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华年最新章节 - 第500章 老实的读书人

华年 第500章 老实的读书人

作者:亲亲雪梨书名:华年类别:玄幻小说
    相比较乔璐,小铃铛更喜欢另一位乔阿姨,那就是乔琳。

    一开始乔琳让她叫自己“小乔阿姨”。她会下一字马,还会翻跟头,一次次把小铃铛看直了眼;她还跟小孩子一样,喜欢坐在地上,或者干脆在地上爬来爬去,跟小铃铛的距离更近;她学狗叫学得惟妙惟肖,自称可以跟狗聊天……

    那天小乔阿姨陪她去外面骑自行车,遇到了一只大金毛,虽然它被主人牵着,但小铃铛依然被吓得不敢动弹。小乔阿姨叉着腰,超凶地跟它“汪汪”了半天,那只大金毛终于悻悻而归,拽着主人走了。

    小乔阿姨很得意,跟小铃铛说,那只大金毛已经被她吓跑了,以后再也不敢骚扰小铃铛了。这个技能也太神奇了,小铃铛惊讶得不得了,回家就告诉了爷爷奶奶——小乔阿姨真的能跟狗说话!

    爷爷奶奶笑笑不说话。那位小乔阿姨看起来挺稳重的,但心里也住了一个长不大的小朋友啊!

    婚礼结束后,小乔阿姨再来梁家时,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跟小铃铛说话了。小铃铛追问她怎么了?问了几次,小乔阿姨总算开口说道:“小铃铛,你以后不能叫我‘小乔阿姨’了。”

    “为什么呀?”

    “因为咱俩的关系变了,你得叫我‘小姨’。”

    原来就因为这事啊!都是“姨”,但“小姨”只有两个字,比以前的称呼更加简单。小铃铛欣然接受,热切地喊了她“小姨”。就这样,虽然还没有叫乔璐“妈妈”,但是她先认了乔琳做“小姨”,大人们忍俊不禁,唯有小铃铛还被蒙在鼓里。

    家里的大人都很忙,爷爷奶奶年纪又大了,小铃铛就眼巴巴地等着小姨来陪自己玩,但是元旦过后,小姨就不怎么来了。

    小铃铛终于在饭桌上闹起了脾气,她想让小姨周末过来,但是她的智能阿姨告诉她,小姨忙着考博士,对她来说,周末也跟平时一样,忙得一点时间都没有。

    梁父很喜欢年轻人拼搏的劲头,他赞许地说:“你们一家真不容易,不是硕士,就是博士。梁慧享有的资源比你们多得多,但是有你们一半努力,我也就烧高香了。”

    “也可能是除了读书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出路了吧……”乔璐说道:“您也看到了,我爸妈都是死心眼,我爸做点小生意,也不图赚大钱,就是为了养家……我们兄妹三个可能也这样,所以只有多读点书、多挣点工资,才觉得心里踏实。要是我们的胆子也大一点,像我小姨夫那样创业,也就用不着读书了。”

    “话虽如此,但读书读到这份上,也实在不容易。”

    梁铮趁机夸赞妻子一番:“还不是因为乔璐这个当大姐的带头带得好。”

    乔璐脸一红:“也不是啦,乔楠和乔琳本来就很懂事。”

    跟乔琳熟悉了之后,梁家人也逐渐知晓她落选鲍派生的那段过往。其他人尚且不太清楚,但梁母曾是外院的教授,她是能看出来的:“按理说,你这水平真的没有落选的理由,你的两封推荐信也有一定的分量,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审核的?”

    “材料交过去的时候,就剩下一封推荐信了,我在日本留学期间的成绩单也不见了。”

    梁母“哎呀”一声,当即表示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要是真查出来,那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也不知道谁这么猖狂,敢做这样的事情。梁母越说越气,最后说道:“这不是毁人前程吗?”

    老太太嫉恶如仇,却总能把乔琳平静的心思再次搅起波澜。她也知道梁老太太是好心,但是她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她走神

    了,梁母还说道:“脾气好是优点,但脾气太好了,就会失去很多东西。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学校里有个冒名顶替上师范的,我都敢去揭发,那还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呢。要是我摊上你这些事,我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乔琳已经不想听下去了,仿佛真的是自己的懦弱才导致了这场悲剧。上次妈妈来北京,还跟她说了很多心里话。妈妈说,很后悔当年那么打击她,弄得她总是没有自信,不敢大胆去争取,跟老师说话总是唯唯诺诺的。还好她现在取得的成绩还不错,但如果再来一次,妈妈肯定不会那么对她了。

    乔琳听了这番话,感动得抹了眼泪。或许太容易满足,也是被打击后留下的后遗症吧!

    仔细想来,公派留学那么大的事情,她确实不该那么轻易放过。她以为打电话询问,就算是为自己争取饼了,现在回头想想,她简直神经大条过了头。

    梁母发泄完后,又问道:“你一个学生,可能找起来都没有门路,人家都不理你,可是你怎么不找你姐夫呢?”

    乔琳吐了吐舌头:“他们没结婚之前,不好意思麻烦他;结了婚之后,我爸经常嘱咐我,不要给你们家添麻烦。”

    “哎哟,你们家……真是太客气啦!”

