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华年最新章节 - 第518章 人生重置

华年 第518章 人生重置

作者:亲亲雪梨书名:华年类别:玄幻小说
    乔琳并没有住到姐姐家里,不光是因为距离上班的地方太远,还因为她那一摞书很不好搬。最最重要的原因,是一旦去了姐姐家,那她所有的业余时间都会被小铃铛占领的。

    所以,她暂且让徐娜跟她住在一起。正在创作新作品的徐娜表示很为难,但还是带着她的两只猫,还有一把大大的吉他,搬到了乔琳的寓所。

    在搬来的路上,徐娜一直唠叨:“我干点儿啥不好?净给你们乔家人免费当保镖了!”

    “反正……你又不爱回家,又不可能谈恋爱,除了保护朋友,也没什么好做的呀!”

    ……好吧,好朋友这一刀插的,徐娜心服口服。

    其实徐娜的生活并不单调,继篆刻之后,她又迷上了国画。一个中性打扮的女孩子,看起来很酷的女孩子,却能拿着画笔一画就是几个小时。乔琳说,徐娜专注的样子,有种特别的魔力。

    学画费用不菲,徐娜的基本工资只够养活自己,不得不努力赚稿费,用来养活她的兴趣爱好。她说,她还要攒钱去欧洲游学,所以还得使劲赚钱,继续出卖自己的文字,必要时还要去酒吧出卖歌声,反正攒够了钱她就走。

    无论在港城,还是在北京,这么多年她们都没有分开过。乔琳希望她能梦想成真,但又不希望那一天会来得那么早。

    两个好朋友住在一起,自然会讨论起在港城发生的那些旧事。近期最让乔琳难以释怀的,莫过于在香港遇到的“薇薇安”。徐娜认真说道:“当时我就说了嘛,长得漂亮,又豁得出去的女生,大约都不会过得太差。”

    “你是哲学家,比我们这些凡人看得透。”

    “唉,也就是苦了闵佳,花了那么大力气走出了阴影,结果家里又遇上了那么糟心的事情。加害者过得逍遥自在,被害者命途多舛,命运啊,就是喜欢捉弄人。”

    自从家里出事之后,闵佳不太想跟外人联系,但有一次给乔琳打电话的时候哭了。她和燕大夫在港城有两套房子,他们现在住的是一套大的,那套小的闲置着,燕大夫早就有想法了,他希望能把那套房子卖出去,两人再换一套更大的,但是宋家出事之后,他又不想卖了。

    闵佳脸皮很薄,她原本不想哀求丈夫,把那套小房子卖了,给她爸妈救救急,可家中形势所迫,让她不得不开口。燕大夫却什么都没说,闵佳一哭,他就说,那套房子是他在港城置下的第一套房产,他舍不得卖。

    闵佳为爸妈操心,又因为丈夫的态度而伤心。一气之下,她带着两个宝宝回了娘家。妈妈曾经告诉她,如果她受了欺负,随时跟家里说,家里永远为她撑腰;但是小两口闹矛盾,不要老想着往家里跑,两个人心平气和地解决矛盾,才是过日子的正道。一家人,终究还是要住在一起的。

    闵佳记着这些话,但她依然跑回了家。因为,在她丈夫说出那些话的瞬间,她就觉得,他们不是一家人。

    电话那头是痛哭的闵佳,这头是为难的乔琳。乔琳还没有结婚,根本不懂怎么处理这些家长里短。从道理上来说,那套房子是燕大夫全款买的,他确实没有义务将它卖了,给岳父家救急;但是从情理上来说,他原本想卖,结果岳父家出了事,他又不想卖了……站在闵佳的角度,她的确很受伤。

    过了几天,闵佳又说,她跟丈夫和好了,他重新把房子挂到网上了,如果能卖出去,他会在能力范围之内帮助岳父家。他跟闵佳说,毕竟,他俩的家庭,才是他生活的核心。他所有决定,都要保障这个小家正常运转。

    闵佳的气没有完全消,但是丈夫说得诚恳,她也就接受了。她说服自己,丈夫说得没错,他是这个小家的顶梁柱,她不能对他进行道德绑架,强迫他承担起整个宋家的重担来。

    说到底,闵佳也有些认命了:“我能怎么办呢?爸妈那边我帮不上忙,我还是得跟我老公一起过日子啊!”

