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绣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 - 第5970章 回村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5970章 回村

作者:巅峰小雨书名:锦绣农女种田忙类别:玄幻小说
    长坪村。

    回村的路上,两边水田里的金黄褪去,晚稻稻秧在烈日下的威风中轻轻摆动,掀起绿色的涟漪。

    村子里,即便是在这炙热的暑天,大半个村里的村民几乎都汇聚在村南头的打谷场上。

    打谷场平坦宽阔,铺满了稻谷,家家户户捡了石头,又或是用扁担笤帚啥挡在自家稻谷边缘,借此跟其他人家的稻谷隔开,这形成了一种默契,一眼望去打谷场被分割成一块块,晒满了稻谷。

    大人们戴着草帽在场地上忙活着,不时翻弄一遍,好让底下带着潮气的稻谷也能享受到日光的照耀。

    小孩子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男孩子们玩着追逐的游戏,女孩子则聚在一块儿抓石头子玩。

    男孩子里面总会有那么一些皮实小子,既想惹女孩子主意,又抹不开面子去礼貌搭讪,于是推推搡搡互相起哄间,总有那么一个人喜逞强抢了女孩子面前一颗石头子掉头就追。

    女孩子多半都是惊呼和谴责,遇上几个泼辣的小妞,撒开脚丫子就是一顿撵,几个人把小男孩给拦住,拽的拽扯的扯,有的还揪着耳朵:“你个手欠的,还抢不?”

    “不敢了不敢了……”

    小男孩赶紧求饶,交出了石头子还被啐了几口,女孩子们在领头的小妞带领下趾高气扬的回了阵地,留在原地的小男孩则旁边树后面,稻草垛子后跑出来的同伴一顿哄笑。

    哄笑也不恼,挠着脑袋瓜子嘿嘿傻乐。

    每年暑天农忙的时候,打谷场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简直能跟村口的老枫树底下相媲美。

    往年这个时候,打谷场上总少不了杨华忠和孙氏的身影,但今年,杨华忠和孙氏却没过来。

    旁边有些知情的村民趁着歇息的当口说起了这件事。

    “里正家的粮食也都打下来了,没往打谷场这边来晾晒,听说都是在家里的院子里晾晒,其他的粮食都堆在那儿,没晾晒。”

    “咋不晾晒呢?那潮乎乎的稻谷捂发芽了那不糟蹋了嘛!里正两口子可是老庄稼把式,这个道理得懂啊!”

    “哎,你们不晓得,他们家出了那样的事儿,两口子两颗心都记挂着小安,哪里有心思打理家里的稻谷哦……”

    大家伙儿你一言我一语,王洪全坐在不远处闷头抽旱烟,麦草帽下面一张脸热得通红,汗如雨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些人闲得蛋疼专门去扯别人家的事儿。”

    王洪全嘴里嘀嘀咕咕着,想到自家的事,就心烦意乱,连抽在嘴里的烟都没滋味了。

    ……

    杨若晴和刘雪云回来后,刘雪云就不见了。

    杨若晴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到这小子八成是去老宅那边找四丫头去了。

    她没点破,这对年轻男女定亲之后,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用句现代话来说,正处热恋期。

    虽然刘雪云性格闷,话也不多,但闷有闷的好。

    一般女子难入他的眼,一旦入了眼,那便是刻在心里捧在手里去疼她护她,所以,三丫头有眼光。

    家里,就拓跋娴和骆宝宝在。

    宽敞明亮的书房里,通风透气,骆宝宝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后面,正在认真练习书法。

    拓跋娴坐在一旁,正细心指点。

    手里的贵妃扇轻轻为孙女儿送去一阵阵清凉的微风。

    窗台边的落地大花瓶里,插着两株还带着露珠的荷花,淡淡的幽香萦绕书房。

    顶着烈日赶路回家,看到这样的画面,杨若晴感觉整个人都清新舒爽了起来。

    她的到来,打破了书房内的宁静。

    骆宝宝满脸欢喜的起身来到她跟前,轻轻拥抱着她的腰,杨若晴摸着她柔顺丝滑的发顶,母女两个亲昵了一阵。

    “你娘满身的汗,让她凉快凉快吧。”

    拓跋娴走了过来,笑眯眯道。

    骆宝宝嘻嘻一笑,“那奶奶和娘说话,我接着去把剩下的字写完,娘,待会你也要看哦!”

    “好啊,你认真写,待会我跟你奶奶一块儿看。”杨若晴笑着应了声。

    看到拓跋娴放下扇子,要给她倒茶喝,杨若晴赶紧过来拦住:“娘,你坐着,我自个倒。”

    拓跋娴也不勉强,微笑着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又抬起扇子轻轻扇着。

    贵妃扇是用一种特殊的羽毛做成的,羽毛轻盈,扇柄的木头用的是香樟木,能驱除蚊虫,还能醒脑。

    扇风的时候,屡屡清幽。

    “这壶里是冰镇的酸梅汤,解暑止渴最好,你先喝两口再说话。”拓跋娴将手里的凉风一阵阵送往杨若晴的同时,也提醒她。

    杨若晴喝着酸梅汤,享受着婆婆的扇风伺候,感觉自己真像个女王。

    “娘,我现在不热了,你自个扇吧。”

    她一口气喝完,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拓跋娴轻轻点头,“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都处理妥当了,何青松的父母带着他回老家去安葬。”

    拓跋娴再次点头,又问起小安的情况。

    “小安情绪还稳定么?”

    杨若晴不想把实情说出来,跟拓跋娴这里说了,回头孙氏那边肯定也要说。

    横竖实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让她们把这份担心后怕补上,又不是缺失的功课对吧?

    “嗯,小安也还好,跟着去了何青松的老家,所以我就先回来了。”

    拓跋娴轻叹了一口气,“一切都会过去的,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下去。”

    杨若晴嗯了声,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酸梅汤,捧在手里,这回是小口小口的喝了。

    “你爹娘那边一直在等你消息,听你大伯和大妈说,他们连晾晒稻谷都没有心情,你歇息一下就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好叫他们放心。”

    杨若晴原本就打算歇口气就过去隔壁娘家,听到这话,一口把酸梅汤灌到肚子里赶紧起身往外走。

    骆宝宝抬起头朝她背影问:“娘你啥时候回来?我快要写好啦!”

    “你写好了先叫奶奶瞧,奶奶是这方面的行家,娘跟你嘎公嘎婆说完事儿就回来。”

    隔壁杨华忠家的院子里,全都晒满了稻谷,就中间呢留了一条仅供一人行走的羊肠小路通到堂屋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