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绣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 - 第5540章 周扒皮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5540章 周扒皮

作者:巅峰小雨书名:锦绣农女种田忙类别:玄幻小说
    夜一藏在屋檐的角落里,附近的阴影遮挡住他。

    揭开屋檐上的一片瓦,透过一丝缝隙,夜一能将屋里面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夜一收敛了全身的气息,以防止被发现。

    跟着齐氏来的人当中,还真的有几个好手,武技不俗,要是被他们察觉,一场好戏就看不到了。

    此时,齐氏和宋氏已经吵成一团。

    宋氏扯开衣襟,在地上打滚,跟个十足的泼妇一样。

    “好啊,齐氏,你骂镇远侯是吧,我要把这事传到京城去,告诉镇远侯,就说你骂他,看你怎么办,你们王家都有罪。”

    “你告啊,怕了你不成镇远侯他在京城,他还能管得着四象城的事”齐氏根本就不怂。

    镇远侯祖上是很厉害,跟着太祖打江山,但毕竟那是祖上,已经是百年前的事儿了。

    这么些年过来,镇远侯早已经在朝堂之上没有多少影响力了,这次京城巨变,镇远侯始终都躲在家里,没敢出门。

    齐氏正因为了解这些,他才不畏惧镇远侯,让宋氏放出去的话,威慑力大减。

    “你们还干看着干吗给我打,狠狠的打这两个贱人,尤其是那个小贱人”齐氏嘴里恶狠狠的道。

    “算了,回去吧。”原本闷葫芦不说话的王二少王韩琦说皱着眉头说话了。

    这要是让这娘们继续这样打下去,真要打出人命来。

    要是外面的那些屁民们,宰了就宰了,算不了什么,屁民哪里算什么人。

    但魏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加上魏秀这个女人,很是合他的胃口,可不能让齐氏一股脑的给打死了。

    “回去你要护着这个小贱人”齐氏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盯着王韩琦。

    “喂喂,好了好了,这么闹给外人看着想什么样我跟魏秀没什么,就是商议一点生意,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王韩琦使了个眼色,那些要出手打人的护卫们,也都停下了手,这件事,他们要么是下人,要么是拿了供奉的客卿,他们可不会拿主意,有问题那也是男主人和女主人的事。

    “回去再说你忘了当初娶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当年你叫人家小心肝,现在就只是喂喂了。”齐氏已经带了一丝哭腔了。

    夜一差点笑出声,他努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不要在关键时候笑出来,这样才不会露馅被人发现。

    王韩琦看到齐氏这幅模样,心头厌烦。

    “好了,回去再说吧。”

    他直接上去拉住齐氏的胳膊,这才控制住她继续撒泼。

    宋氏在地上滚了几滚,也顺势起身。

    幸好地上是干净的,没多少灰尘,要不然宋氏这么一滚,模样可就尴尬了。

    王韩琦拉着齐氏回头,跟着来的下人们也都一道回转。

    附近看热闹的那些民众,远远的看见王韩琦一家子要出来,赶紧一溜烟似的离开,窜回自家里。

    住在附近的人,哪个不晓得王韩琦不是好惹的。

    王家的势力那么大,王韩琦这个家中的二少爷欺男霸女的,就一直没停过,谁要是被他给盯上了,谁就没好日子过了,还是趁机躲起来再说。

    只不过,过了今晚,这个八卦就要好好的出去跟人说道说道了。

    背后说说八卦,谁又能奈何

    夜一离开了魏家,找了一处客栈暂时歇息,到了第二日中午时分,他来到附近的一处茶馆,找到了一位对附近各种轶事都了如指掌的说书先生。

    两锭雪花银放在桌上,说书先生立刻就如茶壶里倒饺子,全都说了出来。

    “这个王家二少,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在他十三岁那年,就跟一个书生在青楼抢一位姑娘,三拳头就把那个书生给打死了,官府衙门过来拿人,王家使了银钱,就将这事儿给摆平了。”

    “等到了新任知县上任,这新任知县姓周,人送外号周扒皮,本事没多少,搜刮民财,那是一把好手啊,王家给他喂饱了银子以后,这头饿狼,吃饱了就成了王家的犬,王家叫他咬谁,他就咬谁,端的是厉害。”

    说书先生说到激动的地方,他抬起手就将手中的折扇敲了一下桌子,声音更是抑扬顿挫起来。

    “先生,别看这王家老二长得瘦,据说他一晚御七女,厉害着呢,为了讨好那个周扒皮,王二少送了好几个侍女给他,可惜那个周扒皮身子骨不太好,没几天就熬出病了,修身养性了很久,才恢复正常,可怜啊。”

    说书先生摇头晃脑的叹气,仿佛是在替周扒皮感到惋惜。

    “有意思,这比说书还有意思,这王家跟周知县,如此的伤天害理,难道就没有正义之士讨回个公道吗江湖中侠义人士,朝堂上的大人,都瞎了眼”夜一疑惑道。

    夜一现在是一幅教书先生的模样,所以说书先生才叫他先生。

    “先生你有所不知,这王家跟青剑门有关系,王家大少爷就是有武学天赋,被青剑门的掌门收为关门弟子了,这江湖上,附近没人敢去招惹青剑门啊,什么侠义人士,只要一露头,就会被抓起来的”

    “朝廷嘛,现在的大齐到处都在出乱子,最近四象城里,郡守换了个新的,姓秋,一上任忙于整治四象城都忙不过来,还能顾得上四象城外面的地方啊,再说,官官相卫,他们都是自己人,又有谁真的愿意为民做主那种官,只有戏文上才有,真正是没有的。”

    说书先生感慨不已。

    “那些被王家二少害了的人,求告无门,只能自个儿倒霉,哪有什么办法。”

    “我在外地听说,王家二少打死过一个老道士”夜一道。

    “老道士嘛,他不止打死一个了,应该有好几个了吧,有向他寻仇的道士,只要来了,也都统统打死,尸体就扔在外面的乱葬岗上,随便挖个坑就给埋了。”说书先生道。

    “真是民不聊生啊,这世道,看来我要快点离开这地方了。”夜一站起身,给说书先生行礼,随后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

    光听说书先生一个人的,还不够,还要多听几个人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