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红妆最新章节 - 第六四七章 缴械

大红妆 第六四七章 缴械

作者:姚颖怡书名:大红妆类别:玄幻小说
    耳畔传来破空之声,哨兵茫然抬头,一股大力向他胸口袭来,哨兵哎哟一声,退后两步,低头一看,他的胸前插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柄飞刀,飞刀正插在那块玉米饼子上面。

    有人来了,很多人,无声无息,哨兵甚至没有听到马掌踩在雪地上的声音。

    这是用布把马掌包裹起来了!

    什么人会这样做,不会是大都督派来送补已的,也不会是杨世勋增援的。

    只有可能是燕北郡王!

    “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把后面的话喊出来,就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女人的脸。

    女人很年轻,她的脸靠得很近,哨兵还没有成亲,从未和女人这般靠近,他一时慌了,后面的话就发不出来了。

    女人伸出手来,她的手在月光下闪闪发光,那不是手,那是铁钩,或者连铁钩也不是,那是野兽的爪子!

    哨兵认识这只爪子,就是这只爪子抓下了齐将军肩膀上的一大块皮肉。

    女人的爪子伸向他的咽喉,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他闭上了眼,肚子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咕咕叫了两声。

    女人皱眉,满脸嫌弃,这时有人向这边跑来,喊着:“什么人?”

    女人丢下哨兵,朝着那人伸出爪子。

    惨叫声划破夜幕,哨兵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有水滴落在脸上,这是下雨了吗?

    他伸手抹了一把,粘粘的,还带着死亡前的温暖。

    哨兵恍然大悟,这是血!

    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有人吹响号角,士兵们从沉睡中醒来,衣衫不整地跑出营帐,只是这一次,他们的步伐缓慢,有的人甚至摇摇晃晃。

    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有两三天颗粒未进。

    风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缴械不杀!”

    “缴械不杀!”

    “缴械不杀!”

    喊声雷动,无数声音随着她一起喊,振聋发聩。

    从睡梦中惊醒的军汉们先是错愕,紧接着是戒备,他们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迟疑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黑压压的,约有千人。

    一骑驰来,红马、黑衣、马上的少女有一张欺霜胜雪的脸。

    “是她!”

    “就是她!”

    不知是谁率先喊出,接着,很多人都认出来了,没有认出来的人听到别人的喊声,也立刻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了。

    她是砍下大将军头颅的女妖怪!

    不,想起来了,听说大都督传下军令,谁活捉了周彤,就把周彤赏给那个人。

    她是周彤,燕王的女儿,燕北郡王的姐姐!

    还是女妖怪,有出处的女妖怪。

    “抬过来!”

    周彤一声令下,一骑疾驰而来,将横放在马上的东西朝着周彤扔过来,周彤出刀,将那样东西挑在刀尖上。

    她把刀高高举起,松明火把的照映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被她用刀挑起来的那样东西上面。

    夜风吹过,风中夹杂着肉香,是肉香,真的是肉香!

    有人吸吸鼻子,有人的肚子开始狂叫,有人艰难地咽咽口水。

    被周彤用长刀挑起来的,是一头羊,一头烤得喷香的肥羊。

    “想回家的只管走人,想要留下当兵的,有酒有肉,不仅是打仗的时候,平时在军营里也保证让你们吃饱肚子。”

    离开白马林之后,周彤先去的就是军营,燕北军的军营。

    她当了两天大头兵,也饿了两天肚子,清亮如水的米汤,就是当兵的口粮,而那些面黄肌瘦的人,就是燕北军的士兵!

    “我们是燕北郡王的军队,我们更是燕王的军队,我们是真真正正的燕北军!与你们一脉相成,血浓于水的燕北军!”

    “你们可以继续打,那就看看谁能打赢!”

    “放火!”

    一声令下,无数支松明子被点燃,如同火球,掷向一座座营帐。

    军汉们惊恐地四下环顾,在他们的身后,在他们的身边,在他们的四面八方,大火熊熊,宛若怪兽,吞噬着一切。

    肉香没有了,风中充满松油的味道、烧焦的糊味。

    “缴械不杀,缴械不杀!”

    如江潮雷动的吼声再次响起,有人将手里的刀狠狠扔在地上,骂道:“老子不管了,老子要吃肉!”

    有人想要制止他,可是来不及了,越来越多的人把兵器扔到地上,又开始卸甲。

    “主将已死,我们缴械卸甲,没有对不起谁,我们也要活啊,我们要吃饭有什么不对?”

    “没有不对,卸甲!”

    一片哗啦声,军官们开始卸去身上的甲胄,伴着这些动作,是一片骂声、哭声,竟然还有笑声。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像疯了一样仰天大笑,笑出了眼泪。

    “没什么了不起的,老子还是燕北军,不过就是换个地方而已”,他像是对别人说,又像是在说服自己,“卸甲,老子快要饿死了,卸下这身破甲胄,还能省点力气。”

    左勇挥挥手,军士们上前,收起地上的武器和甲胄,安置投降的燕北军,重新编队,让专人看管,驱赶着向营外走去。

    江二妹恨恨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又多了一群张嘴的东西。”

    周彤看向已成火海的军营,说道:“我准许你在这些人里面挑几个看着顺眼的,给你当跟班。”

    “那我的口粮呢,也要分给他们吗?”江二妹问道。

    “他们都有口粮,由你来统一分配。”周彤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

    江二妹松了一口气,将那只烧得香喷喷的肥羊抱过来,横在自己的马上,手上的爪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扯下一条羊腿,使劲咬下一块肉来。

    “那我的口粮呢,也要分给他们吗?”江二妹问道。

    “他们都有口粮,由你来统一分配。”周彤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

    江二妹松了一口气,将那只烧得香喷喷的肥羊抱过来,横在自己的马上,手上的爪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扯下一条羊腿,使劲咬下一块肉来。

    过瘾,好吃!

    周彤却早已没有了踪影,她已经率先向着营地的方向疾驰而去。

    天空已现出鱼肚白,这个漫长的夜晚终于过去了,黎明到来,她的弟弟也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