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58、第五十八章

求你别秀了 58、第五十八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就在这时, 一道红光自天际处急射而来。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赵高诚蓦地抬起头, 右手一挥,正好抓住了那团红光。

    那团红光随即没入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下一秒, 赵高诚面色巨变。

    一旁的中年道士当即问道:“少观主, 怎么了?”

    赵高诚一脸苍白:“师父传来消息, 章奇志的修为并没有跌落到鬼将, 而是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帝一级,他手里还握有一件至宝, 之前被我们超度的那些鬼魂都被他用那件至宝从地府里召回来了, 甚至还带出来了更多的厉鬼,就在刚才,章奇志率领十多万鬼兵偷袭了芒山,师父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全都被他给擒住了……”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 章奇志就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章奇志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所图一定非小!

    赵高诚竭力冷静下来:“走, 我们现在就回去!”

    听到这儿,赵冶只说道:“我们和你们一起。”

    灵真道长也抛下了那些成见:“大敌当前,多我们两人也算多一份力量。”

    至于赵晨星, 则是直接被他排除在外了, 毕竟局势太过危险,他担心自己到时候会顾不上赵晨星。

    赵高诚正要拒绝,毕竟青川观的嫌疑还没有洗清, 而后他转念一想,就算他拒绝了,赵冶他们恐怕也会跟上来,万一他们真的是章奇志的同党,到时候他们在明,赵冶两人在暗,反而不妙。

    更何况他还需要赵冶为他提供章奇志的踪迹。

    于是他当即改口道:“那就多谢两位道友了!”

    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傍晚的时候赶到了芒山。

    整个芒山已经化为了一片焦土,四处灰蒙蒙一片,入眼之处,俱是尸骸和血迹。

    中年道士瞬间红了眼眶:“该死!”

    赵高诚也蓦地握紧了双拳,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他转身说道:“我们先分头查看一下这里的情况,赵道友,灵真道友,高晴师兄,高明师兄,你们去南边,我们负责北边。”

    赵冶当然没什么意见:“好。”

    赵冶几人一走,赵高诚当即就带着人直奔后山而去了。

    在一处悬崖下,赵高诚果然发现了师父常松子被抓之前藏好的如意剑。

    ——这也是方才他师傅常松子传递给他的消息之一。

    三仙观供奉的是赐福镇宅圣君钟馗,这柄如意剑便是仿钟馗的佩剑制作的,虽是仿制品,却在钟馗神像面前供奉了几百年,已成圣品,所以一直都是三仙观观主的信物。

    中年道士当即说道:“少观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赵高诚:“师父让我找到如意剑之后不要妄自行动,等待道协和其他省的同道支援。”

    他说:“可是我不准备听师父的。我怀疑章奇志之所以没有直接杀掉师父他们,而是将他们抓了起来,肯定是因为师父他们对他有用,但他也一定知道,最迟到明天早上,道协和其他省的同道就会赶到,到时候他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所以有什么计划他一定会在明天早上之前完成,也就是说现在师父他们应该还活着,可是如果我们不去救他们,他们必死无疑。”

    正是因为他师父也猜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拼着重伤藏下了这柄如意剑,为的正是给三仙观留下一道传承。

    赵高诚一脸坚毅:“师父一直说我的资质和天分都在他之上,现在有了这柄如意剑,我相信我一定能把师父他们救出来。”

    “不是你,是我们!”

    中年道士当即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另一人也当即说道:“我也去。”

    听见这话,赵高诚蓦地握紧了双拳:“好,咱们师兄弟同心,必能其利断金。”

    也就在这时,悬崖上方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终于又等到一群送上门来的人了!”

    另一边,赵冶和灵真道长等人也将整个南山探查了一遍,还真让他们救下了一个重伤垂死的人。

    灵真道长当即对那两个三仙观的道士说道:“不如,你们先将他送到医院去。”

    两个道士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瘦高个说道:“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灵真道长扫了一眼他的小身板:“……你确定你一个人能行?”

    从这儿到山下可是有四五里路了,更何况现在天都黑了。

    瘦高个:“没问题。”

    说完,在另一名道士的帮助下,他将那名伤患放到了背上。

    灵真道长见状,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怪。

    就在这个时候,北山那边的打斗声传了过来。

    灵真道长等人面色一变,当即说道:“走!”

