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54、第五十四章

求你别秀了 54、第五十四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沈怀川目光微闪, 故作担忧道:“要不, 看看吧!”

    而后他补充道:“陈老医术精湛, 在户市是出了名的,凡是他诊断出的病情, 绝不会出错, 甚至有些国外的患者都会找上门来求他医治。”

    他可废了好大的劲才让陈老答应帮他演这么一出戏的。

    听见这话, 赵冶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诊所。

    陈老:“……”

    陈老吹胡子瞪眼, 他一个男科大夫的诊所里要是车水马龙,那叫人间惨剧好嘛!

    赵冶反应过来, 既然沈怀川都这么说了, 为了让他安心,他也只能说道:“好吧!”

    陈老轻轻哼了一声,这才把手搭到了赵冶的手腕上。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的脸色渐渐地凝重起来。

    沈怀川见状,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足足过了七八分钟,陈老才收回搭在赵冶手腕上的手, 干声说道:“是我看错了, 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

    早知道他就不该随便找了个借口叫住赵冶了,现在打脸了吧!

    也怪他因为沈怀川之前的叮嘱,所以先入为主, 认为赵冶是真的有病。

    赵冶没说话,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沈怀川却是一愣,这和他们之前商量的不一样啊,说好的等诊断出来具体病因之后, 就随便给赵冶安上一个假病,然后开药让他回去吃呢!

    他想了想,便对赵冶说道:“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想要请教陈老,你先帮我把这些药材放到车上去吧!”

    直觉告诉赵冶,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但是沈怀川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多问,只能是点了点头:“好!”

    等到赵冶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门外,沈怀川当即问道:“陈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老两眼一翻:“他身体很健康,一点问题都没有。”

    沈怀川懵了一瞬:“什么?”

    陈老只说道:“我仔细诊了三回,肯定没诊错。”

    沈怀川彻底懵了:“这、这怎么可能?”

    “可是……”

    沈怀川有些难以启齿。

    陈老想了想:“虽然男性一般到十八岁就基本发育成熟,但其实每个人的发育情况也是有一定的差异的,像有些人发育迟缓,二十四岁才开始发育的也是有的,所以也许他还在发育中或者根本还没有发育……”

    要不然情商也不会这么低!

    陈老继续说道:“不过这个可能性比较低,毕竟我没有诊断出来,当然了,也不排除他自制力比较强或者有什么心理方面的问题。”

    沈怀川:“啊?”

    沈怀川直接就把后面那些话给忽略了。

    他不由地回想起那根胡萝卜的轮廓。

    这都算还没发育好,要是等发育完全……

    这、这么刺激的吗!

    这难道就是老辈人说的祸福相依!

    大悲大喜之后,沈怀川一想到日后的幸福生活,突然有点飘!

    连带着他是怎么走出诊所的他都忘了。

    但是这种无法言说的兴奋没能持续多久,因为外边出事了。

    事情要从赵冶听从沈怀川的安排,先回车上说起。

    出了诊所大门之后才发现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小轿车突然冲进这狭小的巷子里。

    赵冶虽然及时往后躲了一下,但还是被溅了一身水,而车子也慢慢停了下来。

    但对方并不是为了回来向他道歉,而是径直停在了巷尾一户人家的大门前。

    只看见车上先是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他先是撑开一把黑伞,然后跑到后座,拉开车门,紧跟着一个身着唐装,看起来气质不俗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等在门口的一家人当即迎了上来,为首的廋高个操着一口别扭的普通话:“灵松自道长,扩吧你等赖了!”

    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光头。

    撑着伞的年轻男人当即说道:“算你们运气好,正好赶上我师父从南洋回来,要不然一般人想请我师父出马,还真不一定能请到。”

    中年男人也就是廋高个口中的灵松子道长高台着下巴,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你们放心,有我在,任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再厉害,也不敢放肆。”

    廋高个没听懂,站在他身边的眼镜男当即用英语翻译了一遍给他听。

    廋高个听了,自然是大喜过望,他说:“那就号,那就号,由到账这句花,握救放心了。”

    说完,三人当即就把灵松子道长两人迎了进去。

    赵冶听罢,眉头一挑,什么时候灵松子这个名字这么大众了,而且这个灵松子道长的水平……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巷尾那户人家家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紧跟着这位灵松子道长突然从院子里冲了出来,一边脱衣服,一边在雨里狂奔起来:“哦,下雨喽……”

    在他身后,一群人追着不放:“灵松子道长,您怎么了?”

