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分你一半最新章节 - 第253章 毒你妹

我的房分你一半 第253章 毒你妹

作者:叶非夜书名:我的房分你一半类别:玄幻小说
    …

    陈恩赐一进剧组,和秦孑就再也没见过面。

    倒不是因为两人不想见面,而是因为两人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无锡,又各有各的事情要忙,是真的没什么机会能碰上面。陈恩赐的剧组生活很单调,化妆拍戏卸妆睡觉;对比她,秦孑也没好到哪里去,开会敲代码吃饭睡觉。

    二月底陈恩赐有回过一次北京,但那天的秦孑有事抽不开身,等秦孑好不容易空闲了,陈恩赐又要飞回无锡了,一个月未见的两个人那次完美错开后,又是一连二十多天没能碰上面。

    好在平时两人会用手机联系,秦孑那边倒还好,工作之余可以开个小差,陈恩赐这边就没那么方便了,拍起戏来有时候能一整天拿不到手机,所以只能做到什么时候拿到了手机什么时候回消息。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三月下旬,接近了陈恩赐的生日,也接近了《生命》的杀青日。

    陈恩赐生日的前一晚,拍戏拍到凌晨,睡了四个小时,就又开了工,晚上八点钟结束了拍摄后,她连晚饭都没吃,卸完妆回酒店洗了个热水澡倒床就睡了。

    次日醒来,陈恩赐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微信炸了,点进去全都是生日祝福,唯独最上方置顶的那位秦先生无动于衷。

    陈恩赐默默地在心底打了个差评,然后就去挨个给大家发来的祝福回谢了。

    年前年后将近四个月的剧组生活,早就让《生命》整个团队熟悉了起来。

    陈恩赐一到剧组化妆间,就陆陆续续的开始收礼物,化妆间不是陈恩赐一个人在用,为了给大家腾地方,陆星每隔一会儿会让助理将礼物抱去保姆车上,等陈恩赐化完妆,她保姆车的后备箱已经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盒。

    陈恩赐趁着戏还没开拍,按照陆星的提议,跑到后备箱跟前跟一车的礼盒拍了个合照发微博。

    陈恩赐想了想,顺道也去朋友圈发了一遍,还配了个文案:谢谢大家的生日礼物。

    陈恩赐心想,无动于衷的秦先生就算是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看到这个也该来给她送祝福了吧。

    谁知拍完两场戏的陈恩赐,再拿到手机,发现无动于衷的秦先生还在无动于衷着。

    呵呵,还想着降低追她的难度,做梦去吧!

    陈恩赐将手机往陆星怀里啪的一扔,就去背接下来的台词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恩赐接到了快递电话,陆星帮她去取的,陈恩赐兴致勃勃的拆开礼盒,看到卡片上的署名是林染,陈恩赐雀跃的心瞬间跨了。

    看到没有,关键时刻狗男人远不如小姐妹来的可靠。

    她保证狗男人追她的难度系数是昨天的十倍。

    下午三点钟,从开机那天离开后到现在一直都没出现过在剧组陈荣,破天荒的跑来视察拍摄情况了。

    陈荣来的时候,陈恩赐正在拍戏,她站在导演旁边,双手抱在胸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绷着一张脸看着监视器,那模样看起来像是整个剧组欠了她八百万。

    虽然当初陈恩赐能接《生命》这部戏,托了陈荣的关系,但两个人从那之后并未有什么交集,所以陈恩赐结束了这场戏的拍摄后,并没有像其他的演员那样跑过去特意给陈荣打个招呼,而是直接去了洗手间。

    她从洗手间出来,和陈荣撞了个正对面,两人谁也没跟谁说话,都当对方不存在般,站在水池前自顾自的洗着手。

    陈荣比陈恩赐先洗完了手,她抽了两张纸巾,快速的擦干了手上的水珠,然后透过镜子看了眼还在认真搓手的陈恩赐。

    真的是矫情,洗个手也这么磨磨蹭蹭……陈荣想着,就将手摸进了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往陈恩赐水池边的大理石上“啪”的一放。

    真的是粗鲁,一点基本的礼貌都没有……陈恩赐想着,就瘫着一张脸问:“毒药?”

    陈荣脸阴了下来:“毒你妹。”

    陈恩赐点点头,“嗯,毒我妹。”

    陈荣阴沉的脸更阴了:“…………”

    “爱要不要!”陈荣伸出手去抓礼盒。

    陈恩赐抢先一步的拿走:“送我的就是我的,就算是我不稀罕,扔垃圾桶里也不会还你的。”

    扔垃圾桶里……陈荣脸阴的像是雷暴雨来临,“你这人真讨厌”,丢完这句话,她转身踩着一双高跟鞋跟个女强人似的单手插兜雷厉风行的走远了。

    陈荣送她的是一枚私人定制款胸针,精致闪耀。

    陈恩赐捏在指尖,眉目柔和的笑着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放回在盒子里,回了片场。看到陆星,她将盒子递了过去:“放你包里,别弄丢了。”

    陆星:“什么东西啊,这么宝贝。”

    陈恩赐没阻拦陆星打开盒子自行去看,随性回了句“恋爱脑送的”,就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

    无动于衷的秦先生依旧无动于衷着……

    陈荣那个恋爱脑都特意跑来给她送生日祝福了,狗男人居然还在装死?!

    真的,他别追她了,追她,她也不会答应的。

    …

    陈荣傍晚的飞机,她要去机场了,临走之前,她想了想还是往陈恩赐这边走了过来。

    她想跟她说声生日快乐,只是她还没开口喊她,就听到她对着陆星说的那句“恋爱脑送的”。

    说谁恋爱脑呢,谁是恋爱脑了?!

    陈荣顿时什么也不想说了,直接蹭蹭蹭的往自己车子停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不甘心的她又绕到了导演那边:“刚刚那场戏,女主拍的根本就没走心,等下让她再拍一遍。”

    …

    晚上,剧组给陈恩赐过了个生日。

    大家都赏脸来了,陈恩赐总是要敬酒的。

    陈恩赐觉得自己没喝醉,为了表现出自己真的没喝醉,她还特意在经过酒店大堂时,对着陆星念了一遍电子钟上的数字,回到房间,陈恩赐洗了把脸,倒在床上不动了。

    那一晚,陈恩赐睡的不是特别踏实,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她接到了秦孑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