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21、第二十一章

求你别秀了 21、第二十一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半个小时后,陈大师等人压着八只厉鬼回来了。

    一群人再次齐聚李家别墅,虽然每个人身上都挂了彩,但好在都没有伤及性命。

    “祖宗!”

    赵晨星从陈大师身上下来,一脸兴奋地扑向赵冶,哪还有半点昏昏欲睡的样子。

    赵冶一把接住他:“没有受伤吧?”

    “没有。”赵晨星激动不已,以至于说出的话也没经过思考:“陈道友好厉害,每次都能击中厉鬼,几张符篆下去,就把那些厉鬼全都抓住了,我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这种场面!”

    无形中辈分被一降到底的陈大师:“……”

    明明是夸奖的话,但是陈大师听了一点都不开心。

    为什么你叫赵冶祖宗,却叫我道友?

    我怀疑你在报复我刚才骂你熊孩子,并且我有证据!

    但是陈大师也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然后他就想到了自己等人一开始对赵冶和赵晨星的嫌弃。

    他一脸尴尬,将手里的背包递给赵冶:“主要是赵……前辈的符篆厉害!”

    他原本想称呼赵冶为道友的,但转念一想,毕竟修行也讲究达者为先,赵冶可比他们强多了,所以道友这个称呼就不太合适了。

    这就和他们当初觉得赵冶一个毛头小子,却敢称呼他们为道友一样。

    现在想想,对方当时哪里是失礼,分明只是单纯的客气罢了。

    但是让他跟着赵晨星喊赵冶祖宗也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于是陈大师说道:“刚才因为形势所迫,所以不得已擅自动用了前辈的符篆……”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因为突然暴富而太过兴奋,所以只顾着救人和教训这些厉鬼,却忘记了这些符篆并不是他的。

    他刚才是打爽了,可背包里的符篆也只剩下一小半了。

    “前辈放心,晚辈一定照价赔偿。”

    陈大师心中又喜又悲。

    喜的是终于体验了一回财大气粗的感觉,悲的是他大概要破产了。

    却不想赵冶接过背包,随口说道:“没事,几张符篆而已。”

    这些符篆只是他们的练手之作,因为平时也没什么用武之地,所以都在家里闲放着。

    这次把它们带过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他用不着,倒是帮了陈大师他们一把,也算是没浪费。

    陈大师顿时更不好意思了。

    此时,李正德夫妇也终于缓过气来,李夫人抢过一位大师手中的鞭子,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一个厉鬼身上,而后歇斯底里的说道:“说,你们为什么要害我儿子?”

    “啊!”那厉鬼本就伤痕累累,现在又狠狠挨了一鞭子,当即就去了半条命。

    为首的厉鬼瞳孔一缩,心知自己的性命现在就掌握在面前这些人手里,但他并没有服软,而是用着比李夫人还大的声音吼道:“这就要问问你的好儿子了,要不是他在我们的酒里下毒/品,我们怎么会死?”

    “什么?”李夫人震住了。

    李正德却越看这只厉鬼越觉得眼熟,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惊声说道:“你是孙商,孙光远的独子。”

    孙光远为人贪婪,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耐不住他四个姐姐都嫁进了豪门,所以很有背景,为了挽救日渐没落的李氏,李正德之前也是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终于打通了孙光远的关系。

    他反应过来:“等等,你不是出车祸死的吗?”

    他记得,孙商是在地下赛车场飙车的时候,因为车辆撞上围栏,加上后面几辆车连环追尾死的。

    李正德还去参加过他们的葬礼。

    为首的厉鬼也就是孙商冷笑着说道:“就是因为你儿子在我们的酒里下了毒/品,导致我们开车的时候意识紊乱,才出的车祸。”

    其他的厉鬼也纷纷怒视李正德夫妇,大有恨不得将李家人生吞活剥的架势:“没错,要不是你儿子,我们怎么会死。”

    “你儿子害死了我们,我们找他报仇有什么错?”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这——”

    陈大师等人面面相觑。

    这样一来,他们还真就不好处理这件事情了。

    “不,不可能,阿浩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李夫人喃喃自语。

    看见这一幕,孙商心底一松,果然这些牛鼻子道士都很正派,并不会随便处置他们。

    却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客厅之中突然响起一个凄厉的声音:“那是你们罪有应得。”

    众人顿时齐齐向声源处看去。

    是李浩。

    李夫人当即扑了过去:“阿浩,你终于醒了!”

    一脸惨白的李浩就着李夫人的手坐起身来,他看着孙商等人,红着眼眶,恨声说道:“还记得两个月前那天晚上,被你们拖进巷子里的那个女孩吗?”

