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28、第二十八章

求你别秀了 28、第二十八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

    离开秦家之后, 灵松子就带着徒弟孙聪去了宋家。

    他此次回国, 正是因为接到了宋家的邀请。

    宋家是户市本地的名门望族, 家族传承四百年,一直屹立不倒。

    可就在前段时间, 宋家出事了, 先是公司股票被外国势力狙击, 损失惨重, 而后名下的工厂也接连出事,火灾、地陷、有毒气体泄露……好在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到了现在, 宋家开始死人了。

    出了这样的事,宋家人自然寝食难安。

    因为四十年前,灵松子曾受过宋家人的恩惠,因而在接到宋家的邀请之后,他专程从南洋赶了过来。

    灵松子到的时候,宋家现任家主宋成和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他一脸憔悴:“劳烦道长千里迢迢赶来, 宋家不胜感激!”

    灵松子看着他胸前戴着的白花,安慰道:“宋先生节哀!”

    死的是宋成和养子一家四口,死亡原因是车祸, 而且都是当场毙命。

    宋成和有两个儿子, 养子宋智信,行大,亲子宋家辉, 行二。

    宋家辉从小顽劣,有一次大夏天和几个同学一起跑到水库游泳,因为脚抽筋溺了水,宋智信的父亲陈大河正好路过,把他救了上来,结果自己却不幸身亡,她老婆见状,直接卷了家里的钱还有宋家给的几十万赔偿跑了。

    宋成和当即落下泪来:“可怜我的大儿子智信,当年我把他带回宋家,收他做养子,本来是为了报答陈兄弟的恩情,没想到最后,反而是害了他,是我对不住陈兄弟。”

    灵松子倒是能够体会宋成和现在的心情,正是因为亲子宋家辉不成器,所以宋成和对养子宋智信抱有更大的期望,几乎是把他当成继承人在培养。

    现在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继承人说没就没了,还是一家四口同时惨死,再加上宋家传到宋成和这一代,人丁稀薄,宋智信一家死了,宋家一下子减员一半,宋成和能不伤心吗!

    宋成和又痛声说道:“想我宋家积德行善几百年,自问从未做过亏心事,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

    听见这话,灵松子正色说道:“宋先生放心,贫道一定竭尽全力帮宋家解决此事!”

    宋成和感激不已:“那一切就麻烦道长了。”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宋成和直接把灵松子带到了宋家祖坟。

    因为宋家一向与人为善,且乐善好施,所以哪怕经历了卫国战争和大动乱,宋家传承也从未断绝。

    所以今天的宋家祖坟,就算是用波澜壮阔来形容也毫不夸张。

    因为放眼望去,整整四个山头,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宋家人的坟头,至少有四五千座之多。

    宋成和把灵松子领到一处施工现场,正中央是一个两米见方的黑洞,只看见源源不断的黑气正从黑洞之中飘散出来,然后便被一道阵法隔绝在外。

    宋成和说:“一个月前,我决定将宋家列祖列宗的坟墓全部翻修一遍,结果修到这儿的时候,地面突然塌进去一个洞,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宋家再也没有安宁过。”

    灵松子心惊不已:“如此浓烈的煞气,下面到底埋的什么东西?”

    “不知道。”宋成和指了指洞口旁的几根石柱,说道:“这个阵法就是陈大师布置的,为的就是隔绝这些煞气,以免它们泄露出来。”

    陈大师是宋家刚出事的时候,宋成和请回来的,可是他下了黑洞之后就再没了消息,宋成和这才迫不得已又请来了灵松子。

    因为就算隔绝了这些煞气也别用,宋家历代祖宗的坟墓都埋在这儿,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些煞气就会日复一日地从地底侵蚀宋家的祖坟风水,而宋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灵松子当即说道:“既然如此,我这就收拾东西,准备下洞。”

    宋成和当即说道:“道长千万小心!”