    “师父,你停下!”

    ……

    赵冶:“……”

    一会儿的功夫,‘灵松子道长’就跑到了赵冶身前。

    这么大一个人杵在那儿,想不注意到都难,他当即欢快地招呼道:“来啊,一起浪啊……”

    看到这一幕,远远跟在后面的年轻男人当即冲着赵冶喊道:“快,快拦住他!”

    赵冶没搭理,任由‘灵松子道长’从他面前跑了过去。

    年轻男人见状,直接气炸了,等跑到赵冶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质问道:“我刚才叫你拦住我师父,你为什么不帮忙?”

    赵冶却反问道:“刚才你们开车过来的时候应该有看到我吧!”

    年轻男人一愣。

    然后就看见赵冶抬手拍了拍肩膀上的泥渍。

    年轻男人反应过来,知道赵冶这是在报复他刚才开车的时候把水溅到了他身上,他气急败坏:“你——”

    话还没说完,只看见‘灵松子道长’又折了回来,直接跳上了他们来的时候开的那辆车,跳起了广场舞来。

    砰!

    前挡风玻璃直接裂开了。

    年轻男人面色巨变,急声喊道:“快,快拦住他!”

    那可是他租来的车,要是弄坏了,卖了他都不一定赔得起。

    然而话音未落,又是砰的一声,‘灵松子道长’一个没站稳从车子上摔了下来,把左后视镜给掰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其他人瞅准时机,扑了上去,将‘灵松子道长’给制住了。

    ‘灵松子道长’当即大声嚷嚷道:“放开我,快放开我,不然老子叫你们好看!”

    听见动静,住在附近的人纷纷打开房门探出头来。

    在看到‘灵松子道长’几乎光|溜溜的肥硕身体的时候,又纷纷把头缩了回去。

    “得,又疯了一个!”

    “这是第几个了?”

    “不算上葛家的人,第三个了吧!”

    “我听说这葛家人以前是干盗墓的勾当的,发家就不正,他家风光了这么多年,现在这样应该是遭了报应了!”

    “快把门关上,别到时候牵连到我们,幸好这儿马上就要拆迁了,要不然每天闹上这么一出,还不得把人吓死!”

    再然后,听见动静的陈老也赶了出来。

    “怎么回事?”

    赵冶直接伸手捂住了沈怀川的眼睛,想了想又觉得光天化日的不合适,于是又放下了手,站到沈怀川身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别看!”

    沈怀川:“……”

    然后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喊:“快,把我师父的衣服捡过来!”

    沈怀川顿时就明白了。

    天呐,这竟然还是一根酸萝卜!

    沈怀川眨了眨眼。

    怎么感觉越来越棒了!

    另一边,陈老很快就跑了过去,当即就要上前帮忙。

    没成想下一刻,‘灵松子道长’用力一挣,制住他的人全都飞了出去,除了陈老踉跄着勉强站稳了身体之外,其他人都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然后‘灵松子道长’稍一用力,把车子右后视镜也掰了下来。

    年轻男人见状,都要哭出来了。

    然后‘灵松子道长’便又撒起了欢来。

    第三次追着‘灵松子道长’路过赵冶身边的时候,陈老扶着腰停了下来,一边粗喘着气,一边忍不住说道:“干看着做什么,帮忙啊!”

    赵冶原本还真不打算插手这件事,可是转念一想,这位‘灵松子道长’要是一直这么跑下去,那他和沈怀川一时半会儿的怕是走不了。

    所以他也只能说道:“够了!”

    陈老:“……”

    陈老后知后觉这话是对‘灵松子道长’说的,他一阵气结。

    要是能把人叫住,他们还用得着这么辛苦地追吗?

    却不想下一刻,已经跑过去二十几米之远的先是身体一颤,而后竟然真的停了下来。

    ‘灵松子道长’回过头,兴奋的神情还僵硬在脸上,眼中却已经升起了一丝惊惧。

    ——只有他才知道,刚才赵冶说出的那两个字里,蕴含着怎样的威压。

    ‘灵松子道长’顿时不敢放肆了,因为也跑不了,他迟疑着走向赵冶,试探道:“大人?”