    听见这话,孙商等人齐齐变了脸色。

    李浩一字一句:“那是和我一起在孤儿院做义工的同学,你们还把她的luo/照发到了她的同学群里。”

    “就因为你有一个好家世,能花钱帮你扫平所有麻烦,所以她就活该上诉无门,最后因为受不了流言蜚语,自尽身亡。”

    那个女孩的成绩很好,已经拿到了保送名校的名额,她原本应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可是现在,全都毁了。

    李浩极度愤怒,但他无能为力,因为他不能因此得罪孙家,否则他爸两个月来伏低做小奉承孙光远的心血将付之东流。

    但是李浩不甘心,于是他选择了下下策,并且终于让他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我原本没想杀你们,就是想让你们染上毒/瘾,你们害死了她,就该用下半辈子去偿还,怪就怪你们自己喝酒喝到一半又跑去赛车。”

    他不后悔做了这件事情,只是因为连累到父母而感到愧疚,但好在那场连环车祸没有伤及到无辜之人。

    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一脸怒容。

    奉羊道长看着孙商等人,骂道:“畜生不如的东西。”

    孙商下意识为自己辩解道:“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当时只是喝醉了。”

    陈大师冷笑着说道:“那你怎么不把你们的死归咎成酒驾呢!”

    奉羊道长直接看向赵冶:“前辈,你看这事该如何处理?”

    一时之间,所有人齐齐看向赵冶。

    李家人更是紧张不已,因为孙商这些人的死,李浩的确脱不了干系。

    赵冶想了想:“既然我们都不是警察,那就没必要按照法律的那一套流程来。”

    听见这话,李家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报警的话,一旦事情宣扬出去,不管是对李浩还是对李家都是灭顶之灾,因为孙商等人背后的势力一定不会放过李浩和李家。

    而后赵冶看向孙商等人,话音一转:“你们在李浩身上呆了这么多天,怎么样,他的福运好吃吗?”

    “前辈的意思是,他们掠夺的不仅是李浩的精气,还有他的福运?”

    陈大师恍然大悟,难怪从李浩的面相看,不像是个有福之人,倒像个短命之徒。

    原本他还在想,一个短命之徒怎么会投生到李家,原来是因为他的福气都被孙商等人吸走了。

    难怪孙商等人这么怨恨李浩,却没有直接杀掉他。

    难怪他们明明是一群新鬼,实力却如此强悍。

    又一想,这得是多大的福运,才能供出这么多厉鬼。

    赵冶索性将整件事情分成两件事情来看。

    先说李浩和孙商等人之间的恩怨。

    他看着李浩:“你杀了他们,他们夺了你的福运,你们两清了。”

    他顿了顿:“善心难得,继续保持,以后多做善事,福运还会再有的。”

    李浩含泪点了点头。

    然后是孙商等人和那个女孩之间的恩怨。

    他转头看向孙商等人:“你们犯下的事情人神共愤,罪不可赦!”

    孙商面色巨变,终于怕了:“不,你们不能杀掉我们……”

    赵冶还真没打算杀掉他们,因为那会脏了他的手。

    他看向奉羊道长等人:“诸位以为如何。”

    奉羊道长等人纷纷说道:“这样处理再合适不过。”

    其中一位c高个大师当即说道:“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比如先把孙商等人镇压个十几年,耗尽他们从李浩那里夺来的福运,然后再送他们下地狱。

    而且这样一来,也就不必担心孙商这些人的家人发现事情真相,进而报复李家。

    事情圆满解决,赵冶等人也该回去了。

    临行之前,李正德夫妇自然是千恩万谢,然后给赵冶等人一人封了个红包。

    出了李家,奉羊道长等人拿着收到的红包直接找上了赵冶:“这次的事情多亏了前辈,要是没有前辈,我们这次恐怕都要折在这里了,这些钱我们受之有愧,请前辈务必收下。”

    赵冶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收下了。

    然后他拿过赵晨星的背包递给奉羊道长:“要不是你们摆阵把那些厉鬼从李浩的身体里逼出来,事情肯定没这么容易解决。所以我也不白拿你们的钱,这些符篆就送给你们了。”

    他轻车熟路的补充道:“这些钱就当做是你们给我们青川观的香火钱了。”

    “这可不行……”

    陈大师连声说道,这些符篆的价值比这些红包贵重了十倍不止。

    “拿着吧。”赵冶不由分说,直接把背包塞进他手里。

    一是因为他并不觉得这些符篆有多贵重,毕竟随便画一画就能得到很多,二来他觉得这群大师人品不错,值得交往。

    一众大师不由面面相觑,没想到钱是送出去了,却被塞回来一份大礼。

    他们只能说道:“那就多谢前辈了!”

    然后赵冶和他们互换了微信。

    送走一众大师,赵冶拆开那些红包一看,整整齐齐的九张面值五十万的支票。

    四百五十万香火钱到手,赵冶很是满意,他先拿出一百万向系统交任务。

    系统直接忽视了他刷香火钱的作弊行为,直接说道:“恭喜宿主获得一百万香火钱,完成第二个任务,奖励初级抽奖一次。”

    “恭喜宿主获得两百万香火钱,完成第三个任务,奖励初级抽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