    等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却原来章奇志偷袭了芒山之后,还专门留下了一队人马埋伏闻讯赶来的修士,以及监视其他省的援兵的情况。

    章奇志这是决心要将庚省修士界的人赶尽杀绝啊!

    看来之前省道协几次三番围剿他的行为已经彻底惹恼了他。

    不过这队人马显然不是赵高诚他们的对手,所以直接就被赵高诚给生擒了。

    不过在赵冶他们到来之前,这队人马已经成功埋伏了十几波人了。

    ——也难怪那个首领会那么嚣张!

    不过好在章奇志应该还拿那些人有用,所以被俘的那些修士大多都已经被送走了,只除了刚被抓没多久的几个被打断腿关在了一个地下室里。

    赵冶带着人将那几个修士救出来,又送上救护车,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然后就被告之,任凭赵高诚他们用尽手段,那个首领一直不肯招供,甚至还叫嚣着:“我知道你们不敢杀我,因为我最多只是助纣为虐,罪不至死,你们要是杀了我,光是这份罪孽压下来,你们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而且我一死,教主那边就会有所感应,到时候你们几个也难逃一死。”

    “混蛋!”

    中年道士一拳捣在桌子上。

    而后他咬牙说道:“虽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但是现在时间紧迫,我们不能再等了!”

    灵真道长想了想:“要不,我们试试?”

    中年道士眼中当即闪过一抹讥讽,他们就差把满清十大酷刑全都施展一遍了,可是那家伙还是不肯开口,赵冶和灵真道长又能有什么方法?

    不过虽然是这么想,赵高诚还是同意了让赵冶和灵真道长试一试,因为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到了地方,赵冶和灵真道长才发现那个首领竟然还是个熟人。

    ——就是当初碰瓷不成反被撞死的那个中年男鬼。

    赵冶至今还记得抡起椅子砸他时的快感。

    以至于他们下意识地搜寻起房间里的椅子来。

    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中年男鬼哪怕遍体鳞伤,也依旧翘着二郎腿:“我都说了,我……”

    说着,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赵冶和灵真道长的脸,尤其是赵冶——

    话音戛然而止,中年男鬼脸上的神情一僵,紧跟着眼底升起一抹惊惧。

    以至于他下意识地搜寻起房间里的椅子来。

    一时之间,三人的目光汇聚到一把椅子上。

    而后中年男鬼抬头一看,正对上赵冶‘意味深长’的目光,他不由地打了个一个哆嗦,又因为没坐稳,直接跌坐在地上。

    他喉中一片干涸,甚至于都快哭出来了:“……我、我招还不行吗!”

    赵高诚:“……”

    中年道士:“……”

    所以,刚才发生了什么?

    中年男鬼说道:“教主……不是,章奇志之所以隐藏实力,就是为了麻痹省道协,伺机扩充实力……”

    他逃出来之后就召集了一批鬼魂,然后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布幡,凡是碰到布幡的鬼魂都会受到他们的驱使。

    但其实这个布幡是一件极品法宝的一部分。

    然后他故意装作被省道协打败,他召集的那些鬼兵也就顺理成章地被省道协的人送进了地府。

    但其实他在这些鬼兵之中安插了不少心腹,他们都携带着那张布幡,到了地府之后,他们就大肆招揽厉鬼,等到时机一到,就通过布幡,将他们全都从地府之中强行带出来。

    “章奇志之所以将省道协的人全都捉了过去,似乎是想利用他们突破鬼帝修为。”

    至于怎么利用不言而喻。

    “我就知道这么多……”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中年男鬼又连忙补充道:“对了,你们那边不是有个青川观吗,三仙观的一个道士把他们给供出来了,说是之前几次就是他们算出了章奇志的行踪,害得章奇志被省道协撵的四处逃窜,所以章奇志就把他们给恨上了,也是怕青川观里真的藏了什么厉害角色,坏了他的好事,所以上午的时候,章奇志派了自己的亲信和几万鬼兵去围剿他们去了。”

    “什么?”

    灵真道长面色巨变。

    赵晨星可还留在青川观呢。

    三仙观?

    赵高诚等人神情一僵。

    中年道士张了张嘴,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他迫切的希望赵冶和灵真道长真的是章奇志的同伙。

    要不然他们三仙观这脸就真的是丢大发了!

