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爱上百万搬砖女子最新章节 - 共享儿子(九)-(十)

爱上百万搬砖女子 共享儿子(九)-(十)

作者:小猪筱珠书名:爱上百万搬砖女子类别:玄幻小说
    共享儿子(九)-(十)

    何起红特意涂了苏橘枳那支无暇粉底,好掩盖脸上的疲倦和菜色。她虽然赶在凌晨一点钟之前把工作做完,然后用手机播放助眠的白噪音,可还是整晚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她实在是很怕见到何世,怕他指着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更怕他什么都不骂,直接无视自己。毕竟自己已经和何世冷战了这么久,这次回去就像是向他认怂,但比认怂更惨的是,认怂完还要去院子里搬那几件笨重的衣服……

    当她回到那个熟悉的家门时,门口的阿黄已经有点不认识她了,朝着她吠了两声,引来了何世的小徒弟阿财。阿财认出了她,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向她问好:“小红姐,你回来了?师父正在里头用钢针勾线呢,要不要我去通知他一声?”

    “不,别打扰他老人家工作,他等一下还要打坯呢。阿财,你还记得我做的砖雕汉服放在哪里吗?”

    “这个真不记得,得问师父才知道……”阿财还没说完,何世的声音便远远飘了过来:“小表头,不专心学艺,跑到外头做什么?”

    “糟了,我要挨骂了,小红姐,我先不跟你说了,见着你真高兴~”阿财朝她灿烂一笑,然后又急匆匆地跑回去,刚好就撞到了正欲出门的何世身上。何世作势要手背敲他的头:“冒冒失失的,磕到了就得掉皮掉血!疼得很!”

    “师父对不起,我是因为太高兴了,你看谁回来了?”阿财扯了扯何世的衣角,用手示意他看看何起红。何世的反应很冷淡,只是瞟了她一眼后说道:“有什么好高兴的?狗都不认识她了。”

    那你比狗强。何起红敢怒不敢言,只是单刀直入道:“爸,我那毕业作品还在吗?就砖雕汉服那些。”

    “别叫我爸,我可没资格当你爸。”何世的脾气依旧是那么犟,每句话都带着刺。

    “大叔,你看见我那毕业作品没?”何起红的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你……就你那半吊子水平做出来的次品对吧?幸亏你来得早,不然……”何世还没有说完,何起红便忍不住怼他:“不然你早就砸碎了扔外头了吧?我的手艺是比不上你,但好歹也是我的一番心血,你至于要这么糟蹋它们吗?”

    “哼,我是说,幸亏你来得早,不然我就将它们都挪到你那狗屋里,免得天天在院子里日晒雨淋的,坏了还赖在我头上!”何世的刀子嘴豆腐心让她身上竖起来的刺都软了下来,她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恶言相向,但还是说不出表达歉意的话来:“我需要用到它们,我直接拿走了。”

    “又要拿去哪里丢人了?”何世用极度嫌弃的神情扫了她的作品一眼,随后扬扬手说道:“算了,拿走拿走,免得我看了辣眼睛……”

    何起红白了他一眼,闷声进屋把砖雕慢慢挪出来。何世嘴上虽然还说着嘲讽的话,却偷偷给阿财使了个颜色,让他从里屋里将小推车推出来,好让她可以省点力气。

    共享儿子(十)

    “喂,我走啦。”何起红用手推车将两件砖雕运上了刚打来的车上,合上了车尾箱以后就准备赶回公司。何世上前几步,道别的话还是说不出口:“我就说生女儿不好吧,什么都不念,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我还不想回来呢!”何起红关上车门,偷偷瞟了一眼后背已经有点佝偻的父亲,终究没有说一句道谢的话。阿财急匆匆地跑过来敲着车窗,将一串钥匙放到了她的手心:“之前家里来了挺多记者,不过都被一群保镖挡出去了。师父为了安全起见,索性将家里的门全换了。这是新的钥匙,师父叫我别说是他特意让我拿给你的。”

    何起红假装冷静地和阿财挥手道别,在车开出一段距离以后终于忍不出流下泪来。她知道父亲是关心她的,她也会时常惦记他,可谁都不愿意先低头。

    “年轻人,我跟你讲啊,男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你爸其实挺关心你的,就是拉不下面子而已,你就多体谅体谅他老人家吧。”他说罢便将副驾那卷抽纸递给她。

    “我知道。”何起红接过纸巾就抿起鼻涕来。“谢谢你。”

    “靓女我问你啊,你知道为什么你上学的时候上晚修都不觉得累,但是现在晚上加个班就觉得累得不行?”司机问道。

    “我现在加班也不觉得累啊,我们公司有加班费。”何起红如实回答后就后悔了,感觉自己破坏了司机的铺垫,于是改口道:“不过有时候确实是挺累的,可能是上了年纪了吧……”

    “不,不对,是因为你打不过你父母了。上学时有父母看着你监督着你,所以你才活得规律。现在你们翅膀都硬了,父母也管不动了,只能靠你们自律了。我啊,还想管我儿子几十年呢,怕他活错了,会活得很累,但是啊,年轻人都不听我们的咯!”司机说罢还叹了一口气。

    ……我父母也没打过我啊,母亲很早就病逝了,父亲顶多就骂骂我,从来也没舍得打我。不过司机倒是说得挺在理的,父亲脾气再臭,终究还是最关心自己的那一个。唉,要不然忙完这阵子就回去认怂吧,他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正在何起红陷入沉思的时候,司机又说道:“不过我儿子最近主动跟我谈心了,说他以前特别喜欢跟我玩撕名牌,但后来就说不喜欢玩了,因为他突然发现他很容易就追上我了,他发现我已经老了。他说他在那一刻觉得很心酸,于是发誓要好好报答我。只可惜他的愧疚通常只持续了那么几个小时,生活的重担还是将他压得顾不上家庭啊,唉”

    “师傅,你的话让我挺有感触的,我……哎,不对,师傅你是不是绕路了啊?刚才不是已经经过这里了吗?我赶时间啊,你再不走正道的话我可是要投诉了啊……”何起红这才发现师傅的话很感人,但开车的时长更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