    陈老:“……”

    陈老一脸懵逼。

    同样一脸懵逼的还有葛家人和年轻男人。

    等到陈老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葛家老宅里了。

    ——葛家人可不傻,一看刚才那架势,哪还能不知道那个缠了他们大半个月的鬼是被赵冶给镇住了。

    因为前段时间被人请去看病,昨天才刚回来,所以不知道葛家这档子事的陈老还是没有想明白,刚才那个‘灵松子道长’一看就是犯了疯病了,怎么赵冶就说了一句话,他就突然好了呢?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下一秒,只看见‘灵松子道长’身体一颤,栽倒在地。

    紧跟着一道虚晃的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是个鼻青脸肿的中年男鬼。

    陈老:“……”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发现的确不是自己眼花之后,嘴巴就比不上了。

    至于在场的葛家人,则是早就缩到了角落里,并且一脸惊恐的看着男鬼。

    除了廋高个也就是葛承望——

    他皱着眉头,总觉得这个男鬼看起来有点眼熟。

    年轻男人甚至顾不上倒在地上的‘灵松子道长’,他一脸恍惚:“竟然、竟然真的有鬼!”

    而后不等他回过神来,便听见赵冶说道:“你是孙聪?”

    年轻男人也就是‘孙聪’下意识回道:“什么?”

    下一秒,他话音一转:“没错!”

    等等——

    赵冶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告诉过赵冶他的名字。

    他面色一变:“你是谁?”

    “我是谁?”

    赵冶说道:“我是你祖宗!”

    陈老:“……”

    这就直接开骂了?

    他现在才知道,刚才在诊所里,赵冶只是‘嘲讽’他没客人已经是很客气了。

    ‘孙聪’只以为赵冶还记恨着他刚才开车的时候把水溅到了他身上的事情:“你——”

    然后就听见赵冶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是孙聪的话!”

    刷的一下,‘孙聪’面色巨变,他这才意识到他们师徒俩是假李逵犯到真李逵手上去了。

    其实他们师徒俩原本是天桥底下算命的,平日里也是靠着坑蒙拐骗为生,这一次也是偶然听人说南洋的灵松子道长带着徒弟孙聪到了户市,又听说了葛家发生的事情,就想假冒灵松子师徒的名号挣一笔大的,为此还特地租了一辆豪车撑门面,结果刚开了个头就被人抓了个正着。

    想到这里,‘孙聪’心都凉了!

    听见这话,葛家人哪还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原本就有些怀疑,怎么传闻中那么厉害的灵松子道长,竟然和他们之前找的那两个神婆大师一样,被那个男鬼耍得团团转。

    感情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骗子!

    他们当即就怒了,直接挽起袖子:“混蛋……”

    “好了,这事先放到一边。”

    赵冶说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葛家人当即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他们顿时有一肚子苦水想要倒出来,然后不等他们开口,一旁的男鬼已经抢在他们前面大喊道:“都是他们干的好事!”

    甚至于男鬼的情绪比他们还要激动。

    葛家人:“……”

    眼镜男也就是葛弘厚当即说道:“怎么就是我们干的好事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就是……”

    在葛家人的三言两语中,事情的来龙去脉很快就拼凑了出来。

    这事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他们接到通知,说是老宅要拆迁了,因为拆迁事宜是政府主导,也是为了这片区域的未来发展,他们心底虽然不愿意,却也没有反对。

    为了这事,葛承望也专程从m国赶了回来,他是长子长孙,也是葛家现在的领头人。

    结果拆迁合同签下来的第二天,他们家就出事了。

    第一个中招的就是葛承望。

    葛弘厚指着自己等人的大光头,说道:“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上个月十七号的那天晚上,我大哥被这家伙上了身,然后半夜溜进我们的房间,把我们剃成了光头。”

    说到后面,葛弘厚甚至有些崩溃,因为被剃了光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剃着剃着你突然醒了,然后发现月黑风高,一个人影站在你床前,拿着一柄剃刀向你挥了过来……

    男鬼当即反驳道:“说起来你还得感谢我喜欢有仇当场就报,否则拖到明年正月再给你剃头,你们全家就等着哭吧!”

    这事还不算完,第二个的中招的就是葛弘厚,也是半夜三更的时候,他闯进了其他人的房间,挨个给他们……换上了女装,制服和水手服那种,还画了个精致的妆,末了,还拍照上传到了社交网站上……

    然后是第三个……

    如果说葛承望半夜给他们剃头可以用梦游来解释,难道葛弘厚、其他人都是梦游吗?

