、燕燕1900、mm、晓、疯兔子、舞悦飞雨、jq95517522 10瓶;辞小笙 7瓶;夏天、安竺、陈琼、missie、妞儿、幽幽子墨、浮生大梦 5瓶;神魂颠倒朱一龙 4瓶;39941561、花花疯子 3瓶;烬尘 2瓶;梦之蓝枫、胖九五、羽飞中、芬菲、咸鱼不翻身、芋先生、王多怪、一见倾心、名白、七弦、风吹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