    与此同时,青川观。

    刘家大婶一边纳着鞋底,一边陪着赵晨星看电视。

    就在这时,一阵大风吹了进来,刮得窗户哗哗作响。

    “怎么突然刮这么大的风,天气预报不是说这几天都是大晴天吗?”

    刘家大婶当即放下手里的鞋底,站起身准备去关窗户。

    说着,又是一阵大风吹来,带着更加刺骨的寒意。

    “不对——”

    赵晨星反应过来,直接拉住了刘家大婶。

    刘家大婶:“啊?”

    赵晨星当即抓起床头的书包,然后拉着刘家大婶往东配殿跑去。

    到了地方,他直接打开背包,抓了一把符篆塞给刘家大婶:“拿着。”

    刘家大婶回过神来,看了看手里的符篆,糊涂了:“怎么了这是?”

    只看见赵晨星两眼紧紧盯着门外,说道:“来了!”

    院子里狂风大作,霸道的劲风直接吹的两人睁不开眼睛。

    刘家大婶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下一秒,狂风突然就停了。

    刘家大婶慢慢放下遮挡在眼前的手,入眼的便是飘在半空中,密密麻麻几乎看不到边际的鬼魂,且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

    这视觉冲击力太大,导致刘家大婶两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她扶着供桌:“这、这是……”

    为首的鬼将扫了一眼下方的道观:“嗯?怎么只有一个老婆子和一个小孩?”

    她有些失望:“原本还以为今天能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

    “算了,直接杀了他们,然后就回去复命吧!”

    说完,她手心中慢慢凝聚出一团黑雾。

    对上鬼将那双没有瞳仁的白色眼球,刘家大婶被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又一听见她说的这些话,刘家大婶顿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她说:“晨星,现在该怎么办?”

    赵晨星也在此时出声:“祖师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刘家大婶:“……”

    她下意识地看向身后的金身,然后就看见金身说话了:“没事,看我的。”

    刘家大婶:“……”

    刘家大婶差点没扶稳供桌。

    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然后就看见半空中的鬼将随手一挥,她手心中的黑雾瞬间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青川观砸了过来。

    下一刻,一道光罩凭空出现,将整个青川观笼罩其中。

    而就在黑雾撞上光罩的瞬间,只看见光罩轻微的晃动了一下,黑雾随即消散。

    不行——

    祖师爷心想,万一这些鬼兵发现奈何不了他们,转而拿青川镇的镇民做人质威胁他们怎么办?

    于是下一刻,光罩迅速向整个青川镇蔓延开来。

    还有,这些鬼兵抓不到青川镇的镇民的话,会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抓人?

    然后又是一道光罩凭空出现,正好将所有的鬼兵笼罩其中。

    相当于所有的鬼兵都被他困住了。

    看见这一幕,刘家大婶心底一松。

    哪知道下一秒,她抬头便对上三个飘在半空中的血肉模糊的肉团。

    刘家大婶眼泪都快飙出来了:“祖、祖师爷,有三个丑鬼冲进来了……”

    三只小团子:“……”

    赵晨星回过头,连忙解释道:“刘奶奶,这是我们祖师伯养的,和外面那些家伙不是一伙的。”

    刘家大婶的眼泪硬生生卡在了眼眶里:“……嗨呀,我就说嘛,哪儿来的这么漂亮的墨团子,原来是赵道长养的,哈哈,哈哈,改天奶奶请你们吃雪糕!”

    三只小团子:“……”

    三只小团子顿时也伤心不起来了,甚至开始怀疑刘家大婶是不是学过川剧变脸。

    而半空中,鬼将也终于反应过来:“该死,轻敌了!”

    而后他聚起一团更大的黑雾,猛地向光罩轰去。

    轰隆!

    光罩猛烈地震荡了一下。

    鬼将脸上当即升起一抹冷笑,当即指挥手下的鬼兵,朝着一处发力攻击。

    祖师爷憋红了脸,完了,防护罩开得太大,所以牢固程度也跟着下降了,加上又是几万只鬼一起发力,恐怕这个防护罩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谁让他是悟道飞升的呢,实力有限。

    他也只能是竭力凝聚出一道道气旋,在光罩之中来回急掠,以干扰那些鬼兵。

    赵晨星也发现了祖师爷的难处,他当即说道:“祖师爷,我来帮您!”