    准备好要带的东西之后,灵松子就带着徒弟孙聪下了黑洞。

    黑洞其实并不深,只有不到十米的样子。

    孙聪拿着强光手电筒往前一照,前方赫然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通道,左右两侧的墙壁上更是长满了青苔。

    这里看起来像一座古墓。

    “走。”

    灵松子手持长剑,向前走去。

    大约走了两三分钟,随着周围墙壁上的青苔越来越少,他们终于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半开的石门。

    “小心点!”

    灵松子吩咐徒弟,而后小心翼翼地向门内走去。

    视野瞬间开阔了起来,这里似乎是一座大殿。

    只是大殿空荡荡的,而且有些地方已经塌了,除了屹立在两侧的一排锈迹斑斑的巨型铁像之外,什么都没有。

    孙聪心底一松,他凑上前打量着这些铁像,这些铁像赫然正是电视剧里常见的清朝八旗兵形象,不过它们都闭着眼睛。

    也就在这是,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半开的石门突然关上了,并且连门缝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孙聪心跳一滞,然而不等他回头查看,下一刻,他面前的巨型铁像赫然睁开了眼睛,露出两道猩红的目光,抽出腰间的长刀砍向孙聪。

    灵松子反应过来:“小心!”

    而后他抓出一张金光符掷向孙聪面前的铁像。金光符瞬间炸开。

    却不想硝烟散去,铁像身上除了掉了几块铁锈之外,竟毫发无损。

    灵松子面色微变,下一刻,大殿中的其他铁像纷纷向他围了过来。

    灵松子当即喊道:“快跑。”

    因为铁像太过坚硬,两人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无法消灭他们,只能一个劲儿的逃跑。

    “不对——”

    灵松子突然发现,随着他们因为力气消耗过度,所以逃跑的速度越来越慢,这些铁像的速度竟然也跟着慢了下来。

    这样一想,这些铁像不像是在追杀他们,倒像是想把他们赶到什么地方。

    也就在这时,灵松子才发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跑进了一条通道里。

    然后身后就是刀枪不入,求追不舍的铁像,他们根本没有选择,只能继续往前跑。

    直到他们又跑进了一个石门之中。

    锵!

    这些铁像齐刷刷地停下了脚步,退了回去。

    下一刻,石门关闭,门缝消失。

    但灵松子两人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因为他们进入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石洞之中,石洞的墙壁上爬满了黑色的藤蔓,藤蔓后面是一根根刻满了诡异花纹的巨型铁柱,石洞的地面上是密密麻麻的尸骨。

    灵松子一脸苦涩:“这竟然是一个万尸坑!”

    也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躺着一具被撕成碎片的尸体,那大概就是宋成和口中那位下了洞之后就再没了消息的陈大师了。

    再然后,这些尸骨之上飘出来一只只两眼猩红的厉鬼,而且还都是几百年的厉鬼,少数几个穿着明朝军服,看数量,竟有一两千之多,它们一脸狰狞,齐齐冲着他们冲了过来。

    灵松子的心彻底凉了。

    而另一边,终于打听到了灵松子去处的灵真道长在做了长足的心理准备之后,终于敲响了宋家的门。

    “你说什么,我师兄已经失踪了三个小时了?”

    灵真道长面色巨变,刷的一下站起身来。

    “对,”宋成和红着眼眶:“就怕,就怕他们已经……”

    “不可能。”灵真道长只觉得头晕目眩。

    他和师兄三十余年未见,难道这好不容易见了一次面之后,就要天人永隔了吗?

    而后他反应过来:“师兄一定不会出事的,我这就去救师兄。”

    “不行。”宋成和也反应过来:“那里面实在是太危险了,我宋家已经害了陈大师和灵松子道长,不能再害了你。”

    “我说行就行。”现在灵真道长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心中现在只剩下一个念头,他要是不去救他师兄,他师兄才真有可能出事。

    宋成和见实在说不过他,只能是点了点头:“那好吧!”

