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 - 第2114章 我来过(结束,睡觉哈!)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第2114章 我来过(结束,睡觉哈!)

作者:沧澜止戈书名:快穿之我只想种田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感觉什么的,萧庭韵:“良家妇女调戏起来真刺激?”

    秦鱼:???

    我怀疑你跑题歪楼了,我有证据。

    秦鱼:“啥呀,严肃点,我的意思是她竟没能灭掉魔君,或者说,魔君为何没被她灭掉。”

    萧庭韵惊讶,这是什么说法?

    她们也没能说更多,毕竟强者云集,万一被刺探了传音也不好。

    众人齐齐御剑或者飞光而起,路上,秦鱼想起一件事,闻到:“天净沙的邪道根基是不是在冰川那边?”

    “是的,邪道三主君今日都不在,怕是因为天净沙出事,不敢来了。”

    狗头小心翼翼觑了下秦鱼,暗道肯定是怕了这人呗。

    秦鱼:“不敢?我倒觉得是早料到了古帝陵最终还是会在冰川那边打开,在那边等着了。”

    “魔君大人您是要对他们动手吗?”狗头觉得现在秦鱼对他们这些人的态度很奇怪,有亦可,无亦可。

    但他们都知道,人有价值才能活着,他们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否则这位凶残的新魔君来日就会干掉他们。

    “做人要功利一点,图钱就好,不要动辄打打杀杀的。”

    秦鱼叹气训诫,众魔道中人只能皮笑肉不笑应和,正犹豫要不要摸着良心吹下自家魔君思想品德境界了得。

    却又听秦鱼补了一句,“万一古帝陵里面妖魔遍布,凶险无比,你把人杀多了,谁进去当炮灰?”

    狗头等人齐齐心肝一定。

    这位虚伪狡诈的母老虎果然还是偏向他们魔道啊。

    ——————

    千古寒地,冰川绝远,风雪飘摇中,除了秦鱼他们这些大佬,就是渡劫期的也都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只因这里的冰不是一般的寒冰。

    “这里的冰川块普遍都是千年寒冰,其中霜冷万年的也不在少数,寒水之下还有千年万年的玄冰,自然厉害。”

    第五刀翎跟方有容这次也来了,两人寡言,听着其余一些人说一些话,偶尔也瞟过前方御光极快的秦鱼等人,好像很随意,不太在意的样子。

    双向的。

    万俟宝宝不知为何飞到秦鱼边上,“喂,如今当上魔君,都不理会你那大师兄大师姐了?也不理会你最近刚认识的小伙伴了?”

    秦鱼:“小说里面常有——某些弱小无能就想耍歪路子的无耻之辈一旦对付不了某个人,就会想着拿她的心爱之人下手。我绝不会犯这种错误,我越爱他们,就越会对他们冷淡。”

    万俟宝宝:“”

    听着很严肃很正经,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好像我被骂了,又好像某些人被你远距离调戏了。

    心爱之人?

    轩罗白觉得自己醉了,脸都涨红了。

    萧庭韵伸手抚了下眉梢,面露无奈,不过再看某人师兄师姐。

    好生淡定。

    当然淡定了,作为一个被某个小师妹多年屡屡花式尬吹并屡屡被骗的女神,方有容对此淡定得一匹。

    ——————

    “就前面吧。”至尊灵魁也不想飞太远,没意义,这些个人族修行者一个比一个黑心肝,且大面积都是面慈和善其实心狠手辣的人渣。

    时间拖越久,越容易引来天界的人。

    它不想死。

    前面一大块冰川地面,众人纷纷按落流光,小蓬莱之主落下后,一边控制天罗地网,一边让至尊灵魁自由发挥。

    说是自由,其实万俟宝宝这些大佬们已经把此地封死了。

    这么多的主君,至尊灵魁也不想找死,所以乖乖准备开启古帝陵。

    就跟程序读码一样,需要一点点时间。

    秦鱼也不急,跟这些卡在天界跟人间之间的修行者不同,她的前路宽广,想进古帝陵也只是为了刷这个副本的分,把这次的旅程尽量考个好成绩而已。

    秦鱼站在冰块边沿,漫不经心看着远方,其实跟瀚海朝伊传音,“柳兔兔没放出来?”

