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分你一半最新章节 - 第250章 追你

我的房分你一半 第250章 追你

作者:叶非夜书名:我的房分你一半类别:玄幻小说
    板蓝根动了手指,敲了三个字:到哪了?

    还没点发送,电梯叮咚的响了一声,秦孑抬头,看到陈恩赐拖着行李箱从里面走了出来。

    陈恩赐看到站在自家门口的秦孑,愣了愣,心口憋着的那股邪火莫名就散了。

    倚着墙壁的秦孑,撤销了刚刚打出的三个字,摁灭了屏幕,将手机往兜里一揣,缓缓地站直了身子:“司机绕远了?”

    陈恩赐:“…………”

    绕什么远,从他家到她家,不管走那条路都没太大差别,倒是他……

    想着,陈恩赐就淡着表情,没好气的回:“一天天的,在你眼里,别人都有毛病是不是?什么叫司机绕远了,你怎么不说是你超速了?”

    秦孑“嗯”了声,笑着对上陈恩赐的眼睛:“我是超速了。”

    陈恩赐没想到秦孑竟会直接承认,张了下嘴,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了。

    他告诉她,他就是超速过来的是什么意思?

    怕她不高兴?怕她误会?

    可他和她分手多年了,他为什么怕她不高兴,怕她误会?

    陈恩赐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总觉得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她回视着秦孑的目光,看了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说了句“那你等着交警叔叔的罚单吧”,然后就走到门前,输入密码进了屋。

    她没关门,也没跟门外的秦孑说进来,只是在换完拖鞋后,顺道往门口丢了一双男士的拖鞋,就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走去。

    秦孑盯着那双拖鞋,知道那是傲娇的小泵娘默许给他的请进,他的眼底浮现了一抹笑意,过了几秒钟,才迈步进屋。

    主卧的门没关,秦孑一进去,就看到了正在对着衣柜选衣服的陈恩赐:“需要帮忙吗?”

    陈恩赐一边摘衣服往地毯上丢,一边回:“不需要。”

    秦孑“哦”了一声,踏进更衣室,将她选出来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叠好放进了行李箱里。

    有了秦孑帮忙,很快行李就收拾好了。

    去无锡要住很久,陈恩赐习惯性的想带两床床单被褥过去。

    阿姨将洗干净的床单被褥放在了更衣柜的最上方,陈恩赐蹦了两下,没能拽下来,就在她想着搬个凳子过来时,秦孑站在她身后,“哪个?”

    陈恩赐随便抬了下手:“就最上面的那两套就可以了。”

    秦孑轻而易举的拿了下来。

    陈恩赐谢了一声,抱着床单被褥,走到箱子前。

    秦孑刚准备将柜门拉上,视线却被里面的叠的整齐的一张床单吸引了过去。

    他伸出手碰了一下,熟悉的触感和面料,让他认出那就是她当初从他家里卷走的那张床单。

    她竟然还留着?

    秦孑扭头看了眼蹲在地上、正想办法将床单被褥装进已经快塞满的行李箱里的陈恩赐。

    秦孑笑了下,又回头看了眼那张床单。

    他家的瓜,好像比他想象中长的要大很多……

    等秦孑再看向陈恩赐时,小泵娘实在是塞不进去要带走的东西,已经暴躁的把半个箱子里的东西全弄乱了。

    秦孑看着快要拆箱子的小泵娘,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拉上柜门,走到她跟前:“我来吧。”

    陈恩赐:“不用,我可以。”

    秦孑:“你可以把剩下的半个箱子也弄乱。”

    陈恩赐“呵呵”了一声,撒手不管了。

    挑好要带走东西的陈恩赐,倚着首饰柜,看着秦孑给自己整理箱子。

    她怎么塞都塞不进去的东西,在他的有条不紊的动作下,不但全塞进去了,还留出一些空闲的位置。

    收拾好行李,陆星还没到。

    陈恩赐看秦孑没走的意思,也没赶他走。她去餐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后,才想起来还没招待“客人”:“你喝水吗?”

    秦孑:“不喝,谢谢。”

    陈恩赐“哦”了一声,还是倒了杯水,放在了秦孑面前。

    秦孑又说了句:“谢谢。”

    陈恩赐没说话,坐在了秦孑对面的沙发上。

    他没说话,她也没说话,他低着头看手机,她煞有其事的看着打开的电视。

    途中好几次,她抬头看向了对面的他,她想问他为什么超速来她家,但话到嘴边,却没问出口。

    电视机的声音开的很低,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偶尔听到一两句广告词的声响。

    过了不知多久,秦孑放下了手机,抬起眼皮看了陈恩赐数秒,忽然开口:“陈兮。”

    陈恩赐扭头:“啊?”

    秦孑:“你不问我为什么过来吗?”

    陈恩赐心跳忽的慢了半拍,她迟疑了两秒,问:“……你为什么过来?”

    秦孑没说话。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陈恩赐抬头看向了秦孑。

    是他先开的头,他怎么反而不说话了?

    就在她想要动唇的时候,秦孑对上她的眼睛,出了声:“怕你不高兴。”

    “怕你多想。”

    “怕你误会。”

    有些错误,年轻的时候都会犯,那是因为那个年纪每个人都特有的不成熟导致的。

    到了一定年龄,会慢慢的体会到,面子其实没那么重要。

    陈恩赐指尖微颤了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化完秦孑话里的意思。

    虽然她早就猜测他超速过来,是怕她不高兴,怕她误会,可真的从他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时,她发现自己的情绪还是波动的有些厉害。

    她避开了秦孑的视线,哼哼唧唧的说:“我有什么可误会的?”

    陈恩赐声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语,但却被秦孑耳尖的捕捉到了,“误会我和她们关系匪浅。”

    “的确是关系匪浅,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可能没有异性朋友,但她们对我来说,更像是家人。”

    陈恩赐的确是怀疑秦孑和那个女人有点问题,听到他的解释,她像是卸掉了心头压着的一颗大石头般,心情好转了许多。但是,她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和她分手了,他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陈恩赐张了张口:“你为什么跟我解释这些?”

    秦孑看了陈恩赐一眼,又收回了视线,过了片刻后,他说:“怕增加以后追你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