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女凤华最新章节 - 第032章 刁蛮郡主

医女凤华 第032章 刁蛮郡主

作者:蜗牛雪雪书名:医女凤华类别:玄幻小说
    闻言,云湘滢非但不往前去,反倒向后退了一步,声音冰凝的说道:“我不认识你家主子!”

    话落,云湘滢就欲绕开这侍卫,不想那侍卫竟是伸手抓向了她,云湘滢立即再次向后一错身,避开侍卫的手,与此同时,将提在左手上的药包一甩,藏在右手指间的银针就要出手。

    “住手!”

    却在此时,只听一声轻斥传来,马车上显露出来一个挺拔的身影,云湘滢暗暗收回手中的银针。

    不待云湘滢看清下了马车的是何人,伴随着稀里哗啦什么东西掉落下来的声音,一团团的药包,竟是尽数砸向了那人!

    那侍卫顿时脸色大变,立即纵身过去,将那些药包一一拍飞出去,这才反身怒吼一声,再次扑向了云湘滢。

    “不得放肆!”那人再次轻斥了一声。

    那侍卫明显不甘心,却又碍着自家主子的命令,只能恶狠狠的瞪了云湘滢一眼,反身跪了下去。

    “属下护卫不利,请殿下责罚。”

    马车上走下的人,正是之前在府中有过一面之缘的兴王恒严晖。只是,此时兴王手中拿了一个药包,满是无奈的看向了云湘滢。

    “滢妹妹就是这般不喜本王吗?”兴王开口,语气是无奈中隐含一丝宠溺。

    “殿下恕罪!臣女无意冒犯殿下,只是因不知是殿下,情急之下失手甩了出去,望殿下海涵。”

    云湘滢立即施礼,她哪里知道马车中坐的人是兴王,更没有想到那药包,被她随手一甩,就全都甩在了兴王身上!

    兴王立即伸手扶了一把,语气温和的说:“滢妹妹不必惶恐,本王只是同滢妹妹玩笑一句而已。远远的看到你的背影,就觉得是滢妹妹,还好本王没有看错。”

    “多谢殿下不怪罪。”云湘滢顺势起身,却仿似不经意一般,避开了兴王伸过来相扶的手。

    能够遇到云湘滢,兴王似乎很是高兴,只是察觉到云湘滢躲避的举动,兴王脸上的无奈,顿时化作了痛苦,他压低声音问道:“滢妹妹是要避本王如蛇蝎吗?”

    “殿下言重了,臣女不敢。”云湘滢立即回答。

    好半晌,没有听到兴王说话,云湘滢微微抬眸看去,但见兴王一脸的落寞与痛苦,心中顿时有些不自然,也升起了丝丝愧疚之意,毕竟兴王以王爷之尊,对她屡屡示好,而她刚刚还甩了兴王一身的药包。

    只是,兴王对她的温和,甚至是纵容,让云湘滢心中不安。

    轻轻垂下眸子,也遮掩住了心中思绪,云湘滢沉吟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臣女有一言,还请殿下一听。世人对女子诸多苛责,今日若是臣女上了殿下的马车,殿下可知用不了到明日,这陵安城中就会传出,臣女不知廉耻的流言来。”

    闻言,兴王面上神情再变,“方才,是本王思虑不周,还望滢妹妹勿怪。之前去侯府见滢妹妹,本王还能考虑周全,不想再次见到滢妹妹,本王竟是失了分寸。”

    听他语气依旧温和,显然是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恼怒,云

    湘滢略微松了一口气,只听到他后面的话似有深意,不禁又抬眸看了兴王一眼。

    兴王却是在此时转开了眸子,吩咐侍卫将散落一地的药包捡起来,见有许多破损撒了出去的药材,遂又遣了侍卫再去买药材来。

    那侍卫速度极快,云湘滢还来不及阻止,他就已经跑进了义世堂去,云湘滢只得将阻止的话咽了回去,冲着兴王福身道谢:“臣女谢过殿下。”

    兴王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和声细语的问:“滢妹妹为何买了这么多药材,可是府上有人病了吗?”

    见他不再说那些隐含深意的话,云湘滢放下心来,微微摇头回答:“只不过是臣女对医术感兴趣,这才买来看看而已。”

    “原来如此。”说话间,兴王引导着云湘滢向前走,却又刻意放慢了脚步,与云湘滢并肩而行,“本王府上倒是有一些医学孤本,改日送到滢妹妹府上。”

    似乎猜到云湘滢会出言推辞,兴王立即又说:“滢妹妹不要推辞可好?只当本王这个做哥哥的,送给妹妹一点小礼物,还不行吗?”

    兴王的声音低沉,又带着伤感与一丝恳求,令云湘滢心底一颤,终究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来。

    见状,兴王俊逸的面庞上,顿时神采斐然起来。

    “前面不远处就是凝翠阁。平宁那小丫头非要拉着本王,去帮她挑选首饰,只是本王是男子,如何会挑选首饰。可否请滢妹妹帮本王这个忙,和平宁挑选一下首饰?”

