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栖南枝最新章节 - 第两百一十七章 山寨救人5

凤栖南枝 第两百一十七章 山寨救人5

作者:沈半闲书名:凤栖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忽然萧练搂着何婧英腰际的手忽然之间紧了紧。

    何婧英几乎能感受到萧练身体上异样的那一处,呼吸一滞,大脑瞬间一空。下一秒何婧英回过神来,萧练已经抱着何婧英跳下了山崖。

    在萧练身后一柄白刃破空而至。

    萧练抱着何婧英落地之后,还没站稳脚步,手里的烈阳剑就递了出去。

    “锵”地一声,对方的剑飞了出去。

    那人身后的同伴见他吃了亏,叫了一声:“二当家!”就赶了过来。

    那被萧练打飞一剑的人,正是这里的二当家。

    二当家身后的同伴将自己手里的刀扔了过来。

    二当家接过刀,迎着萧练的剑,又是一击,在黑暗的山洞中擦出了一串火花。

    二当家身后那同伴却是大胆的,见二当家打不过萧练,手中无刃也扑了上来。那人侧过头,侃侃避过萧练挥来的一剑,拦腰就朝萧练抱去,竟是想要以摔跤的姿势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将萧练扑倒。

    萧练来不及收剑,又顾及身后的何婧英,拿着剑托就朝那人猛击数下,那人就是抱着萧练的腰际不肯放手。

    二当家见自己的同伴被打了这么几下,双目圆睁,拼劲了力气朝着萧练的面门一刀劈了下来。

    萧练举起烈阳剑相迎,却被腰间死死抱住自己的人,扑了一个趔趄,险些被二当家的刀削了手。

    二当家见一击得手,跟着又是一刀劈来。

    萧练身后,折月剑如水蛇般游出。何婧英手持折月剑,裹挟着寒气,对着二当家的刀不闪不避迎了上去。折月剑与大刀刚刚相触,就如水蛇般缠上了大刀。二当家只觉得大刀一颤,自己的手腕一凉,刀就脱手而出,“哐啷”一声摔在地上。

    二当家惊怒交加,抬起头来时却怔在当场。折月剑正好照亮了何婧英的双眸。

    二当家脱口而出:“王妃?”

    何婧英一愣,虽然洞内黑暗看不清面容,但二当家的声音十分陌生,不像是熟悉的人。这人又怎么认出自己的?

    何婧英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将手中的折月剑握得更紧了。

    二当家的疑惑声中带了些惊喜:“真的是王妃?”

    何婧英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二当家赶紧说道:“在下彦青。”他又指了指刚才抱着萧练那人:“这个是虎子,我的人。”

    虎子听见彦青这么一说,才松开了萧练。

    何婧英仍是疑惑,至少在她的记忆中,她从不曾认识一个叫彦青的人。

    彦青见何婧英半晌没说话,赶紧说道:“王妃您不记得我?我曾经被关在雍州山里,是您救了我。跟我一起的还有很多人。”

    雍州?那些被抓的北奴?

    彦青左右看了看,赶紧说道:“王妃的救命之恩小人一直无以为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王妃若是信得过的话,先去我的住处藏一下,过一会儿,小人送王妃出去。”

    在这山洞中,萧练与何婧英辩不清方向,如果没有熟悉地势的人带路,莫说找到萧昭文与王韶明,就是想逃出去都很难。当下也不含糊,跟着彦青往山洞深处走去。

    这一路上都是喊打喊杀要找耗子的人。彦青作为二当家带着三个人在山洞中穿行,根本没人注意。四个人堂而皇之的就走了进去。

    彦青的房间在山洞里面还算清净的一个位置。彦青打开房门将萧练与何婧英请了进去,又命虎子在外面守着。

    房间是就着一个山洞加了一道门。房间里一应俱全,用一道屏风将山洞隔成了卧室与书房。这在山匪窝子里算是相当罕见的雅致了。

    彦青听了听门外的动静说道:“他们正在四处找你们呢。我这里还算安全,可以暂时躲一躲。”

    萧练开门见山的问道:“今日被抓进来的两个人在哪?”

