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61、第六十一章

求你别秀了 61、第六十一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赵冶把赵家人告上了法庭, 要求分割赵父赵母留下来的遗产。

    赵父赵母留下来的遗产大头就是赵氏, 如今市值近六百亿左右。

    赵氏属于赵父赵母的夫妻共同财产, 所以按照华国的《继承法》,赵冶应该分得赵父赵母百分之六十七的遗产。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的股份分红, 算下来, 不仅赵氏会直接易主, 就连大半个赵家都得赔给赵冶。

    这样的直球可比一般的阴谋诡计更戳赵家人的肺管子。

    京城。

    赵家人已经气疯了。

    砰的一声, 老三赵志科直接将手里的茶杯砸在了地上:“那个小畜生怎么敢?”

    一旁的赵老夫人同样一脸阴沉:“他怎么不敢,他现在的翅膀硬着呢!”

    只要一想到之前的事情, 她就怒火中烧。

    针对赵璇的计划失败了倒也没什么, 毕竟他们的损失并不大。

    可是到了赵冶这儿,那个被道协开除的副会长是她的同学,实力不低,因为这件事情,他在业内的名声毁了,为了安抚他, 赵家这一回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老二赵志专怒声说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还不如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老三赵志科当即说道:“我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开庭时间,然后争取在判决下来之前,将赵氏的资产能转移的全部转移, 最好是再留给那个小畜生一**外债。”

    其他赵家小辈纷纷说道:“没错。”

    躺在躺椅上的赵老爷子只说了一句:“那赵家几百年的名声还要吗?”

    在场的赵家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

    而后老二赵志专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蓦地握紧了双拳:“爸,这年头从来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无钱百事衰, 光有名声,没有钱,又有什么用。”

    其他赵家人当即附和道:“大哥|大伯说得对!”

    赵老爷子听了,没有反驳,只是闭上了双眼。

    利欲熏心啊!

    再说青川观这边。

    赵冶看着面前的露馅汤圆,再次确认道:“你,凤凰?”

    系统下巴一抬:“我娘是凤凰!”

    言外之意,它当然也是凤凰。

    赵冶认真道:“确定是亲生的?”

    系统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看来的确是亲生的。

    赵冶疑问道:“那你怎么会是这副模样?”

    系统撇了撇嘴:“我爹是条龙!”

    赵冶恍然大悟。

    龙生九子,各不成龙;凤育九雏,各不成凤。

    可见龙凤的的遗传基因有多不稳定。

    现在这两位强强联合——

    赵冶喃喃自语:“难怪会生出一只山雀来。”

    系统顿时就炸毛了:“谁是山雀了,都说了我是凤凰,凤凰……”

    就在这个时候,赵晨星敲门而进,他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正好落在了系统身上,而后眼前一亮,当即改口道:“哇,哪儿来的山雀,也太萌了吧!”

    系统:“……”

    赵冶:“噗!”

    难怪系统只说自己是凤凰,却不说自己是龙了。

    因为得有人相信啊!

    系统幽幽说道:“宿主,你还要我帮你出主意追老婆吗?”

    赵冶当即敛起神色,正色道:“我错了。”

    赵晨星却瞪大了眼,天啦,这只山雀还会说话。

    然后就看见赵冶捂着嘴轻咳了两声,对着赵晨星说道:“这是你……二祖宗。”

    “嗯哼!”系统对这一称呼表示很满意。

    赵晨星眨了眨眼:“二祖宗好!”

    系统扑腾着小翅膀飞到赵晨星身前,费力的抬起左爪在他的脑门上印了一下,赐了一道福:“好!”