    宋成和把灵真道长带到了黑洞前。

    看见灵真道长毫不犹豫跳进了黑洞,他一扫脸上的担忧,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密林中走出来一个身着道袍的中年男人。

    他在宋成和身边站定,脸上露出一丝满意:“我原本还在担心那位陈大师和灵松子道长镇压不了这个万人坑,没想到现成的沙包就送上了门来。”

    宋成和心里的石头也跟着落了地,他转头看向中年男人:“高泉道长,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中年男人也就是高泉道长意有所指:“此事一成,宋家接下来的三十年可以安枕无忧了。”

    宋成和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当即说道:“高泉道长放心,答应给你的东西我宋家一定一分都不会少。”

    “那就好。”

    高泉道长和宋成和相互对视了一眼,当即大笑起来。

    而石洞里,厉鬼肆虐,鬼哭狼嚎的声音不绝于耳,孙聪一脸惨白,瘫坐在地上,他全身是伤,尤其是十根手指头,白肉外翻,惨不忍睹,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师父,我想吃你包的饺子了。”

    灵松子也没好到哪儿去,他们现在龟缩在石洞一隅,身上所有的符篆都已经用光了,就连法剑也卷了刃,只能靠指尖血在地上画一座小型防御阵来抵御厉鬼的进攻。

    可是厉鬼数量繁多,它们可以轮番进攻,灵松子两人的十根手指头却已经流不出血了。

    最多再过五分钟,阵法就会被厉鬼彻底攻破。

    而他们,只怕连魂魄都会被厉鬼们生吞活剥。

    灵松子抱着他,红了眼眶,孙聪是他收养的孤儿,他们名义上是师徒,实际上却更像父子。

    而现在,他们父子俩就要死在这儿了。

    想他灵松子闯荡江湖几十年,斩杀的厉鬼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他今天却栽在了一群厉鬼手里,真是可笑。

    而后灵松子的思绪渐渐飘远,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苦笑着说道:“其实我包的饺子味道很一般,你师叔包的饺子味道那才叫一个绝。”

    孙聪勉强打起精神来:“怎么个好吃法?”

    灵松子两眼恍惚:“好吃到你师祖稀里糊涂的把观主之位传给了他。”

    灵松子以往从未对孙聪说起过这些,所以孙聪很好奇:“师傅,师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灵松子:“你师叔啊,他就是个蠢东西……”

    孙聪努力回忆那天在秦家见到灵真道长的那一幕,想着,他看起来还挺和蔼,不像是很蠢的样子。

    “师兄,你在吗?”

    灵松子:“……”

    他好像听到那个蠢东西的声音了。

    而后灵松子回过神来,他想,应该是错觉吧!

    他继续说道,并且一脸嫌弃:“他除了会做饭之外,什么都不会……”

    “师兄,你还活着吗?”

    灵松子:“……”

    灵松子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他一脸不可置信,猛的抬头看向前方。

    下一秒,石门打开,灵真道长冲了进来。

    穿过一层层张牙舞爪的厉鬼,他一眼就看见了角落里的灵松子师徒。

    他当即掏出一把符篆,左右开弓,硬是从里三层外三层的厉鬼里打出了一条通往灵松子师徒的通道。

    灵真道长激动不已:“师兄,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

    灵松子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他神情复杂:“你怎么来了?”

    灵真道长说:“我听宋先生说你们已经失踪三个多小时了,担心你们出事,所以就跑来救你们了。”

    听见这话,灵松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你要怎么救我们?”

    灵真道长看了看双手,符篆只剩下一张了。

    ——因为太过心急,以至于慌了阵脚,所以他什么也没准备就直接跳下来了。

    他刚才能有符篆用,还是因为他有随身携带符篆的习惯。

    而后灵真道长转过头,他刚才的攻击似乎是彻底激怒了这些厉鬼,它们现在正张牙舞爪,奋不顾身的往这里冲,大有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的架势。

    孙聪眼中希望的火光瞬间熄灭了。

    他现在算是信了师父说师叔是个蠢东西的话了!