    说着,他抓起一把符篆猛地一掷。

    只看见这些符篆在半空中停留了一秒,而后便化为一道道光芒,朝着光罩所在的方向爆射而去。

    如果说祖师爷凝聚出来的气旋,只能干扰到那些鬼兵,那这些符篆对鬼兵的伤害就是实打实的了。

    一时之间,哀嚎遍野。

    看见赵晨星的动作,刘家大婶回过头来看向之前赵晨星塞给她的符篆,然后试着扔了一张出去。

    下一刻,这张符篆同样化为一道金光,然后正中一个长舌头厉鬼。

    看见这一幕,刘家大婶眼前一亮,也不害怕了!

    然后她的目光直接锁定了那名鬼将,咧嘴一笑。

    于是接下来,无数符篆铺天盖地一般的向那名鬼将砸去。

    一边砸,她还一边骂道:“让你吓我,不知道很多老人家心脏都不好的吗,奶奶我今天就教教你尊老爱幼这四个字怎么写……”

    看着半空中鬼将的惨状,三只小团子不由地缩了缩脖子,虽然他们很想告诉刘家大婶,论年纪,上面那位绝对可以做你奶奶的奶奶!

    但是这种狂欢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很快,赵晨星背包里的符篆就见底了!

    刘家大婶顿时就慌了:“这可怎么办?”

    那名鬼将也终于停下了狼狈逃窜的脚步,她看着赵晨星等人,一脸狰狞:“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们,将你们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以报今日之耻!”

    三只小团子:“呵!”

    然后他们合力把那台符篆复印机搬了出来。

    赵晨星眼前一亮,这才想起来他们还有这么一个宝贝。

    他转头看向那名鬼将:“你完了!”

    他们刚刚才囤了一批黄纸,半年的用量,足有三万张之多。

    看着一张张符篆从复印机里复印出来,那名鬼将脸上的狞笑直接僵住了……

    另一边,芒山。

    赵冶直接说道:“放心,出不了事。”

    出于对赵冶的信任,灵真道长瞬间冷静了下来。

    而且他怎么把祖师爷给忘了,有祖师爷在,赵晨星肯定不会出事。

    想到这里,灵真道长顿时放下心来。

    看见赵冶和灵真道长竟然一点也不担心那个小道士的安危,赵高诚和中年道士隐晦的对视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凝重。

    然后赵高诚不动声色道:“既然事情已经弄明白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救师父他们,赵道友,还请你再帮我们卜算一下章奇志现在的位置。”

    殊不知赵冶早已将他们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但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报出了一个地名。

    那是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离芒山只有一百多里,山上的树都被章奇志砍光了,然后立起了一根根石柱,中间是一座祭台,四面八方都有鬼兵巡逻。

    赵冶等人在最外围站定,赵高诚定睛一看,那些石柱每一根上面都绑着几个人,最中间的石柱上,赫然绑着常松子观主以及省道协的几位高手。

    只是他们虽然还活着,但是都伤痕累累,显然情况都不算好。

    中年道士当即低呼道:“师傅!”

    赵高诚却是心底一松,幸好他没有猜错。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号角声,紧跟着在盆地中巡逻的鬼兵纷纷退了出去。

    而后一个身着黑色龙袍的中年男人凭空出现在祭台上,他身形精瘦,左额上长有一颗肉痣,赫然正是章奇志。

    只见他抓起桌案上的法剑,便开始踏罡步斗,掐诀结印。

    中年道士:“不好,章奇志似乎是要开坛起阵了。”

    赵高诚握紧了手中的如意剑,对着中年道士几人说道:“好,一会儿我负责冲杀出去,拖住章奇志,然后你们趁机去救师父他们!”

    灵真道长当即说道:“需要我们做什么?”

    赵高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下一刻,四柄锋利的长剑抵在了赵冶和灵真道长的脖子上。

    正是中年道士四人。

    灵真道长懵了一瞬:“你们这是做什么?”

    而后他反应过来,眼冒火光,他果然没有猜错,三仙观就是一个渣滓窝。

    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三仙观竟然和章奇志勾结到了一起?

    然后就听赵高城说道:“很感谢你们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但是我们并不敢相信你们,因为我们怀疑你们和章奇志勾结到了一起。”

    灵真道长:“什么?”

    没想到赵高城直接把这口锅扣了回来。

    灵真道长气笑了:“就因为我们总是能算到章奇志的行踪,而你们不能?”