    “这位主君深不可测,她若是出现,很容易被一眼看穿,我不想冒险。”

    秦鱼恍然,“也有道理,不过她没名字吗?称呼这么长,总觉得怪怪的。”

    “楚茨,她的名字,但她修行岁月太长,也没多少人敢叫她本名,久而久之就都以小蓬莱之主代替了。”

    “此前你说过小蓬莱有两派之争,一派是她的?”

    “嗯?不是,她其实不太管事,权利下放诸多,也才有两派之争,不过都摆在明面上,不敢来狠的,职权竞争而已,某种意义上,是平衡御下之术。”

    秦鱼当然理解,她也经常用这种手段,省心省力,只保持绝对的力量镇压就行。

    “你对她好像很感兴趣。”

    “你这不废话么,我现在是魔君啊,迟早要跟她干上的,知己知彼嘛,对了,柳兔兔是不是忘记一件事了,那晚。”

    一件事?瀚海朝伊无意掺和她们之间的事儿。

    “我让她跟你谈吧。”

    “别啊,跟她要报酬这种事,当面多尴尬,你帮我提醒下吧。”

    “我现在是柳如是,找我何事。”

    “我知道,我刚刚是故意说给你听的。”

    “我刚刚上线,没听到。”

    “哦,其实就是瀚海提醒我记得跟你要报酬,她觉得救人一命,被救的人却一点表示也没有,允诺的报酬也当做忘了一样不给,这太无耻了。我觉得她这想法有点极端了,我们是朋友啊,我怎么会那么无情呢,可她特别坚持,我都拿她没办法,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把那魔道传承给我?”

    “”

    柳如是稳住了,“昨晚我本要给你的,谁让你走那么快,来不及嘛,等进了古帝陵找个机会给你,急什么。”

    看两个碧池飙戏开心吗?

    秦鱼正要损一下这抠门碧池兔,那边至尊灵魁的动静骤然大了。

    秦鱼过去了,刚到众人跟前,忽见不远处的蔺珩不看那至尊灵魁引发的巨大螺旋空间流,反而直直盯着水面,那眼神有些怪,还有些恍惚。

    娇娇:“鱼啊,他不会是”

    秦鱼捂住他嘴巴,不咸不淡看着至尊灵魁,准备进入古帝陵。

    彼时,至尊灵魁的身体扭曲了下,忽然涨红脸,“该死,我低估了它的厉害,我的灵力不足以撑开它,你们来几个人帮我一下啊!”

    至尊灵魁艰难呼吁下,小蓬莱之主也察觉到了那空间流的不稳,当即喊了几个人。

    秦鱼,蔺珩,薛笙三人,以及另外三个大位面的领头主君。

    “君上?”老管家察觉到自己君王的失神,提醒了一句。

    蔺珩回神,秦鱼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众人仿若当日天道誓书一样联手时

    至尊灵魁忽然对蔺珩来了一句:“这位大哥,你分心了,想东向西,什么这里你好像来过?”

    蔺珩一怔,后目光陡然锐利!

    它看穿了他的心思?

    其余人也是震惊加狐疑,偶然吗?

    至尊灵魁嘿嘿一笑:“你们以为我是怎么搜索到八卦的,洞察灵魂意念也是我能力之一哦,这么近距离,你们又同时启动灵力跟魂力,我当然可以刺探到,不信啊?”

    “哝,大哥你对面那个女人,你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吗?”

    “不感兴趣。”

    蔺珩本来是言而有信的,既说不跟秦鱼纠缠前尘往事,就不会当面拿这种事与她掰扯,所以没问出口,哪成想被这倒霉灵魁给点出来了。

    不过既然点出来了,也许可以顺道得知自己跟她是否在相似的冰川极地接触过也许是一些难以忘怀,让他深深留念的记忆。

    更有可能是他对她定情之地吧。

    否则他怎么会如此触动。

    仿佛灵魂都深深悸动。

    “她在想:我要不要当面污蔑蔺珩这狗男人跟天净沙有一腿呢?一箭双雕啊!”

    秦鱼:“”

    众人:“”

    果然心肝很黑。

    至尊灵魁:“然后她刚刚又在想:草,这腊鸡灵魁开天眼了,我绝对不能让它看出上辈子这狗男人是被我在冰川干掉的,他尸体沉下去还没人收尸。”

    众人:“”

    方有容等人:“”

    好一口缠绵悱恻痴男怨女悲惨恐怖悬疑大瓜啊。

    蔺珩:“”

    秦鱼:“艹!”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