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蒋子安也不在乎冯氏是否把此事告诉蒋子宁,他已经由此恨上了自己的嫡亲哥哥。再加上儿子蒋茂然忽发疾病,更是雪上加霜,因大夫找不到病因,蒋子安甚至怀疑是冯氏要斩草除根。

    气急之下,蒋子安心中有了恶念。蒋子安到底在蒋府住了这么多年,又是嫡幼子,当年也十分受宠,在蒋府里也有几个安插的人。

    故而蒋子安让安插的人想办法给蒋茂言蒋茂行两兄弟都下了毒。

    蒋子宁也是在调查以后才发现蒋子安在其中的动作,蒋子宁十分痛心的对冯紫英道:“子安他一时行差踏错,是我这个做兄长的错,到时请冯小鲍子莫要拿此事打扰太孙,老夫求您了!”

    说着蒋子宁躬身行礼,把冯紫英吓了一跳,他忙侧身躲过,然后上前把蒋子宁扶起,道:“蒋大人何必这么做?”

    蒋子宁看着面色有些憔悴,对冯紫英叹道:“俗话说长兄如父,我本就没对子安尽了长兄的职责,又先是冯氏不慈,瞒着老夫威胁子安,老夫也没脸和子安说什么,只期望子安经过此事,好好做人,莫要辜负老夫的一片心就行了!”

    说实话,冯紫英面对蒋子宁这副慈兄的作态,心中不但一点感动都没有,甚至还觉得有些腻味。

    冯紫英又不是傻子,哪怕他经验不足,但是经历的多了,对方又只是把他当小孩子哄,分明没打算对他用多大心思,只是想着先把自己哄走,最好不要把蒋府的事情宣扬出去就更好了。

    要说冯紫英对蒋子宁的话一开始是没有怀疑的,但是提到蒋子安身上时,冯紫英敏锐的发觉,蒋子宁嘴上说饶了蒋子安一次,但实际上,在短短一天以后,嘴上就给蒋子安定了罪名,更甚至在他这个外人面前,也没有为蒋子安所谓做过的恶事遮掩的意思,这所谓的慈兄姿态未免太假了些。

    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交际广阔的冯紫英又怎么会不知道蒋子安一家的事情呢?冯紫英曾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说蒋子宁这个当家人,对嫡亲弟弟更受父母喜爱早就不满,在父母去世后,冯氏闹事时,直接顺水推舟把嫡亲弟弟分了出去,甚至也没给多少家产,与其他庶出弟弟几乎差不多。

    而这些年虽然蒋子宁的形象营造的很好,但这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蒋子宁一直在朝中地位颇高,知道内情的不敢得罪或者也不想招惹麻烦,不知内情的,也不会对蒋子宁昔日的作为有什么想法。

    而且蒋子安不仅没有权势,也没有让人另眼相看的才华,这样一个被父母宠坏的纨绔,也没人会为他出头就是了。

    而冯紫英的父亲冯唐,其实也是知情者之一,冯紫英在入读学院以后,冯唐也没有继续把冯紫英当做以往的小孩子,把朝中不少隐秘的事情都慢慢告诉了他,而这蒋家的情况也提到了上一辈的恩怨。

    蒋子宁不知道自己抛媚眼给傻子看了,还以为能让冯紫英在太孙面前给他刷一个慈兄的名声。而冯紫英呢,也发现蒋子宁这里没法知道真相了,只半强迫的拉着冯清远告辞,嘴上还敷衍着蒋子宁,让蒋子宁以为自己是回去学院给太孙汇报。

    等冯紫英拉着冯清远出了大门,冯清远便甩开了冯紫英的手,质问道:“冯紫英,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我要和姑丈说话,你干嘛非要让我出来!”

    冯紫英听到这话,冷冷一笑,道:“难道你还想和你姑丈说说你手上有致使蒋家两兄弟中毒的东西吗?你若是真想说,我也不拦着你,刚才也只是看在同窗的份上,不想惹事罢了!”

    冯清远一听这话,没了之前的怒气,小心讨好地说道:“是我不识好歹,不知道紫英兄的好心,还请紫英兄莫要生气。”

    冯紫英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道:“还不跟上,回去给太孙禀报此事。你还想赖在这等你姑丈喝茶啊?”

