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七十四章 父子交心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七十四章 父子交心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这次入学考核举行的十分匆忙,并不完美,可明宣却也没泄气,毕竟这次各方面都很仓促。比起自己的差事办的完不完美,明宣更注重的是这次考核中考生的表现。

    那些试卷按理说不该明宣插手,明宣表面上也没那个资格做审卷官,毕竟他才不过多大,这次的考生一开始可是要给他做伴读,随他一起读书的,可也没人质疑明宣的资格,谁让明宣是太孙呢?

    明宣倒也没插手太过,毕竟这也太不给那些名义上的审卷官的面子了,只是对考生的考卷,明宣还是要过目的。甚至为了防止被人动手脚,明宣把所有考生的卷子都看了一遍,只是让明宣有些失望的是,也许他一开始报的期望太高,这些试卷中优秀的虽然不少,但都中规中矩的,明宣猜测,估计这些人事先做了不少准备。

    再细细对照着各自的家世背景来看,明宣骤然发现,他能看得入眼的人,竟然都各有自己的背景,有些人看似家世并不显贵,但与朝中某个大臣是同族,在这个以宗族为重的年代,显然这种关系十分亲近了。

    明宣对着这些结果,只能挫败的叹了口气。明宣原以为自己做了不少措施,能让那些出身寒微的人才冒头出来,可结果证明,他这点小聪明,怕是根本瞒不过这些在朝堂上的老狐狸

    太子瞧着明宣虽有些丧气,但仍然保持着坚定的表情,问道:“明宣,你确定就这么做了?不再更改?”

    太子见自己儿子被人算计以后,竟然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结果,不由有些担心和好奇。没人比太子更清楚,明宣这阵子有多用心,因为受自己影响,希望不被受到蒙蔽,伴读也要尽量接触各个阶层的人,不分贵贱,不拘一格降人才。

    可是在这次看似十分盛大的入学考核中,明宣会发现,最后胜出的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背景,在明宣没发现的时候,那些寒门出身的人早被挤了下去,甚至让人挫败的是,在试卷上他们大多没有作假。

    明宣似是明白父王对自己的关心,微笑着说道:“父王不用担心,孩儿早先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毕竟就是孩儿自己,也是受父祖余荫,怎能阻止臣子们不为子孙打算,反而为他人铺路呢?这只是孩儿的一个尝试,虽说失败了,但孩儿从中吸取了不少的教训,也看清了很多事情。”

    见明宣似乎真的明白过来,太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有些心疼明宣,说道:“明宣,你是你,父王是父王。父王之所以重用寒门士子,也只是父王的想法,你若只是不想父王伤心,就一门心思只重用寒门士子,那就是入了魔障了!”

    太子真的担心明宣会养成偏见,甚至太过过火,引火烧身,太子不由想到那位开创科举的隋炀帝,他手段太过激烈,反倒迎来了世家的反击,让李唐捡了便宜,虽然隋炀帝当初摧毁世家的想法已经得到实现,如今已没有了世家,可如今坐天下的不是隋朝杨氏,而是他们徒家。

    太子甚至后悔自己平日里太过冷硬的手段让明宣耳濡目染,让明宣走了邪路。

    明宣却摇了摇头,看着父王问道:“父王,那你为何这么着急呢?是不是在为孩儿铺路?”

    太子闻言一愣,他没想到明宣竟然看出了自己的用意,太子虽感动明宣的一片孝心,却无奈的笑道:“明宣,父王虽有意为你铺路,可父王也有自己的抱负,你祖父在位的这些时日里,算得上是圣明了,但治理天下总不会这么简单,你祖父对功臣总是十分优待,对功臣子嗣也十分优待,坐视他们如同蛀虫一般掏空了国库,你知道国库里如今几乎已经能跑老鼠了吗?”

    明宣听了也是愣住了,问道:“父王,你是说国库已经空了?是因为祖父允许臣子向国库借钱的原因吗?”

    太子点了点头,又摇头道:“不全是,你祖父也是有底线的,只是再这么下去,以后哪里出了天灾**,朝廷都无力赈济灾银了,而且朝廷还有很多开销,慢慢下去,迟早入不敷出。”

    见明宣沉浸在思绪里,太子继而安慰明宣,道:“父王并非只为你将来能顺顺利利的,而是父王身为太子,必须担起责任来,不能见朝廷出了问题却不治理,不过将来父王用雷霆手段,将这些蛀虫清理以后,明宣你也无需像父王这般为难,这是父王的责任,你现在还小,等长大了父王便把这重担交给你可好?”

    明宣一时说不出话来,抬头看着自己的父王,说道:“父王,那你想过以后史书上回如何评价您吗?也许将来儿臣这个坐享其成的,将来却比父王名声更胜!”

    太子没想到明宣会问出这话,有些诧异,但还是说道:“父王若说对青史留名没有一丝惦记,那自然不是真话,但父王并不会为了史书的几句评价,便违背自己心中的信念。”

    明宣心中了然,其实祖父才是这样的人,祖父惦记的太多了,不想被人说心狠手辣,为了一个宽厚的名声,对待心腹旧臣犯得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想来祖父也知道,这样下去对朝纲不是好事,才默默允许父王在前头喊打喊杀,让人畏惧。

    想到这明宣忽然浮现出一些为父王生出的委屈,父王虽是嫡子,但前有废太子被祖父看重宠爱,父王这个继后嫡子过得毫无存在感,甚至为了不碍废太子的眼,把自己变成一副朝廷上人人畏惧的冷面王,等废太子出了事,父王陡然成了太子,还未享受过废太子的恩宠,就要为祖父收拾乱摊子。还要为自己这个儿子铺路,父王心里会不会累呢?

    明宣想到这差点忍不住泪意,低头抱住案王的胳膊,就像以前对父王撒娇一样,说道:“那父王也要答应明宣,您不要伤了自己,无论是为了什么!”

    太子感受到明宣的脸接触的那片衣服的湿意,不由颤了颤手,小心摸了摸明宣的头,道:“好,父王答应你,以后父王一定好好保护自己。”

    太子心中只觉得暖洋洋的,至少他的付出不是没人看到,只觉得做的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