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 - 第1107章 喜事

农家小福女 第1107章 喜事

作者:郁雨竹书名:农家小福女类别:玄幻小说
    满宝跳下,大吉又赶着车绕了一圈回到国子监的大门口。

    白善他们已经提前在那里等着了。

    他们一上车,刘焕和殷或便也挤了上来。

    一辆车上挤了五个人就有些拥挤了,白善三人一起看向刘焕和殷或。

    刘焕左右张望,问道:“到底是什么喜事?”

    殷或也好奇,因此当没看见三人的目光。

    白善和白二郎这才看向满宝。

    满宝高兴的道:“陈福林升不了官了。”

    刘焕问,“陈福林是谁?”

    白善则惊奇,“他为什么升不了了?”

    满宝哼哼道:“我估摸着是皇后查到了点儿什么,告诉了皇帝,皇帝不喜欢他,就把他擢升的折子打下去了。”

    说罢将刚才出宫时尚姑姑和她说的话说了一遍。

    刘焕问:“这人谁啊,跟你们有仇?”

    满宝哼了一声道:“没错,有仇。”

    白善轻咳一声道:“其实我们是很大度的人,并不记仇的,只是一点儿小仇而已,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啊。”

    满宝顿了顿,连连点头,“没错,我们什么都没做。”

    殷或:……都悄悄告状了还什么都没做吗?

    白善撩开帘子看了一下外面的太阳,估算了一下时间后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家吧。”

    刘焕不走,“不行,你们得告诉我那陈福林是谁,怎么跟你们有仇了?嘿嘿嘿,你们有没有想套他麻袋,要不要我帮忙?”

    白善看了他一眼,拒绝道:“我们不做这等违法之事。”

    “骗鬼呢,张敬豪不就是你们揍的吗?”

    白二郎抬头,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刘焕也一脸惊讶,“还真是你们啊。”

    殷或:……

    满宝和白善没忍住,转身按住白二郎便一人打了他好几下。

    刘焕看着哈哈大笑起来,道:“我听见人私底下说的,说张敬豪先前脸上带伤,多半是被你们揍的,张敬豪也说是你们。”

    满宝一本正经的道:“瞎说,他有证据吗?”

    白善指了殷或道:“那天我们可是有人证的,我们一起回城了。”

    殷或点头,“没错,我们当时在一起,都过去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提起这事?”

    “他近来常跑到我们国子学里来,为的是什么你们还不知道吗?”刘焕惋惜道:“可惜你们找他算账时我不知,不然我一定跟着去凑热闹,我长这么大,还没套过人麻袋呢。”

    几人:……

    白善严肃的道:“我们也不套人麻袋的,尤其是陈福林这样的官儿,殴官可是要判刑的。”

    刘焕很坚持不懈,“陈福林到底是谁呀?”

    白善便冷哼了一声道:“一个小人和伪君子罢了。”

    “又是小人,又是伪君子,这得多坏呀,”刘焕问:“是小人多一些,还是伪君子多一些?”

    三人回想了一下,一想到陈福林笑容满满,自以为温和的说话声音便有些想作呕,三人异口同声道:“伪君子多一些。”

    “那更坏了,他做什么坏事了?”

    满宝看了一眼白善,见他没拦着,便道:“他二十多年前就占了我们先生入国子监的名额,然后为不让我们先生考学和考官,还偷了我们先生做的诗,先我们先生一步往外传了。”

    “让我们先生背了一辈子的黑锅,”白善冷着脸道:“上次见面还一脸虚伪的和我们先生说,当年的事都是误会,哼,真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

    别说刘焕了,就是殷或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是知道他们和陈福林有矛盾的,也叫人查过陈福林,但只查到陈福林偶尔会在外面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他不太能听明白。

    但这会儿结合他们说的话,他一下就听明白了,陈福林这是想要倒打一耙呢。

    殷或连忙告诉他们。

    白善挥手道:“这事先生早猜到了,但先生不许我们插手此事,说他还在试探,不敢做得太过,我们要是反驳了,反而会助长这流言,对我们要做的事儿反而不利。”

    刘焕摸了一块点心,一边吃一边好奇的问:“你们要做什么事儿?”

    三人同时一僵,满宝轻咳一声道:“扬名?我们没有当年的证据,这事要是传开了,我们就不好名扬京城了。”

    “哦~~”刘焕意味深长的道:“我想起来了,你现在可是名扬京城的小神医呢,说,你的名气是不是也花钱请人了?”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我可没少帮我大哥干这种事,不过你这是花了多少钱呀,竟然一夜间就名扬京城了。”

    白善伸出两根手指。

    刘焕瞪大了眼睛,“两千两?你,你这么有钱?”

    白善没好气的道:“不对,再猜,我又不傻,谁会花两千两去扬名?”

    满宝:“那名气也就听着好听,两千两都能买个铺子了。”

    刘焕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原来是二百两呀,其实也不是很多呀,你找的谁,能把人介绍给我吗?”

    白善就收回了手指,疑惑的看着他,“二百两,你愿意?”

    刘焕一脸莫名,“我愿意啊,二百两就能一夜间名扬京城,我为什么不愿意?我大哥每每比赛拿了好的名次,或是做出了好的诗文,我都要花钱给他扬名,前前后后也花了有二百两了,但也没见我大哥名扬京城啊。”

    白善就盯着自己的两根手指看,低声道:“原来我们还占了便宜吗?”

    刘焕问:“什么便宜?”

    “没什么,不过我不是花的二百两,我是花的二十两。”

    刘焕呆了一下,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那人是谁,介绍我认识认识。”

    白善爽快的应下,“没问题,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下车吧。”

    刘焕迷迷糊糊的被忽悠着下了马车,都快忘了他最先问的问题了。

    殷或却没忘,不过他也没多问,跟着一起下了车后和满宝点了点头,“那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也小心些。”

    他道:“读书人最好名,尤其是陈福林这样的人,小心他狗急跳墙。”

    满宝和白善表示明白,挥手和他们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