    冯清远暗自撇了撇嘴,但看着眼下形势比人强,忙跟上去,道:“这就来,这就来!”

    而离去的冯紫英若有所思,他原先心中万般思量,但是遇到蒋子宁这样的人,都没了用处,接下来该如何做还是得回去请教太孙才成。

    等两人离开不久,大门不远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才小心进了蒋府角门。

    此时蒋府里,蒋子宁听着眼前这个刚出现在门口偷听冯紫英和冯清远说话的人禀报。蒋子宁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清远手中有让茂言茂行中毒的毒药?”

    那人忙回道:“主子,那表公子和那位冯公子就是这么说的!”

    蒋子宁若有所思的挥了挥手,道:“好了,下去领赏去吧!”

    这小厮忙谢恩,高兴地领赏去了。

    而蒋子宁也转身来到正院儿看望自己的夫人冯氏。他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夫人在大发脾气。

    “你们这些贱人,见我儿病了就想兴风作浪?想都别想,还有你,白氏,我告诉你,若是我儿有半分不好,你那个儿子就别想有什么好处!”冯氏神色如同恶鬼般,对蒋府这些来请安的侍妾姨娘们喊道。

    蒋子宁听到这,也忍不住了,直接掀开帘子,怒道:“够了!你说什么胡话?让人笑话!”

    冯氏听以往都不管自己训斥这些妾侍姨娘的夫君忽然开口,以为蒋子宁变心了,又胡搅蛮缠道:“老爷,您是不是向着白氏,您想捧着白氏生的那个庶子上位不成?”

    蒋子宁见冯氏情绪愈发激动,只能叹道:“茂言没事,茂行不过是庶子,嫡庶有别不用夫人提醒。”

    说这话时,蒋子宁没看到下首跪着的白氏眼神里闪过一丝愤怒不甘,但很快也掩盖住了,没被人发现。

    蒋子宁见冯氏这里人多嘴杂,挥手道:“你们都下去了,没事不要来了,免得惹夫人生气!”

    冯氏这回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那些侍妾姨娘们都离开。

    等屋内也挥退了伺候的人,蒋子宁才严肃的问道:“你给茂然用的那毒究竟是什么,他又用到茂言身上,那日苏太医也没透露口风,今日我听说你那侄儿手中竟有那毒药,到底怎么回事?”

    冯氏一听大惊,说道:“怎么可能,我让丫鬟把那花扔到蒋茂行那里了!”

    话刚说完,冯氏才反应过来失言,忙解释道:“老爷,我只是顺手的事,您也知道您那弟弟在府中不是没有人手,也就茂行那里人手不多,不太可能被您那弟弟关注。”

    话虽这么说,但蒋子宁也知道,冯氏怕也没安什么好心,毕竟那花本是剧毒之物,若是庶子茂行接触了之后中了毒,冯氏只轻描淡写的说几句茂行不小心,也跟她没有关联。

    想到这蒋子宁甚至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竟是没看清楚冯氏的狠毒面目。他原本以为,冯氏不阻止茂行报考学院是大度,可如今看来,以往冯氏只是把茂行当做无关的人罢了,甚至连陌生人也不如。

    蒋子宁也没希望冯氏对庶子有多好,但这般凉薄,对茂行的生死如此不在意,让蒋子宁只觉得才看清了冯氏的真实想法。

    当然虽然有些失望,但蒋子宁到底和冯氏夫妻这么多年,也不忍斥责于她。

    但是在蒋子安的事情上,冯氏的作为就让蒋子宁不满了。

    其实若是冯氏若是能把蒋子安的事情处理好了,蒋子宁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他本就冷心冷情,一个不对付的嫡亲弟弟和妻子儿子比起来当然后者更重要。

    但蒋子宁没想到妻子的手段这般粗劣,连蒋子安那个蠢货都发现了不对,然后又反过来,把妻子给蒋子安和他儿子蒋茂然下的毒,让蒋子安重新下到了茂言茂行两兄弟身上。

    险些让嫡长子茂言彻底没了命,这般愚蠢就让蒋子宁说不出话了。

    蒋子宁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教训的话来,毕竟妻子已经因为茂言的身体心力交瘁,何必再说这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还是以后再劝妻子行事谨慎些吧!

