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七章 七王旧事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三十七章 七王旧事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七王府

    一家三口在说起玉真观的事情时,听自家儿子提到了安平侯府,七王妃的脸色便有些不对,七王徒显谦也连忙暗自示意自家儿子不要再提,可惜明宣没注意到,或者说是故意如此,吧吧的都说了出来。

    徒显谦瞧见自家王妃脸色愈发不好看,暗暗叫苦,恨不得把自家这个看热闹的儿子的给打一顿,不怀好意地道:“明宣,难道你是看上了那个安平侯府的大姑娘?”

    徒显谦好似被针扎了一般,跳了起来,连忙否认道:“父王你不要胡说,我还是孩子!”

    王妃一下子被自己儿子的话给逗笑了,道:“哪还是孩子?再过几年都能成亲了!母妃可得给你好好挑一个媳妇,你告诉母妃,喜欢什么样的?”

    明宣敏锐地察觉到自家母妃好似不怎么待见安平侯府,不敢再提,省的惹母妃生气,

    明宣好不容易把母妃敷衍过去,借口有功课要做才逃离魔掌,出去以后见到戴柯才问起话,“戴公公,您可知道母妃与安平侯府有何关系?”

    戴柯面色一愣,他刚才不在明宣跟前,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问道:“不知小主子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明宣把在玉真观与那位安平侯府许大姑娘的来往告诉了戴柯,又道:“我回来后,与母妃说起安平侯府,发现母妃似乎有些不高兴,还有父王态度也有些奇怪。所以想问问戴公公您,究竟是怎么回事?”

    戴柯听到这恍然大悟,对明宣说起了其中的关节,“小主子这么说,老奴还真知道其中关键,其实王妃之所以不高兴,怕是与当年一件旧事有关,小主子怕是不知道,安平侯之妹,也是上一代安平侯的嫡女差点指给王爷做王妃,王妃心有芥蒂也不奇怪。”

    明宣听了这话十分诧异,问道:“据我所知,这安平侯府这些年里在勋贵里并不出众,甚至有些没落,这样的家世,也能成为皇子妃吗?”

    戴柯并不奇怪明宣有这样的想法,解释道:“小主子说的没错,安平侯一系并无特别出众的人物,所以在勋贵中也不太上得了台面,但是之所以上一代安平侯嫡女差点指给王爷,并非因其家世,而是因为那嫡女本身条件真的出众,让皇上与主子都很看重。”

    明宣一听便来了兴趣,询问道:“那为何又没成呢?难道那老安平侯嫡女有其它问题?”

    戴柯摇头叹了口气,道:“这要说到老安平侯的家事了,当初老安平侯嫡女选秀时,有一庶妹也一同选秀,老安平侯在内宅事情上有些糊涂,宠妾灭妻算不上,但对庶女比嫡女要好,把庶女宠的不知天高地厚,甚至庶女竟然得知嫡女有可能嫁给咱们王爷时,竟要求老安平侯嫡女把王爷的亲事换给她。”

    明宣目瞪口呆,道:“这庶女是脑子坏掉了吧?给父王选王妃怎么也轮不上一个庶女吧?”

    “可不是?只能说是老安平侯对庶女素日里太过宠爱了,引得庶女看不清身份,竟然如此大胆。”显然戴柯对这个庶女也没什么好感,王爷是他家主子嫡子,怎容一个庶女算计?

    明宣还是觉得奇怪,问道:“难道老安平侯嫡女没做些什么?坐视让那庶女算计?她不会觉得这种事传出来,她还能做王妃吧?”

    戴柯冷笑道:“那嫡女也是个拎不清的,可能是见她父亲老安平侯宠爱庶妹,不敢得罪,便偷偷来找主子求救,以为主子可以给她做主,甚至希望主子把她那庶妹打压下去,让老安平侯无话可说!”

    听到这明宣简直大开眼界,无语道:“那嫡女真的这么傻?祖母再如何也是父王的母后,若是她嫁给父王之后,出现这些事情,祖母可能会管,但这还不是儿媳妇呢,她就如此自信?还想着祖母给她遮风挡雨,这未免想得太好了吧?”

    戴柯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当年他就在跟前,他自然也知道,自家主子面上虽还算温和,但那些熟悉的动作已经证明,自家主子已经被气得不轻了。

    “当时主子只虚言敷衍了过去,等那老安平侯嫡女走了以后,主子便让人叫来了圣上,明言不会再让其做儿媳妇了!

    再后来,因为此事王爷的亲事又拖了一年,正好那时王妃也正好及笄,主子与圣上瞧中了襄阳侯府的家风,不至于像安平侯府那般嫡庶不分,且那时襄阳侯在一众勋贵中不算太过瞩目,倒也不至于传出什么不好的风声来。

    至于那位老安平侯嫡女,主子虽觉得她有些拎不清,但也因这事差点坏了名声,主子怜惜之下,便说等其日后安平侯府选定夫婿,便亲自给她做媒,算是补偿。”

    戴柯提到这顿了顿,让明宣见了有些奇怪,正要问起,戴柯又继续说了下去,“后来那老安平侯还算疼爱嫡女,给嫡女选了一家勋贵出身的嫡次子,那家家风不错,嫡次子在科举上颇有出息,好似是考中了进士,后来也外放到外边做官了。”

    明宣听了感慨道:“祖母心慈,不过也怪不得安平侯府这般落寞,连唯一拿得出手的嫡女也这般拎不清,也幸好遇到了祖母这等慈心的人。”

    说着明宣忽然又想到自家大舅舅好似是收了如今安平侯的嫡长子为徒弟,便问道:“戴公公,那为何大舅舅会收下许熙严做徒弟?难道大舅舅不怕母妃尴尬吗?”明宣可不觉得大舅舅会不顾及母妃的脸面,要知道大舅舅对母妃说是长兄,其实与父亲的角色差不多。

    许熙严乃是如今安平侯的嫡长子,许大姑娘许熙文的同胞兄长。

    戴柯听到这话也是一愣,说道:“这个老奴倒是不知,可能是襄阳侯府与安平侯府私下里还有交往,襄阳侯世子推脱不得吧!若是小主子想知道这些,恐怕也只得问王妃了。”

    安平侯府

    此时许熙严也正为许熙文解释当年嫡亲姑姑与七王之间的渊源,许熙文听了只觉得大开眼界。

    许熙文其实早就意识到两世的不同,也清楚那位逝去的继后很可能是两世情况不同的源头,可继后是何等人物,又早已去世,她一个小小已经落寞的安平侯府大小姐怎么可能打探到当年继后的情况,许熙文不敢有动作,怕惹了别人的眼,如今才知与前世不同,自家姑姑为何没成为王妃。

    许熙文心中如何想的许熙严并不清楚,但许熙严却不敢不小心,没人比许熙严更清楚,自己之所以能拜襄阳侯世子为师,还是托了祖母的福,襄阳侯世子夫人乃是祖母娘家的侄女,有着一层关系,再加上襄阳侯世子对其夫人十分爱重,七王妃对这个嫂嫂也十分尊敬。

    而且自己的天资还算可以,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才费心拜了襄阳侯世子为师,可谓是十分艰难。所以许熙严很不看好自家妹妹与七王世子接触的想法。

    只是许熙严也只这一个妹妹,这些年他不是不知道妹妹私下里做了不少事情,但都费心为妹妹遮掩,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舍得妹妹吃苦呢?只是许熙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这个妹妹。