    灵真道长正要解释,然后便听灵松子说道:“算了,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出现在这里,但是现在你来了,我很意外,也很感动!”

    灵真道长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有些无措。

    灵松子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几次张口,又几次合上,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他说道:“其实当年,我只是一时口不择言,才会骂你卑鄙龌龊,故意诱导师父将观主之位传给了你,毕竟,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清楚吗?”

    他六岁跟着师父学道,那年他二十四岁,十八年来,他时时刻刻以青川观未来观主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晚上做梦梦见的都是光大青川观。

    然后他的世界突然塌陷了。

    灵真道长瞬间红了眼眶,他哽咽不已:“我知道,我都知道。”

    灵松子:“我之所以远走南洋,一方面是因为年轻气盛,一方面是因为……无颜见你。”

    结果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

    就是这样一个误会,在时间的加持下,成了他心中刻意回避的存在。

    “也是我的错,”灵真道长抱住灵松子,痛哭流涕:“如果我当时能多照顾着点师兄你的情绪,事情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大概是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灵松子一脸解脱,他拍了拍灵真道长的背:“现在说开了也不算晚。”

    总比带到坟墓里要强。

    灵松子泪流满面:“而且,能死在华国的土地上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就是害得你也要跟着我们一起死!”

    等等——

    “谁说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灵真道长直起身,却是一愣。

    灵松子:“……”

    灵松子苦笑一声:“难道还有谁能救我们不成,别告诉我你打算向你那两个徒弟求救?”

    他以为赵冶和赵晨星一样是他的徒弟。

    只看见灵真道长抬起袖子抹干眼泪,然后拿出手机。

    灵松子:“没用的,这里磁场紊乱,手机根本接收不到外界的信号。”

    “没事。”

    灵真道长直接揭开手机后盖,露出里面的一张符篆。

    他拿起那张符篆,口中快速默念咒语,下一秒,符篆凭空自燃,化为一只纸鹤,漂浮在半空中。

    看见这一幕,灵松子面色巨变,这分明是青川观的独门秘术:千里传音符。

    千里传音符,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千里传音,正是因为效果奇特,所以成符极难,以至于明朝以后,青川观就已经无人能够画成此符。

    而后便听见灵真道长冲着纸鹤喊道:“祖师伯,救命!”

    下一秒,只看见白光一闪,纸鹤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祖师伯?

    灵松子面色又是一变,而后恍然大悟!

    他有些激动。

    也不知道诈尸的是他们家哪位祖宗?

    而后灵真道长转过身,笑着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只需要等祖师伯来救我们就好了。”

    千里传音符就是赵冶画的,防的就是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而灵真道长之所以把千里传音符放在手机里,纯粹是因为同作为手机癌重度患者,他可能忘记带什么东西,但绝不会忘了带手机。

    悲伤的气氛荡然无存。

    灵松子反应过来,硬生生把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他面无表情:你既然能请来祖师伯相救,为什么不早点说,还欺骗我的感情?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1-14 17:18::5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ink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诸疏 2个;一页土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全世界欠我一个王慧侦、弄晴小雨、德克萨斯做得到吗 2个;昭玉灵邪、灼゛夏、别过来!、小黑羊哟、香yuユールシア、25637443、seaslan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夕节 80瓶;小祖宗、xia米 60瓶;枣药丸 43瓶;哇哒 41瓶;莫相離 40瓶;相羽 36瓶;cynthia王、night、清风、弄晴小雨 20瓶;一念尘寰 19瓶;小黑羊哟 14瓶;靠垫、惜辞、seasland、主攻文好少、中二君、药师家阿九、絕緣串 10瓶;兮流岚 6瓶;zy、沐修、简简单单75、loveflish 5瓶;玄十九 4瓶;紫怡魅惑 3瓶;cocochen、独自美丽 2瓶;淳于、菁菁、醒了、鱼、芊芊、山私我寄几、月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