    “这只是其一。”

    说话的却是中年道士,因为赵高城已经冲了出去。

    他说:“其二是之前在芒山,你们就有故意借着送伤员去医院,想要支开我们的人的嫌疑。”

    灵真道长这才明白过来,难道他当时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原来赵高城故意安排了两个道士和他们一起探查,是为了监视他们。

    中年道士说:“其三是审讯那个中年男鬼的时候……”

    灵真道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这个我们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那是因为我们以前就见过他,他对我们有心理阴影。”

    中年道士:“呵,我们连大刑都用上了,难道还比不上那点心理阴影?”

    灵真道长怒声道:“那是因为你们揍的不够狠,次数不够多。”

    中年道士懒得和他争,直接说道:“第四就是你们听说了章奇志的亲信带着几万鬼兵去围剿青川观的时候,竟然一点都不担心,我猜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章奇志这边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危险的假象,然后骗我们上钩。”

    灵真道长:“我们要是真的和章奇志勾结到了一起,还能被你们看出来?”

    中年道士:“那只能说明你们演技拙劣!”

    灵真道长直接给他的逻辑跪了:“那你说,我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中年道士:“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不过我猜应该是和我们三仙观的如意剑有关,肯定是章奇志发现了我们少观主不在,如意剑又丢了,担心我们杀上门来,坏了他的好事……”

    灵真道长气笑了:“你们还真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

    事实上,中年道士还真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

    下一刻,只见大阵中一道金光贯天入地,而后一股浓烈的威压瞬间以金光为中心扩散开来,压得灵真道长喘不过气来。

    时间回到几分钟之前。

    赵高诚如破空利刃一般冲下山坡,等到章奇志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冲到距离他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了。

    而后他一脚踏在一根石柱上,手持如意剑,腾空而起,向章奇志攻去。

    “哦?”

    看见来人,章奇志猩红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好奇。

    而后他随手一挥,一股凌冽霸道的劲风凭空出现,朝着迎面而来的赵高诚急掠而去。

    赵高诚心中一凛,连忙侧身躲避,最后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

    章奇志阴恻恻的笑道:“小子,好胆量,竟然敢找上门来。”

    听见动静,一旁被铁锁绑在石柱上的常松子等人纷纷醒转过来,看见赵高诚,瞬间变了脸色。

    常松子痛声说道:“逆徒,不是让你留在芒山等待援兵吗,为什么还要跑过来。”

    原本他还有些庆幸,幸好他当时把赵高诚几人派去了青川观,没成想事情兜兜转转,最终又回到了原点。

    赵高诚瞬间红了眼眶:“师父,您待弟子恩重如山,弟子岂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去死!”

    看见这一幕,章奇志笑了:“好一副师徒情深的场景!”

    而后他的声音猛然一冷:“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们师徒俩一起上路好了。”

    说着,他右手一挥,十余道劲风凭空出现,瞬间便向赵高诚包围而去。

    常松子面色巨变,当即怒声喊道:“混账,你要还认我这个师父,就立即给我跑。”

    赵高诚却毅然决然道:“师父,我当然知道自己不是章奇志的对手,所以我也没打算和章奇志硬拼。”

    说完,他手中长剑一横,便开始踏罡步斗,口中快速诵道:“拜请伏魔钟馗爷,光碌大夫太始公……”

    赵高诚要请神灵上身。

    三仙观供奉的是赐福镇宅圣君钟馗,他要请的自然也是天师钟馗。

    “哈哈哈,”章奇志嗤笑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特别的本事,所以才敢有这么大的胆子,结果又是请神这一套,要是这一套有用的话,你师父他们也就不会被绑在这里了。”

    赵高诚当然清楚这一点。

    但师父也曾说过,人有魂、魄之分,修士能请到的神也有真神和分灵之分,神的分灵有数千数万个,真神却最多只有五个,所以请真神的难度自然也就比请分灵要难上千百倍。

    唐宋以前,修士还能经常请得真神上身,而如今到了末法时代,寻常修士除非是道法高深之辈,否则就连分灵也不一定能感应得到了,更别说是请得真神了!