    彦青手颤了一下,沉默许久呼出一口气:“我就知道要出事。”

    彦青回头看着萧练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如果帮你找到被抓的人,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萧练眉头微蹙:“什么事?”

    彦青:“饶了大当家。”

    萧练:“你知道啊他这次绑的人是谁吗?”

    彦青抬头看了萧练与何婧英:“我回山里的时候听说了,是王爷和王妃,我还以为是你们。”

    萧练:“你们大当家胆子不小?找你们大当家的人是谁?”

    彦青摇摇头,没有吭声。

    何婧英敏锐地捕捉到了彦青话语里没说清楚的地方,她问道:“你怎么会一开始以为被绑回来的人是我们?”

    彦青讪讪地笑了笑:“之前雇主也找过我,我听说是南郡王府就没接。”

    何婧英心中疑窦丛生:“是多久?”

    彦青:“三日前,雇主让我把南郡王府的女人带回来。”

    何婧英脸色白了白,目标果然是她。

    萧练眉头越蹙越紧:“雇主长什么样?”

    彦青:“道上有道上的规矩,雇主我们不能说。何况我也没看清,穿黑袍的,很瘦。”

    萧练勾起一边嘴角笑道:“敢动王府的人,雇主给的酬金不少吧?”

    彦青点了点头。

    萧练:“你就没动心?”

    彦青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何婧英:“你们救过我,我记得。”

    正说话间,彦青的门被敲响了。彦青示意萧练与何婧英二人躲到屏风后面去,将门打开一条缝。门外虎子有些不安的说道:“寨子里跑了耗子,五哥说要看看。”

    虎子背后,五哥目露精光,探究地往里看着。

    彦青一把将门大打开来,除了屏风后面,整个房间显露无疑。五哥探头望了望:“二当家这是在做什么呢?”

    彦青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自己书案:“看书。”

    五哥笑出一口黄牙:“二当家就是跟我们这些粗人不一样。”

    五哥看似漫不经心地走着,实际上抬头四处在屋里看着。

    彦青有些嫌恶地皱起眉头:“老五,怎么着,想拿本书去看?”

    五哥“嘿”地一笑:“二当家看你说的,老子字都认不全,看那些劳什子看什么?”

    萧练与何婧英躲在屏风后,看着五哥的脚步越来越近。

    就在五哥正要踏进屏风后的时候,彦青冷冷地哼了一声:“老五,怎么着?是想连我床都翻一翻?”

    五哥无赖般地一笑:“看二当家你说的,我这不是捉耗子捉累了,来二当家这讨口水喝吗?”说着五哥真的坐在了桌子旁,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早就冷掉的茶水。

    五哥喝了一口,咂巴了一下嘴,对彦青的书生做派更是嗤之以鼻。

    彦青拿着一本书目不斜视:“喝完了可以走了吧。”

    五哥将杯子放下,一双鼠目闪着精光看着屏风内,想要从这屏风后面看出点子丑寅卯来。五哥说:“二当家,不如还是让老五给你屋子检查检查。钻进来的可是两只大耗子,要是伤着二当家了,那就不好了。”

    彦青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这就不劳老五操心了,真要有大耗子,虎子知道逮。”

    五哥鄙夷地看了眼门口站着的愣头愣脑的虎子说道:“二当家,来得两只耗子咬人咬得厉害,我怕虎子一个人对付不了。”

    彦青冷笑了一声,抬起头看着五哥:“老五,你算盘打错了吧?”

    五哥蓦然抬头看着彦青:“二当家这是什么意思?”

    彦青将书重重地往书桌上一砸:“自己捅了篓子想赖我身上不成?”

    五哥忽地也火了,啪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他妈什么意思?”

    彦青:“今天你当值吧?外面那么多人,让两只耗子溜了进来,好能耐啊!耗子捉不到,怎么着?是想说我养的?”

    五哥怒道:“老子敬你是二当家,是大当家敬你。你还真就把自己当个卵了?!老子来寨子的时间比你长多了!”