    赵晨星的眼睛更亮了,试问哪个小孩能抵抗得了这样的萌物。

    然后并听见赵冶问道:“对了,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赵晨星这才想起正事来,他连忙说道:“祖宗,有位香客家里出了点事情,找上了门来,师父请您过去。”

    这位香客姓秦,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爷子,家在隔壁虹县。

    秦老先生一脸忧色:“出事的是我的女儿和女婿,打从半个月前开始,他们家就没安生过,每天晚上一睡着就觉得胸口闷,还做噩梦,醒又醒不过来,而且从前天起,我外孙和外孙女就高烧不断……”

    为此他早上的时候专程去女儿家探望了两个孩子,也就在回来的路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进而怀疑女儿一家是不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为了以防万一,他才专程跑了一趟青川观。

    说话间,他女儿家到了。

    他女儿叫秦思,女婿叫卫河。

    秦思在银行工作,卫河则是在县里开了一家家具店。

    然后就发现卫家门口围了一圈人。

    秦老先生连忙挤了进去:“怎么回事?”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卫河炒菜的时候睡着了,一勺油直接浇到了煤气灶里,火苗当即就蹿了上来,不仅点燃了他的头发,还把厨房给烧了,甚至波及到了仓库里的货物。

    好在热心的街坊邻居及时赶到,在大家伙的帮助下很快就把火给扑灭了。

    不过即便如此,仓库里的货物还是被烧了大半。

    众人都在安慰卫河,唯有隔壁店的老板娘幸灾乐祸:“我就说嘛,老天爷怎么会放任这对狗男女逍遥快活这么久,感情是在这儿等着呢!”

    听见这话,秦老先生直接黑了脸。

    就在这个时候,接到消息的秦思终于从医院赶了回来,她上气不接下气,颤抖着手将卫河上上下下摸了一遍:“你没事吧?”

    卫河握住了她的手,安抚道:“我没事,多亏了街坊邻居们及时赶了过来。”

    听见这话,秦思连忙转身向在场街坊邻居们道起了谢,又从隔壁商店买了几条高档烟出来,每人发了两包。

    街坊邻居们都不肯要,他们一边往外躲,一边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你这是干什么,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很快,人群就散了。

    感激之余,像是想到了什么,卫河转头看向秦老先生:“爸,你怎么又回来了?”

    秦老先生说:“我总觉得你们家的事有点不太对劲,所以我专门跑了一趟青川观,把赵道长给请来了。”

    “什么?”

    卫河夫妇当即站起身来,看向赵冶。

    因为隔三差五上一次热搜,加上刘家大婶等人不竭余力的宣传,青川观最近可以说是名声大噪,哪怕是住在虹县的卫河夫妇都听说过青川观的事迹。

    赵冶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就在家具店里转了起来。

    卫河等人见状,当即跟了上去。

    跟着赵冶来回转了三圈之后,秦老先生忍不住问道:“赵道长,有什么发现吗?”

    赵冶也正在此时停下了脚步:“没有。”

    卫河心底一松,这么一说,应该就不是有鬼祟作祟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

    然后就听赵冶继续说道:“你们这种情况,一看就知道是被人诅咒了,不过一般诅咒都会有特定的载体,既然没有在你家找到这个载体,那就一定是在幕后黑手家里了。”

    卫河一口气差点没有喘上来:“诅咒,幕后黑手?”

    赵冶扫了一眼卫河夫妇的脸,一边掐着手指头一边说道:“关于幕后黑手,太过详细的东西我也算不出来,只知道他应该住在东边,而且离你家还挺近的。”

    “东边?”

    卫河三人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显然心里已经有了结论。

    像是想起了什么,卫河说道:“也就是说,我两个孩子高烧不止,还有我刚才炒菜的时候突然睡着了都是因为受到了诅咒的缘故?”

    赵冶点了点头:“没错。”

    对方这是要他全家的命啊!

    卫河瞬间红了眼眶,他说:“赵道长,您稍等。”

    然后他掏出手机,转身打了十几通电话出去。

    秦老先生见状,也跟着拿出了手机……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的亲朋好友能马上赶过来的就全都到了。

    听说了卫家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怒了。

    而后秦老先生大手一挥:“走!”

    四十几号人当即浩浩荡荡的往东边去了。

    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目的地到了。

    那是一个位于菜市场之中的水果店,因为已经是下午时分,所以菜市场除了一些还没有收摊的摊贩之外,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水果店里,刚才出言嘲讽卫河夫妇的老板娘正在绘声绘色的向水果店的老板刘志和他爸刘老头讲述刚才卫家发生的事情:“……你是不知道,当时卫河的脸色那叫一个白,他的眉头,脑门上的头发,都给烧没了……就是可惜了,他那一仓库的货怎么就没被烧光呢!”