    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小姐,转眼间就变成了充满无力感的小媳妇,乔琳只有心疼的份。徐娜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看,宋家的未来,还得依靠宋闵柔。”

    徐娜没有猜错,在乔琳踏进考场之后,闵柔就悄悄到了北京。她依然谁都没有联系,只找了魏成林。

    彼时魏成林又经历着新一轮的嘲讽,而且又跟他的作词人闹别扭了。他俩闹别扭,跟任何经济纠纷都没有关系,还是因为魏成林的水平不行,总是念错字。那次的错误更是低级,将“脍炙人口”念成了“会炙人口”。

    一枝春气得跳脚,不明白他一个大学都读完的人,怎么还会犯这种错误。魏成林不但没有反省之意,还嘻嘻哈哈地说:“就是因为在国内考不上大学,我才逃到美国去了啊!”

    好几年了,他依然没什么长进,这让一枝春很是抓狂,不想再跟他合作了。魏成林也没办法,他不感兴趣的领域,说他再多遍,他也不会往心里去,颇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而他喜欢的事情,不用别人催促,他就能做得很好。

    宋闵柔的电话是凌晨三点打过来的,魏成林还在工作室里作曲。接到闵柔的电话,他立刻紧张起来——恐怕,这次她真的来借钱了。

    魏成林深呼吸一番,方才接起电话来。宋闵柔说,她在某个酒吧,想见他一面。

    魏成林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赶过去了。闵柔坐在角落里,比以前瘦了很多,却更显得脖颈修长,像一只优雅而又清冷的白天鹅。她很缓慢地喝着酒,就连微醺的姿态,也充满了艺术家的风范。

    “宋大小姐,你一个快结婚的人了,半夜三更约见其他男子……这事要是传出去,有辱你大小姐的名声吧?”

    魏成林左顾右盼,生怕别人认出自己,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宋闵柔却毫不在乎,笑道:“你是怕传出绯闻吧?”

    “我?我怕什么?反正绯闻又不是传了一次两次了。”魏

    成林放松下来,说道:“你是为了钱的事来找我吧?”

    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

    对面是谁啊,是高傲的宋家公主啊!就算她落魄了,也轮不到他先提起钱的事啊!

    唉,一定是粉丝把他捧得太高了,他忘乎所以了,才敢在宋闵柔面前如此放肆。

    只是那么一瞬,宋闵柔的眼睛就变得寒光闪闪。魏成林慌忙低下头,生怕她把那一杯烈酒泼向自己。

    然而他想多了,转眼间,她的神情已然被悲伤覆盖,她只是轻轻抿了一口酒,说道:“钱的事,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吧。”

    她家里出了事,她的底气也被抽走了一大半,她不再骄横,连发火都变得小心翼翼。想到这些,魏成林心里很不是滋味。

    宋闵柔说,她近期不打算回美国了,先帮家里把难关渡过去再说。万一被乐团开除了怎么办?她无奈地笑了笑:“那就只能回来继承家业了吧!”

    魏成林大吃一惊:“你疯啦?你是全世界备受瞩目的青年钢琴家,你不弹钢琴,还能做什么?”

    宋闵柔看了看自己纤长的手指,她也无法想象,要是这双手不弹琴,而是握起了签字笔,跟不同的商务人士握手……那种情景,她也想象不出来。

    “魏成林,人生如梦,一场梦醒了,人生就会被重置。就拿我家跟我大姨家来说,哪怕就在三年前,我都没有把他们一家放在眼里,可现在呢?乔璐姐事业有成,还嫁进了京城名门;乔楠哥立了很多功,家庭幸福,就连乔琳都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他们成了港城有名的人家,可我们家呢?我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家走向没落吗?”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那也不需要你放弃钢琴……”

    “如果真需要我放弃,那我不会退缩的。”

    现在,乔琳有足够的底气选择读书或者工作,没有任何顾虑,而闵柔却不得不重新考虑她的职业。她说得斩钉截铁,魏成林能感受到她的坚毅,却无法衡量她的心痛。

    她这趟回北京,是想跟男朋友解除婚约的。父母尚且不知道,但是她很坚定。她想清楚了,她跟她的未婚夫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问题,结婚之后,她也没有信心能跟公婆和谐相处。她说,要想结婚,也不是不可能,至少等到宋家东山再起,他们亲自上门,风风光光地将她娶回去。

    魏成林听傻了,这姑娘还真是一般人驾驭不了。她说:“我要像乔璐姐那样,不是求着他们来娶我,而是我有足够的底气把自己好好嫁出去。”

    魏成林只能为她鼓掌,又担心万一她的父母知道了,那该怎么办?宋闵柔好像并不太担心,她斟酌了一会儿,才问道:“成林,你跟乔璐姐联系多吗?”

    “不多,但是经常跟乔琳见面。怎么了?你有事找乔璐姐吗?”

    “没有,完全没那想法。”宋闵柔一口否定了:“就是随便问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