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华年最新章节 - 第285章 亲手写好的墓志铭(上)

华年 第285章 亲手写好的墓志铭(上)

作者:亲亲雪梨书名:华年类别:玄幻小说
    《乔楠日记寄往天国的信 摘抄》

    我回来有几天了,我好像可以回学校了,但我在玩命搞训练。要是麻木了,也就不会想你了。

    这就是以后我要服役的地方,也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这里曾创造了我军诸多个“第一”,这里所有人都是军中翘楚。当兵就该来这里,但现在我什么都垫底,不服气,又力不从心。要是你还在,肯定知道怎么安慰我。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就没服过谁。我还憋着一股气,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这里的佼佼者。

    自我从港城回来后,那几位魔鬼教头对我甚是亲切,曾对我不服气的战士也突然亲近起来,搞得我心里发毛。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训练刻苦,大概是因为你吧!

    在他们看来,我是一个失去了女朋友的可怜人,可我不想做这样一个可怜人。

    我很想你。

    回到学校一个多月了,要写论文,还要准备毕业联考。经过年前那场淬炼,毕业联考我闭着眼都能过,让我头痛的是论文。不可思议吧,我自诩在考场上未尝败绩,曾经数理化想考多少就考多少,可现在居然会对论文感到头痛。

    听教员说,我们提前离校的,答辩也会提前。你曾说过,要把毕业论文当成一份礼物,献给你的母校。我也想那样,可从目前的成果来看,只求不给母校添堵。

    我曾经对论文也是有野心的,我为自己的堕落感到心痛。不过导师说,你们本科生的论文能有多大价值,你们不会指望有人引用吧?诚实写完就行了。

    导师这番嫌弃,让我放心大胆地做一个学术混子。毕竟,我今后是要做武夫的,论文写得再好,也不会在战场上救我的命。

    但想想还是心酸,当初真想好好写来着,并不是一开始就想混过去的,还是想成为母校之光的,你懂我的心情吧?(其实我反倒希望你能嘲笑我一番)

    今天依然想你,来梦里看看我吧!

    今天毕业了。

    拿了两个学位,告别了一道杠,肩上多了两颗星星。这么一看,我这四年过得还挺充实的。

    授衔完毕,就兴冲冲地给你打了电话。噢,我忘了,你的电话永远关机了。

    高考我是提前批,毕业还是提前批。我们提前离校的这一波,就在小礼堂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真的太简单了,学校也不怕我们骂它寒酸。

    其实我们曾经花式骂过学校,但只允许我们自己骂。现在要走了,我舍不得骂他了。最后一次绕着学校跑了一圈,把它的样子全都记在了心里。它从未如此可爱。

    再过两天我就要走了,寝室的兄弟们会去车站送我。自此一别,便是天南海北,从一介书生变成戍守边疆的战士。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会一起奔跑了,不会在训练场上一决高下了,也不会在寝室里插科打诨,探讨各种话题了。(男生宿舍的话题,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我们是同窗,更是战友,这种感情,无需多言。我是第一个走的,这样想来,还挺庆幸的。要是我送他们离开,可能会难受得掉眼泪。我先走了,掉眼泪这事,就留给他们吧!毕竟老子向来潇洒,才不愿哭哭唧唧。

    冬梅,现在我非常热爱这身军装,比想象中更热爱一些。尤其是前几天跟同学们一起漫步在橘子洲头,身穿军装的豪情始终萦绕心中。我想,唯有一段诗词,可以描述这段难忘的军校生涯。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刚来不久就准备参加演习了,今天领到了任务,激动得像只灵猴。可是在战士面前,我又不能上蹿下跳,克制到现在。

    领到任务那一刻,我就有思路了,我要带着自己的设备去侦查。可惜这里不像我们学校,没有电子器械库,我可能又要拆东西找零件了,但愿别受处分。

    我的小宇宙快要爆发了,期待我惊艳全场吧!

    嘿!别忘了来我梦里,为我加油!

    往事休要再提。

    要是再遇见那女的,我……我还是离她远远的吧。

    惹不起,躲得起。

    难道我是个小心眼?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天了,我还是耿耿于怀?

    我在学校表现不差,还立了个二等功,本来可以直接提副连的,但这个破单位能人太多,首长还是想考验我。

    演习本是个大好机会,可是被三个傻乎乎的学生给搅和了,尤其是哭得鼻子吹泡泡那女的。

    淘汰了也就罢了,还差点儿被警察一枪崩了。艹 (这一句被乔楠给划去了,还划了好几道)

    我终究也是俗人一个,要是你见到这样的我,会不会失望?

    反正我很难受,只在这里跟你说说。

    好姑娘,再来我梦里吧!此刻尤其想念你。

    跑完五公里,大腿总是疼,我会不会英年早废?算了,来到这个破单位,命都不在乎了,还在乎一条腿么。

    下山遇到了一条小狈,也就一两个月大,也不知道怎么跑到荒郊野岭的。

    浑身泥巴,奄奄一息。突然想到,在泥浆里摸爬滚打的我们,差不多也是这个熊样。

    啊,不,应该是这个狗样。

    我把它捡了回来,给他洗了澡,嘿,狗子那叫一个英俊潇洒,威风凛凛,真他妈一条好狗!

