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0、第十章

求你别秀了 10、第十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灵真道长怎么也没想到,他主持青川观这么多年,收到的第一面锦旗竟然是:妙手回春,药到臭除!

    赵冶看了表示很满意。

    送来锦旗的大婶趁机说道:“赵道长,我三个孩子都有臭脚的毛病,你看能不能再送我三袋。”

    说着,大婶一脸嫌弃地看了老伴胜长刘一眼。

    祸害了她三个孩子的罪魁祸首是谁不言而喻。

    赵冶大手一挥:“没问题。”

    其他人听了纷纷围了上来:“我家也是,一臭臭一窝,也给我再来两袋呗!”

    没办法,实在是这脚气膏见效太快了,当天用上,第二天就好了,这也就是他们用过了之后才敢信。

    看见这一幕,灵真道长一脸恍惚,甚至于怀疑人生。

    所以,那些脚气膏真的有用?

    井水和(huo)香灰竟然真的能治脚气??

    脚气要是那么容易治好,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天天在朋友圈求代购帮忙购买脚气膏了!

    不过等看到这些信众领了脚气膏之后排着队捐香油钱的一幕的时候,灵真道长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脚气膏要是没有用,患者能送来这面锦旗吗!

    井水和香灰为什么能治脚气,那肯定是祖师伯的手笔呀!

    祖师伯要是没有把握,他能这么做吗?

    灵真道长当即自我反省。

    以后不管祖师伯做什么,都不能再怀疑祖师伯的用意。

    并且下一秒,灵真道长就想到了一个发财大计。

    那边,大婶拿着三袋脚气膏,笑着抱怨道:“这么好的东西,你们以前怎么没拿出来呢?”

    “这个……”赵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灵真道长见了,连忙凑上来:“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这脚气膏虽然只是我们祖师伯偶然得来的,却也是别人家的祖传配方,那家人姓熊,家族世代为医,祖上更是出过七八位御医……”

    “难怪这脚气膏的药效这么好!”

    大家伙儿忍不住点了点头。

    灵真道长认真说道:“而且大家都知道,中药再好,它也不能乱用不是,药材要是没配好,那就不是治病的药,是毒药了。所以虽然这脚气膏经过明清两代皇室的验证,但我们也不敢随便就拿给你们用不是?”

    “是这个理没错!”

    大家伙儿被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灵真道长说道:“所以啊,别看这脚气膏包装这么简陋,可是在做出来之前,我们也是再三试验过,花了好大一番时间和精力,确定它真的有效,而且没有毒副作用,才敢拿出来送给你们用的。”

    “原来如此!”

    “青川观就是靠谱。”

    这会儿,众人看着手里包装简陋的脚气膏就跟看着灵丹妙药一样了。

    看到这一幕,赵冶和系统目瞪口呆,忍不住想要鼓掌称赞。

    就这么三言两语的,三无产品成了祖传宫廷秘方,包装简陋的缺点也被负责任的优点掩盖了。

    这张口就来的能力,一人一统是服的。

    于是当天,青川观收到的香火钱破天荒的突破了三千大关。

    灵真道长笑地有些合不拢嘴,硬是把钱来来回回数了三遍才罢休。

    末了,像是想起了什么,灵真道长从房间里抱出来一个快递箱:“祖师伯,这是下午三仙观寄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赵冶拆开一看,却是十沓黄纸和两盒朱砂,以及三仙观常松子观主写来的一份亲笔信,感谢青川观帮他们收拾了孽徒高阳道长。

    灵真道长两眼放光:“这好像是三仙观自制的上等符纸和朱砂!”

    三仙观出产的符纸和朱砂的质量那可是在全国都能排得上号的,当然价格也不菲就是了,而且有市无价。他师傅留给他的那些符篆就是用三仙观的符纸画的,所以灵真道长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这些黄纸和朱砂要是拿出去卖的话,至少也是六位数打底。

    灵真道长不禁感慨道:“不愧是三仙观,出手就是大方。”

    不过送给他们这么多上等符纸也没用啊,他画符的功底太差,根本用不上。

    上等材料画出来的符篆的效果更好,但同时也意味着画符的难度会成倍增加。

    想到这里,灵真道长日常惭愧一波。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转头看向赵冶:“对了,祖师伯,你会画符吗?”

    赵冶实话实说:“不会。”

    秉着干一行,爱一行的理念,他当即补充道:“不过我可以学,你来教我好了!”

    “行。”

    灵真道长满口答应,他觉得他虽然本事一般,但毕竟有六十年的经验摆在那里,教导一个刚入门的初学者还是够格的。

    他直接给赵冶拿来了一组五种他画的符篆,都是很基础的符篆,也是他目前能画出来的,比如护身符、六畜平安符、镇宅符……

    灵真道长说:“我们先学护身符好了,争取半个月之内学会。”

    当初他师父就是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画护身符,灵真道长觉得,以赵冶的资质,应该也没问题。

    “好。”赵冶应道。

    画符的步骤很繁琐,灵真道长认真说了一大堆,包括怎么掐手诀,踏罡斗,念咒语,写符文。

    然后灵真道长给赵冶演示了一遍,整个过程长达十分钟之久。

    收笔,符成!

    看着成型的符文,以及散发出来的祥和的气息,灵真道长满意地不得了。

    灵真道长转头看向赵冶。

    于是赵冶模仿灵真道长做了一遍。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一股庞大的气息瞬间席卷开来。

    灵真道长:“……”

    灵真道长一脸不可置信:“怎么可能,第一次画符就成功了?”