    他师父常松子乃至于整个庚省的修士,最多也只能请到分灵。

    但大概只有请得真神,才能和章奇志有一搏之力。

    所以赵高诚无论如何都要拼上一把。

    师父曾经说过他的资质和天分已是当世翘楚,所以他一定能行。

    秉着这样的信念,他脚下猛地一踏:“……法门弟子专拜请,天师钟馗降临来,神兵火急如律令!”

    话音未落,一道刺眼至极的金光自赵高诚身体之中暴射而出,随即贯穿云霄。

    而后他身体猛烈一颤,直接闭上了双眼。

    等到他再睁开双眼的时候,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瞳仁也瞬间变成了金色,威压如同暴风一般向周身席卷而去,瞬间便将向攻来的十余道劲风碾为无形。

    钟馗本就是福禄寿禧判子妹文武财酒门花天魁星,为捉鬼之神,因而威压一出,当即万鬼惊惧哭嚎。

    常松子等人瞠目结舌,进而激动不已:“竟然真的成功了!”

    灵真道长同样瞪大了眼,难怪赵高诚在怀疑他们和章奇志有所勾结的情况下,还敢跟着他们到这里来。

    章奇志的神情也慢慢的僵住了。

    “兀那恶鬼,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而后一道雷霆般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赵高诚’居高临下,怒视章奇志。

    章奇志一脸阴沉:“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不知死活!”

    话音未落,‘赵高诚’悍然出手,化作一道雷霆,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章奇志攻去。

    章奇志当即聚起全身功力抵挡。

    一神一鬼相撞的瞬间,轰,只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暴戾的气劲瞬间席卷开来,刮得中年道士等人几乎睁不开眼,甚至身形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

    下一刻,章奇志直接倒飞了出去,狠狠地在祭台之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看见这一幕,中年男人惊喜若狂:“快,准备去救师父他们!”

    而后便有一人说道:“那他们怎么办?”

    中年男人看向赵冶和灵真道长,当即说道:“打晕,绑起来。”

    毕竟他之前说的那些都只是他们的猜测而已,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还真不好处置赵冶和灵真道长。

    “好!”

    说完,四人便要将赵冶和灵真道长绑起来。

    也就在这时,局势陡然发生了变化。

    只看见章奇志从废墟之中爬了起来,伸手抹掉了嘴角的血迹,先是自嘲一笑:“果然,不到鬼帝,我始终不是神仙的对手。”

    而后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向‘赵高诚’冷声说道:“是我轻敌了,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能请来钟馗真神。”

    “不过你也别得意的太早,倘若你请来的是钟馗本人,我今天恐怕还真的要栽在你手里了,但可惜的是,你请来的只是一具真神而已。”

    说完,只见他右手一翻,手中凭空多了一张布幡:“万鬼听令!”

    一瞬间,因为受到钟馗威压而嚎啕不止的数万鬼魂瞬间安静了下来。

    而后章奇志猛地一挥手中的布幡。

    下一刻,一道道黑光自数万鬼魂身体之中爆射而出,汇入布幡之中。

    而与此同时,他们身形也瞬间黯淡了许多。

    常松子等人面色巨变,因为章奇志分明是在抽取这数万鬼魂的力量,通过布幡为媒介,化为己用。

    果不其然,随着最后一缕黑光没入布幡,章奇志举起布幡,一个巨大的、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庞大力量的黑色漩涡,瞬间便在上空凝聚成型。

    一时之间,天地变色。

    下一秒,章奇志用力一挥,巨大的黑色漩涡顿时便以雷霆万钧之速朝着‘赵高诚’爆射而去。

    ‘赵高诚’甚至来不及躲闪。

    轰隆!

    ‘赵高诚’所在的位置顿时升起了一朵蘑菇云。

    好一会儿,硝烟散去,入眼的是一个巨型的坑洞,赵高诚跪倒在坑底,衣衫破碎,身上钟馗的威压荡然无存!

    只除了那些石柱,依旧屹立不倒!

    钟馗真神竟然直接就被这一击打散了!

    常松子等人如遭雷劈。

    怎么可能!

