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 第1479章 道使降临

帝神通鉴 第1479章 道使降临

作者:孤在上书名:帝神通鉴类别:玄幻小说
    一小时后刷新。

    文斗则是裁判出五个主题,参会者选择其一进行辩论,在武斗中深受打击的扬汤众人又斗志昂扬了,他们中可有不少大才!

    但因为这次是太一天权殿出的题目,天权殿无人参加这项斗法,由不当裁判又不参加武斗的金不换和某几位自告奋勇的天将上去充了数。

    他们去展示展示自己的观念理念,给人一个好的感官就够了,本也没想非得拿个名次,奈何扬汤的辩士们和他们处处针锋相对,说一句,人家就驳一句。

    还好,金不换选择的主题是星界交易往来,正是他熟悉的领域,一番面红耳赤的辩论后,拿下了这个主题的魁首。

    决出五个主题的魁首后,五人会用第六个主题决最终名次。

    第六个主题是关于如何走道途的。

    金不换摸摸脑袋,耍了个心眼,他将自己对生意之道的理解说完后,又学着湛长风,把对万道的态度和解释摆了出来,高度一次比一次拔得高,誓要压下对面那个扬汤的辩士。

    文斗的最终胜负由看席上的众位看客投出。

    作为裁判的公伯南,等五人阐述完了对道途的理解,又等他们相互争论三回后,高声道,“请看席上的诸位拿出入场时,分发给你们的万寿雏菊,认同谁的道理,就请将这支雏菊投掷给谁!”

    金不换说的道理,与明世经上的说辞,有诸多相通之处,此时的众人,恰好被明世经冲击过,对那些大贤者的话颇为信奉,自然对金不换诠释的道途模样,有了更多认同。

    漫天淡金的雏菊如万箭齐射,朝场中五人丢去,最后一统计,金不换脱颖而出!

    金不换抱着将他淹没的雏菊,闷闷的笑声从花堆后透出,“哈哈哈,我回去就一朵朵包上浆摆满整个洞府,哈哈哈,我竟然赢了,我果真是个有才学的。”

    公伯南摸摸新长出来的胡茬,“快回去吧,你还想被埋多久。”

    “嘿嘿,让我再享受一下。”

    “恭喜金道友。”扬汤辩士许不复眼中精光凌厉,踱着步子,儒雅地走过来,“金道友之理,甚为广阔高深,但若换个地方讲出来,就空大了。”

    金不换从花堆里探出脑袋,瞧着那昂首离去的人,不爽道,“他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借了明世经的势。”公伯南笑着负起手,接下来该帮忙准备完结大典了。

    金不换将得到的万寿雏菊收进须弥袋,反驳道,“什么明世经,我明明是向陛下学习的。”

    “管他呢,让扬汤吃瘪就够了。”

    至此,所有斗法都结束了,各方来客却意犹未尽,扬汤会轻易退去?

    ——

    文斗则是裁判出五个主题,参会者选择其一进行辩论,在武斗中深受打击的扬汤众人又斗志昂扬了,他们中可有不少大才!

    但因为这次是太一天权殿出的题目,天权殿无人参加这项斗法,由不当裁判又不参加武斗的金不换和某几位自告奋勇的天将上去充了数。

    他们去展示展示自己的观念理念,给人一个好的感官就够了,本也没想非得拿个名次,奈何扬汤的辩士们和他们处处针锋相对,说一句,人家就驳一句。

    还好,金不换选择的主题是星界交易往来,正是他熟悉的领域,一番面红耳赤的辩论后,拿下了这个主题的魁首。

    决出五个主题的魁首后,五人会用第六个主题决最终名次。

    第六个主题是关于如何走道途的。

    金不换摸摸脑袋,耍了个心眼,他将自己对生意之道的理解说完后,又学着湛长风,把对万道的态度和解释摆了出来,高度一次比一次拔得高,誓要压下对面那个扬汤的辩士。

    文斗的最终胜负由看席上的众位看客投出。

    作为裁判的公伯南,等五人阐述完了对道途的理解,又等他们相互争论三回后,高声道,“请看席上的诸位拿出入场时,分发给你们的万寿雏菊,认同谁的道理,就请将这支雏菊投掷给谁!”

    金不换说的道理,与明世经上的说辞,有诸多相通之处,此时的众人,恰好被明世经冲击过,对那些大贤者的话颇为信奉,自然对金不换诠释的道途模样,有了更多认同。

    漫天淡金的雏菊如万箭齐射,朝场中五人丢去,最后一统计,金不换脱颖而出!

    金不换抱着将他淹没的雏菊,闷闷的笑声从花堆后透出,“哈哈哈,我回去就一朵朵包上浆摆满整个洞府,哈哈哈,我竟然赢了,我果真是个有才学的。”

    公伯南摸摸新长出来的胡茬,“快回去吧,你还想被埋多久。”

    “嘿嘿,让我再享受一下。”

    “恭喜金道友。”扬汤辩士许不复眼中精光凌厉,踱着步子,儒雅地走过来,“金道友之理,甚为广阔高深,但若换个地方讲出来,就空大了。”

    金不换从花堆里探出脑袋,瞧着那昂首离去的人,不爽道,“他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借了明世经的势。”公伯南笑着负起手,接下来该帮忙准备完结大典了。

    金不换将得到的万寿雏菊收进须弥袋,反驳道,“什么明世经,我明明是向陛下学习的。”

    “管他呢,让扬汤吃瘪就够了。”

    至此,所有斗法都结束了,各方来客却意犹未尽,扬汤会轻易退去?

    公伯南摸摸新长出来的胡茬,“快回去吧,你还想被埋多久。”

    “嘿嘿,让我再享受一下。”

    “恭喜金道友。”扬汤辩士许不复眼中精光凌厉,踱着步子,儒雅地走过来,“金道友之理,甚为广阔高深,但若换个地方讲出来,就空大了。”

    金不换从花堆里探出脑袋,瞧着那昂首离去的人,不爽道,“他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借了明世经的势。”公伯南笑着负起手,接下来该帮忙准备完结大典了。

    金不换将得到的万寿雏菊收进须弥袋,反驳道,“什么明世经,我明明是向陛下学习的。”

    “管他呢,让扬汤吃瘪就够了。”

    至此,所有斗法都结束了,各方来客却意犹未尽,扬汤会轻易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