    进入2016年了,乔琳以为这事就该翻篇了,没想到梁老太太还是时不时地就提起来。在乔琳看来,梁父说话都是非常谨慎的,谨慎得有些圆滑,让人捉摸不透。而梁老太太跟他不同,老太太年轻时一定是个热血青年,快八十了,还是正义感爆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两个人也能相濡以沫地过一辈子,也真是神奇。

    有一次梁慧也在场,她听说了乔琳的遭遇后,冷笑一声:“要是我遇上这样背后使绊子的,她肯定活不过三天。”

    梁父当即瞪了她一眼,梁慧又急忙说道:“我是说,在我这个圈子里,她活不过三天。”

    那也是她底气硬,才敢这么说。乔琳心想,若换做自己,顶多也就是发发火。

    梁慧总是把事情想得很简单:“既然那么想留学,那就去嘛!像你这样,工作半途而废,学习时间也耽误了……毕业后找工作的时间也就推迟了呀!”

    乔琳原本不想卖惨,但实在难受,便说道:“姐,我也想随心所欲地做我想做的事,但现实条件不允许。在我身边,很多同学都是一样的,要是拿不到奖学金,就不敢想留学。我家里让我去日本交换过一个学期了,我很满足了。”

    梁父又瞪了梁慧一眼:“你呀,不要以你的标准去衡量别人。条件不如你的大有人在,但比你努力的也大有人在。”

    梁慧回家的日常就是挨骂,但是她听了就忘了。她也知道,刚才的话伤到乔琳的自尊心了,隐隐有些后悔。作为补偿,她邀请乔琳为她做一次翻译,一个在香港举行的时尚活动。

    乔琳犯了难,她还要准备博士考试,没有那么多精力可以浪费。但是梁慧却替她做了主:“要是你不好在外面接私活,我跟你们公司联系……报酬嘛,你就不用担心了。去个两三天,就当去散散心。”

    梁慧经常去国外,她的英文很好,不需要额外带翻译。她嘴上说,让乔琳给她的助理做翻译,但乔琳知道,她不过是想找个理由补偿自己而已。乔琳看了姐姐一眼,这才默默点了点头,把这个工作接了下来。

    出发之前,乔琳跟着梁慧的助理去过她家一次,虽说有钟点工来打扫,但依然乱得超乎想象。梁慧忙得精神错乱,对乔琳的称呼也变成了“宝贝儿”。

    乔琳

    眼睁睁地看着她踢开了一堆纸盒子,心疼不已——那可都是一线大牌化妆品啊!梁慧毫不在意,心不在焉地说道:“我都忘了这是谁给我寄的了,宝贝儿你要是有需要的,拿走就好了。”

    梁慧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东西,跑到卧室换衣服去了。等她出来时,刚才那堆乱糟糟的纸盒子已经整整齐齐地堆在墙边了,她丢在地上的衣服也都收拾到沙发上了,地面瞬间变得整洁了不少。

    很显然,这位“宝贝儿”并没有贪图她的奢侈品,还帮她收拾好了。看来,这的确是位品学兼优的“宝贝儿”。

    乔琳是第一次去香港,不兴奋是不可能的。想想还能见到很多大明星,她就更兴奋了。大多数时间,都是梁慧跟那些老外觥筹交错,而她和助理待在一起,偶尔替她翻译几句。

    这几乎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翻译了,梁慧是真的带她出来散心的。活动最后一天,乔琳跟小助理跟在梁慧身后,开心地吃着酒会上的小点心,两个人乐得自在。

    一个风度翩翩的陌生男子在跟梁慧聊着天,梁慧招手让助理过去,应该是有事要交代她。乔琳生怕需要翻译,也跟了过去。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生也同时走近,很自然地挽起了那位男子的胳膊,亲昵地依偎在他身旁。不论谁看来,那都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刚开始,乔琳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当她跟那个女生的目光接触在一起时,她蓦然呆住了。

    因为是工作场合,乔琳穿了一件偏正装的连衣裙,显得很朴素;而那位女生,浑身珠光宝气,踩着一双恨天高,礼服显然是量身定制的,充分显示出了她完美的腰身。

    那个女生见了她,也微微吃了一惊。她的男朋友用英语低声问道:“薇薇安,你认识她吗?”

    薇薇安立刻摇了摇头,巧笑嫣然:“怎么会?”

    虽然英语很蹩脚,但嗓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甜美。

    她改了名字,做了微整容,但乔琳依然一眼认出了她。

    乔琳曾以为,她会过得很落魄,她没有学历,又有过前科,可能连一份正式的工作都找不到。乔琳还担心过,她会不会堕落风尘,从此一蹶不振?

    但是她想多了,人家过得很好,可能比死读书的她过得好多了。

    乔琳走神了,“薇薇安”温柔地提醒道:“翻译小姐,请你为我男朋友翻译一下哦!”

    这是乔琳第一次在工作场合走神,没有任何人责备她,但她依然很不安。她默数了三个数,镇定了之后,才翻译了起来。

    虽然没出什么纰漏,但乔琳还是很不舒服。翻译完了之后,那位“薇薇安”小姐还笑着对她说了声“谢谢,辛苦了”。就好像她是正儿八经的主子,而乔琳不过是个打工的。

    现实不也是如此吗?

    乔琳越想越不甘心。很想告诉那位男士,他的女朋友为了虚荣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她曾经残忍地欺负了一位无辜的高中生,几乎断送了人家最美好的青春;她那位练田径的前男友为了她瘫痪在床……她进过牢房,无法在家乡生存,她并不是看起来那样清纯可人……

    可是乔琳没有追上去,那位“薇薇安”仿佛料定了她会这样做,还转过头来,对着她轻笑了一声。

    晚上回到酒店,乔琳默默无语,她走在长长的走廊上,看着玻璃上倒映出的自己,依然是高中生一样扁平的身材,依然是那张泯于众人的脸,依然……什么坏话都说不出来。

    她不气了,只是无力地跟玻璃中的影子说道:“你好狼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