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风吻男最新章节 - 第38章:学习剧本第一课

风吻男 第38章:学习剧本第一课

作者:思婷书名:风吻男类别:玄幻小说
    她这么做,不过是想让对方放下敌意,毫无戒备,只有这样,才能弄清楚,对方真正的心思和目的。

    好像,还没有开始学习,一场有关爱情的勾心斗角,就悄无声息的在闵欢生命中,拉开序幕。

    但奇怪的是,当戴娜和自己聊起陈野时,她竟然没有不耐烦,潜意识里,还反而有点津津乐道。

    和谈不上喜欢的女人,去讨论共同喜欢的男人,竟有种别样的共情,别样的意犹未尽,好像在那无人发现的小小角落里,两个人既可以相互为敌,又不影响偶尔的惺惺相惜。

    这是一种多么奇怪、隐秘、而又错乱的感觉。

    闵欢把手放在键盘上,脑子里却在开始问自己:我对陈野,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明知道,他的桃花运如此之旺,两个人的关系,根本不可能再往前迈半步。但为什么,当别的女人出现,并和她扯起陈野时,她心里,会有如此微妙的、无法言说的醋意?

    明明没想去占有,但为什么,面对情敌出没,她努力的撇清自己背后,又无时无刻,不在和这些女人周旋其间。

    这是理智和潜意识在相互较量么?

    理智说“不”的时候,潜意识早已用行动去“杀敌三千”了。

    明天七点上课,你到时记得听课啊,我还得去码会字,下次再聊啊!打探完闵欢的心意后,戴娜却答非所问地说完这一通,就匆匆下了线。

    并没有,正面回复闵欢。

    但,不回复,答案也显而易见。

    闵欢反复翻看着和戴娜的聊天记录,心情异常复杂。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女人缘,仍不减当年。想到这,闵欢的嘴角,露出自嘲地冷笑。

    情绪,也从聊天的氛围中走了出来。

    闵欢坐在电脑前,看着群里除了公告里的进群须知,其他都空空如也,顿感极其无聊,便关掉了编剧班的群,关掉了电脑。

    躺回到床上,看着陈野帮亲自己帮自己挑选的手机,闵欢的心里,有些茫然,说不清是对爱情,还是对未来。

    因为睡不着,她用手机再次登上qq,翻看着陈野的头像,犹豫了半天,还是委婉地打出了一行字:班长戴娜挺负责的,这人,你是从哪找到的?

    而此时,陈野恰好正在线,信息也很快回了过来:她啊,以前有个大神请我讲课,恰好她听过我的课,有点小崇拜。这不我前段招生,那大神又在书友群里帮我发贴,就被她看到了,毛遂自荐要帮我管理。怎么,有问题吗?

    看到陈野的解释,闵欢将信将疑,便把和戴娜的聊天,截屏了几句,恶搞式地发送给了陈野,随后补了句:那她,除了崇拜,就对你没有点喜欢?

    这句话,表面上是在消遣陈野,实际上,却是为试探他对戴娜的态度。

    陈野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有啊,但你知道的啊,我对女文青毫无想法。

    态度坦诚而明朗。

    但人有时就很奇怪,当对方越坦诚的时候,反而越怀疑对方在遮掩着什么,因此更难以相信。

    闵欢此时,就是如此,看着陈野的回复,嘴角挂起冷笑,不满地犯着嘀咕:虚伪!都知道对方喜欢自己,还故意选她当班长?这不明摆着给对方纠缠自己的机会么?还说毫无想法?

    但她这种不满,表达出来时,就变得委婉了很多,多到难以看出,她此刻夹杂着的,吃醋的情绪:你说得这么认真,我都信了。

    云淡风轻的文字后面,还故意配着偷笑的表情,以此来掩饰五味杂陈的心情,而这“认真”二字,不过是她,对陈野的回答,隐讳地嘲讽。

    上下拨拉着聊天框,静等陈野的回复,想看看他对这句话有何回应?

    在这样的期待中,信息终于来了:我本来就很认真好吧。诶,对了,明天就开课了,你今天早点休息,后面我可要给你布置写作任务,日子并不轻松。

    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

    闵欢收到这条信息后,和陈野互道了晚安。

    这个话题,只能就此打住。

    他喜欢谁,享受谁的纠缠,都是他的自由,跟自己有何相关?

    心中的疑惑,并没有从陈野那儿消除的闵欢,躺在床上后,就不停的告诉自己:我是进来学习剧本的,不是为了再次卷入他感情的风雨……

    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她才把自己给念入了梦乡。

    第二天。

    虽说是晚上七点才上课,但时间忽然无处打发的闵欢,还是早早的就坐在电脑跟前,点开了编剧班的群。

    可能大家都不是很熟悉,以致于这个超过百人的群,此时安静像一潭死水,没人出来丢句话,来掀起丝毫的涟漪。

    默默盯着这冷艳的群,闵欢有点不太习惯,总觉得群里多多少少应该发生点什么,哪怕就是聊个天。

    虽然,她不会参与,但最起码,还有热闹可看。

    但群里,依然寂静如灰。

    坐在电脑跟前百无聊赖的她,默默翻起群成员的资料,看到这些人来自天南地北,全国各地时,心中不禁疑惑,这些多学生,陈野都是通过什么渠道招的?

    带着疑问,把资料快翻了个遍,她忽然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在这个上百人的群里,来学剧本的,几乎清一色全是女生。

    现在女同胞都这么追求上进热爱学习了?闵欢思考着这个问题,进入了发呆状态。

    等时间快到点时,她才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放到电脑旁边。

    正在这时,看到陈野的头像突然亮了起来,闵欢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好奇心,给陈野发过去一条信息:诶,陈野,这全国各地的学生,你是从哪偷来的?

    闵欢的信息刚发出,陈野就马上回了过来:知道我开班的消息,诸多关系要好的白金大神,都在自己的书里,不约而同地推荐有志于写作的人,来报名我的班。这些人,就这么“偷”来的啊!

    原来如此。看到陈野对“偷”字加注双引号的回复,闵欢忍不住被他逗乐了,她说偷,他就顺着她“偷”下去。

    可这么多人,你教的过来么?就算一半人交作业,你也得看五十份好吧!闵欢质疑的语气里,同时也略带着心疼。

    我本来就想招一二十个,过过老师的瘾,没想到来了那么多人,就这,我还用每周必须交够多少字作业,吓退了一大拨。就因为学生超过我想像的人数,所以戴娜毛遂自荐说要帮我打理群里杂务时,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打理群我真不行,但看作业嘛,对我来说,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