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 - 第485章 你可以走了

大魔王娇养指南 第485章 你可以走了

作者:风行水云间书名:大魔王娇养指南类别:玄幻小说
    少年叫嚷起来,撞天屈一般:“就这个方向,你们杀了我也走不了别的路!为什么赶不上,那三人的马儿跑得也快啊!”

    听他两人对话,韩昭倒是把目光放在右前方一棵糖槭树上。荒野上的大树为数不多,这棵高近五丈的大树就尤其显眼。

    他目光忽然一凝,而后捏起左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于是指尖上就冒出一小簇真火,明亮耀眼。

    糖槭这种树进入深秋以后,树叶会变作金红色,只这么一点光亮,就将它的华艳映了出来。不过最吸引韩昭的不是糖槭本身,而是树干上的一大片划痕。

    顽童涂鸦,也就是在树身上乱刻乱画罢了,这棵树却被人整整剥去了半圈巴掌宽的树皮,也难怪韩昭在黑暗中还能一眼看到它。

    树皮被剥开,里面露出的一片灰白上,又被人以锐器刻画出一个硕大的箭头。

    旁人画箭头,都只是简单的三笔。留下记号的这人却有个性,又多添了几笔,生生把一个箭头画成了鱼骨的形状,还连着一个鱼尾,很抽象却也很形象。

    鱼头,也就是箭头指向了正北方!

    韩昭下了马,伸指顺着鱼骨箭头的笔划摹写,似在沉吟。

    燕三郎垂眸,表现得很是乖巧,却隐去了目光的闪烁。

    韩昭手下等了一小会儿,不见他有下一步动作,只好出声:“侯爷?”

    他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吸了吸手指。糖槭汁液含糖份高,这会儿已经引来夜行的小昆虫聚阵。

    甜。

    而后他重新翻身上马,指了指燕三郎道:“方向无误,你可以走了。”

    燕三郎大喜,掉转马头如飞而去。得了韩昭命令,手下自不会阻拦,只是随着韩昭飞奔向正北。

    双方背道而驰,三人只听马蹄声得得,很快消失在远方。

    那手下忍不住问:“侯爷,树上的记号是谁留下的?”

    “一个故人。”韩昭埋头策马,心里却明白,那是贺小鸢留下的记号。这个小师妹心灵手巧兼心高气傲,从小事事都要与别人不同,哪怕只是指路做个记号,也要把记号画出趣味和特点来。

    少年时,他就见过这标记不止一次了,贺小鸢还得意洋洋问他:“我这画功,比起钟灵韵钟师姐如何啊?”

    那场景历历在目,仿佛就在上一刻发生,眼前这鱼骨箭头笔法流畅,显然作者画过了无数次了。

    不是贺小鸢,还会是谁?

    韩昭心底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他特意避过贺小鸢,不与她同返盛邑,就是不愿此事变得更加复杂。

    哪知命运弄人,在这般紧要关头,他免不了又要跟她搅去一块儿了。

    毫无疑问,她追踪的也是小王子。这小师妹的消息灵通至此,让韩昭也是深觉佩服。

    贺小鸢看见他,估计会气疯了吧?

    如果他二人之间,没有凤崃山一样宽广的鸿沟就好了。韩昭无声苦笑,只是他奔在最前头,别人都瞧不见。

    然而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贺小鸢不会无缘无故停下来做记号,她的时间也宝贵。

    所以,这记号是留给谁的呢?

    当然不是给他,而是留给攸人,留给她的援军。也就是说,他有竞争对手了。

    所以他才削去了贺小鸢的标记。

    韩昭脸色微沉,忽然想起方才放走的劫马少年。

    那孩子溜得可真快,像是后边儿有恶龙在追。

    他劫走驿站的马儿就犯下了重罪,的确是走为上策。但韩昭最后望了一眼他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人似曾相识。

    是在哪里打过照面吗?

    他回想这少年,的确五官分明可称俊秀,只是眼神飘忽闪动,偶尔与他对视一下就低下头去,从来不敢直视镇北侯。

    那样畏畏缩缩的神态,减分不少,也让堂堂镇北侯不把这人放在心上。

    军中尽多好男儿,这样的最让人瞧不起。

    韩昭皱了皱眉。如果两人从前见过,是在什么场合呢?如果这少年认出他是镇北侯,那就是个潜在的麻烦。

    ……

    韩昭守诺,没有找燕三郎的麻烦。

    待三人消失不见,燕三郎才轻轻吁出一口气,把一颗心放回原处。

    镇北侯久处军中养成的威势极大,谁面对他都能体会到强劲的压迫感。

    千岁就看不起他这副怂包样儿:“怕什么,有我在!”

    燕三郎已经收起方才的畏首畏尾,恢复到一贯的面无表情:“你想跟韩昭打一架?”

    他很聪明,不问千岁能不能打得过韩昭。

    她哼了一声,倒是不再嘲笑他了。这时候跟韩昭打起来,的确有百害无一利,再说她的愿力太金贵了,不能随便浪费在无聊的争斗中。

    可是这小子真能装也真能忍!

    他现在装龙像龙,装虎像虎,扮老鼠就像个会打洞的。看他方才畏缩的作派、惊惶不安的眼神,甚至连刀都握得别别扭扭地。

    连这种细节都能注意,千岁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偷偷跟苏玉言学了演戏?

    话说他们离开云城之前,苏玉言好像单纯来找过燕三郎,是那时候面授了什么机宜么?阿修罗化作红烟,坐到马股上,伸了个懒腰:“为什么给他指路?”

    这一晚上,小三忙着骑马飞奔,她都没有机会出来舒展筋骨呢。

    “我改了主意。”燕三郎再一次催马放蹄,头也不回,“既然镇北侯也为小王子而来,我们不妨帮他一把。”顿了一顿又道,“有他出手,官家的人更好对付。”

    “驱虎吞狼么?”千岁笑了,“我还道韩昭火眼金睛,可他居然没认出你来。”

    “幸好。”上次在青苓城与韩昭见面,燕三郎伪装作小兵,还带着头盔,大战过后脸被熏得乌黑,上头还横平竖歪覆着好几道血迹,比迷彩的效果还好。

    韩昭每天见过的小兵也不知有多少个,燕三郎虽因掌掴泰公公而加深了他的印象,但韩昭并未把他放在心上。隔了十多天未见,这回燕三郎还洗净头面、换过衣裳,连神情都变得畏畏缩缩,想来韩昭一时之间也不会将他和那个治好了泰公公癔症的小兵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