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分你一半最新章节 - 第213章 你要听吗?

我的房分你一半 第213章 你要听吗?

作者:叶非夜书名:我的房分你一半类别:玄幻小说
    剧本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剧本里根本没有那一巴掌。

    秦孑以为自己看漏了,放慢了速度又扫了一遍,然后他才确定……他家小女朋友前不久在车上对他撒了谎。

    洗手间的门被拉开,陈恩赐从里面走了出来,“你饿不饿,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午……”

    看到秦孑脸上的表情,陈恩赐嘴边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盯着秦孑看了会儿,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中拿着的剧本上,只是一瞬间她明白过来自己的谎言被戳穿了。

    她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房间里很安静,过了不知道多久,秦孑抬头。

    碰触到秦孑的视线,陈恩赐的呼吸都停了一下。

    秦孑:“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陈恩赐张了张口,看着他没说话。

    秦孑和她对视了一会儿,似是在压抑着什么情绪般,腮帮子微微动了两下,然后他又开了口,声掉除了淡了一些,和平时并未区别:“到底是谁打得你?”

    陈恩赐还是没说话。

    “行。”秦孑点了下头,极其不爽的将剧本往桌子上一扔,站直了身子,走了。

    陈恩赐扭头看了眼被秦孑甩上的门,心底乱成了一团。

    她不懂秦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那一巴掌是怎么一回事,她并不想说,而且她觉得她不说也并不会影响到她和他什么。

    陈恩赐正憋屈着,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拉开门,看到的是刚刚甩门离去的秦孑。

    陈恩赐愣了愣,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秦孑:“不是要吃饭吗?走吧。”

    陈恩赐总觉得秦孑还在生气,可她又找不出来端倪,她“哦”了一声,跟着他出了门。

    一顿饭吃的和从前没有任何区别,秦孑买完单,从饭馆出来,他突然又问了句:“还是不能说吗?”

    怎么又来了?

    陈恩赐表情一僵。

    秦孑等了会儿,知道了答案:“行了,你好好拍戏,我走了。”

    这次陈恩赐可以确定,秦孑是带着气走的,因为他关车门的声音很大,油门也是一脚踩到底,眨眼的功夫就飚没影了。

    到底是陈恩赐先撒的谎,她有点理亏,在化妆的时候,想来想去还是给秦孑发了条消息:“开车慢点。”

    秦孑没回她。

    她一边等戏,一边时不时地摸出手机看一眼。在她估摸着秦孑差不多快到上海时,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到了吗?”

    “女二号男二号准备了——”

    不远处导演下了命令,陈恩赐放下手机去拍戏了。

    还完车,秦孑又收到了陈恩赐的消息。

    心头还有点气的他,将手机塞进了口袋,回到家,瘫坐椅子上,前一秒打开电脑,后一秒就认输般的捞起手机,回了消息:“刚到。”

    放下手机,他输入电脑密码,开始忙自己的事,忙着忙着,他就停了下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都过去了三十分钟,小泵娘竟然还没回消息……这是不开心了?

    明明是她撒的谎,她不开心个什么劲儿?

    秦孑丢下手机,暴躁的抓了把头发。

    十分钟后,他一边拿着手机按屏幕,一边心想着,那哪是他小女朋友,那简直是他祖宗。

    “我以后不会再问你不想说的事了。”

    “对不起,别不开心了。”

    “等你有天想说了,我随时可以听。”

    那一巴掌,那次撒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剧组拍摄任务较重,拍摄时间也不规律,陈恩赐和秦孑的休息时间总是对不上,很难凑出大量时间煲电话粥,所以两个人的联系绝大多数都是靠微信。

    陈恩赐每天都会跟秦孑分享下剧组里的动向。

    “今天我拍打戏,好过瘾!”

    “那个女三号不知道是哪里挖来的,演技太差了,害我半空中威亚吊了三个小时。”

    “我申请了个微博,陈恩赐,还认证了,我还给你申请了个微博,名字叫:陈恩赐全球后援会会长,这是男朋友才有的待遇。”

    “你看到我发的微博了吗?作为男朋友,作为我的全球后援会会长,你是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去点个赞,转发一下。”

    “哇,你转发的如此敷衍吗?好歹加句话可以吗?我给你想好了,就这句,你与星河,皆可收藏,未来余生,刺猬永相随。”

    “我终于把我重戏份都拍完了!”

    “今晚下雨夹雪,剧组外景没办法拍,改成拍内景了,但是没我戏份,美滋滋,我终于可以回酒店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秦孑是十分钟后,看到的这条消息,有两天没听到陈恩赐声音的他,直接给她去了个电话。

    响了好几声,才被接听:“你等我会儿,十分钟哈。”

    电话没挂,秦孑隔着手机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秦孑没多想,随手抽了本书,边看边等自己的小女朋友。

    十分钟过去了,秦孑没等到陈恩赐的声音,将视线从书上飘到了手机上,看到电话处于接通状态:“陈兮?”

    “在。”陈恩赐应该是开个免提,声音有些远:“再等我一下下。”

    秦孑听着还没停止的流水声,忍不住问:“你在做什么?”

    “我?”陈恩赐没多想:“洗澡啊。”

    秦孑:“…………”

    秦孑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脑海里翻天覆地想的都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秦孑扔下了书,闭着眼睛缓了会儿,然后他见那边水声还没停止的迹象,直接抬手按断了电话。

    三分钟后,秦孑手机屏幕亮起,接听电话后的他,问:“洗完了?”

    陈恩赐“嗯”了声。

    秦孑神使鬼差般的问:“穿衣服了吗?”

    “正打算穿……”陈恩赐没觉得哪里有什么问题,甚至还问了句:“怎么了?”

    “没怎么……”秦孑盯着手机屏幕,想的是电话那边没穿衣服的小女朋友,他默了会儿,说:“那你先穿着,我等会儿再给你回电话。”

    “啊,我一会儿就穿好了,你是有事情要忙吗?”

    “不是,大概是你被传染的,我也想去洗个澡。”顿了顿,秦孑又问:“你要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