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 - 第113章 咬死她

农家小福妃 第113章 咬死她

作者:百里砂书名:农家小福妃类别:玄幻小说
    唐时玥急站起来:“阿旌?”

    “嗯,”祈旌的声音遥遥传过来:“是我,别怕。”

    两头猞猁狲已经跃了过来,绕着她转着圈嗅着。

    后头,祈旌带着一个小老头快步赶了过来。

    那小老头个子不高,花白的头发胡子乱蓬蓬的,身上的衣服全都是些线头、带子,到处滴溜当啷的,乍一看,比叫花子还叫花子。

    唐时玥笑道:“这位就是训兽大师?”

    那老头笑道:“老夫叫毛大虎!”

    “大师有礼,” 唐时玥看那两只猞猁狲似乎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开始蹭她的腿了,就问:“他们认识我?”

    “当然了!”毛大虎骄傲的道:“拿你衣服难道是白拿的么?”

    她问:“可以摸吗?”

    “当然!”毛大虎一挥手,“你是它们的主人!随便摸!”

    话是这么说,他仍是一脸看笑话似的看着她,以为她必定是不敢摸的。

    没想到唐时玥直接蹲下,就把猞猁狲搂进了怀里,然后上上下下的摸了起来,还挺欢脱的。

    毛大虎讶然道:“你这小娘子,倒是有胆量。”

    “怕什么!”唐时玥笑道:“你老人家一看就特别靠谱,您训的兽,你说能摸肯定能摸。”

    毛大虎的胡子顿时就翘了起来:“算你这小娃娃有眼光!”

    唐时玥笑续道:“再说有阿旌在嘛,有事情他会救我的。”

    祈旌也挑了挑嘴角。

    可是看她脸上虽在笑着,眼中却郁色不消,双眼红肿,显然是哭过了,又缓缓的收了笑,只静静的看着她。

    刚才过来,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一下子离她很远似的。

    让他莫名的有些惊惶。

    唐时玥把两只猞猁狲又搓又抱又揉的撸了个过瘾,觉得跟撸猫也没什么区别,而且好像猫科动物都喜欢被撸,反正她撸着就感觉跟两只猞猁狲的主仆感情,迅速升温。

    然后她忽然想到:“哎?刀光和剑影都给我了?你不要了?”

    “对,”祈小郎道:“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唐时玥表示怀疑:“不听毛大师的话?”

    “莫叫我劳什子大师!”毛大虎道:“叫我大虎!虎乃兽中之王!”

    然后他给她解释:“咱们不一样的,你在猞猁狲那儿,是主人,但是我在他们那儿,是同伴,在他们的想法里,我也是一只猞猁狲。”

    他骄傲的捋着乱糟糟的胡子:“我狩兽的秘决就是,我训什么,我就是什么!”

    行叭,你开心就好。

    唐时玥又跟他讨教了些细节,然后毛大虎送了她一只玉哨。

    因为猞猁狲不像狗,整天都安心的在家晒太阳,他们有可能不知啥时候,就蹿去山上捕猎了,所以有这个哨子,可以及远。

    然后祈旌打了两只兔子,就一起回家了。

    汪氏大约是刚醒,正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一见她回来,就吓的一抖。

    唐时玥往门台上一坐,直接就叫:“刀光!剑影!”

    汪氏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两只兽影嗖的一下蹿了进来,汪氏一声尖叫,吓的蹬蹬蹬往后退,手里的托盘当时就磕在了地上,碗盘碎了一地。

    唐时玥悠闲的抚摸着猞猁狲的头,然后指着汪氏跟他们道:“以后你们就守紧门户,这个人,看到没?她要敢出门,你就咬死她。”

    一只猞猁狲就像能听懂人话一样,站了起来,往汪氏身上嗅了嗅。

    汪氏眼睛都直了,不能置信的尖叫了一声,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尿液迅速濡湿了裙子。

    唐时玥冷笑着续道:“回头我带你们把熟人认认,除了熟人之外的,谁要敢进门儿,一律咬死,听到没?”