    而且这股气息分明比他画的护身符还要浓郁五倍不止。

    但赵冶并不满意。

    他拿起灵真道长画的护身符和自己画的仔细琢磨了好一会儿,然后拿过一张空白的符纸,直接画了起来。

    灵真道长反应过来,急声说道:“不行,刚才的这些步骤一个都不能漏,一个都不能错,否则不仅画不成符,还会受到反噬……”

    话音未落,赵冶已经利落收笔,前后不过十秒的时间。

    下一瞬,一股更加磅礴的气息扩散开来。

    灵真道长:“……”

    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灵真道长怀疑人生的时候,赵冶却直接拿过旁边的六畜平安符、镇宅符……研究了起来。

    刷刷刷!

    看着被自己完美复制出来的五种符篆,赵冶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发现,其实符篆能不能成型,以及威力大不大,就看画符者能不能准确地掌握能量在符文中的分布,而灵真道长所学的那些繁琐的步骤,就是为了帮助画符者平衡这一点。

    灵真道长看着这五种符篆一脸恍惚,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光知道赵冶是个初学者,却不知道人和人也是有差别的!

    而后,赵冶说道:“来,我教你画符!”

    灵真道长能怎么办,只能是屁颠屁颠的凑上去:“好的呢!”

    只不过教到一半,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敲门声。

    “谁?”灵真道长放下笔,一边喊道,一边往外走去。

    没一会儿,屋外传来灵真道长的声音:“哟,怎么了这是?”

    然后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刚才一不小心在你们门外摔了一跤。”

    赵冶跟着出了房门,然后就看见灵真道长扶着一个摔破了头的醉鬼走了进来。

    灵真道长把人扶到椅子上,赵晨星已经小跑着给他送来了医药箱。

    年轻男人两眼迷茫,环顾四周:“咦,这里还是个道观啊!”

    看见年轻男人歪着身子就要倒下去,赵冶连忙帮忙扶住他。

    灵真道长一边给他上药,一边问道:“怎么喝成这个样子,你家里人呢?”

    也不知道这句话戳中了年轻男人哪个伤口,他竟然直接哭了起来。

    灵真道长张了张嘴:“不会是失恋了吧?”

    这下好了,年轻男人哭得更凶了。

    灵真道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只能说道:“g,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也别太伤心了。”

    年轻男人抽抽噎噎,伸出五根手指头:“我和他在一起四年了。”

    赵冶想了想,帮他压下了一根手指头。

    毕竟是醉鬼,喝大了不识数很正常。

    年轻男人继续说道:“结果他背着我竟然有五个备胎。”

    赵冶:“……”

    这也是个可怜人呢!

    赵冶只好伸手帮他把压下的那根手指头又掰直了。

    灵真道长安慰道:“这有什么好难过的,这说明你喜欢的那人就是辆破车,好车哪需要那么多备胎,你说是不是。”

    年轻男人:“可是我还没和他摊牌呢,他就先把我甩了,他说他是独生子,家里还等着他传宗接代。”

    等等,独生子?

    感情这还是男男恋呢!

    好在灵真道长思想还是很开放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他家是有皇位要继承还是咋的?”

    年轻男人嚎啕大哭:“然后他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结婚了,不就因为那女人家比我家更有钱,又没有孩子吗?”

    系统角度刁钻:“其实往好处想,再过十年,那个女人就五十多岁了,相当于到时候那个男人要赡养五个老人呢,有他苦头吃的!”

    赵冶深深赞同,于是将系统的话复述了一遍

    灵真道长也说道:“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为了这么个人渣,何必呢?”

    年轻男人:“这也就算了,主要是自从我和他分手之后,倒霉事就没断过,买的股票全跌了,去参加他的婚礼,本来是想好好羞辱他一顿,结果刚出门就出了车祸,差点把命赔进去……还有刚才,平地也能把脑袋给摔破了。”

    他絮絮叨叨,不一会儿就列出了六七件倒霉事。

    “那你这也太倒霉了。”

    灵真道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是干净利落地给他包扎好伤口,又给他到了一杯水。

    赵冶扫了年轻男人一眼,却说道:“我看你脸色发黑,可不仅仅是倒霉这么简单,怕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一杯凉水下肚,年轻男人也清醒了很多,听见这话,愣了一瞬。

    他怀疑下一句,赵冶就要骗他钱。

    这样的套路,他见多了。

    因为他爸就是那个总是被骗钱的二傻子。

    一瞬间,年轻男人对赵冶几人的感官降到了地底。

    他干笑了两声:“什么脸色发黑,可能是刚才扑在地上沾了一脸的灰吧!”

    气氛骤变。

    赵冶大概猜到了年轻男人的心思,但他没有再多言。

    毕竟要是事主不信的话,他就算是说再多也没用。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响起一阵汽笛声,是他的朋友来接他了。

    临走之前,年轻男人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把身上的几百块现金全都掏了出来,塞进了功德箱里。

    好歹对方帮了他一把不是。

    看见这一幕,赵冶无奈笑了笑。

    得了,他现在是不想多管闲事也不行了。

    他拿过桌子上一张他画的护身符递给年轻男人:“这个送你,护身符,信不信无所谓,带着总比不带好。”

    这下,年轻男人也不好拒绝了。

    他接过护身符:“那就谢谢了。”

    说完,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