    听见这话,秦老先生当即就怒了:“我忍你很久了,你那张嘴生来就是为了放屁的吗,连句人话都不会说?”

    大概是没想到秦老先生等人会出现在这里,老板娘直接就愣住了:“你——”

    秦老先生指着她:“你什么你,我看你就是天生的贱,给脸不要脸。”

    一旁的刘老头反应过来:“老畜生你骂谁呢?”

    “我是老畜生,你又是什么狗东西,”秦老先生当即把炮火对准了两人:“我就奇了怪了,你们是怎么保养的,要不然脸皮能这么厚。”

    老板娘气急败坏:“你妈——”

    秦老先生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没看老黄历,要不然能生出你这么个瘪犊子。”

    “像你们这种人,搁哪儿都是一垃圾……”

    ……

    秦老先生中气十足,刘老头和老板娘骂一句,他能骂回去十句,而且还是不重样的。

    到最后,老板娘气的直哆嗦,但也知道自己骂不过秦老先生,好一会儿才憋出来一句:“我才不和狗娘养的吵架!”

    秦老先生两眼一瞪:“可是我想啊!”

    场面瞬间就被震住了。

    听见动静,附近的摊贩也都围了上来。

    看着秦老先生大杀四方的样子,后面跟着的四十多号人突然有种自己是多余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刘志终于反应了过来:“你们想干什么?”

    看着卫河带了这么多人过来,

    “干什么?”卫河狠狠的盯着他:“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刘志怒声说道:“什么我做了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和他说那么废话做什么,直接把人绑了,搜不就行了吗?”

    卫河带来的那些人都是暴脾气,当即就冲上去把刘志三人给制住了。

    刘志和刘老头拼命反抗:“你们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放开我,不然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为首的中年男人直接给了刘志一拳,场面瞬间就安静了。

    看见这一幕,围观的众人尤其是和刘志一家认识的,当即掏出手机来就要报警。

    秦老先生见状,当即站出来大声说道:“诸位听我说,我们不是来寻隙滋事的……”

    然后他就把卫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有赵冶的判断都说了一遍。

    人群中当即便有人问道:“赵道长是谁?”

    然后便有人解释道:“这你都不知道,我跟你们说,这青川观可神了……”

    听他这么一解释,大家伙儿便犹豫着把手机放了下来,决定再观望观望。

    秦老先生当即松了一口气,找事归找事,但要是把这些亲朋好友都害进局子里,那就不太好了。

    他当即说道:“你们要是担心我们做了什么手脚,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听见这话,刘志直接变了脸色,当即大叫道:“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们的……”

    却不知他这话落到众人耳中,不亚于不打自招。

    众人心里顿时都有数了。

    当即便有不嫌热闹的站出来:“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

    “我也一起。”

    于是,一群人当即涌进了水果店里。

    赵冶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刘志的卧室里,在他的床底下,众人果然发现了四个被石板压着的蜡人,而蜡人身上,分别贴着卫河一家四口的照片,照片背面还写着他们的生辰八字。

    看到这儿,众人一片哗然。

    回到水果店,卫河把那几个蜡人往刘志面前一扔,直接甩了他几巴掌。

    他红着眼:“我就知道是你。”

    秦老先生也怒不可遏:“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概是发现事情已经败露,索性破罐子破摔,又或者是知道就算卫河报警,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也不能作为给他定罪的证据,所以刘志有恃无恐:“你问我为什么?凭什么老子诸事不顺,你们这对奸夫□□的日子却越过越好?”

    “奸夫□□?”

    卫河当即就又给了他一巴掌:“这话难道不是形容你的吗?”

    “怎么回事?”

    众人疑惑不已。

    秦老先生也顾不上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了,当即怒声说道:“这家伙是秦思的前夫。”

    刘志和秦思是通过相亲认识的,谈了一年之后,就顺理成章的结了婚。

    没想到结婚之后不到五年,刘志就出轨了,出轨对象正好就是卫河的老婆。

    秦思知道之后,一言不发,收拾东西就住进了卫河家。

    “你们说是为了报复刘志,其实背地里恐怕早就勾搭到一起去了吧,要不然你们能一点芥蒂都没有就睡到一起?”

