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 第280章 窃听器

妈粉睡前集训 第280章 窃听器

作者:于鹿yulu书名:妈粉睡前集训类别:玄幻小说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剧组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苏听白也每天过着片场酒店两点一线的生活,不知不觉竟也到了四月。

    首都白天的气温最高已经达到了20摄氏度,影视城本就人流密集,再加上各种大型机器运作时排放的热气蒸腾,尽避每天都有洒水车降温除尘,但条件还是相对来说更艰苦些。

    除了苏听白最初进组的时候酥饼们组织过一次探班以外,之后大家知道她忙着拍戏抽不出空来,便一直乖乖地在网上为她加油,并没有再来打扰她。

    上午的戏拍完之后,下午因为要换一个大的布景所以空出了很多时间可以休息,顾导索性就给所有人都放了半下午的假好好休息,苏听白也坐着剧组的车跟着他们一起回了酒店。

    说起来,这两天她都是一个人住。

    嘉泽传媒那么大一个公司,包括艺人和未出道练习生在内上上下下就有近千号人,封承身为顶头BOSS,要做的可不是简简单单地看个文件开个会而已,每天的工作量不可谓不大,这次来剧组陪苏听白拍戏也是因为怕她会不习惯,将自己的商务行程都往后挤了又挤。

    而这两天因为公司春季新企划案的事情,他有好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原本想全部改成视频会议,好能在这儿多陪陪她。结果被小齐无意中告诉苏听白之后硬是被她给送上了回南城的飞机,并且“勒令”他不把工作的事解决完不准再来剧组看她。

    现在酒店房间里就苏听白一个人,她边默念着下午戏份的台词边分神摸出房卡准备开门,可就在她把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个人影突然从电梯拐角处走了出来,直奔向她。

    苏听白眼神一凛,下意识将门重新关上,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做出了防御的姿势转向那人。

    “乔星裕?”待看清帽子下露出的那半张脸后,苏听白诧异地蹙起眉。

    她还以为是什么私生饭或者不轨之徒,结果没想到这人居然会是封承的前对家,那位养小表的乔星裕。

    他来这里做什么?

    乔星裕见她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在距离她两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果断摘下遮住脸的口罩,“对,是我。”

    苏听白打量着他因为生病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脸色,瞥了眼不远处正对着自己这边的监控摄像头,淡声问道:“你来这做什么?”

    乔星裕闻言眼神闪了闪,似乎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踌躇了一会儿才道:“我找你是想和你谈谈小表的事,我知道是你‘杀死’了我养的那只小表,不过我还有些疑惑,想从你这里得到解答。”

    他居然知道了?看着乔星裕这副不像是在撒谎的模样,苏听白稍微有些诧异地轻挑眉梢。

    虽然因为他曾经是封承的对家这件事而不太待见他,心里却对他想要从自己这里得知的事情也有几分好奇,于是她朝电梯口抬抬下巴示意道:“去别的地方说吧,在这里不方便。”

    *

    两人一路来到酒店楼下的餐厅里,苏听白正好也饿了,索性点了份午餐,自顾自地吃着。

    收到苏听白消息后的云吞一路风风火火地从楼上自己的房间里赶下来,一**坐在苏听白身边,像个小保镖一样满脸警惕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乔星裕。

    乔星裕看了云吞一眼,有些犹豫,“她”

    苏听白自然知道他在顾忌什么,毕竟接下来他俩要聊的事确实太私密也太匪夷所思,没等他继续开口便道:“没事,你说吧,她知道。”

    乔星裕一噎,“好吧,其实也是和那只小表有关”

    可他话音还未落,一位穿着餐厅服务员制服的中年女人便捧着个托盘走到苏听白这桌,让他未说的话戛然而止。

    她将三杯柳橙汁分别放在三人的面前,笑意盈盈地看向苏听白,“您好,这是餐厅为每位客人赠送的果汁,请您慢用。”

    苏听白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微微一愣,突然觉得这女服务员看着竟然有几分眼熟,可还没等她看清时那女服务员就已经拿起托盘转身走了。

    “听白姐,怎么了?”云吞见她一直盯着那服务员的背影,不解地问道。

    “嗯?没事,应该是我看错了。”苏听白收回视线,目光重新落在乔星裕身上,“你继续说吧。”

    乔星裕颔首,“那个小表是我父亲给我的,他说每天都有高僧为它诵经祈福,只要我对它好,它就能帮我实现愿望。”

    苏听白闻言轻轻勾起嘴角,没说话。

    乔星裕见到她这反应哪还不明白,脸色瞬时更加难看了几分,自嘲地笑了一声,继续道:“那个时候我才火起来,年轻气盛,也不懂事有一次和封承抢代言抢输了,就气不过,想把另一个准代言人给拉下来自己顶替上去,结果一直僵持不下,于是我就想到了我爸的话,半信半疑之下,当晚我就把那件事和装着小表的佛牌说了。结果第二天对方就被曝出了黑料,之后又传出了车祸的消息然后,那个代言人的位置就顺利归了我。”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有些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个时候我一心只想赢,骗自己那个人出车祸只是因为刚好他运气差,和小表、和我都没有半分关系”

    “所以之后你故技重施,利用这个小表达到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目的。”苏听白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是”他点头,深深叹了口气,“但其实我自己心里早就明白它肯定是邪物,可我那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一错再错。但我发誓,我从来没用它害过人命!”

    苏听白诧异地“哦”了一声,“所以你今天来就是想问我,为什么你的小表明明没有害过人命,你却遭受了这么严重的反噬?”

    “或者说,是不是你父亲瞒着你,偷偷用小表做了些什么?”

    乔星裕听到这句话,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没了,愣愣地看着苏听白,几次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苏听白知道,他已经明白了。

    可就在此时,一直坐在旁边默默吃瓜的云吞却突然“唔”了一声,拧着眉毛从嘴里吐出来个东西,“噫,这是什么,太恶心了——”

    乔星裕循声看向桌子上那个黑色的小方块,动作一顿,随即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惊恐。

    “窃听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