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栖南枝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 夺命万人窟

凤栖南枝 第十三章 夺命万人窟

作者:沈半闲书名:凤栖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萧练一跳,瞬间又躲到了何婧英的身后。

    萧碎碎!何婧英气得牙痒痒。

    何婧英只好护住萧练问道:“你想干什么?”

    白发老翁摇晃着脑袋说道:“方才的事,爷爷我还没消气,想跟你再说道说道。”

    萧练从何婧英身后伸出一个脑袋问道:“你想怎么说道?”问完之后,那颗头又缩回去躲在了何婧英的身后,手还下意识的放在了何婧英的腰上。

    何婧英腰上连被萧练揩了好几把油,真想一脚把他踢开。可萧练贴在她身后跟一张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何婧英心中恨道,乌龟王八蛋,等回到府里定要扒了你的皮!

    何婧英心里着急,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又问道:“敢问老伯尊姓大名?方才多亏老伯指路,我们才找到梦鹤楼。我们走得急了些,失了些礼数,还请老伯见谅。”

    白发老翁晃着脑袋答到:“我姓不尊名也不大。别人都叫我白头翁。小白脸你虽然懂些礼数,但你后边这个臭小子简直就是那阴沟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小白脸你让开,爷爷我偏偏要教训一下他。”

    何婧英心中发苦,我倒是想让你揍他啊,可我扒不下来他啊。

    忽然,“哗”的一声,兜头一盆水向着萧练何婧英泼了下来。竟是先前那独眼怪人端着盆子从屋顶上泼了盆水下来。那独眼怪人嘿嘿一笑:“既然是阴沟里的石头,那便洗洗就好了。”

    “啊哟!”萧练大叫一声,那盆水一滴不剩地全泼在了萧练的背上,将他泼了个透心凉。那水还泛着一股子鱼腥味,熏得萧练快要背过气去。

    那独眼怪人拿着盆子从屋顶上跳下,竟是想要用盆子兜住二人。

    何婧英眼看盆子砸下,伸手就要挡,身后的萧练却一个没站稳,向前一扑,两人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侃侃错过砸下来的盆子。

    独眼怪人嘿嘿一笑:“有意思。”随后轻轻一转,那盆子忽然变得无比巨大,变成了一张金属的渔网。原来那盆子原本就是一张金属渔网,由机关栓紧之后就成了个盆子大小的金器。“小老儿这渔网还没有网不到的鱼!”

    白头翁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独眼怪人,气得直跺脚:“鬼卿你跑来干什么!这人是我先看上的!”

    鬼卿嘿嘿一笑,用他那破锣嗓子开口说道:“谁先捉到就是谁的!”

    何婧英被萧练拽得东倒西歪,好几次都差点被白头翁和鬼卿拿住。

    何婧英气得牙痒痒,有萧练这样的拖油瓶跟着,真是死都死得不好看!

    白头翁虽然赤手空拳,但每次白头翁一出手何婧英都觉得那掌上带起的风都刮得脸生疼。

    何婧英咬咬牙,虽然心知自己不敌这二人,但是放手一搏总比坐以待毙的好。何婧英伸手去拿腰间的佩剑。可那原本挂着佩剑的位置竟然空空如也。何婧英脑袋“轰”地一声,整个人就僵住了。

    那个挨千刀的萧碎碎!躲在自己背后不说,还把自己的佩剑抽走了!

    就在何婧英愣神的一瞬间,鬼卿手中的渔网已经铺天盖地的向两人罩来。

    说时迟那时快,萧练从何婧英的背后冲出,剑尖轻轻一挑就将渔网挑向白头翁。白头翁骂道:“他奶奶的鬼卿,把你这破网子收起来!”

    鬼卿也叫骂道:“你要是敢弄坏了我的网子,我让你赔!”

    鬼卿叫骂间,萧练的剑尖亦直指鬼卿而来。

    鬼卿疾疾向后退去,可还是不免肩头被萧练挑破了一个口子。“臭小子,有两下子啊!”

    何婧英也没想到,萧练居然还有这一手,一时也是看得呆了。

    萧练击退鬼卿之后,赶紧退回到何婧英身边,拉着何婧英就像巷子另外一头跑去。

    “媳妇儿被我帅傻了吧,下次我再打给你看啊。今天我们先回去了。”

    还没跑出几步,那个老阿婆出现在了巷子口,笑意盈盈地看着萧练与何婧英:“两位公子这么着急?不算个命再走?”

    萧练这才发现,那老阿婆虽然拄着拐杖,但是走路竟然一点声音也无。她手里那根拐杖恐怕也不是走路用的了。

    萧练依旧是那张笑得什么都不在乎的脸,但心里已经在盘算怎么可以绕过老阿婆。萧练嘴上镇定道:“不用不用,本公子天生富贵相,命好得很,就不劳您老操这份心了。”萧练一边说一边脚底抹油,拉着何婧英绕过老阿婆就跑。

    那老阿婆“嘿嘿”一笑道:“老婆子我倒要看看,你这命有多富贵。”拐杖在地上一杵,飞快地追了过来。

    白头翁一见老阿婆也来抢人,更加生气了,跳着脚道:“你个狗曰的光知母,不在家里呆着玩你那几块破骨头,也跑来跟我抢人玩!”

    那被唤作光知母的老阿婆怒骂道:“什么狗曰的!我是你老婆!你个狗东西!”

    白头翁啐了一口在地上:“只要抢我东西,老子谁都不认,你是我娘我也不认。”说罢手一伸竟然向何婧英抓了来。

    这白头翁着实不讲道理,方才还嚷嚷着要抓萧练,这中途一转手竟向何婧英袭来。

    何婧英被白头翁逼得连连后退。

    这些个神经病真是扎了堆了,下回再要出门一定要记得查个黄历!

    眼看白头翁的手就要伸到自己身前,忽然一根拐杖挡在了白头翁面胳膊前。白头翁那手正好抓在拐杖上。

    竟是光知母想先一步抢到人,和白头翁撞在了一起。

    白头翁看到那拐杖破口大骂:“光知母你个狗娘养的!”

    光知母怒骂道:“我是你娘养的!自己手短还怪别人了。”

    趁白头翁与光知母吵架的空档,萧练与何婧英赶紧转身就跑。刚跑出几步,后面就一阵劲风袭来。萧练回头一看,竟然是鬼卿追了上来。说“追”还有些不恰当,鬼卿根本没使出全力,戏耍似地跟在萧练身后,在巷子中间一左一右地踏步而行。

    光知母和白头翁同时骂道:“鬼卿!你给我让开。左蹦右跳的堵着路干什么!”

    鬼卿嘿嘿一笑:“人是我的,你们抓不到。”

    鬼卿说话时,胸腔总跟有个破洞一样。何婧英不由地头皮有些发麻。两人的马拴在鱼市外面,虽然离得不远,但眼前这情形,两人有没有命跑出这万人窟还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