    说话的却是刘老娘,她骂骂咧咧:“当初我就觉得你隔三差五的加班有些不对劲……而且要不是你不愿意生孩子,刘志怎么会出轨?”

    卫河都快被刘老娘的无耻气笑了,他破口大骂:“你以为谁都和你们一样无耻吗?秦思她哪里对不起你们家,当年刘志他奶奶,你婆婆就病了,你说你身体不好,刘志又不方便,所以照顾她老人家的重担全都推到了秦思身上……”

    一旁的老板娘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秦思就趁着她老糊涂了把她的遗产全都哄走了,整整十五万呢!”

    老板娘其实是刘奶奶的外甥女,虽然刘奶奶的遗产原本就没有她的份,但是不妨碍她眼红。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如此嫉恨卫河一家的主要原因。

    听见这话,围观的众人一片哗然。

    十五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秦老爷子当即说道:“那是她老人家心眼明亮,知道把钱留给你们就是喂了狗,你说你身体不好,照顾不了她老人家,你要是身体不好,怎么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你就是嫌她老人家老了,有以为她的钱袋都已经被你们掏完了,没什么用了,所以你懒得伺候她……”

    “退一万步讲,秦思照顾了她老人家整整三年,三年啊,这年头请个保姆一个月工资也得五六千吧,你们就真的一点忙都不帮,秦思加班回来还得照顾她老人家。”

    只可惜的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刘志当初还想从秦思手里把这笔钱骗走来着,不过也就在刘奶奶去世之后没多久,刘志出轨的事就被他们知道了。

    所以秦思离开刘家的时候,这笔钱也被她带走了,后来成了卫河开家具店的启动资金。

    不等刘志母子反驳,秦思说道:“还有我不愿意生孩子的事情,当初明明是你想做丁克一族的,”

    刘老娘当即说道:“可是后来刘志不是改过来了吗!”

    秦思:“是啊,刘志把我成功洗脑了,结果自己又想要孩子了,感情不是你生孩子,所以累的不是你是吗?”

    一旁的老板娘当即说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你不生孩子,你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娶你有什么用?”

    围观的摊贩们也听不下去了,反正他们和刘志也没多少交情:“你可别咒人家,人家又没缺胳膊短腿的,哪儿不完整了!”

    “你这么嫌弃人家不肯生孩子,你倒是直接让那狗男人和她离婚啊,可你们偏不,因为你还指望着人家给你们做牛做马帮你们照顾老人呢!”

    “还敢倒打一耙,呵呵!”

    刘老娘和老板娘气急败坏:“你们——”

    刘志却说道:“借口,这些都是你的借口,你说你不想生孩子,那为什么嫁给卫河之后不到两年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反观他,和卫河的老婆在一起之后,对方三次怀孕,三次流产,最后直接就不能生了,因为这,对方担心他抛弃她,不仅彻底缠上了他,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弄得他苦不堪言。

    再看卫河,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膝下就已经儿女双全,连生意都做的红红火火。

    这让他怎么能不嫉恨!

    听见这话,围观的众人也是一愣。

    好像有点道理。

    秦思默了默,其实当初卫河也差点就被她洗脑了来着。

    她实话实说:“因为我身边的同事都有孩子了,所以我……眼红她们能休六个月的产假。”然后悔不当初。

    银行的工作远不像外人知道的那么轻松,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工作的银行格外繁忙的原因,这一点,从她三天两头就要加班就可以看出来了。

    刘志却是气笑了:“你这话说出来有人信吗?”

    围观的众人看了一眼刘志,却都沉默了下来。

    生活不易,丁克叹气!

    卫河也懒得再搭理刘志,可是一想到刘志差点害死他们一家人,自己却不能把他怎么办,顿时恨的牙牙痒。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求助似的看向赵冶:“赵道长,现在该怎么办?”

    赵冶捡起地上的那几个蜡人,看向刘志,说道:“这个诅咒人的方法是你随便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吧!”

