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栖南枝最新章节 - 第一章 业火的诅咒

凤栖南枝 第一章 业火的诅咒

作者:沈半闲书名:凤栖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王妃何婧英禀性**,与东宫侍郎杨珉之私通。”徐婉瑜扬了扬手里的信,得意洋洋地看着何婧英。

    那封虚假到能一眼就识破的信竟然就变成了罪证。何婧英怎么也不明白,徐婉瑜也不算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她堂堂王妃剥光了绑在床上。

    若非要说徐婉瑜的底气在哪,也就是王爷萧昭业今日一早便去乱石岗剿匪了。

    何婧英更想不明白的是,平日里她待王府中的下人也不薄,他们怎么会一时间全都一边倒,倒向了发了疯的徐婉瑜?

    难不成疯病也是要传染的?

    何婧英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淳儿。唯一没被传染疯病的人,已经被徐婉瑜一刀捅死了。

    她一个堂堂南郡王妃,王爷不过是离府剿匪而已,就落得如此下场,甚至连自己视作亲妹妹的侍女都没能护住。

    真是太窝囊了!

    而此刻,比没能救下亲妹妹更窝囊的,是何婧英被徐婉瑜脱光衣服绑在床上。与她一起被绑在床上的,还有一个衣服被扒得精光的杨珉之。

    何婧英嘴巴被徐婉瑜封住,她只能用眼睛狠狠地盯着徐婉瑜。

    好在这眼睛长得又大又亮,即便嘴巴被封住,也能用眼睛骂出“疯婆娘”几个字来。

    徐婉瑜眼中一丝狠戾闪过:“何婧英,你不就是这双眼睛生的好看么?你有什么资格当王妃?你言行无端,无子嗣,凭什么霸着王爷的宠爱?”

    别的且不说,就说言行无端这一项,何婧英还真是无法反驳。

    何婧英,将军何戟之女,祖父是紫金光禄大夫何偃,世代荣膺。她何婧英是将军府的独女,天潢贵胄算不上,名门贵女她却是独一枝。

    不过这名门贵女,也不过是世人看着好看而已。她自己的日子过得,尚不如一个富庶人家的千金。

    她是何戟的爱妾所生。可惜何家嫡母乃前朝山阴公主刘楚玉。那时候还是前朝的天下,刘楚玉娇蛮任性,她父亲何戟在刘楚玉面前尚如蝼蚁苟且活着,刘楚玉哪里能容得下她们母女?

    她幼年时,对于将军府的认识和一般市井小民的认识差不多,只知那红漆的木门开在哪条街上,至于里面长什么样,她是见也没见过。

    她的娘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就独自居住在别院里。若是何戟在京城,她就还三餐无忧。若何戟不在京城时,刘楚玉是半个铜板也不给她。莫说见不了荤腥,有时三天都见不到半个馍馍。

    何婧英小时候饿了,就用锅底灰抹在自己的脸上,偷偷从别院溜出去,与那些小叫花一并乞讨,或是去庙里和野狗抢食。每一次她都在何戟回来之前梳洗干净,又端端正正地回到别院,做她那世人眼中的将军之女。

    直到永明元年,他父亲何戟和祖父何偃双双离世。何家众人为了能有人能继承将军府的荣膺,才将她这一个独女接回了将军府,又将她许给南郡王萧昭业。这才结束了她忍饥挨饿的前半生,真正做了回名门贵女。

    何婧英原以为嫁入南郡王府后,自己也算是熬出了头。可没想到虽然萧昭业与自己琴瑟和鸣,恩爱有加,但却八年无所出。

    徐婉瑜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高高隆起的肚腹:“这次只要我能生下一个儿子,我就是王妃。不,不对,我还有可能是皇后。”

    何婧英终于挣脱了封住自己嘴巴的布条,怒道:“徐婉瑜你是不是有病?你想要做王妃,你便凭自己本事把这个位置拿去!原本你不杀我,生下孩子也是南郡王府的长子,可你杀了我,你以为昭业会放过你吗?你就不怕连累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吗?”