    五哥发着怒,门外就进来一个马仔将五哥拉住了:“五哥算了,被大当家知道我们又要被骂了。”

    五哥面色微微变了变。上次自己对二当家不敬,被大当家罚了,这回是自己捅了篓子在先,吵下去吃亏的是自己。

    “呸!”五哥愤怒地对着彦青吐出一口唾沫,大手一挥:“走,捉不到耗子,今天都别睡了!”说着带着一帮马仔乌泱泱地走了。

    见五哥离去,萧练与何婧英二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萧练:“谢了。”

    彦青微微一顿,没有想到一个王爷会跟他道谢,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彦青说:“老五他们搜一遍找不到你们,就会加强戒备,分一部人看守住山洞的各个地方,另外一部分人继续找你们。你们就算找到肉票也带不出去。”

    何婧英:“除了我们进来的入口,这山洞应该还有出口吧。”

    彦青:“有,可是也有人守着,没有人下不去。”

    何婧英有些疑惑地抬了抬头。可彦青并不准备解释,反而问道:“你们后面应该还有人吧?主入口的山路很窄,即便有人要进来也要花时间,而且也会惊动大哥。”

    彦青犹豫半晌,似乎跟自己较了一番劲然后妥协了一般:“走吧,我带你们去看肉票。”

    忽然彦青又说道:“你们先等一等。”然后他出门去又跟虎子说了些什么。虎子一脸的惊诧与反对,最后在彦青的强压下妥协了。

    随后彦青又往门外探了探,对萧练与何婧英做了个走的手势。三个人从彦青的房间走了出去。

    果然如彦青所说,五哥正带人在满山洞的逮他们两个,但这样反而给了他们行动的空间。如果是只有萧练与何婧英二人,在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的确很容易被那群山匪逮住。但有彦青的带领,行动就轻松了很多。

    绕着昏暗看不清的山洞,彦青很快就走到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又黑又狭窄的山洞,洞口用几块快要朽掉的木板挡住。

    彦青推开木板,一颗石子准确无误地就朝彦青袭来。彦青没能躲过,额角被砸了一下,一声闷哼,额角流出血来。

    萧练听见洞中风声,赶紧说道:“季尚,是我。”

    洞中的风声忽然定住。萧练探出头去,见萧昭业脚下踩着一颗石头,戒备地向外看着。

    萧练走上前去,取下绑住萧昭文嘴巴上的黑布,又将缚着他手的绳子砍断。

    萧昭文:“哥,你们怎么来了?”

    萧练:“出去再说。”

    萧昭文一把拽住萧练:“王姑娘呢?找到没有?”

    三个人都回过头看着彦青。彦青脸色难看了一瞬:“怕是在大当家那。”

    何婧英毫不犹豫地说道:“带我们过去。”

    彦青有些急:“你们先逃出去,他们很快就搜到这里来了。”

    萧练:“那就得罪了。”

    彦青:“?”

    彦青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已经被萧练索住了咽喉,脖子上架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虎子一看萧练这动作,立马红了眼,想冲上来跟萧练拼命。

    彦青面色一凝,吼道:“虎子!”

    虎子立马顿住了,满眼通红的看着彦青。彦青镇定地说道:“虎子,照我刚才说的做。”

    虎子后槽牙一咬,满脸怒意地去了。

    彦青被萧练擒住也不慌张,从容的说道:“王爷,你们想拿我去换那姑娘,大当家是不会愿意的。大当家不会顾忌我。”

    萧练沉声道:“大当家可以不顾及你,但这些手下不敢。先带我们去找到那姑娘。大当家在哪?”

    彦青刚指了个方向,五哥带着一群山匪就冲了进来。

    五哥看着被劫持的彦青,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二当家在他眼里就是一只拦路的丧家犬。原本他不出现的话,二当家的位置是他的。可是他又不能当着身后这些手下的面对二当家动手,心中较量再三,缓缓让开了路。

    萧练他们的几乎是被这群山匪簇拥着往大当家的山洞走去。可还没走出几步,迎面传来一声低沉又狠辣的声音:“都开让。”

    面对着萧练的五哥,在听到那声音之后,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他缓缓让开,身后那人渐渐走了过来。

    何婧英瞳孔一缩,眼睁睁地看着大当家从众人身后走了出来,他的手臂里也同样钳住了一个人,正是王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