    刘志没说话,只是一脸愤恨的看着赵冶,要不是他,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事实上,赵冶说的没错,这个方法就是他从网上搜到的,他原本只是想试一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赵冶笑了笑,把几个蜡人递给卫河:“破除这个诅咒很简单,只要把这几个蜡人烧掉就行了。”

    然后他重新看向刘志,说道:“对了,网络上一定没有告诉你,一旦这个诅咒术被破除,之前施加在被你诅咒的人身上的厄运就会翻倍报复到你身上。”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继续说道:“对了,我还得给你下一道禁制,免得你以后再用这些阴损的手段害人。”

    听到这儿,卫家人不约而同的眼前一亮。

    当即便有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现在就把这玩意儿烧掉。”

    卫河当即抓起地上的一箱苹果,把苹果倒进其他箱子里,留下一个空箱子,然后把几个蜡人扔了进去。

    刘志则是神情一僵,脸上破天荒的有了慌乱之色,他拼命挣扎起来:“不,你们不能这么做?”

    卫河充耳不闻,直接点燃了纸箱。

    不一会儿的功夫,蜡人连同纸箱一起被烧了个干净。

    刘志见状,彻底绝望了,他看着卫河等人,怒声说道:“你们等着,这事我们没完……你们这是私闯民宅,寻隙滋事,你们还打了我,我一定要报警把你们都抓起来,在场的人可都是目击证人。”

    听见这话,刘老娘直接往地上一躺:“哎哟,我的手,好像被你们扭断了!”

    看见这一幕,围观的众人直接笑了。

    “目击证人?开什么玩笑,我们可什么都没看见!”

    说完,众人一哄而散。

    刘家人见状,脸直接裂开了。

    于是在场的卫家人和秦家人也笑了。

    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

    揣着卫河塞的红包,赵冶回了青川观。

    系统俨然成了青川观的孩子王,爬树掏鸟窝、上山逮兔子、下河摸小鱼、**偷刘家大婶家的金桔、还有带着赵晨星他们偷吃红薯糖……都快熊出天际了。

    赵冶却没空管他,因为沈怀川要来了。

    就在他盼星星盼月亮,数着时间过日子的时候,沈怀川终于到了。

    赵冶眼前一亮,直接跑了过去:“你来了!”

    沈怀川眼底的欢喜也几乎遮挡不住:“嗯。”

    赵冶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因为灵真道长等人忙着接待香客,所以他直接把沈怀川领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理由也很充分,甚至比当初的沈怀川让他留宿的理由还要充分:“我们道观比较小,所以房间也少,只能委屈你和我住一间了。”

    说着,赵冶给沈怀川倒了一杯水。

    沈怀川接过水喝了一口。

    然后两人相顾无言。

    明明之前想的不行,可是真见到了面,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不过现在赵冶和沈怀川的关系已经不同往日,赵冶也就不再纠结这些虚的东西,直接说道:“要不,亲一个?”

    沈怀川:“……”

    沈怀川抿紧了唇角。

    憨憨就是这点不好,总是说一些废话!

    赵冶明白了,当即上前两步,就将人抱住了。

    呼吸交错之间,赵冶贴上了沈怀川的唇瓣……

    就在房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的时候,系统迈着小短腿冲了进来:“宿主,宿主,后院的竹米熟啦……”

    然后就正好撞见了这一幕!

    系统:“……”

    噫!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系统抬起翅膀想要遮住眼睛,可是翅膀太小了,遮不到。

    于是它转身便向外跑去。

    就在它一只脚迈出去的瞬间,它身形一滞。

    等等——

    赵冶亲的是谁来着?

    而另一边,听见动静,紧紧相拥的两人连忙松开了彼此。

    “咳咳。”赵冶捂着嘴轻咳了两声,以缓解尴尬。

    然后他转过头,却不想正对上瞪大了眼睛,一脸崩溃的系统:

    “本统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所以绞尽脑汁的帮你出主意,结果你竟然这么不要脸,姐弟通吃?!”

    赵冶:“……”

    赵冶一脸懵逼!

    赵冶万脸懵逼!

    赵冶灵光一闪!

    赵冶恍然大悟!

    系统、系统心底一凉!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的拖延症,果然是没救了!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