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美男天师联盟最新章节 - 第二章 踢皮球

美男天师联盟 第二章 踢皮球

作者:八面妖狐书名:美男天师联盟类别:玄幻小说
    为君者,爱两字:和谐。

    莫说国君,即便是一家之主,也爱这两字。

    谁想回家看见孩子哭,媳妇儿骂,娘闹爹吼的?劳作一日,只想休息,不想再为家事烦忧。

    故而,乾朝男人,都想回家看到的是同一幅景象:娘子笑脸相迎,道一声:夫君辛苦。儿女乖巧读书,不吵不闹。爹娘享受天伦,其乐融融。

    此谓:和谐。

    同理,成帝坐于龙椅之上,也喜欢日日文武和谐,无吵无闹。

    一旁老太监张公公上前一步,浮尘一甩:“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文武彼此相看,这臣找得好,君便无事烦忧。

    “皇上——请为臣做主啊——”户部尚书马冠群扑倒在朝堂上,泣不成声。

    成帝眉头一紧,这是没事儿找事儿啊!你一个户部尚书,何事来找朕做主?成帝已有不详。再看堂堂户部尚书居然哭爹喊娘,又让自己做主,这事儿必是三品以上官员的事,难不成……谁家儿子揍他家儿子了?

    马冠群这一哭,这满朝文武也是好不吃惊。

    三朝元老尉迟老将军那是第一个看不惯。可谓男儿膝下有黄金,有泪不轻弹。一个快五十的男人了,哭成个娘们像什么样子。

    “户部尚书,你哭撒子!”老将军七十古稀之年,但那依然是鹤发童颜,精神抖擞!人家六十还生了个娃,可见身体多么强健!

    老将军这一说话,那声音是有如洪钟,可见尉迟风是遗传了谁。

    “老将军您有所不知啊,今我家发生了一件怪事,吾儿突然化蝶,消失无踪啊!”马冠群说得涕泪交加,不像有假。

    立时,满朝文武吃惊喧哗,谁听过此等奇事?

    成帝登时怒喝:“马冠群!这是朝堂!不是茶馆!你不想要脑袋了,敢大清早来消遣朕!”

    皇帝一怒,满朝文武皆下跪,不敢再有半分声音,朝堂瞬间鸦雀无声。

    此处,只有三人不用跪,便是尉迟老将军,蔺右相和付左相。

    这马冠群是付坤的人,而且,交情还不错。付坤也是发愁,有心替马冠群说两句,但此时龙颜已经震怒,这上去无疑是送人头。

    忽的,他感觉有人拉他袍子,他低头看,正是身后胖老头。这胖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让他恨之不及的姚广,姚大人。

    其实姚广大人跟付坤年纪无差,当年还是同一班进士,可谓是旧识。只是,一胖毁所有,姚广便成了姚胖子,他年轻部下口中的老头儿。

    “你的人哎,你的人。”姚广一脸笑,这人胖了,笑起来都显得有点猥琐。

    付坤当作不知,只往前挪了挪。

    “皇上啊——请息怒啊。”马冠群往前爬了爬,擦了擦鼻涕眼泪,“您就是赐臣十个胆子,臣也不敢胡言乱语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正因为匪夷所思,臣才请求皇上做主,请八扇门前往臣家中调查,寻找我儿下落啊……”马冠群连叩带拜,声泪俱下。

    成帝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若是撞邪,他也就勉为其难找个台阶信了。化蝶?简直闻所未闻。

    付坤眯眸见成帝面色有所好转,知是个机会,立刻向前一步:“户部尚书,你家公子到底如何化的蝶?你且说说清楚。”

    成帝坐在龙椅上也是点头,这过程都不清楚,上来就是化蝶,让人如何相信?

    马冠群再次擦了擦鼻涕眼泪,缓了缓劲,慢慢说了起来:“昀儿化蝶,是家中丫鬟所见……”于是,马冠群便将马昀化蝶前前后后说了一番,“臣起来的时候,只看见从昀儿院子方向飞出了蓝,色,蝴蝶,臣匆匆到昀儿房间,昀儿便,便已经消失无踪了——”马冠群再次痛哭起来,“此事实在太过诡异,臣已不知所措,故而才冒死斗胆请皇上做主,有请八扇门来查化蝶之事,帮臣寻回昀儿……呜~~~~”

    文武官员听罢,大为惊疑,这世上怎还有此等奇事?

    成帝也听得吃惊,但整个过程听下来,似乎又不像有假。而且,这马冠群说得对,他哪里来的胆子,敢冒诛九族之罪来消遣他成帝?

    跪在付坤身后的姚胖子眨眨眼,往后缩了缩,像是想溜。

    “皇上。”付坤上前一步,“既是此等奇事,理应让姚广大人来查。”

    姚胖子身体一僵,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过。

    “对对对,让姚广大人的第九门,第九门来查!”马冠群有如看到希望,顾不上户部尚书的形象,直接爬到姚胖子身边抓住他的袖子要将他拽住。

    但人家姚胖子的吨位是摆着看的吗?马冠群无论如何拽,姚胖子恁是纹丝不动。

    “姚广,你怎么看。”成帝发话了。

    蔺右相面露担忧。这事儿明摆着就是付坤在踢皮球,因为八扇门的掌门,正是付坤二子:付明蕤。

    此案分外蹊跷,公子忽然化蝶失踪,这案子破了,必是名扬四海,但破不了,必会降罪,有损付坤之利。

    蔺右相眼中划过一抹老谋深算,付坤与姚广素来不合,付坤这是借机想除掉姚广,不如就来打个太极,也不让他付坤安生。

    这朝堂之上,看似和谐,实则暗流涌动。

    “付左相,你这蹴鞠踢得好啊!”这厢,尉迟老将军已经开了口,“下次蹴鞠大赛,不如就由你来打头阵吧。”

    付坤自是听出尉迟老将军的嘲讽,面带三分笑:“尉迟老将军,这公子化蝶,那必是妖邪作祟啊。”

    “诶诶诶,那可未必啊,未必。”姚广爬起来了,跨过马冠群的后背,到付坤身旁,“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妖邪?你看我第九门成立至今,那是清闲地连油水都没有啊!”姚广大人一脸苦不堪言,面朝文武百官,“这世上,越是怪异的事,越是人做的,因为人聪明啊,知道怎么装神弄鬼,就这化蝶,我晚上抓一堆蝴蝶,是吧,然后放床上,再把尸体搬走,第二天,蝴蝶不就飞出来了?你们说,我说得有没有道理,有没有道理?!”

    姚胖子这一开口,文武百官听得也是点头,有道理啊!他说得,没毛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