    战士们都挺喜欢它的,我认真地打了报告,希望它早日成为我们真正的战友。

    拍了张照片,给你发了彩信,满心期待你会夸赞它几句,结果等到现在,你都没有回复。

    是我糊涂了。算了,就幻想着你看到了吧。

    这次去高原又被骂得半死,当个指挥官,先得学会挨骂。

    挨骂就算了,还当着那么多战士的面被骂。面子这东西,真是一点儿都不值钱。

    不过,我现在有点指挥官的样子了。以后要是真遇上了躲到深山里的恐怖分子,我一定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想想这些,面子那东西,老子不要也罢。

    还有,在高原听到你喊我了。为你摘了一朵花回来,下次去港城送给你。

    谁他妈发明的猎人集训

    老子的腿真要废了

    老子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成了战俘

    神他妈的设定

    那帮心狠手辣的

    老子差点儿就被他们弄死了

    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当俘虏

    宁死不屈

    (这篇日记被乔楠通篇划掉了)

    最近在重温《百年孤独》,马尔克斯真他妈是个天才。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所有人的结局无可避免的都是孤独。

    我爱过你,可我现在很孤独。

    以前我翻高墙是最溜的,现在常常翻不过去。

    今天甚至拖了小组的后腿。

    大概真是要废了。

    还有几个小时就出发了。

    第一次亲手拿过裹尸袋,我还没事呢,可是却像尸体一样僵硬得不能动。

    这次的队长拍拍我的肩:“放轻松点儿,这东西基本用不上。”

    我笑得肯定比哭还难看。

    是的,这东西基本用不上,但一旦用上了,那就意味着我出不来了,再也回不到这个世界了。

    但是一想另一个世界还有你,一个体贴而又善解人意的你。就算躺进这个袋子里面,也没那么可怕了。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干!

    频繁的幻觉、幻听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得了精神病,

    被别人指指点点,那滋味也不好受。

    还好心理大夫说,我只是孤独。

    我现在更能理解《百年孤独》了。

    人的本质就是孤独的,但如果有你,我会好一些。

    之前去接受心理治疗,是我主动的。

    从汶川回来有几天了,现在被强制接受心理治疗。

    这是很有必要的,我见识过枪林弹雨,也见识过血肉纷飞,但都没有这次地震现场惨烈。

    死去的都是无辜的老百姓,有很多没救出来,自责,心痛。

    这次很意外地又遇到了那个鼻子冒泡的小女孩。从这次接触来看,她应该只是单纯,不是不懂事。

    她安静的时候挺好的,唱歌还不错。

    反正见到她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早就不怪她了。

    冬梅,我好像又恋爱了。

    就是那个鼻子冒泡的小女孩,你会怪我吗?

    她比想象得更有趣,我现在很喜欢很喜欢她。

    忍了很久才跟你说,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但我总想得到你的祝福。

    再次跟我爸闹僵了,我又要失去一个爱人了。

    我可能是被上天诅咒了。

    原来被人算计的感觉这么不爽。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杀人放火,你快来劝劝我。

    我不会放过他。

    我也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前两天送走了乔琳和闵佳,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离家的时候,她俩都是小女孩,一眨眼,都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别说,乔琳长开了,还算眉清目秀的。闵佳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好看到大。

    我刚去清理了一个老鼠窝,身上还都是弹药味。但很奇怪,看到这两个妹妹,心脏居然柔软得不得了。

    我得清理更多老鼠窝,才能让这些如花似玉的妹妹安全无虞地长大。

    所以,我的工作还是很有意义的,你说是不是?

    我最近跟黄金子交往了,她是你的好朋友,你应该挺欣慰的吧?

    正好我妈也很喜欢她。

    这次就冲着结婚去吧,见惯了生死,很想有个家了。

    自从读过老舍先生的《我的理想家庭》后,那种想法就从来都没消失过。

    冬梅,我现在到了一个倦怠期,或许有了家庭,会好很多吧。

    我跟黄金子和平分手了,是我亏欠她太多。她那么优秀,值得更好的人。

    其实心里特别难受,但是不知道该跟谁说。

    我跟爸妈的隔阂,你应该都知道。乔琳屁事不懂,根本说不通。唯一能倾诉的就剩下你,还有我姐了。

    我姐在准备博士答辩,从视频上看,又瘦了很多。我这个做弟弟的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干着急。

    如果你在天有灵,也保佑黄金子吧!

    她确实是个好女孩,只是我俩不合适。

    (这是最后一篇日记)

    升职以后,天天忙到飞起。我快休假了,可是还有可能出趟远门,谁让我英语好呢?

    没办法,军情为重,我随时听从召唤。

    这次出门主要是去打嘴仗,没什么大事,过两三天就能回来,不用担心。

    还有,我跟鼻子里冒泡泡的那个女孩又和好了,更详细的,等我有时间再跟你说。

    冬梅,我现在挺幸福的,你应该会为我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