    徐婉瑜好笑地看着何婧英说道:“谁说是我杀了你?王妃何婧英与杨珉之私通,不小心碰翻了火烛,葬身火海。你连葬入皇陵都不配!”

    何婧英怒视着徐婉瑜:“徐婉瑜,说我与杨珉之私通,你认为王爷会相信吗?”

    说起来,杨珉之也是相当可怜,就是个躺枪的倒霉孩子。杨珉之是萧昭业的父亲东宫太子萧长懋的侍郎。只因与萧昭业年纪相仿,两人又投缘,就时常往来南郡王府。今日便是一进门就被打晕了过去,径直给剥光衣服抬到了床上。

    徐婉瑜看着何婧英轻笑道:“不管王爷信不信,等他回来时他也无力回天了。当初我身怀六甲之时,你狐媚太子,让太子对我不闻不问,最后胎死腹中,这笔帐我想跟你算好久了!”

    何婧英看着徐婉瑜,只觉得她一脑袋里都是糨糊。自己怎么就栽在了这么一个人手里?不由得更加恼怒,骂道:“太子不喜欢你心思重,要不是你胡乱服药装病,又如何会胎死腹中!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坐上王妃的位置吗?”

    “住口!”徐婉瑜只觉得何婧英那瞪着自己的双眼,竟然让自己有些心虚。“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虚有其表的将门之女罢了!论家族,论样貌,你又哪点比得上我?你不就是一双眼睛好看么?我这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银光一闪,何婧英眼前一片血红。原本娇俏明亮的一对凤眼,被徐婉瑜扔在地上。

    何婧英身旁的杨珉之终于醒来,正好目睹了徐婉瑜挖眼这一幕,怒吼道:“你干什么!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徐婉瑜看着杨珉之讥讽道:“报应?你不是喜欢你的阿英姐姐么?我现在成全你你不是应该谢谢我?”

    “阿英姐姐,阿英姐姐,你怎么样?”杨珉之艰难地转过头。

    何婧英还未从挖眼的疼痛中解脱,比起疼痛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那渗透心底的黑暗。何婧英慌张道:“珉之,我看不见了。”

    徐婉瑜看着何婧英脸上的两个血窟窿,疯狂地大笑道:“姐姐,你应该谢谢我,黄泉路上我还给你挑了个小白脸陪你。”

    说罢徐婉瑜将懿月阁的烛台推倒,那早已被火油浸满的地毯,瞬间便燃烧了起来。

    何婧英没有想到徐婉瑜竟然那么恨自己,为了杀自己竟然什么也不顾。

    何婧英惊慌地挣扎着,手腕上的绳子深深地嵌进肉里:“珉之,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见什么东西烧着了。”

    杨珉之靠近何婧英说道:“阿英姐姐,你不要怕,我帮你把绳子解开。”

    杨珉之自己也被徐婉瑜捆得扎扎实实,唯有两根手指可动而已。杨珉之背过身,手指勾住绳结,可两根手指根本用不上力。

    何婧英大喊道:“徐婉瑜!你要杀我就杀,可这件事和珉之有什么关系?你放他走!”

    大火已经烧着了门框,发出了噼里啪啦的脆响。

    徐婉瑜站在懿月殿外大笑道:“何婧英你真是到死都是个蠢货!杨珉之错就错在对你动了心思,说你与他通奸才有人信啊,王爷才会信啊!”

    何婧英怒道:“徐婉瑜!你别妄想!你如此卑劣的手段昭业会信你?”

    徐婉瑜冷笑道:“两具赤身**的尸体躺在床上,坦诚相待,这就是王爷会看到的事实。”

    何婧英心中一沉,说道:“你放了他,我自尽便是!你手上一滴血不沾,不是更好吗?”