    猞猁狲喉咙里吼了一声,好像应答似的。

    其实她们才刚认识,还没有培养出默契,这会儿主要是靠手势。

    但在汪氏眼中这显然已经脱离常理了,她吓的哆哆嗦嗦,一声都不敢吭。

    然后唐时玥把打的兔子扔出来一只,指了指:“刀光!剑影,去吃!”

    两只猞猁狲立刻扑上去嘶咬起来,顿时就是一地的血水四溅。

    其实猞猁狲可以自己去捕猎,还可以帮主人捕猎,这兔子本来是打回来想自己吃的,但是这会儿拿来吓唬汪氏却是正好。

    眼见着兔子吃完,汪氏也吓的全身抖如筛糠,唐时玥看着她,轻蔑的一笑,提着兔子道:“刀光剑影!走了,带你们串门子去!”

    两只兽令行禁止,嗖的一下跟了上来,然后唐时玥就带着他们去了隔壁。

    把那几个书生都吓的不轻,唐时玥显摆了一圈儿,这才笑道:“自己去玩儿吧!回来的时候,顺便把毛洗洗。”一边做了一个洗脸的动作。

    猞猁狲吼了一声,就嗖的一声窜了出去,许问渠他们都跟出去看,啧啧称奇,看那样子,还想吟个诗什么的。

    唐时玥笑了一声,就去许家的厨房打理兔子了。

    隔了一会儿,小祈阳却悄悄的进来,趴在她背上,双手搂住她脖子:“阿姊,不难过。”

    唐时玥心里一软,转身抱住他:“谢谢啊小阿阳,阿姊现在不难过了,阿姊有阿阳,有阿旌,有大家,还有刀光和剑影,阿姊天下无敌!”

    “嗯。”小祈阳搂着她,小身体软软的,黑亮的大眼睛瞅着她:“阿姊天下无敌。”

    许问渠遥遥的瞥了一眼。

    这四个弟子,各有各的特点。

    例如唐时嵘极为灵悟刻苦,只是有些优柔寡断。

    唐俊琛聪明敏捷,只是爱玩闹不大定性。

    小瑶儿呢,她就是那种极为听话顺从的人,让她做什么,不管多难,多费时间,她都会死心眼的全都做好,教起来反倒是最省心的。

    但祈阳,他与常人不一样。

    祈阳极聪明,而且本身学问已经很不错。

    但是他不受教。

    不是不听,而是,他大多时候,好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例如说,他平时给唐时嵘三人讲书,祈阳从来不听,他根本不知道他会不会。他布置他做什么,他也不听,只是一板一眼的,按着自己的想法一一进行。

    而且平时他如果在练字或者念书,他叫阳儿,他似乎是完全听不到的,就算强制他听,他听完了也像没听过一样,只是等他说完了,然后继续去做之前没有完成的工作。

    所以他没办法主动给他讲,只能让他自己学。

    而且这似乎不是性情的问题,而是……说不清是什么问题。

    但是他对唐时玥却是不一样的。

    他好像完全看不到旁人,更加感觉不到别人的喜怒哀乐,却唯独能感觉到唐时玥的。

    这是为什么?

    许问渠微微皱眉,有些琢磨不透。

    祈旌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走过来问:“许先生?”

    许问渠定了定神,见唐时玥已经跟祈阳说完话,让他回了书房,就示意祈旌也过去,与两人说了。

    祈旌微微垂睫。

    当时唐时玥说拜师的时候,他其实是比较无所谓的,因为祈阳本来就很会学。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了许问渠为师的真诚。

    祈旌有些愧疚,看了看那边,施了一礼,低声道:“许先生,不必太费心,阿阳有些古怪,让他自己学就好。”

    唐时玥瞪了他一眼,祈旌迅速别开眼,没再说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