    冯紫英二人没有立即回到学院,路上冯紫英拉着冯清远去调查冯清远那个小厮的事情,果然不出所料,那小厮早已逃走。冯清远这边的线索也断了。

    冯清远见冯紫英还在思索着什么,忍不住劝道:“反正姑丈也已经说不追究了不是吗?你还调查什么?那小厮到时我让家里人注意着,总能把那个人找出来,咱们要不先回学院给太孙禀报此事啊!”

    冯清远有心早早把此事结束,只要蒋家的事情一完,他身上那点罪过应当很容易解决。

    冯紫英似是看出了冯清远心中的打算,警告道:“蒋家的事情若是这么稀里糊涂的就完了,可你身上的问题还大着呢,眼下蒋茂行有没有承认那夹竹桃是他带进学院的,你的话还没有证明,而蒋家那边想把此事抹平,肯定不会承认夹竹桃的事情。到时候你成了替罪羊,可不要怪我今日没有警告你!”

    冯清远今日受到的警告已经不少了,再听到冯紫英这么说,心中甚至怀疑冯紫英在诈他,无所谓地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相信太孙会给我一个清白的,这点就不劳烦紫英兄担忧了!”

    冯紫英听到这话表情一点没变,只点了点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担心了,咱们回学院吧!总不能耽误了功课!”

    冯清远虽纳闷冯紫英忽然改变主意不再说什么,但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只跟着冯紫英回了学院。

    到了学院里,冯紫英跟冯清远告别,来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

    冯紫英一路上碰到了不少同学,在见到太孙跟前的红人张方愚后,冯紫英眼前一亮,忙上前打招呼,道:“方愚,最近在忙什么?”

    张方愚听到声音后转身看向背后的冯紫英,轻笑道:“原来是紫英啊,我最近在忙着看几位师傅修订教材,倒也不忙,只是得伺候着几位师傅,不能离开,最近你在做什么?”

    冯紫英一听,心中忍不住羡慕,他知道张方愚所说的修订教材,是学院用的教材,由几位他们学院的师傅编纂而成的,因为需要几个打下手的,太孙便指了最亲近的张方愚与谢志渊前去协助。

    这种好差事,冯紫英知道谁都眼红,毕竟能在学院任教的都是朝廷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学院这么多学生,哪能让教导的师傅们一一记住,而这种打下手的,天天在师傅面前晃悠,师傅们哪能记不住?这都是结交人脉的好机会!

    虽然这么想,冯紫英也没嫉妒,毕竟他出身勋贵,与编书这种活计根本搭不上手,最为觊觎这活计的还是那帮文臣子弟们,他们出身勋贵的也没有抢这个活计的意思,毕竟本身学识不够,有没有家学渊源,在师傅面前丢了丑,那更是麻烦。

    而且冯紫英其实也有心和张方愚交好,再加上这次是有事相求,便把自己最近忙的事情托盘而出。

    张方愚听到冯紫英说完蒋家的事情,神色不便,问道:“紫英想找我帮什么忙?”

    听这话风,冯紫英知道张方愚没有拒绝帮忙的意思,顿时大喜,道:“蒋家的事情不是没有突破口,除了冯清远的那个小厮,还有蒋子安的儿子蒋茂然那所谓的怪病,我怀疑蒋茂然也是中了夹竹桃的毒,还有蒋家两兄弟自相残杀,虽说是家事,但是夹竹桃这种剧毒之物,进入咱们学院,可见蒋家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最起码得把这夹竹桃的来历给弄清楚吧!”

    张方愚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冯紫英的思路不错,然后又道:“你是要我帮你把蒋子安约出来,顺带让苏太医给蒋茂然看病?”

    冯紫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张兄目光如炬,知道小弟的心思,正是如此!我想着,蒋子宁这边是说了谎话,蒋子安那里想来是个突破口。而且我不想被蒋子宁发现什么,不然的话,蒋子宁反应过来,我就什么也查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