    徐婉瑜掩面轻笑一声:“可这样妹妹觉得更有趣些。姐姐你是何府独女,你从你那嫡母身上学了不少吧?山阴公主在府中养了三十多个面首,你便有样学样,也学会养小白脸了。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么?你何家虽为开国元勋,但这荣耀也该到头了吧?唯有你身败名裂,王爷才会死心。”

    何婧英冷笑道:“徐婉瑜,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死了之后萧昭业就会喜欢你?”

    徐婉瑜疯狂地尖叫道:“他不喜欢又怎么样!他不得不!”徐婉瑜抚摸着自己的小肮:“徐太医看过了,这是个皇子呢。皇上年事已高,身体不愈,对王爷来说,皇上要是死了,太子就会登基。那王爷就是太子。太子之位与皇嗣,哪个不比你何婧英重要?”

    鲜血从何婧英两个黑洞般的眼眶中流下,她迷茫地转过头:“珉之,她疯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快走。”

    杨珉之两根手指早已鲜血淋漓,他咬牙说道:“太子临走前特意交待我要照看你。我走不了。”

    “轰隆”一声,懿月殿的梁柱倒了下来。滚滚浓烟,让何婧英呼吸都困难起来,何婧英握住杨珉之的手,急道:“珉之,你想办法出去,告诉昭业……告诉昭业,我很开心。很开心能做他的妻子,能与他共度这一生。”

    杨珉之挣脱开何婧英的手:“你自己去告诉他。”

    何婧英摇摇头,一双空洞的眼,看向虚空:“珉之,我这样也没面目见昭业了,就让,就让昭业记得我以前的样子吧。”

    床幔已经被大火烧着。轰隆一声,床梁落下来。杨珉之将何婧英护在身下,纱帐裹着杨珉之的背脊,烈火在杨珉之的背脊上燃烧。杨珉之紧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的叫喊。

    在大火中,杨珉之的怨怒化成一道诅咒:“将灵魂投入灰色的山岳与古老的树林,让罪恶被死亡的星辰召唤。”

    何婧英艰难地挣扎着,想从绳索中挣脱出来。“珉之,珉之,你怎么样?你快走!”

    “火会熄灭,冰会燃烧,苍穹将被复仇之光照耀。”

    徐婉瑜站在懿月阁外,看着熊熊烈火将懿月阁吞噬。

    一个身影从徐婉瑜身旁掠过,直直冲进火海。那冲进火海的人正是萧昭业。徐婉瑜的狞笑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嫉妒,愤怒,慌张,恨!萧昭业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了!甚至没有看她一眼!甚至……没有杀了她!

    这个人的爱她索要不到,甚至连恨可能也索要不到。徐婉瑜撕心裂肺地嘶吼起来。你愿意去死,那就去死!徐婉瑜转身将懿月阁宫门紧紧锁上。她死死地抵住爆门,笑得眼里的泪都落了下来。死吧!都去死吧!

    府门外的侍卫撞着门,一桶一桶的水只能隔着围墙被泼进院子里。懿月阁的大火熊熊燃烧,烧红了半边天际。

    萧昭业冲到何婧英身边时,杨珉之的半幅身躯都已被焚烧得面目全非,嘴里还在喃喃地念着他的诅咒。

    何婧英一条臂膀无力地垂在床榻。

    昭业?

    你为什么进来了?

    到底还要多少人因我而死?

    何婧英伸出手去想要拉起萧昭业,但手却穿过了萧昭业的身体。

    何婧英急道:“昭业!你快走!昭业!”

    可萧昭业根本听不见她的叫喊。

    萧昭业静静地依靠在何婧英的胸前,低声说道:“阿英,我来晚了。”

    “邪恶的魂灵复苏吧!将大地变为焦炭。让河流被血液填满。”诅咒伴随着浓烟消散在天际。

    南郡王府懿月阁被烧成焦炭。这片焦炭之中有两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首,南郡王萧昭业与王妃何婧英双双殒命。东宫侍郎杨珉之在大火中不知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