    葛家人怕了,顾不上送老宅最后一程,就纷纷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然后他们惊悚地发现,不管他们跑出去多远,当天晚上都会莫名其妙回到老宅。

    他们彻底慌了,这才手忙脚乱地找起大师来,想要请他们帮忙解决这件事情。

    葛弘厚说道:“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那么厉害,我们请来的大师都被他给整跑了!”

    其他葛家人也跟着怒瞪男鬼:“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鬼当即说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是这个老宅的宅男……不对,宅鬼。”

    沈怀川当即问道:“什么是宅鬼?”

    看见其他人也一脸茫然的样子,赵冶当即简单解释道:“有一些鬼魂,因为尸骸埋在一处房屋下面,久而久之就会变成这处房屋的地缚灵,所以他们便会将这处房屋当成自己的家,这样的鬼魂就是宅鬼。”

    “宅鬼有好有坏,如果这处房屋原本就是有主人的,坏的宅鬼会使劲手段,逼迫房屋主人搬离,从而达到霸占房屋的目的。好的宅鬼会和屋主和平共处,还会给予屋主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充作借住报酬。”

    葛弘厚当即说道:“所以你这么闹腾就是为了把我们逼走,好霸占老宅?”

    可这也不对啊,老宅现在都要拆迁了,他霸占了也没用啊!

    男鬼怒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一百多年了,你以为你们葛家当年是怎么发的家?”

    葛家人却是一愣。

    这事他们当然是再清楚不过,据说他们葛家当年能发家,是因为他们祖上做梦梦见了某个地方藏着一盒金子,结果他们祖上过去一找,果然从那个地方挖出了三十多两金子,正是靠着这些金子,他们葛家才有了做生意的本钱。

    后来,这件事流传了出去,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他们葛家是盗墓起的家了!

    葛弘厚结结巴巴:“所以,那些金子的事是你告诉我们家祖上的?”

    男鬼重重哼了一声:“还有你爹十五年前经商失败后突然中了彩票的事。”

    这么一说,男鬼还是他们家的恩人了。

    葛弘厚顿时气不起来了,他只是有点想不明白:“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们?”

    他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但还真没有过性命之忧。

    男鬼当即指向葛承望,怒声说道:“你问他干了什么好事?”

    这话葛承望听懂了,所以他直接懵了:“窝?”

    男鬼说道:“我的尸骸就埋在这座老宅下面,知道这一片要拆迁了之后,我特意去看了图纸,发现这座老宅所在的位置以后是要建成公共厕所的,这怎么行……”

    而后男鬼指着自己满是青肿的脸,怒气冲冲道:“他不是你们这一辈的老大吗,我就入了他的梦,想和他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帮我迁个坟什么的,结果我求了他几个小时,口水都快说干了,这个家伙不答应也就算了,还打了我一顿……”

    因为男鬼入的是葛承望的梦,作为梦境的主宰,葛承望还真能打到他!

    这口气男鬼当然咽不下去,所以才决定先把葛家人折腾一顿再说,而且是怎么高兴怎么来!

    男鬼的语速太快,以至于葛承望根本没听懂。

    好在一旁的葛家人给他翻译了一遍,他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他刚才觉得男鬼有些眼熟。

    葛弘厚却是明白过来了,他当即解释道:“这事……也怪我大哥,他从小在m国长大,你知道的,因为环境使然,所以不怎么会说汉语,因此他可能根本没听懂你在说什么,又觉得你很烦,所以才忍不住对你动了手!”

    听见这话,葛承望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男鬼仔细回想,好像葛承望的确不怎么会说汉语来着。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急,沈怀川带赵冶去看男科的事情,肯定是要在合适的时机让赵冶知道的!

    二合一,补昨天更新,啾咪!

    感谢在2020-02-16 02:16::44: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戏炀 2个;糖醋员外、沙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弄晴小雨 2个;seasland、戏炀、九歌千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乐微 50瓶;主攻爱好者 20瓶;陌上 14瓶;岚烟 11瓶;eltanin、天木蓼、颖兮 10瓶;七弦 8瓶;弄晴小雨、啊糯、cyllxy、?????、幽夜蔷、刘大扁 5瓶;瓶;我要上天!、cocochen、云青 2瓶;听雨吹风、月狐、慕云、小猪、白茶清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