    这一下子,居高临下的变成了章奇志,他看着赵高诚,惋惜道:“其实我挺欣赏你的,有胆量,更有能力,只可惜了……”

    赵高诚猛地咳出一口鲜血,他一脸不可置信。

    竟然败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石柱上的常松子等人——

    不,他不能败,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

    而后他猛的抬头看向赵高诚:“你击溃了钟馗祖师的真神,你以为他老人家会放过你?所以只要我再次做法请神,就一定能再请来钟馗真神,钟馗祖师有五具真神,你的这些鬼兵呢,最多还能再被你提取两次力量,所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说完,他便再次横起了长剑,强忍着五脏六腑中传来的剧痛,快速诵道:“拜请伏魔钟馗爷,光碌大夫太始公……”

    然而章奇志脸上却不见半点惊慌,他桀桀笑道:“那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只有这点手段吗?”

    赵高诚:“……法门弟子专拜请,天师钟馗降临来,神兵火急如律令!”

    下一秒,又是一道刺眼至极的金光自他身体之中暴射而出。

    可不想就在这时,章奇志陡然祭出一个圆盘状的东西。

    那圆盘飞到半空中之后,便剧烈旋转起来,紧跟着,大地震动。

    就在金光即将贯穿云霄的一瞬,一道闪电状的细线划破天际,咔嚓嚓,随着一阵连绵不绝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天空瞬间分裂成了两半。

    以章奇志为中心,方圆百里的地方赫然脱离了原本的世界,另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而那道请神金光在发觉找不到目标之后,也随即消散了。

    赵高诚:“怎、怎么可能?”

    赵高诚看不出空间的变化,只是隐约感觉到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一咬牙,再次施展请神术:“拜请伏魔钟馗爷,光碌大夫太始公……法门弟子专拜请,天师钟馗降临来,神兵火急如律令!”

    这一次,请神金光依旧在贯入虚空的瞬间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

    赵高诚心慌意乱。

    难道是钟馗祖师出了什么事情?

    赵高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既然钟馗祖师请不来,为什么不试试其他神灵。

    哪怕请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都不是一个门派的。

    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赵高诚再次横起长剑,同时左手手掌在剑刃上一抹,顿时鲜血横流。

    而后他一边在空中快速地画着符文,一边诵道:“弟子赵高诚,今夜以血为祭,化作百千亿祥云,惊天动地,叩请九天玄女娘娘,北斗星君,太上仙师以及诸天神圣,降临坐镇,十方世界,上下虚空,东西南北,无所不在,无处不到,如蒙获法恩垂怜,得以万分灵验,弟子愿终身侍奉于座前,虽万死无悔!”

    他这是把满天仙神请了个遍!

    话音一落,符文成型,下一刻,便化为一道金光,贯入虚空,而后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彻底消失……

    “哈哈哈!”等到章奇志笑够了,像是怜悯赵高诚一般,他说道:“我要是没有完全的计划,又怎么敢兴兵造反。”

    那个圆盘也是他从地府偷出来的,是一个仙器,可以自成一个小型空间。

    所以他的计划便是趁着地府大乱,招兵买马,再狩猎修士,吸取他们的功力强行突破鬼帝,到那时,这一方小世界还不是任他揉捏,等到将来地府终于腾出手来围剿他,他便带着手下的人遁入这个小型空间之中,继续做他的逍遥鬼帝。

    只可惜,计划才刚开始了一半,他就已经被逼的走到最后一步了。

    他得意不已:“所以不是你的请神术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因为没有我的允许,你的请神金光根本无法飞出这个空间,更别说传递到那些神灵那里了。”

    赵高诚面色一白,身体摇摇欲坠。

    常松子等人也不由闭上了双眼。

    中年道士一脸绝望,喃喃说道:“完了!”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灰蒙蒙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点。

    而后,这个光点越来越亮,并急速向下坠去。

    下一秒,金光急踩了一脚刹车,最后稳稳的在赵冶身前落定。

    ——赫然正是之前赵高诚发出去的那道请神符文。

    赵高诚:“……”

    章奇志:“……”

    赵冶:“……”

    作者有话要说:  请神符文:亲,接任务吗?

    补不知道多少天之前的更新,看在大长章的份上,原谅蠢作者昨天断更了吧!

    :其实昨天蠢作者通宵了,但是还是没有码到想要码完的剧情点,所以就鸽了!

    感谢在2020-02-21 04:00::3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666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shine、替身人格鱼宝宝、fuli子释、戏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玩玩 23瓶;深深深 20瓶;大san 17瓶;jq95517522、楼下全员贱人、sakura、坐在墙头等风来cium、筠深芸、葙鱈 10瓶;666 5瓶;胖九五、娇娇、梦之蓝枫、月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