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金粉最新章节 - 第280章 去挤兑她!

金粉 第280章 去挤兑她!

作者:青铜穗书名:金粉类别:玄幻小说
    人证到了手上,宫里也下了旨给永王府,李南风现如今就等着人马到齐后胡氏的下场了。

    胡氏抵京之后若是认栽那便省心,倘若她不认栽,那便直接将铃兰作为人证呈上去。

    原本她还想过让袁缜去嘉兴再鼓动高幸的儿子状告胡氏,但想想其实已经不必了,有永王的折子在前,又有铃兰为人证,究竟胡氏是不是属实,他们祖孙都是高家人,心里都有数的。

    不过证人还是要去找的,李挚要派谭峻去,李南风比较了一下,提议请晏衡帮忙。

    李挚听着满脑子都觉得不是那个味儿:“咱们家的事,为什么要他帮忙?”

    李南风心道咱们家的事他帮忙的多了去了,她不也还帮过他么?哪还分得那么清楚。

    但是得说服他:“你也知道我跟晏衡是打出来的交情,他别的事上我说不好,这种事情他还是靠谱的。”

    李挚一时不能接受这个提议。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这查的可是他们母亲娘家的事情!

    李南风自然也知道这种事情不适合找外援,但晏衡还真不一样,他们俩彼此的家丑还有比别人更了解的吗?恐怕他们本家旁系的人都不清楚这么多吧,虱子多了不咬,不在乎这回了,何况这又不是李夫人丢人。

    “那你是想快点找到证人还是等着事情完了证人还没上京?”

    李挚深思熟虑,最后沉脸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得了吧,这种事谁想经历第二回?

    李南风遂着人去约晏衡。

    近日雪大,营里积雪铲不过来,靖王便下令歇两日操,用来铲雪。

    晏衡宽袍大袖窝在府里门都没出,一面听着晏驰犯了老病,太医来来去去门槛都踏破的消息哼着小曲儿,一面听说晏弘跟徐宁处得还挺好,每日里红光满面又感到不以为然。

    再一面又观望着靖王往靖王妃屋里去的次数越来越多,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靖王妃这两年工夫把自己气色调养得跟二八姑娘也似,便开始怀疑自己未来不久会不会新添一个弟弟妹妹……

    永王上折子的事他当然也听说了,不过他一点也没想李南风。

    那婆娘上回说袁缜能力比他的侍卫还强,这令他觉得他高估了她的眼光,对于这种没什么眼力劲儿的死丫头,他不打算花什么力气去关注。

    “爷!李姑娘约您见面!”

    阿蛮个大破嗓子猛地在门口响起,盘腿坐在榻上看兵书的他手一抖,兵书就掉了下地。

    晏衡很不耐烦:“嚷什么嚷?又不是李南风要放火烧王府,看你那慌张劲儿。”

    “爷,是李姑娘要见您!”

    是李姑娘哎,当然得嚷啦!阿蛮帮他捡起书,同时没觉得自己有错。

    “见我干嘛?”晏衡瞄着他。

    阿蛮倒被他问住了,李姑娘想见他难道还需要理由吗?难道她不是想见就必须见?

    晏衡见他半天不答,不耐烦地自己起身了:“在哪儿呢?”

    阿蛮报了地址,又好奇问:“爷不是不打算去么?”

    “本来是不想去的,看在她肯定有事求我的份上,我得去挤兑挤兑他。”

    说完便更衣换鞋,昂首挺胸地出了门。

    ……

    李夫人回房换了衣裳,又服过暖身汤,坐了会儿就把人都唤了出去,只剩下金瓶。

    金瓶拿着美人捶上前:“大太太说近日开了盒老参,已经切片了,各拿了些到太太和老爷这边。”

    李夫人没回答,却望着她道:“蓝姐儿他们近来在做什么?”

    金瓶停住美人捶,回道:“姑娘上学,余下时间就在房里做功课与女红。”

    李夫人眉间渐冷:“还有呢?”

    李夫人威严惯了,但凡她正色,都能让身边人打心底里发怵。

    金瓶连忙拢手立定,垂首道:“奴婢不知。奴婢近来往扶风院去的少。”

    “这么说,从前去的多?”李夫人放缓了声音。

    金瓶攥紧了双手。

    她就知道给李南风通风报信这事儿瞒不住李夫人,收不收拾她就看她愿不愿意,但这段时间她的确没怎么往扶风院去,也不知道李南风忙些什么,这要怎么回答?

    她跪下来:“太太饶命,奴婢委实不知!但姑娘既是与世子同行,想来不会有什么不妥。”

    李夫人望着她,凝眉沉默。

    “太太,老爷回来了。”

    银簪撩起了帘子说。

    李夫人望着地下:“先出去。”

    金瓶谢恩退下去,恰在门口遇见李存睿走进来。

    李夫人也起身:“今儿回的早。”

    “听说你进宫了?”李存睿拍着身上雪花问她:“太皇太后情况如何?”

    “没什么大事,说是急火攻心,太医好生看着呢。”李夫人简短答着,递了自己的手炉给他暖手。又顺嘴问了句:“你没进宫里去?”

    李存睿接过手炉,说道:“我忙着呢,没顾得上进宫。永王上折子说的什么?”

    李夫人顿了下,背朝他给他拿衣服:“我也不知道。”

    李存睿也没说别的,只道:“不知道也没什么,反正你也嫁到李家来了,永王府的事情跟咱们也不相干。”

    又道:“对了,杭州那边急收绸缎,也不知谁手上有,真是急死人了!我还得去书房,天冷,你回头不必等我用晚饭。”

    说完他把驱寒汤一口喝了,出门去了。

    李夫人原地坐了一阵,忽然唤道:“金嬷嬷!”

    金嬷嬷应声而入:“老身在。”

    “咱们那船绸缎呢?”

    “还在找买家呢。”

    “赶紧传信给苏溢,就说城里若有人收缎子,看准人没问题就把它给出了!”

    金嬷嬷纳闷:“如何突然又这么急?”

    “是存睿说的,你先不要问那么多了,去办便是!”

    金嬷嬷愣住,随后即称是退下了。

    李夫人回转身坐在椅子上,神色已经不能平静。

    李存睿说他没进过宫,她自然是信的,他没进也好,胡氏的事情虽然还是出人意料的上报给了宫中,但终究是属于娘家的丑事,他不知道,也免得她也要跟着永王府丢几分脸,这也是她进宫之前没着人去通报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