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栖南枝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七章 义庄

凤栖南枝 第二十七章 义庄

作者:沈半闲书名:凤栖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何婧英接下来的几日都在六疾馆里,帮助照看病人。倒是听见了关于竟陵王府的不少消息。

    比如萧子良一月里只有三日住在竟陵王府里,其余时间都在西邸住着。

    比如萧子良与宁朔将军王融最为交好,成日里二人在西邸都出双入对的,西邸的下人都在背后说王融是萧子良的小夫人。

    再比如,经常出入西邸的沈约,沈家令,最是风流。一日带了位青楼女子去西邸快活,被去西邸探望的袁锦莹撞了个正着,把沈约赶了出去。

    再比如,西邸的名士中,有一个叫萧衍的,最是神秘,成日里戴着一张面具,不曾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所探听到的大多都是这样家长里短的小道消息。听得出来,萧子良在西邸的活动下人并不是很清楚,甚至就连袁锦莹也不常过问。与萧子良交好的,时常进出西邸的人,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常与萧子良同在西邸的,有八位,世称“竟陵八友”。只是这八位细算起来,可不是什么单纯的文人。兰陵萧衍、琅琊王融、陈郡谢、南乡范云、乐安任、吴兴沈约、吴郡陆,皆是名门望族,再者,这八人在朝中都有任职。虽不能说凭这几个人能左右朝堂,但是在朝堂中的影响力可见一般。

    而反观太子那边,支持太子的均是跟随太祖打下大齐江山的武将。虽然勇武衷心,但在谋略方面却无法与萧子良相匹敌。更何况,如今日子过得太平了,文臣的地位自然比武将高。Tài子Dǎng在朝中的势力更是积弱。

    而更为可怕的是,除了竟陵八友,还有沈文季这种暗中支持萧子良的。

    她与萧练如今的局面并不乐观。

    六疾馆外一阵喧哗,阎无咎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石老头,出第二例了。”

    第二例鼠疫病人出现了?何婧英一惊,“这人在哪里?”

    阎无咎这才看见何婧英,不过他也不拘礼,回道:“在义庄。”

    何婧英:“可否带我去看看?”

    阎无咎诧异地看着何婧英:“去义庄?”

    淳儿也惊骇地抬起头来看着何婧英。小姐要去义庄???

    义庄门口,淳儿拉住何婧英,眼里满满的都是求生欲:“小……小姐,这里面会不会有鬼的?”

    何婧英宽慰地拍了拍淳儿的肩膀:“你就在外面呆着就好。如果害怕就回车里坐着。”说罢何婧英在阎无咎探究的眼光下,镇定自若地走进了义庄。

    这女人简直是个怪胎!

    这是阎无咎第二次见何婧英后,对何婧英的评价。

    何婧英推开义庄的门,抬脚就要走进去。阎无咎赶紧拉住何婧英:“诶,你等等。”说罢拿来两块白布,和两瓣大蒜,“用这个捂住口鼻,如果想吐的话就把蒜放到上面。那具尸体已经有些臭了。还有这两具尸体你千万不可碰。“

    何婧英点点头,将白布蒙上。其实她并不惧怕死尸。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几乎是寒冬腊月里,每个小巷里面能见到的情景。她小时候和那些乞儿一起时,乞儿见着路边的死人,就会将死人身上的物件拿去。都不是什么值钱物,有时甚至只是一双还算完好的鞋子。

    她不愿拿,就站在远处远远地看着。等那些小乞儿将东西拿完了,她就找几块石头来,放在那人面前,权当是祭品了。

    尽避何婧英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但义庄是不同于人世的一种存在。不仅没有人气,还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死人气息。

    何婧英刚一进门,一股腐臭就冲进鼻子里,她不由自主地干呕起来。

    阎无咎讥讽地笑笑:“不如你在门外等着?”

    何婧英喘了口气,摆了摆手:“一起进去。”

    果然是怪胎!阎无咎腹诽道。还是活得自在不好,偏要找罪受的那种!

    义庄里停着两具尸体。阎无咎指了指左边那具:“那是前几日从六疾馆送来的那具。面前这个就是我今日发现的。”

    那具尸体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十分瘦弱,身上已经有了好几处被野狗啃过的伤痕。

    何婧英:“你在哪里发现的?”

    阎无咎:“城郊三里外的树林里。”

    何婧英:“看这人的穿着,似乎是京城中人,又很瘦弱,可不像是要去城郊打猎的人。难道是从较远的地方来的?”

    阎无咎摇摇头:“我找到这人的地方没有车马的痕迹。而且……”阎无咎带上手套,将那具死尸的下颌扳开:“这人和之前的人一样,也被人割了舌。”

    又是割舌?难道这两人有同一拨仇家?但是鼠疫,却又不应该是人为。

    何婧英:“这两人可还有什么相似之处?”

    阎无咎掀开左边那句尸体上的白布说道:“我在城郊找到的这具尸体,是在六疾馆那具尸体之前死的。中间相隔应当有三日。两人除了都被割了舌头之外,身上还有很多鞭笞的伤痕很相像,手腕和脖颈处有青紫。”

    何婧英:“手腕处有青紫?那是说……”

    阎无咎点点头:“对,没错。这两人都被囚禁过。”

    何婧英:“可有任何与他们囚禁之地相关的线索?”

    阎无咎:“不好判断。但那地方一定很大,而且他们都是被单独囚禁的。”

    何婧英:“为什么?”

    阎无咎:“鼠疫十分容易传染,除了被带有鼠疫的老鼠和鼠蚤咬伤之外,和得过鼠疫的人有过接触也会被传染。得过鼠疫的人死后反而传染力没有那么强,只要不触碰被感染了的人的脓血,就不会被传染。鼠疫传染快,发病快。但这两个人虽然被囚禁在同一个地方,发病时间却相差了三天。”

    何婧英:“所以,他们得病时并没有见过面?”

    阎无咎点点头。

    何婧英:“如此,也不可能是一般山匪了?”

    阎无咎又点了点头。

    这两人被秘密囚禁在一处较大的地方。山匪一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地牢,二不可能如此细致将二人分别关押。

    囚禁这两人的人,背景或许并不简单。

    本文首发起点女生网。请在起点读书、qq阅读、红袖读书、潇湘书院、微信读书,阅读正版。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