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红妆最新章节 - 第五二九章 缺钱的人和赚钱的人

大红妆 第五二九章 缺钱的人和赚钱的人

作者:姚颖怡书名:大红妆类别:玄幻小说
    听说没人给他付赎金时,燕北郡王更伤心了。

    “你看,到手的银子都飞了,如果你听我的,开价一万两,说不定就给了。”沈彤打趣道。

    “本王是看清了,一万两和十万两在他们眼中是一样的,全都不会给。”燕北郡王叹了口气。

    “那就要一千两,一千两应该会给的。”沈彤说完,自己就先笑出来了。

    燕北郡王幽怨地看她一眼,然后对着门外喊道:“把左三叫来!”

    左三,有个很文雅的名字,叫左雅文。

    但是左雅文的样貌却与他的名字并不相符,既不文也不雅。

    他有一多半的鞑子血统。

    他的曾祖母、祖母、母亲全都是鞑剌女子,在左雅文身上,已经找不到汉人的影子。他生得大饼脸,小眼睛,高颧骨,五短身材,粗壮健硕,站在那里,就是一个穿着汉人服饰的鞑子。

    “公子,你找我?”左三一笑,露出两个大酒窝,这两个酒窝生在他的脸上,就像是硬生生戳出来的。

    燕北郡王道:“你说的生意我做了,可我现在一两银子也没有拿到,我很穷,没有钱,只能赊帐。”

    左三家里有钱,很有钱,钱多到十辈子也花不完。外人都以为左家的钱是靠着开铺子开马场赚来的,可是却只有左家自己知道,这些年来左家真真正正的钱财来源于军备买卖。

    左三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出名的不学无术,燕北城人只是知道他们四处游历,长年累月不见踪影,但是却并不知道,他们并不是去拈花惹草游山玩水,他们行走于大齐、鞑剌、安鞑、党夏,甚至还去过更远的红毛诸国。

    这些同时拥有汉人和鞑子血统的花花公子,在这些国家里,是王公和将军们的座上宾。

    他们是生意人,只不过他们的生意是武器、盔甲、战马和火炮!除此以外,他们也交易铁锭和铜锭,还有制造火药的材料。

    不仅是燕王,就连秦王也曾多次与左家做生意。

    只是这些都是私底下的,表面看来,左家与大齐皇族最亲密的接触就是曾与燕王合办马场。

    那时与燕王合办马场的不只是左家一家,无论是鞑子还是汉人,要想在燕北开马场,就必须要让燕王参股,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马供不应求。

    而杨勤洽洽只知道左家与燕王合办过马场,却并不知道左家真正做的是什么生意。

    当年左家主动献上的金银,其实是给杨勤的试金石,杨勤欣然收下后就提高了商人的税银,左家便彻底断了要与杨勤做生意的心思。

    这几年左家一直被杨勤觊觎,早就想要换个地方了,此刻杨勤对左家下手,左家便趁机离开,左家人流淌着游牧民族的血液,对于他们而言,只要有生意可做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家。

    杨勤拿着在左家抄没的财产簿子沾沾自喜的时候,左三正在佟鲍子的山寨里混吃混喝。

    左三毫不意外,还是那个大大的笑容:“我做生意从来不是一捶子买卖,既然公子手头紧,那就先赊着,趁着大雪尚未封山,我这就动身,明年雪化之时,再来见公子。”

    燕北郡王挥挥手,丢过来一个牌子,道:“那么本公子也卖你一个人情,凭着这个牌子,可保你的家眷在燕北安然无忧。”

    左三大喜,如今的燕北,无论是商贾还是百姓,最怕的不仅是兵,还有匪。

    面前的这个少年,便是燕北最大的土匪佟鲍子。

    至于佟鲍子的真实身份,外人或许不知,但是神通广大的左家人却是心知肚明。

    这就是生意,与一个成长中的少年王公做生意,远比与索取无度的杨勤更令人期待。

    打发走左三,燕北郡王又恢复了那副没骨头的样子,他趴在桌子上,哭丧着脸。

    “姐,我原本还想着从燕北王府抠出几万两银子的,可是一两也没有。”

    是啊,这大雪连天的,他到哪里弄银子呢,抢也没处可抢啊。

    沈彤笑了,道:“你忘了,有一位有钱人就要来燕北了。”

    燕北郡王的眼睛亮了起来,但很快又黯淡了:“雪越下越大,他们这些南方人,又不是傻子,这时来燕北,寸步难行。”

    沈彤敲敲他的脑袋,道:“他们不是普通的南方人,他们是死士,走在刀尖上的人,何惧大雪封路。”

    燕北郡王从未见过沈彤口中的死士,他无法想像。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还是银子银子银子

    此时此刻,缺银子的人当然不是只有燕北郡王一个。

    户部尚书急得团团转,嘴上生了几个大泡。

    新帝登基,一句免赋一年,只不过就是一旨诏书,可是对于等米下锅的户部而言,这是雪上加霜。

    偏偏这个时候,太常寺和鸿胪寺都来找户部要钱,各国使节连同番王的儿女们要进京参拜新帝,新帝要效仿先帝在护国寺祭天施粥,太常寺缺钱,鸿胪寺也缺钱,宫里让户部想办法。

    “宫里?什么时候开始,宫里让到哪里要钱,就到哪里要钱了?是谁让来的?”

    户部尚书气得发抖,这规矩全都乱了。

    太祖皇帝在位时,设有内阁,这种事报到内阁,阁老们批示之后,有的直接下发实施,有的则再经太祖皇帝批阅后下发,事无大小,均有相关的正式文书。

    大行皇帝崇文帝到死也没有亲政,但那时有太皇太后、老护国公杨锋、定国公萧长敦以及吏部尚书毛元玖四人监国。定国公称病不再上朝,国事便交由其他三人。折子先是呈到毛元玖面前,毛元玖批示后呈给杨锋,杨锋无法定夺的再交太皇太后,虽无内阁,但也是有凭有据,上行下效,井井有条。

    可是现在,太皇太后死了,两宫太后并没有指定监国大臣,杨家赐了承恩伯,毛家赐了彭城伯,这两个爵位历来是赐给外戚的,虽然杨家以前也是外戚,但是老护国公杨锋能够监国凭借的并非外戚的身份,而是护国公这个名头,护国公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

    也不知是杨家要挟制毛家,还是毛家想把杨家也拉下水,总之,每家一个外戚的爵位,看似风光,实则却让这两家都不能正大光明插手朝政了。

    户部尚书回到家里对着空气骂道:“我就知道迟早会乱,两宫皇太后能不乱吗?我就要看看是东边扳倒了西边,还是西边压倒了东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