    兴王口中的平宁是指平宁郡主,这位平宁郡主本不是皇室中人,而是一位将军的遗孤,却因着深得太后喜爱,得封郡主,为人甚是张扬跋扈,性格并不讨喜,而且云湘滢根本不想跟她,或者其他皇室中人牵扯上关系,包括面前的这位兴王。

    云湘滢正要推辞,只是不等她推辞的话出口,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道娇嗔的声音:“兴王哥哥,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害得平宁等了好久啊!”

    紧接着,伴随着一缕香风,扑过来一道粉色的身影,在兴王面前停了下来,伸手拉扯了兴王的衣袖,撒着娇。

    这道身影就是那平宁郡主,但见她年约十三四岁,衣着华贵,相貌娇憨可爱,语气也是带着娇憨的,“兴王哥哥,你可得补偿平宁,要陪着平宁逛好多家店铺才行!”

    “好!平宁说什么就是什么。”兴王伸手扶着平宁郡主站直了身子,这才又道:“平宁,兴王哥哥给你带了一位朋友,平宁站好了与她说说话,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平宁郡主不甘愿的松开兴王的衣袖,微微皱着眉,带着浓浓的不善之意看向云湘滢,“你是什么人?怎么胆敢与兴王哥哥并肩而行,当真是放肆!”

    “平宁不得无礼!这位是云姑娘,你可以叫她云姐姐。”兴王很是宠溺的伸手,摸了摸平宁郡主的头顶。

    “兴王哥哥讨厌,人家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总摸人家的头!”平宁郡主立即微微羞红了脸颊,轻声抗议着。

    “耍着小孩子脾气,还说不是小孩子。”兴王伸手微推了平宁一下,

    “叫云姐姐。”

    “臣女云湘滢见过郡主。”云湘滢施礼道。

    “兴王哥哥,我们快点走,我有好多首饰要挑选呢。”平宁郡主完全无视了云湘滢,只看着兴王。

    “平宁!”兴王微有些不悦的沉了脸色。

    平宁郡主这才嘟着嘴,不高兴的随意说了一句:“嗯,起来吧。”

    “兴王哥哥,你可是答应了平宁,今日要陪平宁选首饰的,可不能为了这个女人就失信啊!”平宁一脸不放心的看着兴王。

    “平宁,不得胡说!”兴王的脸色愈发不好起来,“若是再乱说话,你就自己去凝翠阁。等你回了宫,本王再与皇祖母说一说你今日的所作所为!”

    见兴王当真生气了,且要和太后说,平宁顿时红了眼圈,她深知自己并不是真的皇室中人,全靠着太后的喜欢,才能过的这般恣意,若是惹了太后不悦,恐怕到时她什么也不是,连一个普通宫人都比不上。

    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平宁郡主恨恨的瞪了一眼云湘滢。

    见兴王看了过来,她连忙扑到兴王怀里,带着哭腔的说:“兴王哥哥不要生气,是平宁说错话了,兴王哥哥也不要告诉皇祖母,好不好?”

    “你和云姑娘道歉,本王就不告诉皇祖母。”

    平宁郡主瘪着嘴,眼泪几乎要落下来的样子,可就是不肯开口向云湘滢道歉。

    眼见兴王又要出言责备,云湘滢连忙劝道:“殿下无需责怪郡主,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而已,臣女并不放在心上,还请殿下也无需放在心上。”

    她可不想看到这位娇蛮郡主,当街就闹了起来,实在是麻烦!

    兴王无奈道:“平宁平素被皇祖母惯坏了,有些任性,本王代她给云姑娘道歉,还请云姑娘勿怪。”

    “郡主只是性子有些直率,本就无需道歉,殿中这样岂不是要折煞臣女?”云湘滢心中不耐与他们纠缠,连忙转移话题道:“殿下不是说要帮郡主挑选首饰吗?凝翠阁就在眼前了,何不进去看看。”

    “好。”兴王应着,伸手牵了平宁郡主,与云湘滢一起进了凝翠阁。

    进了凝翠阁,平宁郡主看了看兴王,又看了看云湘滢,低头不知想了什么,忽然高兴起来,对云湘滢似乎也没有了之前的敌意,伸手拉了云湘滢,说:“云姐姐,你和我一起去那边挑选好不好?兴王哥哥你不许参与!”

    兴王宠溺的一笑,见她终于肯亲近云湘滢,自是没有不允的,只含笑应了。

    云湘滢却是看的出来,这平宁郡主眼神中隐藏的敌意,却也无法,只得被她拉到了一旁去。

    刚刚走到兴王视线不能及的地方,平宁郡主就立即甩开了云湘滢的手,一张小脸上充满了憎恶与恨意,云湘滢都不明白,她们两人不过是初次见面,这位平宁郡主何来这么大的恨意。

    平宁郡主瞄了一眼兴王所在的方向,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本郡主只是不想兴王哥哥不高兴,别以为本郡主就会喜欢你了!”

    云湘滢轻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